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欧阳健
欧阳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7,899
  • 关注人气:2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所尊重的红学家

(2016-05-08 14:24:27)

我所尊重的红学家

寄生草8

 

在红学史上有很多值得尊重的红学家,其中的俞平伯先生无疑是最值得尊重的一位。先生的观点在今天看来也许有很多不正确的地方,但先生的精神,先生对待红学的态度无疑是值得推崇的。

在现代的红学研究中,有两个人是饶不过去的,这就是欧阳健教授和陈林先生。欧阳健先生解决了脂砚斋的问题,陈林先生解决了脂本作伪的问题。这在红学研究上是了不得的大事。

在红学研究的历史上,脂砚斋是非常重要的人物,脂砚斋是谁?他和《红楼梦》的作者是什么关系?都是红学研究上的大问题。

周汝昌先生强调脂砚斋的重要性,他说:

他知道此书的真事底里如此其清楚,了解曹雪芹的意旨笔法如此其精彻,一部《石头记》,他不啻给作者作代言人,尽泄底奥。此人之重要,较之曹雪芹本人几乎要画等号了。

胡适认为“脂砚斋就是那块爱吃胭脂的顽石,即是曹雪芹自己”,周汝昌最初同意胡适的说法,后来他经过“左思右想”之后所得到的唯一结论是:“只有此人如果是一个女性,一切才能讲得通”。后来,他认为脂砚斋就是史湘云,把“原来脂砚是湘云”做为自己平生最得意的发现。

欧阳健先生提出了“程前脂后”的观点,这个观点动摇了红学研究上对脂砚斋的膜拜。

说实话,“程前脂后”的提法并不科学,这种提法也给自己的研究增大了难度,因为这个观点要针对所有的脂批本。要证明“程前脂后”的正确,就要论述所有的脂批本都是“程前脂后”,这就容易出问题。现在有人发现程甲本上残留有梦觉本上的脂批,这个发现就使“程前脂后”不成立了。

但即便“程前脂后”的提法不能成立,但一点也不妨碍欧阳健先生的伟大。至少他破除了对脂砚斋的迷信。

其实,欧阳健先生只要略微改变以下表述方法就可以了。实际上,欧阳健先生“程前脂后”的观点,其问题的本质是要说明脂砚斋和《红楼梦》的作者没有任何关系的。

要说清脂砚斋和《红楼梦》的作者没有直接关系,只要举出一两条各种脂批本上都有的,能证明和作者没有关系就可以了。

是一两条就可以吗?没错。

比如我们鉴定一件瓷器、鉴定一张书画,要证明这是一件真品,可能需要多方面的论证犹嫌不足。但要证明这是一件赝品,一条证据就够了。比如我们发现了一个疑是唐代的古墓,结果最后在古墓中发现了一枚宋代的铜钱,如果古墓在此之前没有被扰动,根据这一条我们就可以把唐墓这个结论否定掉了。

脂砚斋和红楼梦的作者是没有任何关系的,我读红楼的时候,我很庆幸身边没有脂批本,没有受到脂砚斋批语的影响。等我把《红楼梦》文本读完,有了自己的看法,再看脂批就不一样了。许多红学家包括周汝昌先生在内对脂砚斋是很推崇的,认为脂砚斋知道《红楼梦》的底里,我却看到了很多脂砚斋读不懂《红楼梦》的地方。举两个简单的例子吧:

书中王熙凤和赵嬷嬷因“省亲”说“当年南巡的事”,甲戌本批曰:“借省亲事写南巡,出脱心中多少忆昔感今。”

这一条批语批的对不对?准确不准确?显然批的是很有水平,很对也很准确。但恰恰就是批的太准确了,暴露了批者和作者的关系是没有关系。

此条批语对于脂砚斋是何人的研究至关重要,曹雪芹之所以在书中会有许多隐语,用“假语村言”,大概是许多的事不能明写,要避免清朝极厉害的文字狱。作者隐写,脂砚斋却把它点明。这里面是有许多碍语的,比如“罪过可惜”四字,这有影射康熙的嫌疑。虽然奢靡,但皇帝本人是不会认为这是“罪过”的。可见这个脂砚斋是不怕抄家的,至少抄家牵连不到他。

