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欧阳健
欧阳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8,248
  • 关注人气:2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三国》学会封神记

(2011-01-10 08:00:47)
标签:

封神记

《三国》学会

杂谈

 

《三国》学会封神记

 

欧阳健

 

 

《封神演义》的核心事件是封神,可注意的是,诸神由凡人——姜子牙出面封的。在中国《三国演义》学会筹建中,我和其他几位同志,也一齐扮演了姜子牙的角色,回顾那“封神”的过程,很有些耐人寻味的东西。

 

 

 

 

1983415日至21日,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在成都召开建国以来首届《三国演义》学术讨论会,出席会议的有全国十七个省、市、自治区的学者120馀人。421日闭幕大会通过《倡议书》,倡议由四川(蜀)、河南(魏)、江苏(吴)三省社科院负责筹建中国《三国演义》学会。是年8月,四川省社会科学院致信河南、江苏省社会科学院,请他们在文学所负责人之外,指定一位同志具体负责筹备事宜,以便三家保持经常联系。旋得公函回复,河南的联系人为王钢(后改为杨海中),江苏的联系人为欧阳健,四川的联系人为沈伯俊。于是,由谭洛非、沈伯俊(四川)、胡世厚、杨海中(河南)、刘冬、欧阳健(江苏)组成了中国《三国演义》学会筹备组,成了《三国》学会第一批姜子牙。筹备组是第一届《三国演义》讨论会授权的,因而是合法的。

靠第一批姜子牙,能否完成筹建任务呢?答案是肯定的。

筹建的前提,是召开第二届研讨会,以宣布中国《三国演义》学会。河南的同志积极进行了筹备,可以确保在洛阳顺利召开

筹建的首要工作,是制订学会章程。那时还没有标准的章程模版,沈伯俊请我抄了中国红学会章程以为参考。在章程中添加的“凡从事《三国演义》研究、教学和应用的人员,均可为本会会员的这有别于其他学会的规定,也是我们几个人提出来的

筹建工作的另一重要任务,是酝酿理事会的人选。我抄了中国红学会理事会名单,以供参考。之后逐省对古代小说研究者进行排队,提出初步人选名单,注意与中国红学会的协调与平衡,最后发函原单位认可。

由我们这第一批姜子牙来封神,还可以保证一条:大家都不会把自己封为正神,不会染指会长的宝座。

 

 

 

 

后来,四川方面(主要是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谭洛非)提出增加北京、上海、湖北代表参加学会的筹备,理由是:北京、上海是文化中心,研究力量雄厚;湖北是荆州的代表,“三国+荆州”,方为完整。

这一邀请,事先未征得河南、江苏的同意。杨海中曾给我写信,说人多了,反而不好讨论问题;但河南、江苏也没有表示反对,事实上也无法反对。

从程序讲,这一增益是有问题的:

第一,不曾得到首届《三国演义》讨论会的授权。

第二,既可增加湖北,亦可增加其他与三国有关的省份,如山西、山东、安徽、河北、云南等。

第三,增加的代表,北京请的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上海请的是复旦大学,湖北请的是武汉师院,并没有一个恰当的说法。

四川方面,因工作需要,又增加了胡邦炜参加筹备便为:

 

 

四川:谭洛非、沈伯俊、胡邦炜

河南:胡世厚、杨海中

江苏;刘冬、欧阳健

湖北:李悔吾

北京:石昌渝

上海:陆树崙

 

 

于是,姜子牙由六人变为十人。

队伍的扩大,固然可收集思广益之效,但也带来新的问题——北京、上海,恰有两位可以充任正神的角色——刘世德与章培恒。这两位虽因事不曾到会,但他们的代表石昌渝、陆树崙都来了。这就派生了封神者与被封者同一的现象,导致了不公正的可能。

 

 

 

 

姜子牙中的多数,对所议问题事先并无定见,以为经过民主协商,准能找到最佳方案。不想,在会长人选上,就出了问题。

推举刘世德为会长,是石昌渝提出来的,理由是“上面规定须由中国社科院人士担任”。石昌渝是刘世德的学生与下级,由他出来说话,比刘世德自己说更好。胡邦炜也是刘世德的学生,对此自然是赞成的。谭洛非是地方社会科学院副院长,与中国社会科学院虽无隶属关系,工作上仰仗之处却是少不了的;况且为学会之事,又去中国社会科学院奔走多次,推举刘世德为会长,显然是经过他认同的。总之,此一方案是部分姜子牙策划好了的。

属于社会科学院系统的,还有江苏与河南两省的社科院。河南的态度不甚清楚,江苏的态度,从刘冬所说“只要不搞与学术无关的小动作,什么人都行,不过尽责而已”来看,应该说是有看法的。“搞与学术无关的小动作”,就是针对刘世德在施耐庵考察的不妥做法而发的;但为了“要造成一个很好的空气”,刘冬选择了“决不会在人选问题上发生争执”、任其自然的态度。

当时谁也没有想要问一下,即便“上面规定须由中国社科院人士担任”,但中国社科院有资格担任会长的人士,不止刘世德一个。文学研究所副所长邓绍基,副研究员;古代文学研究室主任范宁,研究员,都从事小说研究,学术地位都比刘世德高。石昌渝提刘世德为会长时,并未说明这是文学所领导的意见,还是他个人的意见。如果由第一批姜子牙来封神,结果尚不可料。

我在会上随机提出,可以章培恒为会长,只是为了反证“上面规定须由中国社科院人士担任”的说法不能成立——因为筹备中的《儒林外史》学会,就拟以章培恒为会长——,并不是非要推章培恒为会长不可。作为章培恒代表的陆树崙,又是谦谦君子,不会为此力争。封刘世德为会长,遂尔基本顺利地确定了。这一封神结果,乃是有人刻意谋划,其他人迷信民主程序的产物。

如若遵奉选贤与能,讲信修睦”宗旨,出以公心地把材料摆出来,仔细对比《三国演义》研究信息,就会查得198312月前,章培恒的相关成果有:

 

 

《〈三国志通俗演义〉排印本前言》/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4月

《关于罗贯中的生卒年——答周楞伽同志》/文学遗产1982年第3期

 

 

刘世德的相关成果有:

 

 

《谈〈三国志演义〉的正统观念问题》/文学研究集刊第3册1956年9月

 

 

从学术价值看,章培恒对《三国志通俗演义》的作者与成书年代有独到见解,可成一家之言,而刘世德谈正统观念,离纯正的学术甚远,经不住历史的检验。

再从个人身份看,章培恒19341月生,198012月晋升教授,在国内外声名鹊起,时为复旦大学中文系主任;刘世德193212月生,副研究员,时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古代文学研究室副主任。

试想,如果不过于看重“要造成一个很好的空气”,而是据理论辩,封神的决策就可能会是另外一种,《三国》学会的历史就要重写。

刘世德及其门人宣扬仿佛是他“缔造”了中国《三国演义》学会,这完全不是事实。不但第一、二届《三国演义》讨论会,刘世德没有出什么力,就是在学会成立后召开的第三届《三国演义》讨论会,也是在刘洛同志领导下,镇江的同志努力的结果,没有得到过刘世德的什么指导。他当上这会长,不过是摘了一颗成熟了的桃子。

 

                2011110  于春城

 

标签: 封神记 查看和 封神记 相关的微博  《三国》学会 查看和 《三国》学会 相关的微博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