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欧阳健
欧阳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8,248
  • 关注人气:2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为察奸情,反得贼赃”

(2016-05-05 20:57:47)

●灯下谭红

“为察奸情,反得贼赃”

 

欧阳健

 

   人的心理真有点怪。抄检大观园,读者恨的不是决策者王夫人,也不是执行者王熙凤,而是帮凶王善保家的。王夫人被触动的“好好的宝玉倘或叫这蹄子勾引坏了”,恰是为人母最担心的;凤姐要撇清绣春囊案的嫌疑,更是情有可原。王善保家的,不过邢夫人陪房,送香袋赶上这场热闹,何必节外生枝来寻晴雯把柄?回目“惑奸谗抄检大观园”,正渗透着作者的愤懑。

 

  随着情节的推进,王善保家的碰上一系列的不顺遂,却让读者的心逐渐舒畅起来。

 

  先是晴雯的一顿臭骂:“太太那边的人我也都见过,就只没看见你这么个有头有脸大管事的奶奶!”凤姐不但不来相帮,反劝她“不必和他们一般见识”,王善保家的只得忍了这口气。

 

  再是探春的坚决抵制:“我的东西,倒许你们搜阅;要想搜我的丫头,这却不能!”心内没成算的王善保家的,仗着是邢夫人的陪房,拉起探春衣襟故意一掀,嘻嘻笑道:“连姑娘身上我都翻了,果然没有什么。”一语未了,只听“啪”的一声,脸上早着了一巴掌,问道:“你是什么东西,敢来拉扯我的衣裳!我不过看着太太的面上,你又有几岁年纪,叫你一声‘妈妈’;你就狗仗人势,天天作耗,在我们跟前逞脸。如今越发了不得了,你索性望我动手动脚的了!”当面讨了个没脸,只说:“我明儿回了太太,仍回老娘家去罢,这个老命还要他做什么。”

 

  两番碰壁之后,在惜春房中居然有了意外收获:入画箱中寻出一大包银锞子,“为察奸情,反得贼赃”,这贼赃又是与她有隙的老张妈所传递,便撺掇凤姐不可不问,终算找回来点心理平衡。

 

  然还没高兴一会儿,查到迎春房内,却在司棋箱中掣出男子的绵袜、缎鞋,还有同心如意并字帖儿。一心只要拿人的错儿,不想反拿住了自己的外孙女儿,便打着自己的脸骂道:“老不死的娼妇,怎么造下孽了?说嘴打嘴,现世现报!”读者的闷气,也借此痛快发泄了。

 

  偏有红学家指称:“为察奸情,反得贼赃”八字,在庚辰本、有正本中是批语,唯程甲本衍入正文,证明将“脂本的批语误入了正文”,所以是后出的。擦亮眼睛细看,所有《红楼梦》版本,八个字都是正文;仅庚辰本在“为察奸情,反得贼赃”四边加了墨框,又有眉批曰:“似批语,故别之。”号称脂砚斋“四阅评过”的“定本”,怎么连八字是否批语都弄不清呢?古小说常用现成套话,如“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猪羊进入宰生家,一步步来寻死路”“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明枪易躲,暗箭难防”“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等,或小结情节,或略加评论,“为察奸情,反得贼赃”也是如此,都是正文的组成部分,“批语误入正文”说不能成立。  

 

 (《今晚报》2016年55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