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鹰之
鹰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18,934
  • 关注人气:6,8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写作就是对一种最高的美的向往

(2014-07-30 14:57:59)
标签:

佛学

诗论

鹰之

分类: 鹰之论语

《写作就是对一种最高的美的向往》

         ——对李明月几首禅诗的解析

 

   奥登说过,诗人就像穿着制服一样,马上就可以看出他的等级。王国维也在《人间词话》中说,词以境界为最上。有境界,则自成高格,自有名句。奥登所说的,“制服上的等级”跟王国维所言的“境界”是一回事,是一首诗精气神的集中体现。但在国际后现代风潮的冲击和影响下,最近三十年来,中国诗人为追求先锋、另类性,基本都放弃了中国诗承传几千年的“诗言志”,逐渐沉湎于“形而下的横向联系”之中,从诗歌内部洋溢出的那种向上的精气神感召力逐渐丧失殆尽。我们为此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先是读者对诗歌的漠然视之,导致了纸质刊物、网络载体双重的“读者死亡”,造成了诗人写诗诗人看的尴尬局面,继而又向“作者死亡”一路狂奔,尽管各种诗歌奖项层出不穷,但随着轰轰烈烈的颁奖场面结束,眨眼便化为乌有。由此我们可以看出,一个时代诗人偏激的诗观跟浩浩荡荡的文学史相比是多么的渺小,固守爱与美的阵地,固守一个永远向至真至善至美境界靠拢的方向是多么地重要!所幸,在种种喧嚣此起彼伏的背后,沉潜着一个个不显山不露水的安静写作者,他们如同被浪花踩进泥沙中的金星,在黑暗中惊静静地闪着光芒,但历史总会认领他们,女诗人李明月就是他们之中的一个。

    据说,大诗人博尔赫斯在读了老子的《道德经》之后,产生了“我一直身在中国”的错觉,并在纽约完成了一次名曰“中国诗人没有隐喻”的演讲,当然,他所说的“中国诗人”指的是近代诗人,而非古代诗人。那么,他所言的“中国诗人没有隐喻”中的“隐喻”究竟指的什么?当然不是隐喻这种修辞手法本身,而是一首诗的背景深处所暗暗潜伏的中国人的潜意识世界观,实际就是他从老子《道德经》里面读出来的“天人合一”,这如同西方诗人诗歌中的释迦牟尼、穆罕穆德、耶稣基督带给他们的神性一样,中国古代诗人一脉承传的“隐喻”就是“天人合一”。女诗人李明月就是在这个“隐喻”中修行几十年如一日地踽踽独行着,我们甚至能看到她一步一个脚印地潜行的痕迹。如她的诗歌《一条河流的心猿意马》中:”我跟随一条河流/身后的风景   一步步跟着我/这是个温暖的冬日/ 万物安好静然/我知你在万物之中/睁开眼睛    便是晴天/我知你闭着眼睛/亦知我    走进走远”,诗人的修行并不是孤立的,而是时刻有万物随行的,而且这种修行是一种全身心的投入,决不是虚妄的假设,被动地念经,而是用自己的心由内向外的点滴体察。再如她的《同一事物的根》中:走在秋天  要有足够的耐心/夏天的野蔷薇  它的刺更加坚硬  /我一次次被绊住  扎疼/春天   我常常在此/等待最早开放的花儿  /现在    这些事物于芸芸中   /用枝条拉住我的裤脚  /听到它们小声说:“再见。在李明月的眼中,大自然的一草一木也都是修行者,它们即是她的师长、道友,甚至也是监工或者榜样。在李明月看来,所有的修行都是向内的,都是在向一个内部的“圆心”靠拢,如她的《圆心》:“我蛰伏    在最初的时光断层  /用修炼的真空/还原词语的   纯度/妙有的    千江明月和万般风情/在阳光和溪水的潺潺中  /和满山的野花草木   一拨拨的/前来助阵的生灵    /建构    一个越来越大的圆心”。这个“圆”当然就是天人合一的“道”,人与万物手拉手在这个大圆圈中愉快地徜徉,中心当然是一堆篝火,那噼噼啪啪燃烧着的火苗当然是爱与真理。

