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鹰之
鹰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25,944
  • 关注人气:6,89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眼高手低?说明你进步了!

(2019-07-27 08:20:56)
分类: 鹰之论语
眼高手低?说明你进步了!
 
  严格意义上说,这世上不存在眼高手低的诗人,因为这等于说,他明知什么是好诗,他却在故意写不好的诗,这不是傻了吗?若是一个从不写诗的普通学者说他眼高手低倒有可能,因为人家没写,稍微懂点诗就比“零”高了。
 
  正常情况下,一个诗人的写作水准与他的眼光是相互吻合的,有人说不对,咱也知道沃尔科特、特朗斯特罗姆写得好,但是就写不出来,这不就是眼高手低吗?其实,这只是种自我暗示前提下的幻觉,你知道沃尔科特、特朗斯特罗姆写得好,并非就证明你的眼光高,因为这种感觉并不一定来自你的“味觉”,更大可能是来自你的嗅觉与听觉。你听到他们是国际著名诗人,听到别人说他们好,你就认为他们好了,这只是一篇现代版“日喻说”罢了,若在他们获诺奖之前,你见到他们作品,一眼就看出来高,那才证明你的眼光才叫真高呢。
 
  考察一个诗人的鉴赏眼光很简单,只需把你的作品和世界顶级诗人的相似作品(最好陌生化一点)放一起让他们看,究竟是否真高就一目了然了。这个办法也同样适用你自己,你也可以让诗友用这个办法来鉴定一下你自己的真实眼光。多年前,我就曾经用这个办法鉴定过某个大刊编辑,把自己几首短诗和里尔克的放一起让他看,他好心提出了很多建议,大致意思是说,“里尔克”目前的写作水准还达不到发表水准,继续努力吧。
 
  说了这么多,无非想告诉你一句话,会读诗比会写诗重要得多!你只有先读懂名家作品,让自己心中先有个好诗的大致标准,才谈得上写作,否则,你的写作只是一条没有航标的河流罢了。那么,究竟什么叫读懂?若仅仅是把字面的基本所指看明白了,那还不叫读懂,若真读懂了,你必须做到以下几点:其一,发掘出文本背后的深层寓意,其二,考证出每个细节的暗示效果,其三,在创作技法与思想上你汲取到了什么。比如特朗斯特罗姆这首诗:
 
  《风暴》
 
突然,漫游者在此遇上年迈的
高大的橡树———像一头石化的
长着巨角的麋鹿,面对九月大海
那墨绿的城堡
 
北方的风暴。正是楸树的果子
成熟的季节。在黑暗中醒着
能听见橡树上空的星宿
在厩中跺脚
 
  在“北方的风暴。正是楸树的果子”这句诗中,为什么是“北方”?南方不行吗?如果你注意不到“楸树”,你可能很容易就滑过去了,但是由于楸树只有在北方才不容易结果,经常十次结果九次空,才谈得上“抢子风暴”,换成“南方”,“风暴”一词便失去了支撑。这样,这首诗的线索便清楚了,漫游者(无所事事,找不到人生目标)——遇上年迈橡树(功败垂成者,望洋兴叹者),第一次觉醒。——遇上楸树“抢子风暴”,第二次觉醒,——听到星子跺脚,替楸树着急,第三次觉醒。
 
  再如,辛波斯卡这首诗:
 
  《未进行的喜马拉雅之旅》
 
 
啊,这些就是喜马拉雅了。
奔月的群峰。
永远静止的起跑
背对突然裂开的天空。
被刺穿的云漠。
向虚无的一击。
回声——白色的沉默,
寂静。
雪人,我们这儿有星期三,
ABC,面包
还有二乘二等于四,
还有雪融。
玫瑰是红的,紫罗兰是蓝的,
糖是甜的,你也是。
 
雪人,我们这儿有的
不全然是罪行。
雪人,并非每个字
都是死亡的判决。
 
我们继承希望——
领受遗忘的天赋。
你将看到我们如何在
废墟生养子女。
雪人,我们有莎士比亚。
雪人,我们演奏提琴。
雪人,在黄昏
我们点起灯。
那高处——既非月,亦非地球,
而且泪水会结冻。
噢雪人,半个月球人,
想想,想想,回来吧!
如是在四面雪崩的墙内
我呼唤雪人,
用力跺脚取暖,
在雪上
永恒的雪上。
 
