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信息化长跑:软硬合体之后的“微诺”生活

信息化长跑:软硬合体之后的鈥溛⑴碘澤

      微诺(微软+诺基亚)合体之后,从此就会过上幸福的生活吗?至少资本市场不这么看。

      微软9月2日宣布以72亿美元收购诺基亚设备与服务业务,至9月6日,微软市值蒸发180亿美元,目前市值约为2590亿美元。8月23日,微软CEO史蒂夫.鲍尔默(SteveBallmer)宣布即将于一年后退休,股票涨幅约为180亿美元。

      股价涨跌背后是资本市场的人心向背。

      收购诺基亚设备与服务业务,不是鲍尔默干的最后一件事情,在退休前的一年之内,鲍尔默还需要做三件事情,一是主导微软由软件业务向设备与服务转型;二是与微软董事会一起,遴选新的管理层;三是寻找微软业务增长秘钥。

      业务转型与增长秘钥不是一回事,业务转型的目标是确定微软三至五年内的业务方向;业务增长秘钥是为了确定未来十年甚至更长时间微软的发展方向,前者是战术,后者是战略。

      短期业务方向充满未知数,在设备服务市场,苹果与谷歌更占有优势,微软在短期没有找到战胜谷歌与苹果的秘钥;微软未来业务方向是云计算与大数据,目前的对手是IBM、惠普等从浪潮之巅滑落的公司,潜在的对手则包括谷歌、苹果。

      微诺合体之后,微软的未来仍然不可预知。

软硬合体

      不管是拉诺基亚做小伙伴,还是收购诺基亚,微软在移动互联时代转型的思路其实从来都没有改变过,即软硬合体。

      三年前,微软商业部门总裁史蒂芬.埃洛普离开微软成为诺基亚史上首位非芬兰人的CEO时,肩负着两个任务,一是拯救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微软,二是拯救移动互联网时代的诺基亚。

      微软是PC时代的王者,即使PC互联网时代被雅虎、谷歌超越,由于PC市场被互联网市场拉动,微软仍然是全球利润额最高的IT企业。当业界耻笑微软只会赚钱时,微软却有些以此为傲。诺基亚是功能手机时代的王者,从某种意义上,诺基亚的塞班系统打开了智能手机时代的大门。就在智能手机时代,诺基亚却一败于苹果,再败于谷歌系。

      所谓谷歌系,是三星、小米、HTC为代表的安卓厂商。

      诺基亚之败,原因是塞班操作系统毕竟只是一个半智能操作系统。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打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关键技术,即触控技术,微软、诺基亚都先于苹果、谷歌实现,但均将其当成一个小玩意,他们坚信,键盘输入仍然是主流。

      做法很明确,诺基亚的硬件优势与微软的软件优势结合。

      在苹果推出手机的2007年,诺基亚的市场占有率达到历史最高的40%,2008年,2009年波动不大,2010年10月,即埃洛普加盟诺基亚那一年,诺基亚在智能手机市场份额开始节节下滑,但2010年全年,仍然拥有全球约33%的市场份额。

      失败的罪魁祸首被指为塞班系统,一个半智能的操作系统。

      微软的Windows却是一个全智能操作系统。微软当时已经看到,计算设备的未来是手机,PC的增长即将停滞。微软觉得不用担心软件能力,基于PC的Windows应强于iOS,Android。

      微软着急的是自己的硬件能力,在PC领域,微软有包括联想、惠普、戴尔等硬件小伙伴;在手机领域,微软最后相中了诺基亚,理由是诺基亚是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厂商。

      微软当时说:微诺携手是强强联手。

      三年合作的实践却证明,软件+互联网无法赢得移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关系是互联网应用与服务,无论苹果还是谷歌,都先于微诺联盟打造了一个移动互联网生态圈,包括移动APP应用,也包括移动APP应用开发者。

      截止目前,基于安卓系统与iOS系统的应用都超过百万,而微软WP商城的应用目前约为10万个。

      微诺联盟犯下的另一个错误是忽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关键技术,即触控技术,苹果与安卓系统厂商都转向触控技术打磨硬件终端及软件服务,而有PC情结的微软一直坚信“鼠标+键盘”还有市场。WP7、WP7.5即是PC情结结下的苦果。