   博尔赫斯还说过,一个诗人应该把所有的东西,甚至包括不幸,视为对他的馈赠。那么,这是不是说诗人经历磨难越多就越幸运呢?这样理解当然是机械的望文生义的,这些磨难与坎坷是否转化为财富取决于诗人痛定思痛后的感悟,如果能从每一次挫折中参悟出新的玄机与哲理,那它就是礼物,否则便只是灾难本身。李明月的修行之路当然是“采摘收获” 的喜悦中度过的,因为她是时时有所悟有所得的,这些诗便如同一枚枚“罗汉果”被她收入囊中。如她的《雪山在生长中》中:是我沉睡了千年 /事物里面的    那些我/已经不再争吵    她们/一团和气地看着我    /眨了一下眼的    瞬间     /得到了    日月精华。诗人的胃已经修炼成了一座熔炉,把世间最锋利的矛和最结实的盾都融化成钢水了,自然听不到争吵了。再如她的《火 海》:我抽出隐藏在事物中的/全部液体    以前 /我不能做到的     就像/从骨头里    逼出毒气/那些随之变化的/液态    与我拒绝的部分/随之晕染    “一定要有所保留……”/我表演    毫不保留的   姿态/张开自己    透明的背影    一些时刻/我迷失在液体的    轮回中    那晚/最后的一颗星星    诞生。在诗人身体的内部始终都运行着一把“手术刀”,对她进行适时地散邪祛蠹刮骨疗毒,那她的修行收获自然是从骨缝里结出的圣洁之果。再如《草木皆兵的秋天》中的句子:“索性    和秋天为伴/进入内在的行走   /突然看见    一个偌大的 /鸟巢    被事物的芒    /高高地     举上头顶 ” 《那个古老的诺言》中:当我和小盲鱼们光合的瞬间    /一颗酝酿了五千年的   古莲子/钻出了断层    三界内外    /莲子的清香    闻香果腹的生灵    /天上飞的    地上跑的和水中游的/一个个     神清气爽神情释然/当最后的那条小盲鱼    从对岸   /游来    那个古老的诺言/如鸟儿的翅膀/飞满了天空。这个“鸟巢”“ 古莲子”不就是作者证得的一枚偌大的罗汉果吗?再如《一颗星星用了我的名字》中:“我错了!那时我不懂……”/一个声音     从天空而降/如久远的钟声     又如敲罄/那四面的黑     在一朵彩霞中/渐变    “墙”    分明/是一座水上花园    一朵莲花/正在分娩    钟声/星星    徐徐开放:/“一颗星星用了你的名字”。面对那些磨折与坎坷,诗人并未怨天尤人,坦然深入其中,睁开了诗人的“天目” ,透过重重迷雾洞见了真实,“墙”原本就是“花园”,而“黑”中包含着星光的璀璨,分明就是一朵朵莲花。

