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北京杨小洲
北京杨小洲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6,099
  • 关注人气:1,8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ZT:《玫瑰紫》:"用一种好的语言讲述一个单纯的故事"

(2012-02-05 16:02:31)
标签:

文化

(转自:《中华读书报》2012年2月1日《书评周刊@文学》第十一版。)                      文:凌 云

 

杨小洲的小说《玫瑰紫》因语言带有钱锺书《围城》的意趣和真实的读书出版业界背景而广受关注,被视作“中国读书界的书情书色”,又因为小说以留学生的学习背景与中国阅读出版界相互穿插的叙述结构,将英国牛津大学当作欧洲文化的衬托,使得《玫瑰紫》更具有中西文化同步互映的效果,文化色彩浓厚。由于小说的故事依托于读书出版界,时间顺序也以一月的北京图书订货会、四月的伦敦书展、七月的上海书展、九月的北京国际版权博览会、十月的法兰克福书展为主线贯穿始终,地域的跨越拉开了视野,用一场爱情故事将中英两国所不同的两种文化连接在一起。而这个时间线上的东方文化与西方传统对照,互衬出不同的民族心理,使情节趣味横生。纵观整部小说的布局,故事里有读书出版业的文化状态,有留学生的域外生活,有美国与英国名校各不相同的教育特点,有欢乐,有清纯,有牛津学院的校园景物,有旖旎安逸的英国乡间风光,而同性恋、三角恋等社会现象,已是当今不再惊怪的普遍现象,将这些复杂的情形分散到简单的故事里,像电影画面闪过,不经意间让这些时代的亮点定格为一幅画卷,好比夜空里耀眼的是月亮,但深邃的是那些繁星闪烁的辽阔宇宙,更神秘也更令人升起探索之心。

《玫瑰紫》是一本以语言取胜的小说,对社会现象的剖析和人物心理的描摹颇得钱钟书的笔墨神韵。读作者杨小洲以前的读书随笔文章那番对文辞的讲究来考验这部小说,正是按作者受访时所言“是用一种好的语言来讲述一个单纯的故事”,有平稳轻缓的节奏感,这种写作上清晰而冷峻的思考,也为作者驾驭文字提供了施展的空间,不论粗读还是细读,都能感受到杨小洲对文字的斟酌。小说出以幽默的笔调叙述,省略掉复杂的人物和环境交代,展开主要的故事直诉,读来妙趣横生。在杨小洲笔下,常见妙语,而对时下的嘲讽一针见血,如:“对自己公开言论的后果不负责任的是天气预报,专家们也乐于跟着这种预报起哄,评说各类事件而不承担责任”。中国人到欧洲教堂里的描述,深刻揭示和讽刺了国人的私利心理:“然而外国教堂赞美上帝忏悔自己祈祷众生,中国游客到教堂里与国际接轨,伏地磕头祈祷父母平安自己当官子孙发财,天下好事全都包揽在个人怀里,不肯施予别人。”而对传统的揶揄是:“中国人喜欢闹,而闹成为中国人的行为方式,民间游戏讲究一个闹字,朝代替更讲究闹字,闹新年,闹革命,闹起义,闹灾荒,就连情侣也难逃一闹,从闹结婚到闹离婚,人生、社会、王朝都在闹中过去。”这些带有另类风格的反讽,是民族传统与欧洲文明对撞产生的鲜明对照,促人深省。

诙谐、机智、风趣、调侃,是《玫瑰紫》语言的显著特色。小说的细节一方面以读书出版业作为背景来记述,另一方面把留学生的牛津学习和生活用每日的信件作讲述,这些不同的叙述方式,增强了小说的叙事效果,娴熟的笔触幽默简洁,直接阐释出作者对事物的见解,配以温和的笔墨释放人物内心的情感。这多种风格的文字融合,形成作者的小说特色,玩味咀嚼且耐读,即有钱锺书的幽默又有张爱玲的快利,笔触点到即止,从不停留啰嗦,也不做细节纠缠。又因为要刻画爱情故事的纯美,即便调侃也不过于放肆,周旋于抒情又不陷入情绪,读来有《围城》的尖锐,却无钱氏的刻薄。而小说的诙谐语言最能表现出作者的机智,也能恰当地表现作者的思想。此处举几段来作品尝:“二十四史像有钱人装饰门面的摆设,自己觉得满意,别人并不关心。”又:“夜间的灵感犹如鬼助,陆洪波的手机屏一闪一闪像聊斋志异里的狐仙来访,冷雨敲窗让人半梦半醒。”有些句子颇有诗情,亦可看出作者的趣味,如他写董桥,“董桥写文玩字画多以人物带出故事,静止的山水飞翎经现实人物点染,便添了生命,那是一把少奶奶的扇子,折叠进富贵,展示出荣华。”写爱情的句子往往也能看出作者的阅尽世情:“年轻男人的快乐尽管低俗也带有积极向上的精神。”“她对他像毛驴眼前挂着红萝卜,或者马头前的一缕红樱,勾引只是想吊着他往前走,以后的结果且不去考虑。”“每当爱情降临,人们总愿意寻找一些看似巧合的东西来替爱情作解释,直到失恋才知道原来上帝只管开始,忘了要负责到底。”作者对语言捏拿自如,挥洒驾驭颇有张力,这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小说故事的单薄。然而从小说结构上来看,虚构的故事只是表面上引人入胜的情节,真实的背景才是作者所要依靠小说来记录时代的意义,因此真实背景上读书和出版界的真实人物虽是蜻蜓点水般登场,却是小说所要记录的浓厚的墨迹,待到物换时移,再来读这部小说,可看到过去的时代以及已成过往的情景。

许多优秀作品讲述的故事无疑都是简单的,作者用意是用文字来强调小说写作。这似乎在证明杨小洲曾经批评大陆作家“有文学观无文字观”的立场,展示作者自己对文字的态度:无论文化写作还是小说创作,文字都应该是最重要的表达方式。中国作家只注重故事情节,缺乏好的文字讲述,很难得到读者的认同。好的小说要综合叙述故事的能力,结构的布置,情节的展开,人物性格的刻划等等,这些都需要依托于作者独到的语言。显然杨小洲在强调文字的同时,削弱了故事的叙述,如果拿《玫瑰紫》故事中的两位女性做相应的比较,90后留学生晨鷐的性格由信笺自述、大学校园生活记录和感情的曲折起伏,应该有更多的展示机会,但作者的刻意营造其美好反而显得无所适从,与钱锺书描写唐晓芙犯了同样的毛病,但钱锺书敏锐地发现了这个陷阱,赶紧收笔让唐晓芙迅速从小说里消失,还是无法避免这个人物和这段叙述成为《围城》的败笔。而玫瑰紫中的晨鷐是故事的主要人物,作者无法使其消失,只好老老实实让她单薄地走到结束,这不能不说是小说的遗憾之处。而80后陆婉无论心态和对话都随性自如,显得更为丰满立体。

随着故事的发展,小说在人物描述上也有所区别,渐渐由调侃变得平缓,对晨鷐的描写带有轻缓的色彩,文字也略见抒情。由于故事简单,人物尽量减少对话,这样便局限了对人物的性格展现,作者只能以判断式的语言来交代人物个性和心理,正像作者在书里描述的那样:“然而现实与梦的交替,像艺术家抽象笔触,隔有距离可牵出思念,远观可产生想象。”读《玫瑰紫》也是靠文字弥补对人物的想象,以及对现实的距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