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问道互联网:柯达的自救之路

2014-07-21 16:04:37评论 it
   问道互联网:柯达的自救之路

710日,柯达乐芮(kodak alaris)新任全球CEO罗瑞福(Ralf Gerbershagen)率领公司全体高管访问中国。罗瑞福于今年41日刚刚加盟柯达乐芮,上任这么短时间就访问中国,而且是率领公司全球高管,是因为中国市场的重要性。

罗瑞福接受笔者采访时说:中国的重要性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中国作为第一互联网大国,这里有最新的消费趋势与应用场景;二是中国业务在全球业务中的重要性。

20135月,伊士曼柯达公司正式提交退出破产保护的计划;2013820日,美国联邦破产法院批准美国柯达公司脱离破产保护、重组为一家小型数码影像公司的计划;20139月,柯达乐芮从伊士曼柯达公司独立出来,成为一家独立的公司。

罗瑞福表示,独立后的柯达乐芮业务包括提供创新式图片、文档影像以及信息管理方面的解决方案,客户包括企业业务与消费类业务,两方面业务地位并重,均衡发展。

分拆乐芮是柯达伊士曼自救计划中的重要一环:通过分拆,由大航母变为小军舰,调动各个业务单元的积极性,释放柯达的潜力。罗瑞福表示:拆分后双方在业务上还会保持合作。

前柯达北亚区主席兼总裁叶莺接受笔者采访时表示:柯达分拆为柯达伊士曼与柯达乐芮之后,船小好调头,有利于在多变的互联网时代生存,可以做得更好。

叶莺于19972009年就职美国伊士曼柯达公司,是“98协议”、柯乐合资项目的灵魂人物,被业界称为“柯达女神”。目前叶莺担任瑞典沃尔沃集团、瑞士ABB集团、英国洲际酒店集团、卢森堡新秀丽国际有限公司四家公司的全球董事会独立董事。

今后,叶莺将担任柯达乐芮的顾问,为柯达乐芮在转型重生上提供智慧支持。

问道互联网

710日,柯达乐芮(上海)贸易有限公司宣布成立,这是其在中国大陆的第一个动作。

据罗瑞福介绍,除了刚刚成立的柯达乐芮(上海)贸易公司外,柯达乐芮在大陆还拥有上海和厦门两座工厂,其中上海工厂负责扫描仪的生产,并且配备了一个研发中心;而厦门的工厂则负责感光相纸和热敏相纸的分装。这些属于老柯达留下的资产。

罗瑞福说:“中国将会成为柯达乐芮重点关注的市场。”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亚太市场在柯达乐芮的业务中占据1/4的比重,其中中国区的员工总数也是全球最多的,并在北京、上海、厦门、香港等多个城市设有分支机构。

当天罗瑞福花费精力最多,也让媒体最为关心的还是一款名为“柯达即时印”的业务。即通过手机App,用户可以利用wifi直接打印手机等智能移动设备中的照片。

柯达乐芮计划一年内在中国3000多个地点设立服务点,涵盖咖啡馆、美发沙龙等休闲场所。模式是与这些场所合作,面向用户收费,收费的一部分可以返给这些合作伙伴。选择这些场所的原因是,用户在这里有大把的空闲时间,是即时印业务的最佳场景。

罗瑞福说,柯达乐芮也会与柯达伊士曼合作,在现在线下柯达冲印店开展类似业务。

“即时印”还将与各个社交软件,如美图秀秀、360相机等一同部署。罗瑞福说,这些软件经用户修改过的图片,可以通过“即时印”客户端,找到附近的线下店打印。逻辑跟线下美发中心合作一样:充分利用原有使用场景,为用户提供新的增值服务。

罗瑞福表示,过去两个月,柯达乐芮进行了大量的调查与研究,以了解市场对于这一业务的需求。研究表明时下大多数人都感觉自己的照片被困在了手机里面,“即时印”就是一个很好的将这些照片从手机中解救出来的机会。