   波德莱尔说过,诗的本质仅仅是人类对一种最高的美的向往,这种本质表现在热情之中,表现在对灵魂的占据之中,这种热情完全独立于激情,是一种心灵的迷醉,也完全独立于真实,是一种理性之光。何谓“理性之光”?当然是饱含着必然因果的希望之光,读者阅读它们如同感受一场真善美的洗礼,在心灵的震撼、跌宕中看见未来、希望、新生,李白、杜甫、白居易、张若虚都是这种理性之光的传播者,李明月当然也不能例外。如她的《从唐诗出离的女人》中:我从唐朝的一个春江花月中/从白居易的长诗里    从琵琶半遮面的/左侧逃离    在最初的源头/所有的词语都是宾客    每一位/宾客都是    事物的    主人/如斯的 /你和我们/千年之后     我依然相信/你还在…… 。对这些理性之光传播者的缅怀,便是波德莱尔所言的“对一种最高的美的向往”,他们就是李明月修行的模板,努力的方向。再如《大雪封山》中那个踏雪寻梅的人/从唐朝    一步步走到今天/穿着多年前的红衣裳/那边    孩子们在打雪仗/我堆雪人    一千多年了/我堆了很多雪人/那些雪人    行走在我的/鞍前马后    时隐时现/有时是一团团光/随着我的心情    变化冷暖/雪地上    一盏油灯/一个没有目的行者从此    我不再害怕夜晚。雪是什么?在常人眼中可能代表着磨难、坎坷,但李明月眼中却是最纯洁、最剔透、最完美的圣洁之光,在这种圣洁之光庇佑下,即便是茫茫黑夜,诗人也无所恐惧。毫无疑问,那个“最高的美”早晚也会跟她遇上,如她的《我的突然出现》:我终于看到了/满目青山    一袭幽谷/水面上布满了嫩绿的浮萍    我/又回来了    曾经胸怀广宇    曾经/肉身沉沦    我再一次/两袖清风    汇入这绝尘的一瞬/听到梵音袅袅    仙气冉冉/所遇的事物      再次/成为我的翅膀。这不便是东坡先生所言的,“羽化登仙”之境吗?再如《彼此》中:这个早晨      我看到/“人类已经不能阻止你了……”我深深地    被触动    就像/在一场     我与我的肉搏中    /刚刚接近海平线时  /看见    那半人半妖半兽   又  /兼有鱼形的人、物   /被潮水冲到沙滩   /它被安排    轮回的流程   /它的眼    依然    死不瞑目   /我跪地合十    祈祷    一滴泪/从“鱼”的眼角     慢慢流出/在彼此的泪光中   看见了/我的影像    随着那升高的太阳。令人不禁想起释迦牟尼战胜魔王终得大道的故事,在此诗人终于脱胎换骨战胜了心中的魔障,抵达了道成肉身的“无我之境”。

   相对于古代诗人和西方诗人,中国近代诗人的“短命现象”的确值得我们深思了,虽然封建社会“白首尚待召”的科举制度延续了他们“诗言志”的动能,但也不可否认,对儒、道、佛等等宗教的信仰也完善了他们的世界观,并且这种修行也自然成为了他们诗歌创作生涯的一部分,比如李白、王维、苏东坡莫不如是。假如“天人合一” 的意境是中国诗歌的传统,那么“人神合一”便是西方诗歌的传统,如《荷马史诗》、《神曲》等经典传世作品都留下了人神互动的美好痕迹,正是这种对神灵的敬畏与虔诚,支撑起了西方诗人始终向真善美靠拢的写作精神,因为上帝便是那个真善美的代言人。正如荣格所说:“无可否认,诗人的精神气质渗透了他的全部作品。”,在当今物欲横流的商品时代,一个诗人如果不能用自己高尚的人格去感染人,用一种锲而不舍的攀登精神去鼓舞人,用一种洞若观火的哲思去启发人,那么,这个时代还需要诗人与诗歌干什么呢?我相信,李明月会在这条道路上越走越远,因为她的诗歌和真、善、美、爱同在。

 

附李明月诗歌:http://blog.sina.com.cn/u/1553422380

http://blog.sina.com.cn/u/1509284703

 

《一条河流的心猿意马》

 

我跟随一条河流

身后的风景   一步步跟着我

这是个温暖的冬日    

万物安好静然

我知你在万物之中

睁开眼睛    便是晴天

我知你闭着眼睛

亦知我    走进走远

 

一个转弯    听到很大的响动  

看到    水花高扬四溅

哦   是一棵柳树    刚刚倒下   

横在了    河流的两岸

一只白鹭高叫   几只山雀惊飞    

一棵树的涅槃   我成了     

瞬间的证人    

 

