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智新
王智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25,380
  • 关注人气:16,6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那个抛弃了你的浪子,其实亦不过是个神经病人而已

(2016-02-22 20:00:16)
标签:

杂谈

那个抛弃了你的浪子,其实亦不过是个神经病人而已

——评《我们时代的神经症人格
那个抛弃了你的浪子,其实亦不过是个神经病人而已
水木丁
第一部分,我自己

2006年在杭州,读一本关于文学理论的书,顺藤摸瓜的知道了卡伦·霍妮这个人,后来在博库书店看到的时候,就毫不犹豫的将她的三本书一起买了下来,回家以后读的第一本是《自我分析》,在那之后,整整隔了两年,才读她的第二本书《我们这个时代的神经症人格》,不是因为不好看或者自己太懒的缘故,而是因为,她的书,出来出去,国内一共就这么三本,读了一本就少一本,实在是舍不得的缘故。我不做学问,读的学术书籍不多,但是零零散散,杂七杂八的也有一些,很多学者,充满尊敬的看了,但是看过了也就看过了,看过了之后,也只是充满尊敬的忘了。唯独有两个人,却是我心中的大爱,一个是身为学者,却充满了诗人气息的列维·施特劳斯,另一个就是卡伦·霍妮。我清楚的记得,读完《自我分析》的最后那一刻,南方的冬夜异常的湿冷,我披着棉袄,缩手缩脚的躲在棉被里读卡伦霍妮,我的心和那冰冷的冬夜一样冷,如何也暖不过来,当看到霍妮在书的最后一夜,引用的那句浮士德的名句的时候,我的眼泪忍不住掉了下来。

这实在是有点荒唐,不是吗?读一本学术论著也能流泪,这个世界上不知道还有没有人像我这样莫名其妙,但是,我的确在这本书里,读到爱,读到关怀和悲悯的情怀,虽然没有任何文学描写煽情的语句,你却依然可以看到一个人的内心,她放自己底到无,只是伸出手,平静的,温和的引领着我走出茫茫的黑夜。让我勇敢的面对我自己,学会去懂得体谅他人,拾起温柔,放下敌意,让我觉得,在有生之年达到光明之境,也许并不是一种奢望。

第二部分 卡伦·霍妮

1885年,霍妮出生于德国汉堡附近的一个小村子里,和她的祖师爷,一生平顺的弗洛伊德相比,她在病患的眼中更像一个人,而不是一个神。作为一个普通的非专业人士,我一向很尊敬弗洛伊德,他在心理学界的贡献和泰斗地位当然是不可否认的。但是我不得不说,我一点也不喜欢他。有时候看到男人搬出弗洛伊德那一套来分析我,我会忍不住打断对方,对不起,让您失望了,不过我的确不崇拜您的阴茎。我有时候甚至怀疑,很多人对弗洛伊德的感情大概是怕远远的多于敬和爱,因为弗洛伊德的门徒众多,势力强大,我一个普通读者也不过是从个人感情上说不喜欢而已,但要像霍妮这样,身为佛氏门徒,最终却义无反顾的走上离经叛道这条路的专业人士,当年她一步步走到后来,内心不知道要经过怎样的挣扎,克服怎样的恐惧。
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勇气吧,一个弱女子,小时候是个丑姑娘,曾经学会自己对自己说“如果我不能漂亮,我将使我聪明。”的女孩,一个经历过受歧视的童年,不幸福的婚姻,多年抑郁症的女人,一个曾经把船漂到海中央,试图自杀的女人,一个带着三个孩子的孤独的单身妈妈,当她不惜冒着和整个纽约的精神医学界决裂的代价,对着世界大声的说,弗洛伊德是有失偏颇的。并且举出种种的证明的时候,我对她的敬佩,无以言表。
那不是一个人人都靠吸引眼球搏出位的年代,她这样做的代价是,曾经当人过芝加哥精神分析研究所副所长的霍妮,在她44岁,前途一片光明的时候,被她在纽约精神分析研究所的同事,集体投票做出决议,剥夺了她职业精神分析师的资格,因为她坚持认为,人们可以在精神分析师的帮助下,通过自我分析得到矫治,而在此之前,弗洛伊德学派则认为病患是没有能力自省和自救的。别人只要做到授人以鱼,她却一定要授人以渔,她一心只想着帮助人,却不顾及这样一来,虽然病患的经济负担是大大的减轻了,但是精神分析行业的利益却严重的受到了威胁。
也许,只有那些真正在黑暗中睁大了双眼的人,才懂得什么是绝望和恐惧的滋味吧,读霍妮的书,你会发现,我们内心的焦灼和纠结,和多少个世纪前的人们的内心并无二致,她是死过的人,又活过来,才能够放下那些名利的角逐,对不完美,甚至也不可爱的我们如此的懂得,如此的爱。1952,霍妮逝世,她的自我分析的理论到现在都为正统的精神分析学界所鄙夷,未能实践。

