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欧阳健
欧阳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8,248
  • 关注人气:2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魏子雲歐陽健學術信札》編注始末

(2016-05-30 08:28:50)

百封華翰證情緣

——《魏子雲歐陽健學術信札》編注始末

 

歐陽縈雪

 

今年三月,家父歐陽健先生從臺北回來,帶回一套國圖影印的《魏子雲·歐陽健(1989-2002)書札輯印》,16開線裝,上下兩冊,共376頁,膠版紙彩印,稍許泛黃的信紙,在白底膠版的映襯下,顯得古色古香,精美大氣。

兩位學者的情缘,得從頭說起。家父初次聽說魏子雲先生,是在1985年首屆《金瓶梅》學術討論會,方知他是臺灣研究《金瓶梅》的大家;魏子雲先生偶讀1985年第3輯《中華文史論叢》中家父的《〈三遂平妖傳〉原本考辨》,對此頗加讚賞,他指導的碩士研究生李壽菊的《三遂平妖傳研究》論文,便以家父的論點為行文之結構梁椽。後來,魏先生托人將李壽菊的碩士論文帶給家父,1989年2月2日又給家父寫了第一封信,至此,兩位先生開始了近二十年的情誼。

去年三月,家父去臺灣自由行,將魏子雲先生給他的136封信提供給國家圖書館,同時獲得他給魏子雲先生176封信的副本。雙方一致感到,兩位學者的通信不僅是以文會友的典型,也是連通海峽兩岸的珍貴文獻,有必要整理出版。經一系列的手續,家父十一月開始了四個月的臺灣之行。

明清小說金陵研討會的舉辦,是海峽兩岸明清小說研究的大事,也是《魏子雲歐陽健學術信札》的重要內容。在1989年6月19日的信中,家父提到研討會開始正式籌備,希望魏子雲先生能動員更多的臺灣學者參加。魏子雲先生極為熱忱,說臺灣學者的連絡可由他一力促成。研討會1990年2月1日開幕,由江蘇省社會科學院明清小說研究中心發起,宗旨是以文會友,聯絡感情,廣泛交流海峽兩岸明清小說研究的歷史現狀,交流學術上的新發現、新觀點、新開拓,弘揚光大民族優秀文化,共同探討進一步繁榮海峽兩岸明清小說的研究大業。這次會議,大陸學者近百人出席,臺灣學者24人組成“臺北古典小說戲曲訪問團”,團長魏子雲,副團長龔鵬程、鄭向恒。這是大陸四十多年來第一次在人文學科中有眾多臺灣學者參加的學術活動,在海內外產生極大影響。魏子雲先生以七十三歲的高齡帶團,體重降了四公斤,十分辛勞,正如家父信中所說:“此行先生所付出的精力最大,然也確然譜寫了中國文化史上的新章,其價值將隨著時代的發展,而愈益為後人所認識。”

魏子雲先生出生安徽宿縣,少習私塾,十三、四歲將四書五經背得滾瓜爛熟,故以桐城傳人自居。他在信中多次提到《金瓶梅》的考證,如以《金瓶梅詞話》第一回入話“丈夫只手把吳鉤,欲斬萬人頭,如何鐵石打成心性,卻為花柔。請看項籍與劉季,一似使人愁,只因撞著虞姬戚氏,豪傑都休”,認定《金瓶梅》是有關政治諷喻的書;《金瓶梅》作者是南方人,屠隆是前期抄本之作者,他的罷官“謠諑一興妒,深宮擯娥眉”,解釋了寫作《金瓶梅》的動機等。他多次動員家父參與《金瓶梅》研究,稱讚家父“且能在不疑處有疑,斯善讀書者也”;“讀書具千慧目萬慧心者。若步入《金瓶梅》研究,必是一位神將下界”;“兄如進入金瓶,必有後來居上之勢”。當時家父正研究《紅樓夢》版本,魏子雲先生反被他吸引了過來。