秦可卿死的时候,书中写道:却说宝玉因近日林黛玉回去,剩得自己孤凄,也不和人顽耍,每到晚间便索然睡了。如今从梦中听见说秦氏死了,连忙翻身爬起来,只觉心中似戮了一刀的不忍,哇的一声,直奔出一口血来。

甲戌侧批:宝玉早已看定可继家务事者可卿也,今闻死了,大失所望。急火攻心,焉得不有此血?为玉一叹!

秦可卿即便不死也轮不着她去继承荣国府的家事。再者,贾宝玉岂是关心谁可以继承家事的人?可见,脂砚斋也并不是懂曹雪芹之人。像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

但我的这种投机取巧的方法在欧阳健先生发表“程前脂后”的当年肯定是行不通的。欧阳健先生否定了脂砚斋,等于否定了一代红楼人心中的神,他当年承受的压力之大是可想而知的。欧阳健先生一定知道这一点,所以他要一条一条的论证,尽量使自己的论据充分一些。就像当年达尔文发表《进化论》,因为要面对“上帝”、要面对教会,他不得不尽量使证据完备一些,证据很完备了,他也不敢发表。

欧阳健先生的书我没有完整的读过,他们的观点我也不是完全的赞同。譬如欧阳健先生认为一百二十回的《红楼梦》是同一个作者,我就不赞同,我看到的是前八十回和后四十回巨大的差别。《红楼梦》的后四十回和前八十回至少存在以下差别。

第一是境界上的差别。先看一看二者的境界,看在不在一个档次上,这可能是最可靠的,因为一个人的境界是模仿不来的。二者的境界并不在一个水平上,看甄士隐老先生对“情”的议论就可知道的非常清楚。

小说的最后,贾雨村在激流津觉迷渡口碰到了甄士隐。贾雨村问他:“——敝族闺秀如此之多,何元妃以下算来结局俱属平常呢”?

甄士隐是这样回答的:“——大凡古今女子,那‘淫’字固不可犯,只这‘情’字也是沾染不得的。——凡是情思缠绵的,那结果就不可问了。”

一部《红楼梦》是“大旨谈情”的,《红楼梦》之所以写的好,是因为情真。可是作者在最后却得到了“情是沾染不得”的结论,却不是一件怪事。

赵姨娘的结局也很能说明问题:赵姨娘死了,其死状之惨,堪称《红楼》之最。书中这样描写:

赵姨娘双膝跪在地下,说一回,哭一回,有时爬在地下叫饶,说:“打杀我了!红胡子老爷,我再不敢了。”有一时双手合着,也是叫疼。眼睛突出,嘴里鲜血直流,头发披散,人人害怕,不敢近前。——赵姨娘一时死去,隔了些时又回过来,整整的闹了一夜。

到了第二天,也不言语,只装鬼脸,自己拿手撕开衣服,露出胸膛,好象有人剥他的样子。可怜赵姨娘虽说不出来,其痛苦之状实在难堪。——那大夫用手一摸,已无脉细。

这是后四十回里对赵姨娘死亡的描写。

赵姨娘《红楼梦》一书死的最惨的一个人。她是被阴司拷打、剥皮,在惊惧、痛苦中死掉的人。作者在这里宣传因果报应,把她描写成“受报应”而死的人。

《红楼梦》里有因果报应,但前八十回说的是大因果,并不是小因果。如“千红一哭”、“万艳同悲”是果,封建社会的伦理道德就是因。后四十回里是小因果,是因果报应。

赵姨娘并不是一个恶人,她只是一个愚人。她勾结马道婆害凤姐、宝玉,不是因为她坏,而是因为她愚。要说有因果报应,赵姨娘顶多算是杀人未遂。何以报应就这么残呢?这和前八十回作者表现出的对小人物的悲悯是不相符合的。

