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欧阳健
欧阳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8,248
  • 关注人气:2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历史终将证明

(2016-04-26 21:18:18)

历史终将证明

——读欧阳健《还原脂砚斋》

青发渔樵

 

2016-04-26 10:05:56|

 

作者按:原博文《欧阳健与红谭2014》(2015年4月3日)在去年孔网“夫子书话”发表后,不久被欧阳健先生转载。因是急就篇,文中多有错讹以及逻辑不够严密之处,故重新修改,易名《历史终将证明》发于豆瓣读书。昨日写了一个关于红楼梦的话题,算是凑个热闹,将修改文刊发一次。

 

熟悉《红楼梦》的人都知道一个“基本常识”:《红楼梦》有一种手抄本系统,因为有署名“脂砚斋”的评语而被称为“脂本”。“脂本”被认为是“真本”“原本”。

 

然而著名学者欧阳健先生的力作《还原脂砚斋》却得出了令人震惊的颠覆性的全新观点:历史上压根就没“脂砚斋”这个人,所有的“脂本”均是近人伪造的。

 

十多年前,我在一本红学论著中无意中看到欧阳健先生的这个观点,根本不屑一顾,甚至还有点嗤之以鼻。 

 

还记得早年通宵卧读著名红学家周汝昌先生的名著《红楼梦新证》时的激动心情,既为“乾隆命高鹗篡改红楼梦”的阴谋而扼腕气愤,又为“诸多红楼梦原本”发现后又旋即失踪而深感惋惜,甚至还傻傻地幻想着自己能有机缘在故纸堆中发现迷失的《红楼梦》原稿而一鸣惊人。 

 

然而,直到有一天我阅读了欧阳健先生的《红楼新辨》《红学辨伪论》特别是《还原脂砚斋》之后,我被震撼了。原来公认的红学“基本常识”竟然是经不起考证的,被无数学者呕心沥血、皓首穷经支撑的新“红学大厦”竟然建立在“赝品”的沙滩之上。

 

《还原脂砚斋》一书,把所有3788条脂批汇总在一起,从“脂砚斋‘自白’中的个人信息”、“脂砚斋与曹雪芹”、“脂砚斋与《红楼梦》”、“脂砚斋与红学”四个方面归类梳理,然后结合作者自身在明清小说版本学上20多年的精深研究和海量的素材积累,对“脂砚斋”进行了深入细致地剖析、考辨和论证,真是巨细靡遗,下足了功夫,令人信服地得出了“脂砚斋生活在比乾隆晚得多的年代里,他对于《红楼梦》的所有介绍,都是不可靠,经不起检验”的结论。  

 

举几个例子:  

 

第十三回,“甲戌本”有两条著名的批语被视为“脂砚斋是曹雪芹亲属”的铁证。

 

一条是:“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作者用史笔也。老朽因有‘魂托凤姐’、‘贾家后事’二件,岂是安富尊荣坐享人能想得到处?其事虽未漏,其言其意则令人悲切感服,姑赦之。因命芹溪删去。”

 

一条是:“此回只十页。因删去天香楼一节,少却四五页也。”

 

针对第二条,欧阳健统计了前后相邻几回的页数行数以及字数(具体数字略),现存第十三回字数比最多的第十一回少290字,比最少的第十二回多出870字。如果加上“删去”的四五页(大致是1728字),共计6288字,大大超过每回4512字的平均数,可见,“删去四五页”之说,绝不可信。

 

针对第一条,欧阳健这样剖析:既然批者大发慈悲,不忍将真人丑事播扬开去,而命作者删去,作者也已经遵命在正文中删去了,你为什么偏要在批语里揭破这桩隐事,令被赦者大出其丑呢?…… 

 

为进一步揭穿“脂砚斋曾参与《红楼梦》的创作和修改”的谎言,欧阳健专门对“脂批”中贬低今人小说的评语进行了梳理,他列出了三个重要脂本中带“近”字和“今”字的批语,总计45条。如:

 

“写士隐如此豪爽,有全无一些粘皮带骨之气相,愧杀今之读书假道学矣。”

 

“看他写黛玉,只用此四字。可笑近来小说中,满纸班昭、蔡琰、文君、道蕴。”

 

