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心眼的高晓松 你可得挺住啊

(2006-03-24 19:00:59)
分类: 想说就说
  “韩白门”事件已经发生差不多1个月了,因为事件主角之一的白晔经受了某些“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黯然告别了“历史”舞台,归隐了,起源的时间也“死无对证”。随他之后出现了陆氏父子,真是“上阵父子兵”,给了个上联;今天又跳出个高晓松,可谓“打仗亲兄弟”,对了个下联,我估计着等这“官司”结了,再有个横批“一地鸡毛”就完美了。说实在的你们这些人啊,都一把年纪了,不要显得那么小心眼。自古以来,中国绝大一部分男人的通病就是小心眼,而小心眼恰恰是男人最忌讳的一个弱点之一。包括之前的陈凯歌(见http://blog.sina.com.cn/u/477d2976010002nu),通通都是小心眼,也不知道你们这些各行各业的“大师”都怎么当的,竟然全是和“小孩”过不去。再把话说回来,你们这些小心眼的行为又通通表现了你们心虚的一面。你们无非就是像炒做嘛,对不对?!大师们随便放个屁都能被炒做成“一屁恒久远,味道永流传”。其实这现在这个全民集体浮躁的社会大环境下,炒做的本身是无可厚非的,就好象我现在正在做的事情也是炒做一样,但要是为了炒做而炒做或者因为某种意义上的嫉妒而炒做的话,就显得太低级、太小儿科了吧!
 
  先抛开韩寒同学语言上的“问题”不谈,在我看你们几位大师的目的是达到了(也许在你们看要等官司败诉目的才能达到)。因为通过“韩白门”事件,我算是认识了几位大师,名字也记住了。回去看看清楚自己BLOG上事件前后的那相差好几个0的点击率吧,然后一边骂“韩寒,妈的跟你丫的死嗑”一边暗爽吧,这是你们的“第2春”,假如你们已经“春”过一次了。包括高晓松在内,我曾经恍惚知道一些你的校园作品,也天真的幻想过你的样子,一定是戴着眼镜抱着吉他然后一头长发,直到今天我才看清楚你的正脸,*&^%$#@!~(假如你有时间也欢迎来告我,理由是我在这里“引用”了一堆你看不懂的字符来评价你的长相),其他人请原谅我是个先敬罗衣,后敬人的人吧(不原谅的可以和高晓松一起组团来告我)。说到底,无论褒贬,你们自己炒做自己的目的算是达到了,知名度也随之来到一个新的高度,同时在这场战斗中充分的体现了父子、兄弟、夫妻间真挚美好的感情,简直就是人世间最美丽、最感动的事情,可喜可贺,可歌可泣。另外很显然,韩寒也是在炒做,但一个是锦上添花,一个是枯木逢春,性质一样,结果不同。你们可能以为“自炒”和自慰一样呢,都很爽,其实前者付出的50%的失败率,是不一定能爽成的;而后者无论快慢都是要射的,一定会爽的。
 
  白晔的问题已经暴露的差不多了,连BLOG都给“暴露光了”,简称“被暴光”了,也没什么好说的。丫一虚伪的小人。
 
  解玺璋太冲动了,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耍起最让我看不上的家长作风了呢?当爹的就可以动不动大嘴巴抽别人啊,是自己儿子又怎么样,别以为是你精子弄出来的小人儿就不享受宪法待遇了。再说正人先正己,自己一挨骂了老婆就跑出来跟人家“对骂”,这事都管不好呢,怎么能教训起人家老子呢?!你说是这理儿不,想炒做自己可以自己抽自己嘛!在BLOG上发个视频“自抽引发的炒做”,或者联合你老婆一起再发一个“互抽引发的炒做2”,一样能红,还有续集呢!
 
  陆天明被某些人或者某些事拖下水了。这么大年龄了,还“仍然要自己静静的看着”(陆天明语,见http://blog.sina.com.cn/u/46d54ecd010002jq)被几百人骂娘,真可怜。说到这里,我忍不住说一下“韩迷”的问题。某些“韩迷”在毫无见解的情况下,只会用粗口来侮辱别人,这点任何人都不能接受,也绝无正义可言,尤其还发生在老人和老娘(老人的娘)身上。喜欢韩寒,支持韩寒,这都没错,但要学会韩寒那种骂人不带脏字的本领,这样“骂”人才不会被人删,才会有人看,说不定什么时候“骂”的太“干净”了,也能为自己增加个点击率什么的呢。明是人家理亏的事,以理就可以服人的事,何必骂人家娘,跟他讲道理嘛。
 
