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诗人鹰之
大诗人鹰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13,140
  • 关注人气:6,89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诗人,你耐痒吗?

(2007-09-18 14:56:27)
标签:

我记录

感动瞬间

知识/探索

分类: 鹰之论语

诗人,你耐痒吗?

 

    大作家苏轼说过,你可能耐贫寒,但能耐富贵吗?你可能耐忙碌,但耐得住清闲吗?你可能耐疼痛,但可以耐得住痒吗?如果你的写作就像鸟儿在天空飞行一样,就像鱼儿在水中游动一样,你虽奋尽余生却留不下翅膀与鳍挥动的痕迹,你是否还将继续进行这种默默无闻的“无用”旅行呢?当你已行进诗歌隧道的深处,却仍不知那神秘原点为何物,而名利的蚂蚁却不停的在你身上爬来爬去,你是否也会感觉到“痒”了?是否也把看到的一鳞半爪指认为诗的魂魄呢?

    自北岛领导的浩浩荡荡的朦胧诗时代结束以后,中国现代诗“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天时时代”结束了,毫无疑问目前世界上最无用、最难操作的手艺莫过于诗歌了。在当前即便能有超越北岛成就的诗人出现,恐怕也难有其当初“有口皆碑”的影响力了。虽然近三十年来先锋流派层出不穷,真正取得大众广泛认可的优秀诗人却不多,咱们用不到30年的时间就走完了西方近百年的先锋发展史,人家有达达咱有非非,人家有学院派与民间之争咱也有,人家有垮掉、下半身,咱也有莽汉、下半身、垃圾派,人家才后现代咱早就后后现代了......
咱真的需要这种“应有尽有”吗?我们是否到了需要认真反思自我的时候了?


     诗歌究竟应该是口语的还是书面语呢?当然都是都不是。诗歌形式或样式只是个器皿,关键装进去的是酒还是水,争来争去买椟还珠而已。
    诗歌有“零度”非“零度”写作吗?当然不分,诗歌本质是抒情,凡是情感都是有温度的。如果仅凭感觉可以写诗,不经世事的婴儿与傻子都可被称作诗人,因为他们的感觉更接近直觉,更敏锐更纯粹。
    诗歌有崇高崇低之别吗?当然不分,如果崇高崇低与诗歌有关,那么还将分出崇左、右、斜、前、后......如果非要与之归入一个方位,那就是人性的方向好了,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人性的就是向上的。
   诗歌还分上半身下半身吗?当然不分!既然人不能仅靠上半身或下半身活着,那么诗也一样,因为诗也是一种自然之物。
   诗歌需要为感动别人而存在吗?当然不需要。真正的艺术家都难避免身前寂寞身后热闹的局面,把诗歌定格于是否“感动别人”与否,就像把诗歌生命交于他人保管一样,尤其在读者无心关注诗歌的时候,诗歌更应该有自己的生命轨迹,诗人更应该守住贵族的阵地。
   诗歌非得需要有趣好玩吗?当然不一定,如果为了博得读者一笑我们就做个鬼脸的话,那么诗人和马戏团的小丑有何分别呢?
   诗歌有神性非神性之分吗?当然不分,灾难与坎坷永远是诗人的成长温床,如果我们把诗歌的那种不可言说性定格为“神授”,那么作为“诗人存在”本身所分泌部分将占百分之八十,所谓神授部分顶多只不过百分之二十,就当作神对你付出百分之八十的汗水所作奖励好了。否则,世上那么多的“大仙”、“神僧”、通灵者,怎么没见他们记录下一首神授的好诗呢.....

 

   那么,究竟什么样的诗才是好诗呢?
   古人云,它山之石以攻玉。首先从空间上来说,经过世界文学史大浪淘沙洗礼后还在闪光的作品必有其存在价值,其次从历史来说,三千多年(也许还要早得多)辉煌历史的古代汉诗也必有其存在的根据,那么西方文学所存留人间的最核心部分是什么呢?用海德格尔的一句话来说就是,“终极价值的追问能力”,也就是知识分子的使命感与担当精神,每一次历史重锤的锻打都将造就一大批西方文学巨匠的诞生。而几千年的格律诗留给我们的记忆又是什么?无非“意境”二字!,也就是“不可言说性”。再次,无论西方的还是东方的古代的还是现代的存留下来的都有一个共同点,诗歌是门艺术!是有难度的,不是可速成的,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写出好诗的,文字背后都潜藏着一神秘的世界。因此,综上所述我们不妨姑且把诗歌称之为“一门立体的艺术”,即,从西方拿来一个使命感与担当精神的“高”(中国古诗由于受到封建君主制度的制约,而使诗人写作沦为休闲化,是不具备这点的),从老祖宗唐诗宋词那里继承一个不可言说性的“宽”,外加一个对诗歌是门艺术的敬畏心,即:在表面的“高”和“宽”后面,还应有一个看不见的“高”和“宽”,也就是“厚”,由此我们不妨给好诗这样定义-------“一首好诗应该有高度,形成对当代终极价值的追问,一首好诗应该有宽度,以其独特的命名方式形成一个博大的不可言说性的空间,一首好诗应该有厚度,在文字背后留给读者一个沉甸甸的收获。”


   如果“先锋”的功用不能推动中国诗歌的进步,而只能令作俑者个人身上多了一层神秘光环,那我们就默默无闻的做一名后卫吧,如果近三十年来浩浩荡荡的“指认运动”仅仅是一场盲人摸象或画地为牢式游戏,那么我们就充当一回旁观者好了,毕竟有唐诗宋词、有西方译诗这两头大象做我们的参照,我们姑且对那些摸着象腿的“柱子论”、摸着象鼻的“胶皮管子论”,摸着象腹的“大墙论”一笑置之吧,再忍一忍痒劲就过去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一组照片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一组照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