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欧阳健
欧阳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8,248
  • 关注人气:2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芳官的头发

(2016-06-16 14:48:55)

●灯下谭红

芳官的头发

欧阳健 

 

 

  《红楼梦》很少描画芳官的面容,她的美貌出群超轶,多出于读者的推论:一、她是正旦,端庄秀丽,自不待言;二、戏班遣散,贾母特地指给宝玉,可见不同凡响。待到“寿怡红群芳开夜宴”,方难得地绘出她的芳容:头上齐额编着一圈小辫,总归至顶心,结一根粗辫拖在脑后,“越显得面如满月犹白,眼似秋水还清”。——虽亦点到面与眼,重点仍是头发。试想,若是披头散发,怎显出“面如满月”?加之宝玉的头型,也是将四围短发编成小辫,往顶心发上归了总,编一根大辫红绦结住的,非怪引得众人笑说“他两个倒像一对双生的弟兄”了。

  宝玉第二天醒来,忙推芳官起身,方知夜宴大醉,二人竟是同榻而卧。宝玉笑道:“我竟也不知道了。若知道,给你脸上抹些黑墨。”心情还是异常的好。——不料宝玉去栊翠庵投帖回来,态度就大变了:见芳官梳了头,挽起鬟来,忽然看不顺眼,“忙命他改妆,又命将周围的短发剃了去,露出碧青头皮来”。宝玉这一突发奇想,不可思议者有三:

  古人云:“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女性的青丝,更是青春与美丽的象征,轻易不敢毁伤;所以赵五娘、秦香莲“祝发买葬”的非常之举,方为人千古传诵。面对这没来由的、类似清兵入关“各处文武军民尽令剃发,傥有不从,以军法从事”的剃发令,芳官不仅没有丝毫抵触,反而“十分称心”起来,这是一怪。

  宝玉最惊世骇俗的观念是:“天地灵淑之气只钟于女儿,男儿们不过是些渣滓浊沫而已”,“女儿是水做的骨肉,男人是泥做的骨肉,我见了女儿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而今因何顿然改变宗旨,要将心爱女子的头发剃了改扮男子?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学说大行其道,若依此诊断宝玉潜意识的“人格分裂”,岂不也有“文本根据”?这是二怪。

  《红楼梦》的要旨是:“第一件,无朝代年纪可考;第二件,并无大贤大忠理朝庭治风俗的美政”,“露出碧青头皮来”的刺目印象,与宝玉“如今四海宾服,八方宁静,千载百载不用武备,咱们虽一戏一笑,也该称颂,方不负坐享太平了”的谀词,岂不与贯串全书的要旨违背?这是三怪。

字画古籍,作伪造假,古今中外,层出不穷。只是与字画的作伪追求“乱真”不同,古籍作伪最主要的手法,是在内容上的“立异”。1911年石印的有正本与1931年出现的庚辰本,为芳官改妆增添上述大段文字,无非想借此类“异文”以自证“古本”罢了。所幸作伪者或由于学识欠缺,或由于趣味低下,留下许多明显的破绽,终究要被人识破。版本研究的目的,是寻求可靠的文本以供阅读与研究;以芳官改妆的伪本来讨论贾宝玉的“爱情观”与“民族观”,会靠谱吗?重新确认程甲本真本的崇高地位,实乃是当务之急。 芳官的头发

 

(《今晚报》2016年6月16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