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欧阳健
欧阳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7,899
  • 关注人气:2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勇补孔雀裘的晴雯

(2016-04-07 14:22:08)
●灯下谭红  
勇补孔雀裘的晴雯 
 
欧阳健 
 
  
  “勇晴雯病补孔雀裘”是《红楼梦》最精彩的故事。雀金裘是人间珍稀之物,烧出了一个大洞,叫宝玉如何出门会客?在此紧要关头,晴雯挺身而出,敢于担当,激发其全部能量,展露其非凡技艺,确实当得起这个“勇”字;而以浸润全书的民族主义情结衡量,“补”之一字,似更有弦外之音。
  蔡元培先生早就指出,《红楼梦》是“清康熙朝政治小说”,“吊明之亡,揭清之失,而尤于汉族名士仕清者寓痛惜之意”。潘重规先生也说,《红楼梦》就是“朱楼梦”,并举真真国女子“昨夜朱楼梦,今宵水国吟”“汉南春历历,焉得不关心”的诗为证。在他看来,《红楼梦》是运用“隐语”抒写亡国“隐痛”的“隐书”,是“红楼血泪史”,实有一定道理。明清鼎革,时人称作“天崩地坼”,作者因“无才可去补苍天”而自怨自愧,日夜悲哀,遂以晴雯勇补孔雀裘,以寄托一己的情思。孔雀裘烧坏了一块,在裁缝绣匠都不认得、更不敢揽之时,唯独晴雯看出是孔雀金线所织,抱病将里子拆开,用界线之法依本纹来回织补,又用小牙刷慢慢地剔出绒毛来。好容易补完了,说了一声:“补虽补了,到底不像,我也再不能了!”“嗳哟”了一声,就身不由主睡下了。焉知这么一位能补孔雀裘的好女子,不是喻指当时能“补天”的忠臣良将?然而却因“高标见嫉,闺闱恨比长沙;贞烈遭危,巾帼惨于雁塞”,终究未能挽狂澜于既倒,作者怎能不掬一捧辛酸之泪?

  此节文字诸本略有小异。如程甲本作:“只见宝玉回来,进门就嗐声顿足。麝月忙问原故,宝玉道:‘今儿老太太欢欢喜喜的给了这件褂子,谁知不防,后衿子上烧了一块,幸而天晚了,老太太、太太都不理论。’”程乙本却将“嗐声顿足”改为“嗐声跺脚”,将“欢欢喜喜”改为“喜喜欢欢”,将“后衿子”改为“后襟子”。细品一下,“顿足”与“跺脚”、“欢喜”与“喜欢”虽皆可通,“襟”与“衿”都有“衣的交领”与“衣的前幅”之义,唯“衿”还指衣下两旁掩裳际处,《战国策·齐策三》:“臣辄以颈血湔足下衿。”孔雀裘被烧了的一块,恰在衣下两旁掩裳际处,可见程甲本作“后衿子”是对的。

  程乙本号称聚集各原本,详加校阅,改定无讹,实际上是在特殊背景下仓促进行的,固改正了程甲本的若干纰缪,也新生出许多不应改甚至改错了的字句,如关于元春与宝玉的年龄,将“不想次年又生了一位公子”,改为“不想隔了十几年又生了一位公子”,时间跨度不免太大,使得许多事情说不通。这就是为什么要将程甲本看作《红楼梦》最佳版本的缘故。 

(《今晚报》2016年4月7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