莫非是我的到来     

让一棵树落水为桥   

你在水里水上   

山峰   树影与夕阳

我有些意马心猿   

……

一个暗示   一个呀呀学步者

脚下   是寒冷的河流 

行走的忐忑     三十年河西    

现在     一步步接近了河东   

依然是    看见的山水    

闭目    入静    

看见自己仍在那边    

东张西望    

 ……

一棵树连接的两岸

一次次独来独往

从惶然到安然  

独木桥上    我知道    

这是最后的一个回合了

归去来兮   之后是逆水

驻足   于河流的中央   

看见一棵光秃的树(从没有见过的)

高高在上    挂着一个

圆形的大鸟巢    

筛露出七彩天光    

突然    一种满足一种柔韧    

从水面    袅袅升腾   氤氲   

山岚   野马    空谷飞天

                  2014127    

     

《大雪封山》

 

一场雪    逆风回旋了十年

在这个早春    突然    

在一片六角形的旋转中

进入    白衣白甲的

千军万马    以顺应大地的形态

在事物之上开花结果

从一个峡谷的纵深地带    

集结着    更大的动静     

 

我    那个踏雪寻梅的人

从唐朝    一步步走到今天

穿着多年前的红衣裳

那边    孩子们在打雪仗

我堆雪人    一千多年了

我堆了很多雪人

那些雪人    行走在我的

鞍前马后    时隐时现

有时是一团团光

随着我的心情    变化冷暖

雪地上    一盏油灯

一个没有目的行者

从此    我不再害怕夜晚

这会来了很多人

他们    看中了我的雪人

 

一场雪   和我周旋了十年

或者更久远    哪年

什么都没留下的  

雪    当我转了一个大弯

我的心    渐渐变得淡然安然

当一场突如其来的    大雪封山    

八千里路    风花雪月   

延绵成我的    冰肌玉骨

玉宇仙境的一片茫茫

 

静    有声音来自四面

梵音    仙乐   那人还在弄箫

那人还在抚琴     把一弯碧水    

弹成    高原的满天风雪

枝头上的梅花气韵         

依然是    最初的平仄

     

这会儿    加入了什么    原来    

是一只蚕   正在咬断

层层的丝     雪    

在升起太阳中    钟声    

从地下一层层往上飘

2014218

 

《雪山在生长中》

 

那晚    我看到事物

在漫天的风雪中    

突然    一个优雅的转身

对我合了一下眼

眼前的开阔地

升起了一座山

 

我有些弄不清

是我从风雪中

一下子醒来   

或者    是我沉睡了千年 

事物里面的    那些我

已经不再争吵    她们

一团和气地看着我    

眨了一下眼的    瞬间     

得到了    日月精华

2014218

 

《雪一直在下着》

 

下雪了    从无到有

雪化了    从有到无

我把小米洒在地上

鸟儿吃了    飞走了    

好像一切不曾发生

当一场雪    融为内心的流动  

再从    我的骨髓和玄关中

妙化    一处处福地仙山——    

把过去   未来

还给    现在的   我们    

在一片白中    听见

花朵里面的    累累果实

在事物的深处

如鸟儿的裸音    

 

雪一直在下着

那个雪人    在时间之外

在风月无边的枝头

沾花一笑    青苔

从雪中探出头来

满山晕染的   和声   

雪    一直在化着   

            2014218

 

《青苔》

 

