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欧阳健
欧阳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8,248
  • 关注人气:2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于细微处见精神——《红迷剖析“红楼之谜”》撷英

(2010-12-20 06:41:31)
标签:

杜念兴

温庆新

红迷剖析

红楼之谜

杂谈

于细微处见精神

——《红迷剖析“红楼之谜”》撷英

 

 

 

《红楼梦》这块宝地,百年以来,无数人挥动铁锹、驱策耕牛、开着机器,不知翻掘了多少遍,什么事没有人考过?什么话没有人讲过?后来者想讲一句别人没讲过的话,都是绝对地不容易。——这就是红学!

近读杜念兴、温庆新新著红迷剖析“红楼之谜”,发现书中真有他人没有讲过的话,作者的着眼点虽细,却能以小见大,所谓于细微处见精神者也。

 

 

一、揭穿“泪尽而逝”的虚假

 

 

红学家都说:《红楼梦》原著只八十回,曹雪芹“泪尽而逝”,遂使其成了断尾巴蜻蜓。此书第3页写道:

 

 

第八十回“美香菱屈受贪夫棒 王道士胡诌妒妇方”,此时全书的悲剧高潮尚未到来。此回写的是:薛蟠娶了金桂后,家无宁日。金桂先是设计陷害香菱,逼走香菱后,又与宝蟾吵闹不休,活脱脱一幅“妒妇河东狮吼图”。继之,写宝玉去天齐庙许愿,与为“王一贴”的江湖老道闲聊,戏问他“有没有治女人妒病的方子”“王一贴”胡诌了一个疗妒的方子说是:“用极好的秋梨一个,冰糖二钱,陈皮一钱,水三碗,梨熟百度,每日一贴”宝玉道:“这也不值什么,只怕未必见效”“王一贴”道:“一剂不效,吃十剂;今日不效,明日再吃;今年不效,明年再吃,横竖这些都是顺肺开胃的,甜丝丝的,又止咳嗽,又好吃,吃过一百岁,人横竖都要死的,死了还妒什么?那时就见效了。”

看了这回,并无令人悲痛欲绝之感,却让我们对王道士胡诌的“疗妒汤”拍案叫绝。真是方!——对妒妇最好的办法就是:远离之、冷落之!曹雪芹的幽默和风趣,跃然纸上。可见作者写至此回时,心情颇佳,并无“泪”可滴,更泪尽而逝之理。红学诸公对此浅显道理,又何以又未能窥见?

 

 

按照红学家的说法,曹雪芹是一边写《红楼梦》,一边大流其泪。写到了八十回,由于太痛苦、太伤心,实在写不下去了,于是泪尽而逝”了。谁也没有想到,写到第八十回,作者的心态及精神极佳。这种情感投射如此鲜明而深刻,不知道为何众多的“红学家”仍执迷不返?

 

 

 

二、揭穿脂本原本”之伪

 

红学家都说:脂砚斋批本是《红楼梦》原本,程本是据脂本而来的。此书87页有《太虚幻境“六司”名称异文比勘》,谓:

 

 

在《红楼梦》中,作者对太虚幻境“六司”的构思,含有提纲挈领之意。但现存各版本,名称却各有不同。现就“程本系统”与“脂本系统”的原文,略作以下比较:

 

甲戌本:“惟见有处写的是痴情司、结怨司、朝啼司、夜哭司、春感司、秋悲司,看了因向仙姑道……” 

己卯本:“惟见有处写着的是痴情司、结怨司、朝啼司、夜怨司、春感司、秋悲司,看了因向仙姑道……”

庚辰本:“惟见有几处写的是痴情司、结怨司、朝啼司、夜怨司、春感司、秋悲司,看了因向仙姑道……“

有正本:“惟见有几处写着是痴情司、结怨司、朝啼司、夜怨司、春感司、秋悲司,看了因向仙姑道……” 

程甲本:“惟见几处写着的是痴情司、结怨司、朝啼司、暮哭司、春感司、秋悲司(朱笔旁添),看了因向仙姑道……”

 

这“六司”名称的主要区别,在“夜怨司”、“暮哭司”的异文上。“脂本系统”多为“夜怨司”;“程本系统”为“暮哭司”;其中,甲戌本则介于二者之间,为“夜哭司”。

“夜怨司”与“暮哭司”孰优孰劣,本来是难有确定标准的,但有正本的一条眉批却给我们提供了可资思考的线索。这条眉批是:

 

 

“朝啼”、“夜怨”、“春感”、“秋悲”四司列名,皆各有意义。今本改“夜怨”为“暮哭”。“哭”与“啼”合掌,不如原本远甚。

 

 

有正本的眉语,确知出于狄葆贤之手。狄葆贤说“‘哭’与‘啼’合掌”,为的是证明称“暮哭司”的程甲本,不如称“夜怨司”的“原本”(即被他妄改并标榜为“古本”的有正本)远甚。但他没有想到,改为“夜怨司”,便与第二个“结怨司”相重。“结怨司”之“怨”为名词,而“夜怨司”之“怨”为动词,构词与涵义皆不同。

程甲本作“暮哭司”。联系“春感司”与“秋悲司”相对仗,则与“朝啼司”相对的“暮哭司”是正确的,“夜怨司”则是狄葆贤标榜“古本”的产物。

能够证明这一点的,是甲戌本作“夜哭司”这个特例。

 

 

 

作者的特殊观察力体现在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甲戌本“夜哭司”之“哭”字,写得比较特别。它的上半原作“夗”,表明在抄手心目中,是准备写“怨”字的。但他忽然改变了主意,将“夗”上半描为两个“口”字,且在下半加了一个超大的“大”,构成了“哭”字。

请注意,上半左边“口”字,明显呈四十五度角倾斜;“大”字上部的一横,正好盖住了“夗”的左边一撇和右边的一折,使得“大”字下部的“人”字,显得特别长。那么,抄手为何写到一半时,要改为“哭”字?因为他突然发现,前面已有一“结怨司”,再写“夜怨司”,岂不与之相犯?因而煞住,改为“哭”字,变作不伦不类的“夜哭司”。

明白了这点,还能相信甲戌本是“海内最古的《石头记》抄本”吗?

 

 

 

 

我赞同曲沐先生称红迷剖析“红楼之谜”》是不寻常的组合,不寻常的见解。所谓“不寻常的组合”,是指两位作者的不寻常搭配:杜念兴先生已是八十八岁的老翁,温庆新先生则是二十三岁的小伙。杜念兴先生是自然科学久负盛名的专家,硕果累累;温庆新先生则是人文科学古典文学在读研究生,佼佼学子。他们的年龄差别如此之大,专业差别如此之大,却有着共同的兴趣和爱好,他们都是“红迷”,都有很高的学养,多年来关注《红楼梦》、研究《红楼梦》,切磋、讨论,心有灵犀,于是联手写作,撰成《红迷剖析“红楼之谜”》。他们“红迷”的眼光,“红迷”的角度,审视“红学”的方方面面,往往“比别人又是一种心肠”,既不同于“主流红学家”,也不同于“红学”其他各派,有自己独特的看法,这就是“不寻常的见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