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鹰之
鹰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25,944
  • 关注人气:6,89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长诗,《缺席者》

(2012-01-16 13:05:58)
标签:

文化

分类: 经典长诗

《缺席者》

也许,“荒原”后不是上帝缺席了,而是发现上帝的艺术家们被缺席了,但他们仍在卧薪尝胆地爱着人类和大自然!
                                                                                 ——题记
艺术家手中的笔就是闪亮的银器
在另一战场,他们兢兢业业呵护人类灵魂的后防线
阻击着吸血鬼、狼人像潮水那样漫过沙滩
但大多数人类并不知道这件事
他们熟视无睹、我行我素、重复种下失误
再频繁去忏悔,在耶稣、释迦面前玩着猫哭耗子的游戏
他们愈来愈感觉身体的重要,却对精神的荒芜马马虎虎
他们把头发焗成红色、绿色、橙色,仿佛高扬的旗帜
他们的肩在宽背在厚,将军肚刚瘪下来又迅即弹起
她们的腿在长腰在细,乳房像两座城堡高高耸立
他们不知道,那些五颜六色的旗帜其实就是丛杂草
而旗帜下的头颅才是真正要守卫的城堡,那里面住着
动物们修炼千载却一直拥有不了的一个人子的魂灵
而两座高山下胸腔深处埋着的心房,才是另一座城堡
那里面藏着一颗植物们祈求万世想生却生不出的一颗玲珑心

 

艺术家并不是顺风耳,听不见千里之外的一声咳嗽
但这些黑暗深处的潜伏者,早已习惯
让身体携带一只耳朵入梦,而另一只则留在睡眠的入口窃听
他们听得见绿色植物的低语声,他们说,那些诅咒的声音很大
像绿色海潮拍击着海岸,地球都随着一起一伏。
但大多数人类管这叫做梦呓,依旧醉心于足球、马赛、斗牛、街舞
痴迷于互联网上的明星走光、官员艳遇。偶尔
也会对某处森林突然燃起一场大火发出一声叹息,但听说
是被一个气功大师发功所灭,随即又乐不可支啧啧称奇。
有人精确模拟了梵高的《向日葵》,把它当成另一幅绝笔
去拍卖,但拍卖会上冷冷清清,人人不屑一顾
他们不知道,那幅画的真正名字叫“田野的愤怒”
是梵高在一棵向日葵须发暴张的盛怒时刻恰巧捕捉了它
他没有捕捉到的还有小麦的愤怒、玉米的愤怒、高粱的愤怒
没头没脑的土豆地瓜也在地底下气爆肚皮。
有人从地底刨出太岁,把它的基因转借给蘑菇
想让一颗小蘑菇像一棵伞那样茁壮成长亭亭玉立
有人提取沙漠响尾蛇的基因赏给水稻,想让稻田旱涝保收闻声止渴
有人琢磨着让长颈鹿跟西红柿偷情,不用走下三楼就可随摘随吃
也有人考虑让猕猴真正爱上桃树,没准捉住偷吃蟠桃的孙行者……
昨夜,一条175岁高龄的大海鲢忽然跃上海滩自杀了
(据专家考证是沃尔科特在塞得罗斯发现的那条的孙子)
好心人拍完照把它送回海面,但它又一次次去而复返
并持续向一个实验室方向跳跃,最后结结实实溺毙在沙滩
无人知道,并不是甲醛、甲苯又一次拍打了我们“呼吸的海”①
而是一条鱼梦见它的子孙正跟一株老玉米交欢……
面对一场动物界对植物的公然强奸,上帝为何视而不见?
其实他也愁肠百结寝食难安,但实在腾不出手管这件事——
也许,他的双手正把着一个空调开关出汗,因为,
地球体温每升高1℃,一百万物种将神秘消失

 

