加载中…
个人资料
欧阳健
欧阳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7,899
  • 关注人气:2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给欧阳健先生的回复

(2016-11-25 20:46:51)

给欧阳健先生的回复

 

小驻红楼

 

我在欧阳健的《脂砚斋“赦”了秦可卿吗》一文(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818a360102ww1c.html#cmt_2864918)的评论中留下了如下文字(略有改动):

 

小驻红楼

1、“脂砚斋”的反面之喻是“阅旨史见文二”,所以《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是对〈新镌全部绣像红楼梦〉的补充与注释。其批语(如果是真的脂批),从“〈新镌全部绣像红楼梦〉反面之喻写的是清初百年野史”这个观点出发,才能得到合理的解释。

2、“秦可卿”的谐音为“秦看清”,即以“秦朝的事来看(影射)清朝的事”——以“秦朝时秦始皇与吕布韦的关系来影射清朝时顺治与多尔衮的关系”,意在说明清朝时的孝庄文皇后下嫁了多尔衮(这就是焦大口中的“养小叔子”)。

3、“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也是有其反面之喻的。“秦可卿”是孝庄文皇后,其死后并没有立即下葬,其尸体(就是书中的“贾元春”)被存放在清东陵的暂安奉殿中,所以才有“贾元存(‘元春’的谐音)——存年四十三岁”。康熙皇帝之所以这么做,就是把其祖母仍然当作“人”来看的(这也是为什么其尸体非得等到雍正三年才下葬的原因)——所以“淫丧”实为“人丧”之谐音。暂安奉殿中绝对不会少了“香”,这些香火质量之上乘民间难以找到,称作“天香”也未谓不可;而且肯定香火不断——时时添加,所以这里的“天香楼”其谐音可以是“添香楼”。

随后,欧阳健先生作了如下回复。可以看出,欧阳健先生是个非常严谨的人,轻易不回复其博文后的评论。他能给我回复,就说明我提出的“按照‘自己的观点’对‘红楼梦文本(包括《新镌全部绣像红楼梦》、《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各版本)’一段一段地(全面)系统解读”这个“当今红学家面临的大难题”还是引起了他的重视的——我一直呼吁欧阳健先生带头将文采飞扬神采华章的《新镌全部绣像红楼梦》的文本引入课本中,让这些“一字不可更,一语不可少”的文本告诉读者“红楼梦真相”,从而结束红学家们自娱自乐公说婆说贼喊捉贼式的“红楼梦研究”。我在此表示感谢(“按照‘自己的观点’对‘红楼梦文本’一段一段地系统解读”,几乎所有的专家学者们都在回避中,就连斥责中国人读不下去“《红楼梦》”的王蒙也是闭口不谈)。同时,也给欧阳老先生再回复:

一、//@欧阳健 回复 @小驻红楼 :将“脂砚斋”分为“月旨石见文而”,再理解为“阅旨史见文二”,以为是对〈新镌全部绣像红楼梦〉的补充与注释,其批语是从“〈新镌全部绣像红楼梦〉反面之喻写的是清初百年野史”,观点似有新意,但“斋”是简化字,繁体是“齋”,脂本虽多简字、俗字,但从不将“齋”写成“斋”。

——在汉典http://www.zdic.net/z/1a/kx/658B.htm介绍的《康熙字典》中已有了“斋”字,你怎么说是简体呢?请看以下图片:

 给欧阳健先生的回复

 

给欧阳健先生的回复

二、//@欧阳健 回复 @小驻红楼 :又,将“石”读作“史”,“可”读作“看”,不知是何处的口音?也要考订清楚才好。

——将“石”读作“史”,“可”读作“看”,——-这是用“谐音法”得到的。“石头记”与“史偷记”、“秦可卿”与“秦看清”互为谐音,应该是正确的,并且都与“情僧录——清人曾经的(人和事)的记录”是相关连的。

 

——至于你要我“考订清楚”“是何处口音”,却真是免为其难了。因为“地陷东南”的华夏大地幅员辽阔,历史上的大迁徙已过去了几百年,现仍然存在着造成了“五里不同俗,十里不同音”的现象;更何况是二百多年前写成的《新镌全部绣像红楼梦》中的字的发音,到哪里去考订呢?其实,你说的这些考订和鲁迅先生说的那些人对红楼梦的看点一样,应该是偏面的,严格说来是对整部《新镌全部绣像红楼梦》(包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的肢解,是盲人摸象般的研究。因为“《新镌全部绣像红楼梦》反面之喻写的是清初百年野史”,是通过“史偷记——偷偷记录的清人野史”来让乾隆皇帝借编纂《四库全书》之机的毁史灭籍(清除不利于清人的文字——“清文”)而不惜大搞文字狱(效仿了秦始皇的焚书坑儒 ——“秦看清”的另一个含义)的“红楼美梦”“休想”做成的;通俗一点说,这本书是骂当朝皇帝的。因而作者肯定刻意地将全国各地的“方言土语”不时地纳于其中,目的就是让读者难以寻觅作者的一些特征信息,来逃避灭顶之灾。这也是高鹗不承认是本书作者而承认是“整理者”的根本原因。

高鹗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出版了《新镌全部绣像红楼梦》,给华夏民族留下了不朽的杰作,应该留芳后世,永世纪念;但现实的情况却正好相反,在红学家们的忽悠下,高鹗成了“篡改原著”的罪人。高鹗被骂,和本书中高鹗骂当朝乾隆皇帝一样,已改变不了什么了。真正令今人可惜的是,这些相比于“脂本”文采飞扬神采华章的文字(例如“高。。。见方。。。”来描述一块石头;“耳门钻山”来描述一根如钻一般细长如山一般高耸的烟筒;“一条南北东道”来描述由分别由一条南道、北道、东道和西道组成的卐字形的一个建筑群;等等),被排除在绝大多数的读者中、被排除在中学课本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