  陆川挺自己的爹的这个动机没错,换做我、换做大家恐怕也得这么做吧。但你唯一站得住脚的地方就是你爹被人骂了这一点上,要始终围绕这一观点展开论述,懂吗?亏你还是个导演呢,没上过初中吗?没学过写文章要有中心思想吗?要围绕着中心思想讲道理、摆事实、举例子吗?你看看你那篇文字都在讲什么(可惜我没看到带粗口的原文,被陆川修改后见http://blog.sina.com.cn/u/539a02320100030m)?什么文革四旧,什么红卫兵,什么即得利益,什么体制压抑(真压韵)……说这些有什么用啊???依照你的文字能力与韩寒同学有比吗?你这么说话这么写字无异于“潘长江想吻郑海霞”,跟本够不着嘴嘛!只会让韩寒“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嘛!这么长时间了还没看出来韩寒在骂人的时候还能让人发笑的绝招吗?金庸早就将这招传给“慕容博”了嘛---斗转星移(没看明白的回去面壁顺便看看《天龙八部》)嘛!所以我说你动机是对的,但方法是大错特错的。让我帮你认识下自己吧,第一你的文章全文就一句话说对了“父亲犯了不审时的问题,维护了在中国这个社会中比较虚妄的精神理念,为了一个坦白来说我认为没有必要去维护的人”。第二,我要是你,父亲的娘,就是你奶奶都要被人操了,我就什么都不写,只骂一句“谁想操我奶奶,我就操他奶奶的奶奶”(这个话双方都只能是说说,不能采取行动,否则第2天势必见报“本市接连几天发生数起百年老尸被盗事件,在警方追回的尸体上发现仍有成活的精子,现号召全国著名考古学家研究这一离奇奸尸案”)。
 
  高晓松可能长期沉迷于编曲事业,对中文的理解能力甚差,才导致能为了什么所谓的兄弟情搞出个官司来。见高晓松的BLOG上明确写着这么一段话“新歌《彼得堡遗书》试听,歌词见“我的诗歌”。最近有不少可笑媒体叫嚷此歌有抄袭“Gotan”之嫌,可笑有二:一是我从第一天把歌发到博上就明确署名“编曲:Gotan,吴孟奇”,我不是抄袭,而是直接用的原曲!二是原曲并无旋律,现有词曲都是我写的,我用的原版录音做底,如果原版有词曲,我怎么能抹得去呀?难道和法文叠着唱不成?这点事长眼睛耳朵认识字就能明白,还需要“专家鉴定”?”(见http://blog.sina.com.cn/m/gaoxiaosong)这个与你要告的人的做法有什么不同请你指正。《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规定“未经著作权人许可,不得复制,发行,表演,放映,广播,汇编,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其作品”,而你所谓的韩寒“引用”你的《青春无悔》歌词中的“引用”和法律中的“复制,发行……”任何一个都不一样吧?!引用这种修辞方法,我们初中就学过,并且一直用到现在,注明出处的引用是不涉及剽窃和抄袭的。韩寒这个叫引用,郭敬明和花儿那个叫剽窃。所以律师函中的“引用”哪有一点是违法行为呢?要照你所说的“引用”既是犯罪的话,初、高中的老师们第一个就全得被告,然后恐怕包括你自己在内都要收到律师函了吧!另外你所谓的起诉原因和理由分明就是小孩子任性嘛!拜托你多大了?三十多的人了还玩过家家吗?真害羞哦!我可以理解你这种叫痞子行为吗?我记得我在念初中、高中的时候也有这样的经历,一遇到打架打不过了,就找来各路“小混混”一起操之,你身为“大师”和我儿时的小混混有什么区别?这个“打架叫人”的手段我们都用过,但用的时候要有年龄做庇护,否则会让人瞧不起的,尤其是比你小很多的人,比如我。
 
  一场浩大的无谓的讨论都围绕着一个目的“炒做”展开。众人使出浑身解数大炒特炒,而且在炒做中充分体现了达尔文主义“优胜劣汰”的原则,炒不动自己的就被自己炒下台了,比如说白晔,实在是理亏了,没话好说了,所以连自己那么著名的“文学评论家”的帽子都不要了,灰溜溜的关门。堂堂评论家被人评论回家了,贻笑大方。其他几个操喊着出来帮忙的非死即伤,不但自己被骂,连自己的娘的娘都不能幸免,你们这是何苦呢,明明就是理亏,让白晔自生自灭好了,趟的哪门子混水呢?自己不是毛爷爷,搬出红卫兵也没用。况且搬出来的还只是个同样过气了的高晓松,过气的高晓松一点也不过时,上来就是一封律师函,律师大概被其气势震慑,连“引用”是什么意思都没搞清楚也跟着操上了。另外也看出你们的文字功底简直和韩寒没比,哎,只有等着瞧吧,看看官司什么结果,结果出来了这场“韩白门”也就结束了,该香的继续香,臭的就更臭了。因为就像你自己说的“这个社会已经斯文扫地了”。
 
  那些没观点只会骂人的某些“韩迷”们,还是那句话,要学会怎么骂人不带脏字,光骂娘不能解决问题,还容易被人删。
 
  韩寒好好赛车,这才是正业,所谓是非大家都看得很清楚。
 
  最后说说我们这些看客,本来生活就平淡,没点这样的“争斗”就更无聊了,台上有人演我们就在下面好好看,悠着点骂,骂大了,给人骂跑了,BLOG骂关了我们就没得看了,自己又闹不起来,不是又变得无聊了。正确的做法是为了我们都“有聊”,我们应当为韩寒等人创造这样可以许多人在一起“互炒”的机会,以求“共赢”。
 
  安迪.歌洛夫说“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一如你我。
 
 
PS:欢迎“引用”,请注明出处。 http://blog.sina.com.cn/m/sunxiao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