艺术家并不是千里眼,看不见万里之外一个王后与庶民偷情
但这些人类梦境的最佳摹画者,早已适应了
两只眼睛的不同分工:一只眼睛盯着现实,另一只
盯着现实的背面,一只浮在现象中,另一只沉入趋势里
他们看见众神正和失踪动物们在一起,说他们正相互摩擦着颈部窃窃私语
但大多数人类并不相信这件事——
依旧沉浸于CPI、GDP,在股市、期市的波峰浪谷中载歌载舞
偶尔会对动物保护协会的裸体抗议者伸出一根拇指
转而又对美女的豹纹纹身、迷人的阴部虎头造型称赞不已。
有人拿特朗斯特罗姆的一首诗换上鹰之的名字去发表
遭到了主编鄙夷,认为这是泳装大赛穿旗袍般的不合时宜
另一人拿鹰之的一首诗换上艾略特的名字,却侥幸获得成功
他们不知道那首诗的名字不叫《荒原》而叫《绝地》
这既不是特朗斯特姆的失败也非鹰之的胜利
只是把两个互不买账的家伙强制杂交成一条虾虎鱼。
昨夜,又一头狮虎兽从动物园假山上跳下摔死了
据说是看见了广场上一头牛在给一只藏獒配种
聪明的人类,总是在为找到了造物主的第三只手而沾沾自喜——
他们让贵宾犬嫁给大麦町,想治好它的先天耳聋却染上癫痫
他们让拳师犬嫁给杜宾犬想治好血友病,却带来肿瘤
他们让黑背嫁给吉娃娃想治好它的胆小,却忘了小身材不适于侵略性
听说有人准备让兔子嫁给牧羊犬,让大象嫁给猪,让食物链琳琅满目
还有人准备让外星人与现任总统基因合并,产生全球最优秀的领袖人物
让木乃伊给女科学家受孕,说出2800年前巴比伦王国一笔宝藏的去处……
眼看着杂交物种肆虐横行、杂交人在暗处蠢蠢欲动,上帝为何没有行动?
其实他也百感交集焦头烂额,但实在腾不出手管这件事——
他正对场一泻千里的沙漠化做着步步为营地节制

 

艺术家并未长着哮天犬的鼻子,嗅不出天空中的火药味
但这些喜欢围绕蛛丝马迹寻本溯源的思考者,早已谙熟蜘蛛的捕虫术
让身体在一个中心点静止,让思想的快马八方奔驰
这些曾亲自数过千万枚雨点的人,早已从荷叶上水珠的异常判断出
雨从来就不是云彩下的,它们只是过滤网,破个洞就需要众神修补一星期
但大多数人类认为,这只是则天方夜谭的童话故事
他们只关注中微子、夸克、光子、等离子向强子、胶子时代进发
宇宙一号二号三号四号飞船登上月球、火星、天王星、海王星
偶尔会对天空落下的一阵美元雨、欧元雨、首饰雨发出惊呼
从不问人工降雨、降雪的炮弹,如何击落了一阵“雹子”。
他们无数次抬着罗丹的“思想者”周游列国巡回展出
从不想也保持那个右手托腮左手抚膝的姿势安安稳稳思考一小时
昨晚,又有人在步行街吵闹不休,直到警察将那个“小偷”带走
原来,又一个带透视镜的家伙,偷走了一大群女人的春光
他们不知道,漫天的人造卫星才是最大的透视镜
它们能成功透过大气层、臭氧层、树荫甚至楼房盖、泥土,看到
他们和第三个情人吵架、第五个情人接吻、第十八个女友隔着荧屏拍拖
他们在一个个透明的笼子里奢谈自由与人性,在核弹头支起的天平上
乐呵呵地分配着民主和平等。他们不知道,有人把世贸组织当作养殖场,
养肥一只杀一只,而农场主只一个,谁强大就是谁。
今天早上,又有一个C国携巨款潜逃者投入了M国的怀抱
笑嘻嘻的M国人不知道,他们正被一种贪婪、自私、懒惰的病毒侵蚀
就像携带贪欲病毒的犹大窜入人群,吸血鬼一个变成一群
再过N世纪,他们将不会做袜子、织手绢、自主生产尿不湿。
他们只关注让科技变得更科技,却不知那些过剩的垃圾也将越来越高级
他们只看见自家人工智能的发达鱼钩牵住了落后国资源的鼻子
却看不见一阵风就把一群大雁送到南极,一缕暖阳就让大地充满生机
更认不清太阳这颗最大的太阳能电池,还潜藏着1800万种秘密
而风的运输机才是真正的永动机,而最值钱的却是原始部落的纯净空气……
眼看着地球正变成垃圾星球,人类成为作践自己的刽子手,上帝为何不闻不问
他当然也心急火燎如坐针毡,但他实在是腾不出手管这件事——
他说,地球正在变成一个偏心球,需要时时扶正才不脱离轨迹

