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废话杨黎
废话杨黎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81,133
  • 关注人气:1,4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明天我们走5.7道路

(2011-05-06 12:54:02)
标签:

杂谈

《话说橡皮》

其实我至今没有读过格里耶的《橡皮》,这对于许多写诗的人几乎是一个很震惊的秘密,而对于我和我的一些朋友它完全就是一个花子。只是这花子不是我有意要这样掸的,而是不知不觉就被这样掸起来了。那是为什么?我真的还想不起。

我知道阿兰.罗布-格里耶先生确实很早,那差不多是1980年的冬天了。我的同学去了四川大学图书馆工作,我让他给我找几本书看。那是当时的风气,任何事情都讲究特权,而阅读是许多特权中的一种特权。作为大学图书馆的工作人员,他为我提供了几本外面根本不可能看见的白皮书。这样的书在其封底的下面,一般印着“内部资料”四个小字。格里耶的《窥视者》就是其中一本。也是我唯一记得的一本。

我在很多地方描述了这本小说对我的影响,对于一个正在等待开始的文学天才,这本书适时地出现在我的阅读里面。这当然是我的幸福。然而,阿兰.罗布-格里耶对我真正的影响,其实是在之后。当他的关于新小说的理论在中国的杂志上发表后,我真正成了他的学生。在我的写作由拒绝比喻发展为取消修辞的过程中,怎么可与格里耶的反人道主义文学观分离呢?什么是山脚?什么是山腰?那不就是把这个世界拟人化吗?对于一个即将20的文学青年,我认为我仿佛明白了许多道理。

当然我对格里耶是有遗憾的,它源于我第一次看见他的照片。那完全和我的想象不吻合,清瘦的脸庞和浓密的人字胡,让我没有看见天才的光芒。我承认,这个萝卜是到了晚年才越长越像那么回事。

我今天突然想起说这个事情,是因为今天是橡皮先锋文学网站关闭7周年的纪念日。7年前的今天(也许是昨天或前天),我和橡皮的几个朋友在一家出版机构工作,不知道是啥子原因,我就对张羞说把橡皮关了吧。后来我发现几个朋友很不情愿,他们甚至在私下里埋怨我。但是今天看,它却是关得有意义。这个网站被关闭了,这个界限以及被他人确定的界限也就随之被取消了。而作为一种写作(橡皮写作或废话写作)它依然在,那些围绕在这个网站写作的人也依然在(当然也走了很多,因为网站的确不在了),那些留下的人,几经转折,还在写、彼此友情还在(这很好,感谢诗歌)。

所以我最后必须申明,橡皮网站的建立和阿兰.罗布-格里耶没有关系。它最早是因为我和王镜要办一家酒吧,想了许多名字均不满意。当时我们在成都的一路边喝酒,王镜指着路边的橡皮树说,那就叫橡皮树吧。我说好啊,就叫橡皮。后来办网站,一开始的主要人员竖和乌青均住在橡皮酒吧,我们也天天泡在橡皮,网站自然就叫了橡皮。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