蓋在編纂《中國通俗小說總目提要》的過程中,家父對《紅樓夢》版本產生了疑問,認定程甲本是《紅樓夢》最早的本子,所有的脂本都是偽作。魏子雲先生讀了家父的《紅樓夢甲戌本研究》,對甲戌本、《春柳堂詩稿》等產生了興趣,說:“因為你這篇辨析運用的是我們桐城家法:以義理入而訓詁出,與弟研究《金瓶梅》之解析《萬曆野獲編》那段話,如出一轍。弟孜孜矻矻於《金瓶梅》二十年有奇,自始至終,都在解說那段話。一步步的尋出了漏洞,指出了問題。然而直到今天,被承認的,只有馬仲良‘司榷吳關’之‘時’,改正了《金瓶梅》出版於萬曆三十八年之說。但已被鄭振鐸等人導誤了五十年矣。想不到《紅樓夢》被胡適導誤了如此之久。”魏子雲先生贊成程本是紅書原本的見解,熱情向臺灣的治紅學者翁同文、劉廣定、潘重規等先生介紹家父的考證成果,以為發現“《紅樓夢》問題可能越搗乎越多”,“看情形,紅學應另立門庭矣”。

魏子雲先生是集學術、戲曲、寫作三領域都有所成就的學者,曾主編《青溪月刊》、《文學思潮》等雜誌。作品題材廣泛,尤其以與《金瓶梅》相關作品最著名,有《金瓶梅探原》、《金瓶梅的問世與演變》、《金瓶梅審探》等。又有連載小說《星色的鴿哨》、“《金瓶梅》的娘兒們系列”、榮獲中山文藝獎的百萬言長篇《在這個時代裏》(土娃、金土、梅蘭)三部曲等。學術信札中,提到的書有“《金瓶梅》的娘兒們系列” 裏的《秋菊之死》、《吳月娘》和《潘金蓮》,最多的是《在這個時代裏》:“此書三部特逾百萬言,寫一如草之小人物耳!非弟自得,卻是弟生活所曆;溯洄從之,反履拾之,冀在煙塵宇寰、雪泥山河、重獲我見爪跡之我思,虛構之以成說部也。學生書局鑒於書中所寫,流水中涵泳有當代社會質素,願投此資本印行,助我記一生之所見所思。”家父認為:“三部曲中,《土娃》能喚起我共鳴的是,我曾在蘇北農村的生活經驗;《金土》能喚起我共鳴的是,我對江西浙江福建的若干瞭解;而《梅蘭》喚起我共鳴的,則真正是對於這個時代的體認和感悟。我想寫一篇讀後感,題曰《對於這一時代體認的同和異》。”

《魏子雲歐陽健學術信札》中,最最珍貴的是魏子雲先生對家父“交淺言深”的教誨。魏子雲先生生於1918年,家父生於1941年,兩人相差23歲,家父對魏子雲先生以師事之。魏子雲先生常常感慨:“我總是把兄臺當作知己交往,所以在考據論文寫作方面,不時向兄說重話。信寄出後,就後悔未免交淺言深,得罪人。”“對於治學一事,你我執著相似,弟幸於兄者是幼入塾屋,學得訓詁、義理、辭章、考據一套桐城家法(尚有神理、氣味,格律、聲色八字,更是今日絕響,斯乃桐城研習文章義理的要訣,今已無人能實驗之矣。)那天,恕弟冒昧,重現了先師教我時之嚴辭厲色,事後頗為不安。未知兄能以知己交我也。今得來書言及此,心始安然。”家父回復道:“蒙再三啟我愚蒙,實在感激”;“說到治學之道,自魏公以嚴師之責以後,我每一命筆,都自然地愈加兢兢業業,不敢輕易苟且。可見我這個人,尚不是麻木之徒,今後還請直言教我,嚴則實愛也。”忘年之情躍然紙上,讓人豔羨。

《魏子雲歐陽健學術信札》即將由萬卷樓圖書公司出版,魏子雲先生的愛徒李壽菊博士和我是主編,她給魏子雲先生的信校注,我給家父的信校注,在這過程中,我們有很多的感悟。正如家父所说,他與先生的書札內容都是陽光的,均可公諸於世,本文的介紹難免挂一漏萬,具體內容則更加精彩。魏子雲先生在我家住過幾次,家父給我看過一張1992年我和魏先生合拍的照片,拍照時不知怎的吐了舌頭,做了怪相。現在想來,也許正因為魏子雲先生是一個平易近人、和藹慈祥的老爺爺,我才會突然做那樣的表情吧。

(作者為福建師範大學閩臺研究中心館員)

(载台湾《观察》2016年第5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