“即时印”还只是拥抱互联网的一种尝试。中国移动互联网产业联盟秘书长李易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这种业务其实并不具备刚性需求,在柯达乐芮营收结构中的比重显然不会高,未来最大的发展空间还在于B2B企业级市场。

在商务市场,柯达在婚纱影楼、博物馆、医疗、银行、教育等行业具备一定的优势。

柯达乐芮个性化影像部亚太区业务总监DavidSanter对笔者表示:在中国有五百多家专业大型冲印中心都在使用来自柯达乐芮的相纸和专业软件,还为成千上万的婚纱影楼提供解决方案,柯达乐芮还将继续以更创新的解决方案来满足他们的需求。

在银行领域,柯达乐芮与中国的前五大行,以及一些地方行都有合作。

中国电子商会副秘书长陆刃波认为,柯达在商务成像领域仍存有一定的优势,但在婚纱影楼、博物馆、医疗等需求较多的领域不得不与惠普、佳能、爱普生展开激烈争夺。

与上述公司相比,柯达在胶卷成像上具有优势,但在数码时代,柯达不再具有优势。放弃“胶卷优势”的柯达乐芮现在要与惠普、佳能、爱普竞争,形势并不乐观。

拯救柯达

伊士曼柯达已经有超过130的历史了,而柯达乐芮却还是一家历史仅一年的新公司。

2012年,“百年老店”伊士曼柯达没有顶住压力,结束了其130多年的历史并宣告破产。为偿还债务,老柯达将旗下的个性化影像和文档影像业务出售给了英国柯达退休金计划(KPP公司) ,并于20139月完成收购交易,创立新公司Kodak Alaris(柯达乐芮)。

分拆出来的柯达乐芮注册资本为12亿美元,在全球34个国家拥有3400名员工。

如何完成新公司的重塑?从去年9月份到现在,柯达乐芮完成了搭班子、定战略、带团队三部分。

CEO人选至关重要。41日,罗瑞福开始出任柯达乐芮控股有限公司CEO,负责完成新公司的架构组建并引领柯达乐芮全球业务的不断变革。

罗瑞福此前曾负责西门子旗下各个地区的无源元件(在不需要外加电源的条件下,就可以显示其特性的电子元件)及电子管业务,然后加入摩托罗拉,于2007年出任摩托罗拉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并于2009年被任命为摩托罗拉移动设备欧洲区副总裁兼总经理。

罗瑞福为柯达定下的业务方向有三点:一是企业与消费并重;二是利用新技术为原有业务注入活力;三是厘定重点发展区域,其中包括在互联网消费方面领先的中国地区。

随着罗瑞福的到位,Gibbons出任柯达乐芮CFO,并出任董事会成员。在KPP向伊士曼柯达公司收购相关业务的谈判中,Gibbons全程参与了谈判。

1981年就开始在柯达工作,在很多部门都担任过领导职位,包括现场管理、产品管理、存储产品业务和商务影像系统的Kruchten出任柯达乐芮文档影像部总裁;Fisher出任柯达乐芮临时工作组CHO,负责团队搭建。

罗瑞福认为,在团队建设方面短期内有两个工作要做好:一是稳定旧有的团队,包括Kruchten等高管都是老柯达人;二是招聘新员工,特别是年轻、有干劲的员工,用新鲜血液充实公司,除了罗瑞福之外,GibbonsFisher等管理层都属于新加盟的成员。

柯达乐芮希望这个新老混搭的班子既能保证团队的稳定,又能在业务创新方面跟上节奏。

能否拥抱新技术是柯达乐芮能否站稳的关键。罗瑞福说:“图片、文档影像以及信息管理不仅基于传统的IT技术,未来更重要的是云计算、大数据、移动技术的应用。”

罗瑞福特别介绍了柯达乐芮的input解决方案:这是一套以网络为基础的解决方案,部署迅速,在一个浏览器上部署以后,就可以在1000多个支行或者分支机构同时应用。如果有任何的维修或者检查,只需要在中心地带做就可以了。