      微软WP7于2010年发布,就在WP7发布之后的这三年,微软在PC阵营的硬件小伙伴纷纷进军智能手机,他们最初都选择了WP7,因为微软的长期伙伴关系,也因为对windows的信任。

      微诺合体之后会如何?如果仍然是软件合体,则仍然没有戏。微诺合体之后任务不是外部战争,而是内部生长与生态链打造,打造一个更吸引移动互联网的生态圈。

      微诺合体是软硬合体,仍然只有软件+硬件,缺失互联网。

职业经理人时代

      1975年,19岁的比尔.盖茨从哈佛大学退学,与高中时代的小伙伴保罗.艾伦一起创立了微软公司。1980年,21岁的盖茨跑回哈佛找到了22岁的哈佛校友鲍尔默,拉他加盟微软。

      那一年,微软与IBM合作,开始微软在PC时代的传奇。

      鲍尔默与盖茨不是同一类人,盖茨冷静、木讷、有一颗洞察未来的头脑。从某种意义上说,盖茨是这个时代最伟大的寓言家,他不仅预言了每台办公桌上都会有一台电脑,每个人手上都会有一台计算设备(现在看来是智能手机),还预言了现在还没有出现的智能家庭、智能城市、智能社会。

      有一句话这样概括:盖茨负责预言,乔布斯负责实现,他们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伟大的搭档,尽管也是最伟大的对手。

      鲍尔默则好动、幽默、激情四射,其演讲煽动人心,任校足球队队长,男性学生“狐狸俱乐部”骨干。大二那年,两人相识后不久,鲍尔默向盖茨推荐《花花公子》,盖茨不为所动,专注于一本关于计算编程语言的书。

      风云际会。在那些与青春有关的日子里,他们没有想到微软后来会成全球IT史上的奇迹,他们会成全球最有钱的人。

      最初的微软是盖茨、艾伦、鲍尔默三人的微软。1982年,保罗.艾伦因健康原因离开微软,微软成为盖茨与鲍尔默的微软。两人携手闯荡二十年,一路将微软送上巅峰,全球商业界都很少见这样成功的商业搭档。

      1995年,盖茨出了一本名为《未来之路》的小书,这本书不仅预示了已经出现的PC互联网,移动互联网,还预言了正在萌芽的家庭互联网、还没有出现的企业互联网。

      早在20年前,盖茨就曾预言,发端于1500年的工业革命将人类从诗意栖居的家庭与乡村驱赶至城市、工厂集中营的时代终将过时,在智能时代,信息技术将解放人类,人类将重回家庭,实现诗意栖居,以及以创造为主导的生产。

      盖茨以为微软将引导人类实现这一切。盖茨的预言实现了极小的一部分,盖茨没想到的,不是微软引导人类实现了这一切,而是谷歌、苹果、FaceBook发挥着越来越大的作用。

      已变为“全球最大的慈善家”的盖茨对此是否无动于衷?

      一切从什么时候开始改变?从微软公司的发展来看,2000年前,是盖茨与鲍尔默共同治理微软的18年,公司一路向前,尽管也遇到挑战,比如网景,但微软始终处于浪潮之巅。

      转折点是2000年1月,鲍尔默被任命为微软CEO,45岁的盖茨逐步退出微软日常事务的管理,实施自己的退休计划。创业小伙伴中只留下鲍尔默独撑大局,为填补鲍尔默留下的空白,盖茨安排雷.奥兹任首席技术架构师负责技术架构和产品监督;克雷格.蒙迪任首席战略官负责公司战略的研究和策划。

      当时被称为后比尔.盖茨时代的微软“铁三角”。作为比尔.盖茨的创业小伙伴,只有鲍尔默能真正发挥作用。

      去年12月克雷格.蒙迪宣布不再担任微软首席研究与战略官,转任CEO鲍尔默的高级顾问,并将于2014年退休;而首席架构师雷.奥兹则于2010年离职。再一年之后,鲍尔默也即将离职,之后,“铁三角”将完全分崩离析。