欧阳健这样辨析:在这些批语中,“近”与“今”显然是和“远”与“古”相对应的,批语很明显是将《红楼梦》当作“远”、“古”小说来加批的。瞧,这些脂批,不经意间露出了马脚,不打自招,自证了脂批是在红楼梦流传很久之后加上的事实。  

 

为了更精准地说明这一点,欧阳健做了一个抽样。“甲戌本”有一条批语:“最厌近之小说中,满纸‘千伶百俐’‘这妮子亦通文墨’之语。”作者凭借丰富的明清小说研究经验,列出含有“千伶百俐”词语的清代小说7种,含有“这妮子”词语的清代小说6种,而这些小说成书都比《红楼梦》晚很多。更有意思的是同时使用“千伶百俐”“这妮子”这两个词语的竟然是曾朴的《孽海花》,而《孽海花》成书于1905年,也就是说这条脂批应该写于1905年之后。

 

另外脂批还使用“正传”这个术语达11次之多,例如“阿凤正传”、“宝卿正传”、“晴雯正传”等等,而这个“正传”是“本传”这个含义,则是鲁迅先生在《阿Q正传》中的原创,脂批出自1921年以后不言自明,绝非什么乾隆时人之作。

 

诸如此类,所有这些细腻入微的分析考辨,真是精彩纷呈,将脂批作假揭露得淋漓尽致,入木三分……     

 

阅读欧阳健先生的著述,我有二点感触:

 

一是看出欧阳健先生是一位态度严肃、治学严谨、细致扎实、功力深厚的学者。他的文字平和、不急不躁,让证据说话,以道理服人。他对“脂砚斋”的质疑绝不是哗众取宠,而是基于辨明真理的学术争鸣,具有划时代的拨乱反正的深远意义。  

 

二是它让人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考证”。书中展现的欧阳健先生对明清小说版本的精湛研究,他对明清小说词汇语言的丰富积累,以及他对脂批剖析分辨的精深功夫,让人叹为观止。与之相较,众多主流红学家们的版本学简直幼稚得很,在这个赝品泛滥的重灾区,他们对文物造假缺乏起码的和应有的警惕,就像一群初入文物收藏界对贩子送上门来无论声称什么都深信不疑的毛头小伙子。

 

与欧阳健先生的《还原脂砚斋》相比,周汝昌先生的《红楼梦新证》,与其说是“考证”不如说是“想象与臆测”更准确一些。国学大师王利器老先生曾尖锐批评《红楼梦新证》有“不知妄说 、不知妄改 、不伦不类 、以讹传讹 、张冠李戴 、辗转稗贩 、顾此失彼 、道听途说 、数典忘祖 、前知五百年”等“十宗罪”, 现在看,良有以也。  

 

想当年周汝昌先生自己写了一首小诗出示给好友,暗示是曹雪芹佚诗,害得吴世昌、徐恭时等一众红学大佬写了好几篇长文,详推细考,力证为曹雪芹之作,最后证明是一出闹剧而腾笑士林,恰恰从一个侧面显示出当今主流红学界对脂批的迷信和所谓“考证”荒唐到了何种地步!  

 

欧阳健先生的“脂砚斋作伪论”的研究成果发布后,等于是宣布红学界近60年的一系列“重大研究成果”无异于废纸一堆,让主流红学界备感尴尬,遂群起而攻之,欧阳健先生成为主流红学界的“公敌”,屡遭封杀。

 

不久前又阅读了广州学者陈林(网名“卓吾老子”)的博客,他通过笔迹鉴定等多种方法同样考证出“脂本”系伪造的结论,并指出“脂本”均为近人陶洙、陶湘、董康这个制假贩假奸商团伙所炮制,直斥红学界诸多耆宿知假护假。

 

经过欧阳健、曲沐、宛情、陈林、克非、李国文、徐迟等学者和作家近二十年的独立研究,这些于1927年以后陆续冒出来的来路不明的“脂本”到底是什么货色已经昭然若揭。 

 

北大教授、著名诗歌评论家谢冕先生曾在80年代的一篇文章中预言备受打压的“朦胧诗”的未来,他说:“初春的小草受到的践踏最多,但也由此昭示一个春天的到来。”我以为用这句话来形容欧阳健等红学家的新观点再恰当不过了。

 

(http://yaochongyuan679.blog.163.com/blog/static/188639396201632610530741/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