青苔延伸到空地的小径

又绿了几许    这些

贴近地表的植物

你在我中    我中有你

它们    连成了一座山

上山时     我尽量不踩着它们

当我接近    写诗的老地方    

感觉有一团淡蓝色的雾

被我分开    又马上合拢     

一些事物    贴近了

那种亲    我感受到   

等在这里的   一种亲情

周围的草木   山岩和花朵

各种小生灵们     我看书

它们就静默     我写诗

它们就跃然    一条小虫

钓着自身的丝     从头顶的樟树上

高高垂下    在我眼前随风飘动

我拉起一节枝条     把小虫

接引入诗     那另一处的时光入口    

我看到    诗歌和事物的青苔

从一朵花进入了一滴水——

一颗星    在我头顶之上的   九重天

停顿了001秒    之后

翩然    飞翔

2013911

 

《圆心》

 

当一个事物     要用

很多语言     来解析

本来    潜伏在身体里

的词语    便从头顶   坠落    

如盐如沙    一个个

藏在暗中的   锦囊   

一条河流的源头   都是    

我们的曾经    最初造字者

从事物的本质里   抽出枝条

生发与衰败   天生地养

现在   这些词    

被肆意地折腾    乱用……

说话间   一些人就离开了

很多词    面目全非地    

跟在人的后面

 

我蛰伏    在最初的时光断层   

用修炼的真空

还原词语的   纯度

妙有的    千江明月和万般风情

在阳光和溪水的潺潺中  

和满山的野花草木   一拨拨的

前来助阵的生灵    

建构    一个越来越大的圆心

                     20139   

 

《彼此》

 

这个早晨      我看到

“人类已经不能阻止你了……”

我深深地    被触动    就像

在一场     我与我的肉搏中     

刚刚接近海平线时    

看见    那半人半妖半兽   又   

兼有鱼形的人、物      

被潮水冲到沙滩    

它被安排    轮回的流程    

它的眼    依然    死不瞑目              

我跪地合十    祈祷    一滴泪

从“鱼”的眼角     慢慢流出

在彼此的泪光中   看见了

我的影像    随着那升高的太阳

                    2013830

 

《草木皆兵的秋天》

 

回到山野    已经是秋天

我曾在一滴清晨里

等着太阳和经过的生灵

现在    枯草淹没了小路    

当秋风     把种子带进

天空的碧蓝     满天白羽    

闪烁着银亮的    光影    

 

一只鹰    试图    把自己定在

种子的飞翔中    它不停地煽动           

一次次地    重复    

一个上午    都在这片山野

旁观      一个人

被野草淹没     片刻

又在光天化日中   显影    

深一脚      浅一脚地    

参与的因果     那些    

都准备妥当了     我?     

 

“嗖——”     挺大的动静    

一只小兽    从身边的草丛中 

突然窜出    我的心    一动     

退后    静止    一下子     

没了想法    那只鹰   依然  

 

编织的空    光与色的经纬

听见    草木皆兵    

芸芸    在一阵阵    

秋风的萧杀和凯旋中

收敛    归根    “咕咚”   

一声闷响    我一脚踩空    

索性    和秋天为伴

进入内在的行走        

突然看见    一个偌大的     

鸟巢     被事物的芒      

高高地     举上头顶     

2013916

 

《同一事物的根》

 

上午十点    风毛菊刚刚开放    

这时    小蜜蜂多了起来        

每一朵花都是它们    最后的食粮

经常在一朵花上    

聚集着不同的小虫     

  

走在秋天    要有足够的耐心

夏天的野蔷薇    它的刺更加坚硬    

我一次次被绊住    扎疼   

春天   我常常在此

等待最早开放的花儿    

现在    这些事物于芸芸中   

用枝条拉住我的裤脚    

听到它们小声说:“再见”  

我弯腰    小心分开枝条

一一摘去身上的芒刺:“再见”

成熟的草籽们说

  

空中    又传来了脚步声    它们

再次回到老地方——

一个无处不在的原点    

面对满山野果和枯草    我已经

不会伤感     当我走过

最后的黄色花丛     

在一片再见声中:

一个透明的存在    突然敞开

那些    散失四处的章节和枝叶

在一阵风中    集合   

壮大    积攒    我们和它们——

从四面八方的子夜    

汇入了    同一事物的根

            2013928

 

