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空谷幽兰fl
空谷幽兰fl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53,822
  • 关注人气:1,3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年夜惊魂

(2009-01-14 16:59:19)
标签:

逝去的青春年代

分类: 往事并不如烟

年夜惊魂

空谷幽兰fl

    也许真的老了,也许闲着没事,最近特别容易回想过去的事,一点点小的触动,就会勾起我的回忆。

儿子走前送我一本书:《不要惧怕》。这是一本感动千万心灵的美国生死书。是面对丧失和死亡的智慧书。书刚刚读了名家推荐、序和引言,正文还没开始读,却让我联想起,自己最初面对死亡的故事。

第一次接触死亡时,我的恐惧心理和表现已经不记得了,但有一件事,时隔三十年,我仍然记忆犹新。

那是我19岁那年的大年初一,我刚下科室时间不长,当时还是战士,因为过春节,科里很多人回家了。人手不够,我替护士值夜班特护(按规定战士是不可以单独值班的,更不该值特护,护理危重病人)。半夜时分,我护理的白血病患者去世了。处理尸体后,我和他爱人将他送往太平间。

那天,白天下了一天雪,夜里雪虽然停了,但因为天气很冷,最上边一层已经冻上了薄薄的冰,推车走在上面,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那时,医院地盘很大,院里有果园,有牛棚(自供牛奶) 、有狗房(医疗实验用)、有猪圈,甚至有一片麦田(冬天空着,荒草、杂土还堆着奇形怪状的垃圾)。太平间在医院的最后面,要经过这些地方才能到达。70年代医院里照明设备很差,基本没有路灯,好在那夜,月光很亮,加上刚下过雪,白晃晃的一片,还可看清路。我小心翼翼、战战兢兢地推着平车,生怕滑倒。

路过狗房时,狗被惊醒了,不知道里面有多少条狗“汪汪”齐叫,吓得我,不顾雪滑,推着车就跑(我对狗的恐惧另文叙述)。好不容易躲过狗房,又到了牛棚。牛也被惊动了,“哞哞” 地叫起来。吓得我一身汗还没下去,一身汗又起来。

好不容易来到太平间,可太平间黑漆漆一片,没人!墙上用墨笔写着,取钥匙到牛棚。得,只好掉头。到了牛棚,敲开饲养员的门,一打听,才知道,这年,全院都查蜂窝煤炉子的安全情况,单单忘了查太平间,结果,看太平间的老头,大年三十被煤气熏死了,临时没处找人,只好把钥匙放牛棚了。

拿到钥匙,回到太平间,打开门,一开灯,灯不亮,(看太平间的人都死了,灯坏了,自然也没人修了)只好打着手电,推车往里走,进门时,手电撞在了门框上,灭了(两手推车,右手还握着手电)。嘿!这叫倒霉。没办法硬着头皮,借着月光,找到冰柜,冰柜一共上、中、下三层,中间这层正好和平车一样高,可以比较轻松的将尸体放进去,于是我拉开抽屉,“怎么这么沉啊?”里面很黑,看不清,只好用手摸,“呀!里面有一具尸体。”我赶紧关上抽屉。这时我不敢轻举妄动了。定了定神,细想想,下面比上面的抽屉容易放进去,很可能里面也有人,我干脆放上面那层,千万别再受刺激了。于是,我小心的将上面的抽屉打开,掂掂,不沉!摸摸,没人!于是,我和死者的家属很吃力地抬起死者,放进抽屉里,抽屉关到一半时,突然一个热乎乎的东西“啪!”的一下打在我脑门上,吓我一生冷汗。定睛一看:是死者的一只胳膊撞在抽屉边上,掉下来了。当时我害怕的不是被死人打,而是:“怎么是热的?不会把活人放里面了吧?这可是天大的事啊!”吓得我又测脉搏、又试呼吸。“都没有啊!这是怎么回事?”我定了定神,再想想:哦!我明白了,死者去世前,体温高达40度,现在还没完全凉呢!心放下了。赶快把死者胳膊放进抽屉,关上抽屉、关上冰箱门、锁上门,拉起车就要走。整个过程我觉得连也就一分钟都不到。

突然,身后响起一声声嘶力竭的哭声,吓我一哆嗦。原来一直默不吭声,听我的安排,配合我工作的死者家属,坐在地上,大哭起来。我突然怒了,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大的劲,用右胳膊,一下子把她夹到车上(当时我1.5870多斤,她大概1.68,有160多斤),拉起车就跑。边跑便听见“滋钮扭、滋钮扭……”的声音跟着我。吓得我越跑越快。路过牛棚、狗房时,它们又叫了起来,而我这时听到它们的声音,觉得好亲切,好像找到了亲人、找到了支持。好不容易回到病房,我一松手,死者家属一下子从车上掉到地上,我也顾不得她了,赶快收拾好病房。换了衣服,交了班。

回到值班室,一下子瘫到了床上。这时我才发现,我的衣服都湿透了。这可是三九天,我穿着棉衣棉裤啊。我闭上眼睛,刚想迷糊,突然一个热热的东西打到我脑门上,睁眼一看什么都没有。再闭上眼睛,又被打醒。反反复复,吓得我不敢闭眼了。起身到冰箱,拿了块冰,放在脑门上,可还是不行,还是觉得热。折腾了半宿,一点没敢睡觉。胡思乱想一晚上也没想不明白,什么东西跟着我一路。第二天一早,我到病房门口一看,路上有两道深深的拉痕。哦!我明白了:死者家属只有大半个身子在车上,两条腿一直拖在冻了薄冰的雪地上,所以会发出可怕的声音。这个疑问解开了。可是,我脑门发热的症状一直持续了很长时间,按医学解释,我实际上是因为惊吓,引发了应激性心理障碍。好在那时我的医学知识不多,加上那个年代强调政治教育、强调责任心,忽略个人意志,否则,我没准真落下大病了。

今天,说起这些事,好像天方夜谭,又好像编故事。但这是真实地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没有一点演绎。因此我相信了:“无巧不成书”这句话。离奇的事碰到了一起,还碰巧都让我赶上了。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啊。

拉拉杂杂,说了这么多,书还没有看。我还是认真阅读《不要恐惧》吧。别辜负了儿子一片好意。读完之后,再和大家交流感想。

                                     2009114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又是生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又是生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