这套设备有四个特点:部署迅速、响应及时、成本低和性能不打折。罗瑞福认为这就是对新技术充分利用的结果。他说,抛弃传统,拥抱新技术是柯达乐芮已经开始的行动。

罗瑞福表示,从柯达伊士曼到柯达乐芮的过渡,资金、技术都是过渡时期的必要条件,但更重要的人,因为事在人为。他预计,随着柯达业务的发展,员工数量会保持快速增长。

柯达求生记

在胶卷时代,柯达是全球当之无愧的霸主,一度占据全球2/3市场份额。19972月,柯达市值达到310亿美元,到达历史的最高点。巅峰时期,柯达的全球员工达到14.5万。

2003年之后,柯达步入了漫长的衰退期。从那一年开始,柯达仅有2007年实现全年盈利,公司市值也从19972月的310亿美元降至20119月的21亿美元,十余年蒸发99%201213日,因平均收盘价连续30个交易日在1美元以下,纽交所向柯达发出了退市警告。

随后柯达开始了自救求生之旅。2012119日柯达提交了破产保护申请,此前该公司筹集新资金进行业务转型的努力宣告失败。20135月,柯达正式提交退出破产保护的计划。20138月,美国联邦破产法院批准美国柯达公司脱离破产保护、重组为一家小型数码影像公司的计划,柯达于93日退出破产保护。几经努力,柯达避免了彻底破产。

接下来是融资自救,使公司可以生存下来。20136月,柯达与摩根大通、美洲银行和巴克莱银行达成一项8.95亿美元的融资协议。同时出售3400万股股票以偿还债务,这部分股票总价值4.06亿美元,相当于重组后公司股本的85%,所得收益将归债权人所有。

也正是在这一背景下,柯达乐芮于去年9月从伊士曼柯达公司独立出来成为一家新公司。

分拆后,原来的伊士曼柯达分为伊士曼柯达与柯达乐芮两家公司,个性化影像和文档影像业务归柯达乐芮,其余业务归伊士曼柯达,伊士曼柯达出售所得用于偿还债务。分拆之后,伊士曼柯达与柯达乐芮共同使用柯达品牌,并且在一些业务上进行合作。

截至目前,伊士曼柯达还有很多未了之债。20134月,柯达以6.5亿美元的价格向英国养老基金出售电影和印刷业务,用以部分抵充英国养老基金向柯达发起的28亿美元索赔。

除了出售资产外,伊士曼柯达最值钱的是专利,历时130年,伊士曼柯达拥有1万多项技术专利。2008年至2013年底,柯达通过专利出售共取得近20亿美元的收入。

早在1975年,伊士曼柯达发明了世界上第一台数码相机,早在1998年,数码技术就开始挤压传统胶卷业务,但由于担心胶卷销量受到影响,柯达一直未敢大力发展数字业务。2000年之后,全球数码市场连续高速增长,而全球彩色胶卷的需求开始以每年10%的速度急速下滑。2002年,柯达的数字化率只有25%左右,而竞争对手富士已达到60%

在一轮由技术引导的产业升级中,技术领先的柯达却成为技术创新的牺牲品。这不仅是柯达人无比真实也无比荒谬的“魔幻现实主义”,也是很多公司跳不出的“创新者的窘境”。

罗瑞福说:柯达仍然具有极高的品牌认知度。外界分析却认为,柯达的品牌影响力已大大减弱,无论对于伊士曼柯达,还是对于柯达乐芮,品牌都拯救不了他们。

还是叶莺说得好,这是一个怀旧迎新的时刻。柯达求生,还有很多路要走。

 -------- 

广告插播:侯继勇的微信公众账号“iBroadcast”,长期关注信息产业,关注新技术下的新商业、新社会、新思想、新人类。欢迎关注!

问道互联网:柯达的自救之路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