《我的虚实相生》

 

我一步步接近了

源头   当我弓下身子       

迈出左脚     就在     

我低头看望一条小鱼的空当儿

我发现     我的影子和我的脚

一起流淌在溪流中    这一虚一实   

一个存在的肉身    一个影子和一只脚      

姿态    保持   我看到

 

溪水旁的蒲棒     蒲棒上

落着一只蚂蚱     一株粉色野花

一只斑点蝴蝶     在顶部    翩然     

蓝天    白云     我的虚虚实实    

在小溪中潺潺     还有那些

我看不见的事物    听见它们说你好

不远的前方    是宽广的湖面

水的远方    一路汇合着

更大的场面     更多的事物 

在我的虚实相生中

相通    融合     壮大的山林     

气象万千以及变化多端

 

一种幸运    总在我感知的刹那

如约降临

         201383

 

《一颗星星用了我的名字》 

 

四面潜伏的黑   

走不出的“鬼打墙”

他们      那些人    或者

那些我    有着怎样的     

一世一世的宿怨

一生一生的冤情和亏欠

今夜    我是一个囊中之物  

就要被他们化整为零    已经

错过了忏悔时间

 

“我错了!那时我不懂……”

一个声音     从天空而降

如久远的钟声     又如敲罄

那四面的黑     在一朵彩霞中

渐变    “墙”    分明

是一座水上花园    一朵莲花

正在分娩    钟声

星星    徐徐开放:

 

“一颗星星用了你的名字”             

201383

         

《我的突然出现》

 

这次我突然出现

究竟多少年了

我从一朵盛开的梅花中

逃离    混进一只狐狸的体内

一棵老银杏成有了人形

在森林中寻找    旧时光

我隐身其中    成了神话里的

树妖或树精    一只

正在羽化的蝴蝶幼虫

结束了过程    成为

一只蝉虫    在黑暗的地下

再次闭关    又经过了多少次

沧海桑田    你的足音

敲响了这个春天    我终于

可以和冬眠的青蛙一起

一层层接近地面    又是

一次艰辛的金蝉脱壳    

你一声不响    当我终于看到了

满目青山    一袭幽谷

水面上布满了嫩绿的浮萍    

又回来了    曾经胸怀广宇    曾经

肉身沉沦    我再一次

两袖清风    汇入这绝尘的一瞬

听到梵音袅袅    仙气冉冉

所遇的事物      再次

成为我的翅膀

       201383

 

《从唐诗出离的女人》

 

我从唐朝的一个春江花月中

从白居易的长诗里    从琵琶半遮面的

左侧逃离    在最初的源头

所有的词语都是宾客    每一位

宾客都是    事物的    主人

如斯的     你和我们

千年之后     我依然相信

你还在     我千年寻觅中

你的变化多端     或者     

以一条鱼的样子     隐身在

狭长的石缝    深藏不露

演化着各种水的形状

从柔软到坚硬    

 

一只无弦的曲子    

在我的身体内部生长音符     

我知道你    正在

我的身体内部    孵化

一个鸟巢     栖息

在神经末梢花枝中间

小鸟儿已经出壳

正在约会森林里的鸟儿

它们    将在一个子夜

一起歌唱     我将会是

一棵树      静默地

站在内外相连的边缘

成为一个象征    那个

 

琵琶半掩面的女子

开始调音    流水声忽近忽远

细听     是一阙新韵:

 

水静揉万象,

月动舞千丹,

寻梦镜中镜,

得心天外天……

 

一只鸟婉转     更多的鸟声

一声鸟语    一阵星光    

千年之后     如约的子夜

说着我们曾经的语言

            20138    

 

《那个古老的诺言》

 

