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欧阳健
欧阳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8,248
  • 关注人气:2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魏子雲歐陽健學術信札》後記

(2016-05-27 06:50:22)
《魏子雲歐陽健學術信札》後記
李壽菊
參與本書的校注工作,不僅體悟了《莊子》語中「始卒若環」的無盡緣起,也見證一段與眾不同的忘年情誼;惠我良多則是兩位大學者論學的思辨過程:動念、提問、辯證、互勉,一覽無遺。書信,是歷史文獻的原始材料,屬第一手資料,是學術界引證的至寶,卻因授權複雜、人事隱衷、小眾市場等侷限,出版難度較高。因此,本書得以出版,其中天助因緣,杳不可言。
緣始於第一封信,我不斷被點名說起。話說一九八七年,我正攻讀東吳大學中研所碩士學位,魏子雲先生是我的指導教授,我研究《三遂平妖傳》,參考了大陸學者歐陽健先生的〈三遂平妖傳原本考辨〉一文。寫完論文,完成學位,以為就此畫上句點。不料這段學術關係不是結束,而是開始,既啟動了兩位先生隔海相知的真摯情誼;更注定今日校注工作非我莫屬,無可取代的因緣,時序綿延近三十年。
可以說,先生為指導我的碩士論文而結識了歐陽老師,兩人關係卻在「海峽兩岸明清小說金陵研討會」的籌備期間逐漸熟稔。此會是解嚴後,兩岸第一次大型學術交流活動,於一九九○年二月在南京召開,江蘇社會科學院主辦,歐陽老師當時是主要承辦人員;台灣方面則由先生策畫近三十位臺北古典小說戲曲訪問團前往參加。當年雙方如何邀請學者,安排時程,籌畫活動,甚至兩岸的政治氛圍,本信札鉅細靡遺地記載彼此的立場與情境。這是兩岸開放以來,學術文化交流史上的第一手資料,彌足珍貴。先生賞識歐陽老師的才華與慧心;歐陽老師則敬重先生的治學與為人,二人相知相惜長達二十年。而我在那年開會時,初見歐陽老師的印象是嚴厲不苟,只見他話語俐落,條理分明,如同他的論文論述犀利斷金,不拖泥帶水。當時剛畢業,玩心特重,根本不懂學術交流,更遑論其他。在兩位先生魚雁往返熱切討論學術之際,才疏學淺的我根本無力置喙,汗顏之至。
在我心中,他們倆人都是至高且大的巨人。先生已於二○○五年仙逝了,當時非常迷惘,彷彿一切都斷了,先生的老友不論在台灣或大陸,我一個也沒有聯繫,我不知道能為先生做甚麼?直到二○一一年十月,先生長公子至昌大哥將先生的手稿全數捐贈國家圖書館(以下簡稱國圖)典藏,我才開始參與手稿典藏的協助工作,完成分類整理、數位規劃、家屬授權等工作;接續二○一二年,台灣第一屆《金瓶梅》國際學術研討會,首場於國圖展開,這才又與先生的老友們互有往來。大會上我發表了一篇〈建構魏子雲先生手稿資料典藏兼析往來書信〉論文,十多年未曾聯繫的歐陽老師突然來信說,他手中的「收信」遠遠超過我的統計數量。二○一五年三月,歐陽老師暨師母來台自由行,專程前來給先生上墳。睽違近三十年,七十五歲的歐陽老師,渾然是一位和藹可親,慈眉善目的長者,嚴峻面容已不復見了。他特地赴國圖查看書信,國圖亦慎重接待。老師表示他與先生的書劄內容都是陽光的,均可公諸於世,且願意授權將雙方往返書信全數出版。國圖亦樂觀其成,遂發出邀請函。恰巧那段時期,《魏子雲先生著作集‧金學卷》正在緊鑼密鼓的编校中。歐陽老師得知此訊,立刻推薦參加徐州舉辦的第十一屆國際《金瓶梅》學術討論會。八月,我和先生長女魏貞利女士連袂參加大會,見到先生諸多老友,並發表《金學卷》的出版紀實。這段順理成章的際遇,原本各方互不通曉:我不知徐州有會,也未料歐陽老師會到台灣;而大陸金學會根本不曉台灣有《金學卷》出版一事。只因歐陽老師「適時」出現,《金學卷》「適時」出版,大會「適時」舉辦,這「適時」二字,道出「因緣俱足」的關鍵點,所以一切發展都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而已。
更妙的是歐陽老師接受國圖正式邀請,訪台四個月處理捐贈和出版事宜。這個任務對國圖和歐陽老師來說都是頭一遭。國圖積極填寫繁雜的表單,終於在退件、補件中拿到許可證,有驚無險;許可證下來後,歐陽老師要在大陸辦理入台申請,聽說程序耗時曠日,變數太多,大家忐忑等待。結果,喜乎望外,居然輕鬆取得入台證。二○一五年十一月份,歐陽老師帶著一百三十六封原件到台灣,包裹得極其嚴密,打開後看見師母高偉英老師為先生的信札投入的心血,一百多封的原件,整整齊齊,她以針線縫合信封和信紙,不以別針或訂書針便宜行事,只為不想傷害原件,這份對史料的謹慎,是一種檔案專業的展現,令人肅然起敬。
歐陽老師認為此書的定位絕對是文獻史料,不是普通虛寒問暖的書信。他已將書信一字一句數位化,並為方便讀者使用,特加入人名索引,因應海峽兩岸讀者不同習慣,而有筆畫和拼音之分。出版規畫如此親力親為,全然書生本色。他曾經研究過晚清小說史,由於晚清的史料記錄不清不楚,研究課題困難重重。使得他不得不將此書的定位提高,不是為現代人編注,而是要為百年後人提供明確的史料記錄而校注。校注只針對信中人物進行紀錄,包含出生年、學歷、經歷及著作等內容。我熟悉先生的筆跡,就由我校注先生寫給歐陽老師的信札;至於歐陽老師寫給先生的信札,則由他的女兒歐陽縈雪負責。
最後,非常感謝萬卷樓圖書公司為了弘揚學術價值,既出版了《魏子雲著作集‧金學卷》,繼而又出版《魏子雲歐陽健學術信札》,讓先生的著作更為集中。感恩福建師大文學院慷慨挹注經費,方使此書有較高的出版品位。北京大學侯忠義教授是两位先生共同的好友,他擲地有聲的序言,充分反映學術情誼的可貴,讓本書更添光彩。收穫最多者應屬我和縈雪,晚輩能與長輩一起工作,是增長知識的最佳途徑,我們何其幸運呀! 如今親歷一連串的進展,隨順一切因緣,何者為因?何者是果?人生多彩,好一個「始卒若環」的無盡緣起。本書順利出版,就是最佳明證。

                                         於二○一六年元月十日
(《内江师院学报》2016年第5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