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澳中集团董事局主席
荐

遥远的爱情

转载 2015-07-16 10:08:01

去年的七月,南半球的墨尔本有点冷了。

舒舒抖擞着精神在墨尔本的商场里选购奢侈品,回到自己的小屋,马虎地吃自己做的便宜三明治。

就在一个月前,银行告诉她,商场怀疑她有滥用信用卡的嫌疑。舒舒不得不到商场解释,看到店门口那个巡逻警察,他似乎知道她在做什么,冲舒舒笑。他很高,笑起来很帅。

舒舒拿着手机,微信告诉远在上海的陈栋说,亲爱的有个帅警察在看我。陈栋发过来一个的大拥抱图片,他说舒舒我想你。

舒舒一个人在墨尔本,住在租来的小房子里。父母常常问钱够不够用,舒舒总是说够,但她所有的钱,都用来买奢侈品了,常常拆东墙补西墙,捉襟见肘。

在墨尔本舒舒常常去买奢侈品,商场规定一个人只能买一份或两份,她就借别人的名字登记;商场规定一个地址只能寄一份产品,所以她借遍了所有同学的地址,渐渐成了一个不受欢迎的人。

舒舒骑着单车,在墨尔本的商业区奔忙的时候,男朋友陈栋正在上海的大学里上课。

警察帅哥在无数次注目礼和微笑以后,终于走到舒舒面前,开始和她聊天。当警察帅哥和舒舒聊天的时候,陈栋在上海正好打了一个喷嚏。他想自己也没有感冒,为什么会打喷嚏呢?是不是,太想念舒舒的原因?

陈栋决定去墨尔本看舒舒。他给舒舒发邮件:亲爱的,我要到墨尔本看你啦。但是,陈栋的签证办得很曲折,找了住在旧金山的姨妈的住在越南的表妹的住在澳洲的哥哥:能不能邀请一个上海男孩到墨尔本玩啊?

陈栋终于来到墨尔本,拎着大箱子。舒舒大叫“哇,那么大的箱子,如果我和你一起回上海,把我藏在箱子里,我们两个人,一张机票就行了。”

他们去公园后面的小山,山上有很多蘑菇。舒舒站在一朵蘑菇旁边,“陈栋你要是不爱我了,我就往你的菜里放毒蘑菇。”

在墨尔本的街头,他们买了一年后的一场演唱会票。主办方特地做的情侣预售套票,分男生票和女生票。两张票,只是一张票的价格。这样便宜的价格,唯一的条件是一年后,必须两张票合在一起,才生效。卖票的时候供不应求,热恋中的情侣们都想让一年后的演唱会见证他们天长地久的爱情。

就像料不到生活会在一个惊喜后面接着一个惊喜一样,你也料不到,什么时候,惊喜一下子用光了,在某一个路口后面,那些原本高潮迭起的生活突然转了一个弯,变得平淡。

陈栋又来了两次墨尔本,就不太愿意来了。他们的联系少了。再一段时间后,陈栋问舒舒可以帮他买东西吗?

舒舒开始踩着单车,帮陈栋买东西。墨尔本商场里有比上海便宜很多的奢侈品,澳洲特产的化妆品、绵羊油和UGG。陈栋每次都把钱打过来,要的数量越来越多。

上海的同学给舒舒打电话,告诉她一个电话号码,陈栋在上海有别人了,电话是那个女孩的。他让你帮忙买的那些东西,都是为了给那个女孩开网店的。

舒舒不信,电话通了,女孩甜甜的声音,你好,这是漂亮女生澳洲代购店,请问你需要代购什么?

舒舒挂了电话。发呆。突然有一点明白,为什么这几次他都不愿来看自己,而且就算来,也只挑墨尔本的打折季。

再见到陈栋,是在7月。苏兜踩着单车按地址到同学处取东西,然后到邮局寄出的时候摔了一跤,她在医院给陈栋打电话,我骨折了,你来看看我好吗?

去年的7月,他们买了提前预售的演唱会票,现在舒舒在陈栋的搀扶下,一瘸一拐地走进演唱会场地。情侣区的座位大部分空着,但在去年,它们都卖出去了。

现场大屏幕在观众里定格,定格到某两个人,两个人就必须亲吻,情侣区那几对硕果仅存的情侣是定格的重点,每次大屏幕定格到他们,无论是谁,满场的观众都欢呼。

屏幕定格到舒舒和陈栋,陈栋捧起舒舒的脸,舒舒一下子就跳起来了。

“你骨折了啊,怎么能随便跳?”

舒舒干脆站起来说,我摔了一跤,但是没有骨折。自从你前两次来看我,后来就不愿意来了,就算来,也是打折季。现在不是打折季,我怕你不来看我,不来参加这个演唱会,所以告诉你我骨折了。

陈栋的脸有点红。

“他们说你在上海有了女朋友,为了你的女朋友开代购店,想让我帮你买东西,才不和我说分手的。”

陈栋打断了舒舒,我没有……

“是啊,我知道。我后来给那个女孩打过电话,她不过是你的堂妹。她想开一家海外代购店,所以想到我。陈栋你告诉我,要是你不需要帮她代购,要是我没有骗你我骨折了,你会不会来看我?你还像不像最初的时候一样不顾一切地爱我?”舒舒大叫。

他们没有亲吻,大屏幕一直不肯罢休地定格着他们。

陈栋亲了舒舒一下,但是舒舒还是拖着裹着石膏的腿,一溜烟跑走,中间被椅子绊倒,真的骨折了。

陈栋回到上海,就再没有来过墨尔本。他留了一封信:舒舒对不起,要是不帮堂妹代购,要是你没有骨折,或许我就真的不来听演唱会了。其实我也觉得奇怪,为什么不像刚开始那样爱你了。那时候签证那么难,我千方百计要见你,人人都说我疯了,现在容易了,我反倒没有见你的激情了。其实我也想问你,你还像刚开始一样爱我吗?否则那么长的时间,你给我的信和电话为什么越来越少,否则怀疑我喜欢上别人的时候,你为什么那么冷静,不怎么伤心。其实你也是在勉强撑着的,其实你是不肯承认和我一样,激情慢慢地淡了。虽然还想实践那个一年之约,但是在心里,你也不那么爱我了。

分手后,舒舒常常一个人去公园看考拉。考拉是澳洲最受欢迎的动物,每天睡足20小时,另外四小时,两小时吃树叶,两小时发呆。考拉并没有天敌,多数考拉都是摔死的,因为它们老了之后会因为抓不住树而掉下来。

舒舒突然明白,年少的爱情最大的天敌,往往是自己。当最初的激情退去,不那么爱了,就选择分手,寻找下一段能带给自己激情的爱。现在的年轻人是不是都无法享受细水长流的爱情?​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閲戝嚡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987,838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