在山中     坐在哪里

都是山   我低头踱步

在小雨中欣赏   一只只小虫

被雨水打湿了翅膀    惊讶于

小虫子的色彩和形态   

悲悯……这些美丽的小生灵

它们是彼此之间的    食物链    

我此刻看它们    多么真望     

就像神灵    关照我一眼   突然     

我听见了鸟儿在吟诗

小虫子们唱童谣    那个闭目的猴子

在打腹稿    我感知了内容  

看见    一条地下河在潺潺流动中    

很多小盲鱼    闪烁着五彩缤纷的内脏    

……

当我和小盲鱼们光合的瞬间    

一颗酝酿了五千年的   古莲子

钻出了断层    三界内外    

莲子的清香    闻香果腹的生灵    

天上飞的    地上跑的和水中游的

一个个     神清气爽神情释然

当最后的那条小盲鱼    从对岸   

游来    那个古老的诺言

如鸟儿的翅膀

飞满了天空

     2013725   

 

《活 吞 

 

当我被一个词    活吞

才想起    最后的关头     

一条泥鳅    扎进了幽深   

当阳光    透过浓密的树叶    

把一条泥鳅    捏成    

一只鸟儿    鸟儿

在我的头顶     高叫

似乎准备“活吞”   身边的事物

包括    那个仍在写诗的人       

一条巨大的章鱼    接近了

比章鱼    更大的物件    

就在刚才的瞬间     被  

“活吞”了     感觉自己

是那条章鱼     又是被活吞的

事物    像是    荒郊野岭     

遇到了     和自己    

一模一样的人    我的心不洁

那人便有染    得寸进尺的    迷宫   

我们    都被这种模拟    诱惑了   

有些心疼对方     又想把对方

活吞     好在最后     想起了——        

从一条鱼回到一只鸟    演变的

万种    在一块石头的断层中    

 

“你不能再纵容了……”    

一箭双雕的    东西    

“必须适用的狠心……”

2013828

 

《火 海》    

 

我抽出隐藏在事物中的

全部液体    以前    

我不能做到的     就像

从骨头里    逼出毒气

那些随之变化的

液态    与我拒绝的部分

随之晕染    “一定要有所保留……”

我表演    毫不保留的   姿态

张开自己    透明的背影    一些时刻

我迷失在液体的    轮回中    那晚

最后的一颗星星    诞生

我的阵痛     成为

 

一颗流星的    刹那     

把我点燃    事物的

液体    在我的丹田中    冶炼     

熊熊火焰和惊涛拍岸    

多少光年了    我终于

当着你的面    把自己

全部地    交出来    

带着我的全部收获——

那满天的璀璨的星星  

                 201396

 

         

《空 地》

昨晚一阵雨   山中    起雾了

一丛丛    淡紫色的野菊花    

随意地    开在石阶两旁    

那处写诗的空地     似乎

有一团蓝灰色的雾    在山腰

渐深渐浓    定神

那团雾    慢慢转动    许多事物的

颜色    融合成    闪亮的白    

当一个生灵    带着纯美的内心

静静地    待在一个地方    

形成了一个场    从春到秋

那个蜘蛛    身上的花纹   

从嫩绿变成了多彩    

它的网    也越织越大     

水边的果子    已经泛红     

时间    用色彩表达    另一种

水声    就像    我的一首首诗歌

既是花朵    也是果实

在流逝和回归中     

接近了真空

            2013911

 

 

《雪一直在下着》

 

下雪了    从无到有

雪化了    从有到无

我把小米洒在地上

鸟儿吃了    飞走了    

好像一切不曾发生

当一场雪    融为内心的流动  

再从    我的骨髓和玄关中

妙化    一处处福地仙山——    

把过去   未来

还给现在的    我们    

在一片白中    听见

花朵里面的    累累果实

在事物的深处

如鸟儿的裸音    

 

雪一直在下着

那个雪人    在时间之外

在风月无边的枝头

沾花一笑    青苔

从雪中探出头来

满山晕染的   和声   

雪    一直在化着   

            2014218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