  陈黎张芬龄译
 
  你从辛波斯卡诗中学到了什么?仅仅是这首诗的意思吗?那还远远不够!辛波斯卡诗歌最大特点是完成了深度意象与日常口语的绝妙融合,在我们国内口语与书面语吵得热火朝天时,人家把二者衔接的如此融洽相得益彰,跟人家比比,我们的“知识分子帮”与“民间帮”这两群活人,都让尿憋死了。
 
啊,这些就是喜马拉雅了。
奔月的群峰。
永远静止的起跑
背对突然裂开的天空。
被刺穿的云漠。
向虚无的一击。
回声——白色的沉默,
寂静。
 
  这不就是典型的深度意象吗?所谓深度意象就是以隐喻像为主,所谓意象派就是以明喻像为主。
 
雪人,我们这儿有星期三,
ABC,面包
还有二乘二等于四,
还有雪融。
玫瑰是红的,紫罗兰是蓝的,
糖是甜的,你也是。
 
  这不就是轻松活泼的日常用语吗?你叫它口语也未尝不可。
 
  说实话,读辛波斯卡比读沃尔科特、默温、特朗斯特罗姆震动还大,她的这种创作技巧正好印证了一个中国词——深入浅出,深入——深度意象,让精英去体味个中深意,浅出——轻松活泼的日常用语,让普通读者也能心领神会,不感到枯燥腻烦,没准是现代诗的未来大方向呢。(嘿嘿,俺也准备把它当成主导风格呢。)
 
  那么,怎么知道你读了名作见到效果了呢?很简单,你写不出来了,你受益越大,可能停顿的时间越长,毕竟你的写作水准离世界名家有着很长一段距离,你的潜意识要工作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把它们消化,但当你再次写作时,你已经上了一个台阶了。
 
  只不过,读名家作品可不能像你在网上一目十行那样的浏览,要以100遍为单位反复研读,否则跟没读一样,我就是以200遍为单位阅读的。
 
  最后推荐下阅读名单吧:
 
  泰戈尔,里尔克,波德莱尔,史蒂文斯,帕斯,叶芝,沃尔科特,特朗斯特罗姆,默温,布罗斯基,奥登,勃莱,希尼,希梅内斯,佩斯,马查多,塞弗尔特,里索斯,辛波斯卡,莎兰奥茨,格仁拜因。
 
  当然了,也不是所有名家都读,要是没把握消化的,尽量不读,不要听中国的翻译家忽悠,比如以下名家,不建议读:
 
  策兰    除了死亡赋格曲,基本泛善可陈,干瘪抽象,建议不读。
 
  博尔赫斯    跟他的小说不是一个层次,名大于实,建议不读。
 
  谷川俊太郎   只有泛指没特指,建议不读。
 
  阿多尼斯   每年都忽悠获诺奖,缺少真正的大家气度,建议不读。
 
  布考斯基   邪气太重,在美国也就相当于中国的垃圾派水准,建议不读。

《只有光是孤独的》——与于坚谈诗

《只有光是孤独的》
——与于坚谈诗

一切都融化掉了
只有光是孤独的
她干干净净从夜的熔炉里逃出来
摆脱千万里的羁绊找到你
就像贵族家的千金,顶着风刀霜剑
一下子扑倒在你平民的怀抱里
是的,你应该流泪
当一束光吻到你脸上的刹那
她就是你皮肤上最妖冶的异性

上帝说,要有光,世上便有了光
诗人说,要有爱,一首诗便发出了光
当你接到了一把灵感的钥匙
你的手心一定微微出汗,手指要有点抖
就像攥着一束光,就像
某个新上任总统,捧着他的黑匣子

隔着荧屏,那个叫于坚的诗人
发来了他“诗就是诗教”的证明文章
我说,我只欣赏你的厚道
他神秘一笑,"厚道才是我的自信
但  名气不是"
说着说着,他的眉毛,眼睛,胡子亮了
说着说着,他的光头也亮了起来
像突然激活了一只黑色的灯泡

《梦》

天是一盘磨子
地是一盘磨子
我在中间
不停地长刺


《牛的眼神》

每一头从鞭影中站起的老牛
目光都是慈祥的
甚至,当多余的一鞭落下的刹那
它好像还干笑了一下(也许是咳嗽),似乎
在轻微嗔怪挥鞭者的顽皮

当祖父扶着犁杖去远
我还愣在那里,我很奇怪
那头牛怎么一点也不知道生气
我们放养它,调教它,鞭打它
最后吃了它
这一切,所有的牛都知道
但,它们看我们的眼神都一样

它们中,肯定有暴躁者,温柔者
或中性
但,为什么它们的眼神都一样?
什么?它们是袁崇焕?
若真的是那样,可糟透了
那我们岂不都成了崇祯皇帝?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