其次,看一看二者的文学水平,看一看二者对文字的驾驭能力是不是在一个水平上,这也是最可靠的的方法之一。就像一个书法大家,一个练了几年毛笔字的人,外行看可能都差不多,但内行看,也就是一眼,高下立判。后者的文字驾驭能力显然也是和前者差了许多的,简直有让人看不下去的感觉。

第三,看前后是不是连贯。前八十回里的事和后四十回是不是都有照应,其契合度有多高。这个就不详述了,读者自看。

第四,看人物结局是不是和前面预言的一样,有没有相悖的地方。显然,人物的结局和前面的预判是不尽相同的。比如香菱,判词里的香菱遇到夏金桂后是要“香魂返故乡”的,可是在后四十回,香菱最后却被扶正。

第五,看人物的性格、行事、语言、及对某事前后态度的变化,变化一定是有的,关键看合不合逻辑。

还是前面的观点,鉴定后四十回和前八十回到底是不是同一个作者,不是看他们有多像,而是看它们有多不像,关键的地方,一条不像都不行。

我一直致力于对文本的研究,在这一点上,我觉得我比他们更权威。我也知道他们存在的问题在哪里。

尽管欧阳健先生的观点有着这样那样的问题,尽管他的论述有不完美的地方,但先生是认真的。欧阳健先生的文章,朴实无华,没有华丽的语言,没有修饰的辞藻。他的研究是枯燥的,看他的文章就知道,用不同的版本反复的比对,思考其中的逻辑关系,去伪存真,这其中的艰辛,这巨大的工作量不是常人能理解的。他的朴实无华甚至能达到让你不愿意读的地步。然而先生的文章说一事一事清楚,说一理一理明白。正是这种朴实使先生的学问有坚实的基础。

这是我不由的想起先秦诸子中的墨子。墨子的文章也是这样的朴实无华,楚王问墨子的弟子田究,难道不能把文章写的漂亮一些吗?墨子的弟子就给楚王讲了一个故事:秦王嫁女儿到晋国,为了彰显秦国的富贵和强盛,送了七十个陪嫁的丫环,并且一个个打扮的非常漂亮。结果,晋国的国王喜欢上了那七十个丫环,反而冷落了秦国来的公主小姐。墨子知道华丽的辞藻会冲淡文章的主题,所以他不用华丽的辞藻。

这是个很绝妙的比喻,但我却并不赞同。送七十个陪嫁丫鬟固然有点傻,但把小姐打扮的漂亮些总没有错。

更可贵的是欧阳健先生对待不同意见的态度。人非圣贤谁能无过,只要是真心和先生讨论的,并且你的观点确实有可取之处,欧阳健先生是不会漠视的。我在先生的博客上看到,有人指出了先生解读错误的地方,先生立即就转载在自己的博客上,这和有的“红学家”听到不同的意见就火冒三丈,就暴跳如雷,是有本质上的差别的,其境界高下立判。

什么是大家风度,这就是大家风度!

《红楼梦》是一座大迷宫,凭借一个人的力量就能把所有的谜底揭开是非常不现实的,所以出现错误的解读是很正常的事情,谁说的对就听谁的。别人有了好的见解,来告诉你,多好的事情呀,有什么可吵的呢?一个人的态度决定了解红楼的深度,深度不够的人,境界不高的人,想解开《红楼梦》是不可能的。

欧阳健先生对待学问的态度之所以可贵,是因为“红学家”太多了,而有这种态度的人太少了。“红学家”之间的交流是非常困难的,比如在《红楼梦》作者这个问题上,现在至少提出了六七十个作者名单,在这个问题上,你就是把全国最好的红学家请来,也能听到六十九种反对的声音。各人都按照自己的思路进行研究,各人有各人的观点,各人有各人的见解。本来这种情况的出现也并非完全不合理的,学术的问题总会有争论的。但遇到不同意见,听到不同的声音,少有不反唇相讥的。至于“一言不合,即挥老拳”也大有人在。所以,要和真正喜欢红楼的人交朋友,这是很重要的。

红学界让人尊重的人不多,但欧阳健先生绝对是其中的一个。

 

(http://blog.sina.com.cn/u/2657328302)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