第三部分 那个抛弃了你的浪子,其实亦不过是个神经病人而已

这一部分,是我摘抄《我们这个时代的神经症人格》里的一部分,标题是我自己加上去的。霍妮的书,虽然行文朴实易懂,但是依然是学术书籍,其中的理论,和弗洛伊德的理论的对比,不是三言两语能概括的,于是只是在这里节选片段。读霍妮的书,常常让我的反映不是感慨,不是流泪或者兴奋,而是,无言。这个世界上人,包括我们自己,我们以为我们都知道,其实有时候我们并不知道。是否要勇敢而坦然的承认我们的无知并且继续的探索,取决于每个人的内心。当我们学会沉默,真正开始以平静之心开始懂得的时候,才是对自我的解脱和对他人宽恕的时刻。

1、在满足自己对爱的饥渴时,神经症者还会遇到一种基本障碍。尽管他可能成功地获得——哪怕是暂时地获得——他所需要的爱,但他却并不能真正接受这种爱。我们本期望看到他接受和欢迎任何给予他的爱,就像久渴思饮的人那样急不可耐。事实上,这种情形虽然也发生了,但却仅仅是暂时的。每一位医生都知道,和蔼亲切,关心体谅患者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即使任何治疗都没有进行,只不过对患者作了一番关心和认真的检查,一切生理症状和心理症状也有可能突然消失。当一个人知道自己被人爱的时候,他所患的情景神经症状即使十分严重,也有可能完全痊愈。即使患者患的是性格神经症,这种关心——不管它究竟是爱,是一种兴趣,还是一种医生的关怀——都足以减轻焦虑,并从而改善患者的状况。

任何形式的爱,都可能给神经症患者一种肤浅而表面的安全感,或甚至是一种幸福感。然而在内心深处,他却不相信它,对它表示怀疑和恐惧。他不相信这种爱,因为他固执的相信没有任何人可能爱他。这种不被爱的感觉,往往是一种自觉的有意识的信念,它不因任何事实上相反的经验而动摇。的确,它可能因为被视为天经地义,理所当然而根本不反映在人的意识里;但即使它模糊不清,它也仍然像它经常被自觉意识到时那样,是一种坚不可摧,毫不动摇的信念。同样,它也可以隐藏在一种“满不在乎”的态度下,表现为一种玩世不恭的傲慢,这样它就很可能令人难以发现。这种不被人爱的信念,极其类似那种不能够去爱的状态;事实上,它正是对那种不能去爱的状态的自觉的反映。显然,一个能够真正喜爱他人的人,自然会毫不怀疑地相信他人也会喜爱自己。
2、对这种人的爱不仅可能遭到怀疑,而且还可能激发正面的焦虑。这就仿佛是:屈服于一种爱即意味着陷入罗网不能自拔;……神经症患者在开始意识到有人正给他真正的爱时,往往可能产生极大的恐惧感。
3、最后,爱的证实还可能产生对失去自主性的恐惧。正如我们即将看见的那样,情感上的依赖,对任何没有他人的爱即无法活下去的人来说,都会成为一种现实的危险,所以,这种人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地避免他自己的任何正面的情感反映,因为这种反映会立刻导致失去自主性的危险。为了避免这种危险,他必须蒙蔽自己,不让自己意识到他人确实是善意的和友好的;他会想法设法地消除一切爱的证据……
4、因此,我们可能很难发现,在所有那些古怪的虚荣、自负、要求和敌意后面,有一个正在受苦的人。他感到自己已被永远排除在一切使生活值得一过的欢乐和享受之外;他意识到即使他得到了他希望得到的一切,也不可能真正享受它。……一个像这样完全被关在幸福大门之外,不可能获得任何快乐的人,他要是不对那不属于他的世界充满仇恨,那他倒真成了名副其实的天使了。

四、结尾

不屈不挠追求的人
就不是不可救赎的
                        ——卡伦·霍妮摘自《浮士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