 

艺术家不是神学家、占卜者,他说不清上帝的笑貌音容
但每一只目盲的蝙蝠都看得见它的同类,每一个艺术家都能感应到另一个的存在
他们说,地球就是件妙手偶得的艺术品,创意它的是上帝
但世人行色太匆匆,对这个又臭又长的故事嗤之以鼻:
五百亿年前,上帝做了一个梦,梦见金木水火土巧化两条鱼
在交媾的电光石火间,忽然生成一个完美的蛋形体,从此,
假丑恶倏忽不见,真善美生生不息……
他先把撒旦、禺疆、魑魅魍魉们一起塞进一个笼子里,还不放心
又把笼子塞进一个急食便被噎住的蛋黄中,还不放心
又裹上个弹性十足张力无限的蛋清,还不放心
又用一个坚硬无比的蛋壳扣紧,还不放心
搬来山峦重重压在铁门上,还不放心
在锁头贴上众神的咒符,还不放心
又在铁门外灌满平息怒火的冰凉海水,还不放心
又在冰凉海水里放养下一群专守符咒的大块头鲸鱼,还不放心
借来霜借来雪借来风借来雨,一年四季把这个易发烫的球体沐浴,还不放心
借来月亮星的温情,太阳星的热烈,让它们日日夜夜来守护……
而今,蛋壳里的贵重金属早已转化成飞船引擎卫星羽翅
而柔韧的蛋清中早已布满核反应堆、钚试验基地
镇符用的山峦像被掏空的龋齿,看守的鲸鱼早已成了盘中之物
死火山在复活,那是炼狱的熊熊欲火直冲霄汉
黑色的石油滚滚涌出,那是地狱的黑衣使者传檄天宫
大海正在升温,磷光一点点消失,冰川在融化,冷静在一点点消失……
聪明的人类像一只大蜘蛛,终于把长长的鳌成功伸进地球的腹部。
昨晚又有两个采矿工在地下5000米处打赌,一个说,我们再挖500年
准能看见牛头马面,另一个说,准是和S国钻头来个头对头
而赌注则是一盘500年后的黄瓜拌猪耳……
 
艺术家手中的笔不是如意棒、火尖枪,抵挡不了航空母舰、无人机
叫停不住一辆失控动车、醉酒的宝马、奔驰,挡不住“钢琴手”②致命地一击
艺术家手中的笔不能替代显微镜、测谎仪,不能让三聚氰胺、瘦肉精、地沟油原形毕露
不能夺下村妇手中切腹的菜刀,唤回已上路的村长,阻止一个叫小悦悦③的孩子死两次
而他们仍旧以上帝的第三只耳朵、第三只眼睛自居,另一张嘴巴、另一只鼻子自诩
他们说,一根绷直的头发丝正深深勒进他们的肩胛骨,另一端
就系在趔趔趄趄的地球上,一方面他们要一丝不苟竭尽全力
另一方面,那根头发早已岌岌可危,每一次受力都充满断掉可能
但大多数人类并不相信这件事,这种“要命反差”在他们眼中若有若无
他们说,地球村时代就是“物时代”,只有磨尖牙齿方不错失良机……
啊,众神遁去之刻,人类吃掉地球这颗鸡蛋竟然这般容易——
只需,第一步敲碎蛋壳、第二步吸掉蛋清、第三步抠掉蛋黄
而毁灭500亿年的轮回程序,只需某个叫总统的人轻轻动下手指
那么,接下来呢,接下来呢?我们吃什么,争什么,又思考些什么......

 

注:
① “呼吸的海”,圣卢西亚诗人沃尔科特《大海鲢》中的句子。
②“钢琴手”,药家鑫,西安音乐学院大三的学生。2010年10月20日深夜,驾车撞人后怕其报案,又将伤者刺了八刀致其死亡,其辩护人称刺人八刀是长期弹钢琴的习惯性动作所致。
③小悦悦,2011年10月13日,2岁的小悦悦(本名王悦)在佛山南海黄岐广佛五金城相继被两车碾压,7分钟内,18名路人路过但都视而不见,最后因耽搁最佳治疗时间在医院不治身亡。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