      鲍尔默离任之后,最有可能接位的是现在的风云人物,诺基亚前CEO史蒂芬.埃洛普。无论谁接位,创始人将集体退位。

      如果盖茨淡出微软管理称为“后创始人管理治理时代”,那么一年后微软将进入“职业经理人治理的时代”。

      任何一家基业长青的公司都将经历这一转型,微软也无法避免。微软的问题是,产业急剧变化,微软需要将更多资源投向未来,甚至牺牲当下利益;而职业经理人为了对股东负责,获得更高薪筹,往往看中当下利益,牺牲长远利益。

      现在对于微软来说,需要有一个远见,且能抵制股东意见的职业经理人团队,这才是微软现在面临的最大的挑战。

追网长跑

      微诺合体,微软自己将其定义为微诺联盟2.0,一个更紧密,更有效率的合作方式。在外界看来,则是微诺联盟的产物。

      微诺合体之后与微诺联盟时代一样面临基于WP系统的互联网应用与服务的问题。在这一方面,微软尚未有特别好的解决办法,微软的策略是向另一向突围:即向设备与服务转型。

      今年7月,微软公布了新的组织架构重组计划。重组后微软包含四大业务部门,分别是操作系统,应用和服务,云计算和企业,以及硬件业务部门。重组前,微软包括八大业务部门,Windows业务部、服务和商业工具部门、Skype业务部门,WindowsPhone部门,office业务部门,互动娱乐部门,商业解决方案部门,在线服务部门。

      微软业务重组是为公司战略转型服务,历经此次架构重组后,微软基本上是打乱重来,过去微软八大业务部门拥有相当大的权力,包括产品开发、营销、推广、合作伙伴拓展等。分拆之后,由于更多的跨部门协作,独立王国不再存在,微软将集中力量向“设备与服务”方向转型。

      微诺联盟失败,微软+诺基亚两家公司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挑战谷歌、苹果计划破产,微软需要单独承担挑战苹果与谷歌的重任。向设备与服务转型,微软的目的是打造一个封闭的“软件+硬件+互联网”体系,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获得一席之地。

      这一模式类似于苹果。当PC阵营的硬件小伙伴集体转向安卓之后,向苹果致敬是微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现实选择。

      软硬合体不足以解决移动互联网面临的问题,最终决定成败的,是互联网应用与服务,一个提供互联网应用与服务的生态圈,微诺联盟失败后,微软已经看不到希望。

      微软需要另外布局。微软需要拥抱继PC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之后的下一波互联网大潮,即家庭互联网与企业互联网。

      微软将家庭互联网的希望寄托于Xbox。今年5月25日,微软发布了新一代Xbox One,但却不准备就此抛弃Xbox360,而是计划在未来5年再出售2500万台Xbox 360,而Xbox One更是有望在整个生命周期内实现4亿台的销售目标。

      XboxOne已经有完整的应用生态,特别是在游戏领域,再整合视频、通讯等应用,微软希望基于Xbox打造全互联网应用与服务,这恰是微软在移动互联时代败给苹果的原因。

      与移动互联网不同,Xbox的阵地是家庭互联网,这是一块全新的阵地,微软希望自己在这一领域抢跑。

      抢跑家庭互联网还不是全部目的,微软另一布局是企业互联网:企业IT应用的模式是以“PC+软件”为核心,微软认为,在“云计算+大数据”的大背景下,企业将进入互联网时代。

      在这一领域,微软目前最强大的竞争对手是亚马逊。微软的WindowsAzure在过去3年以年均200%的速度抢占着云计算市场,去年相关营收已经达到10亿美元。

      第三方市场研究公司Forrester Research的数据显示,WindowsAzure的市场占有率已经超过20%;虽然落后于另一大云服务商亚马逊的70%,但微软的增速更快。

      从PC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微软追网从未成功,但一直努力;微软希望在家庭互联网与企业互联网时代有所改变。

      信息化浪潮是场长跑,PC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只是中间两站,微软还有机会。只是这一切已经与鲍尔默无关。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