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侯继勇
侯继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0,637
  • 关注人气:5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克制贪婪:雷军的小院子实验

(2013-05-16 11:46:38)
标签:

雷军

小米

miui

应用

生态圈

it

克制贪婪:雷军的小院子实验

         “安卓是大家共同的家园”,57日,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上,小米科技董事长兼CEO雷军站在台上这样呼吁,坐在笔者旁的一位开发者显得有些惘然。

         他来的目的不是学习维护家园,而是学习如何赚钱的,比如小米如何赚钱。

         雷军把矛头指向他这样的开发者:曾用小米2S配原生的android,装了最流行的100款应用,把手机就放在桌上什么都不用,发现12个小时之后就没电了。

         雷军认为,第三方应用过度消耗的不只是电量,还有流量、运算能力、内存等资源,过度消耗流量需要用户买单,过度消耗运算能力、内存会造成死机。

         这还不是最坏的结果。最坏的有两方面,一是“隐私越轨”行为,比如获取智能手机用户的短信记录、通话记录、通讯录,二是恶意扣费。

         改配了MIUI系统,不仅过度消耗电量、流量、运算能力、内存等情况会受到遏制,如果用户严格遵守小米手机的提示,短信记录、通话记录、通讯录、恶意扣费等情况也可以杜绝。

         治理乱象就是机遇。56日,雷军接受专访时表示:安卓生态圈太大,小米科技在自家的“小院子里”进行一场实验,只种“绿色食品”(好的应用),不种转基因食品(流氓应用),这是小米手机获得市场的原因之一。

         雷军所谓的“小院子”,不止MIUI系统,目前还包括小米应用商店、游戏中心、主题风格,未来会有其他产品与服务平台。“小院子”实验寄托了雷军的大梦想:打造小米生态系统。

         小米生态系统,是雷军继MIUI、智能手机、电子商务之后又一布局。这一布局完成,雷军将完成“软件+硬件+互联网”铁人三项布局。

         贪婪还是节制?这是安卓生态系统的选择题,雷军认为生态圈的每个参与者,包括手机厂商、应用提供商、运营平台(应用商店)都迈不过去的选择题。

 

贪婪之殇

         在安卓生态圈内,首先是应用提供商的过度贪婪极度损害了用户体验。

         某视频客户端在一般的安卓手机上,用户退出之后仍然有一个浮动窗口,退出设置极其隐秘,很难为人发现;用户登陆某社交网络客户端,会弹出四个窗口,分别显示“谁@了你,谁回复了你,谁私信了你,谁粉了你”,大部分应用为了提升日活跃度在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长驻内存。

         这还是大公司的作为,更多应用不仅频繁提示用户,还会频频出广告,导致桌面很乱,过度耗电、占用内存、CPU资源,造成用户体验下降。还会是导致手机运行速度变慢、死机等现象。

         PC变慢,用户首先会想到软件的问题,或者病毒问题;手机则不同,一律认为是手机硬件的问题。

         桌面乱还可以容忍,来自91助手的数据:据不完全统计,目前66.9%的智能手机移动应用在抓取用户隐私数据,而其中高达34.5%的移动应用有“隐私越轨”行为,获取智能手机用户的短信记录、通话记录、通讯录、甚至恶意扣费。

         尤其值得警惕的是,很多不法的APP运营商和开发者,采用重新封包的形式在APP中加入扣费插件,诱骗玩家下载运行。

         安卓生态圈变成现在这样,有很多原因。比如操作系统厂商不做为,手机厂商难有做为,也是原因之一:在初期,谷歌为了追赶苹果,对应用不加审核,造成应用良莠不齐;手机厂商也一样,即使推出应用商店,首要任务是丰富应用数量,在与其他运营平台的竞争中脱颖而出,甚至期望与应用厂商之间进行分成,再造硬件销售的商业模式。

         另外一个环节则是运营平台(软件商店)对不良应用没有过滤功能:安卓平台上应用商店竞争激烈,程度不亚于安卓手机厂商,除了想方设法丰富应用之外,更希望赚钱,最有利的赚钱方式是与应用商进行广告分成或游戏分成。

         一切源于贪婪。雷军认为是安卓生态圈的贪婪毁掉了生态圈的健康,要重建安卓生态圈,则需要每一参与者负责起责任来,克制贪婪。

         最贪婪的是应用提供商:每个应用都在想自己的用户是不是实时在线,能不能给用户发信息,用户能不能实时联系自己,没人关注是不是耗电,是不是耗流量,是不是会造成死机,运行缓慢,是不是损害整体用户体验。

         雷军说:安卓作为开放平台,给应用的权力太大,每个人都在滥用了这些权利,每个人都在毁坏安卓这个生态链,没有记得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这句话。

         贪婪的结果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大家都没有赚到大钱。应用厂商在Android上赚不到钱:国内大批手机应用开发商在Android上赚不到钱,很多应用开发商甚至只为苹果商店开发应用,即使苹果的监管很苛刻。

         硬件厂商也受到损害。在智能手机领域,数以百计的智能手机厂商的利润不及苹果一家,即使安卓智能手机:苹果智能手机的比率为81。唯一的例外是三星,但如果生态圈健康,大家眼光放远点,而不是只图眼前利益,全产业链布局的三星会比现在状况更好。

 

雷军的小院子

         苹果无疑是最好的模式,苹果的体验为什么好?

         雷军认为至少有两个原因,一是苹果的硬件,是“简约、极致”美学追求的完美产物,二是苹果的应用生态链,不是iOS上的应用数量比Android多,而是平均质量高。

         高质量如何实现?苹果作为“操作系统+手机厂商+运营平台”有能力控制应用提供商:如有应用不符合苹果制定的规则,则以下架进行处罚。这一规则的实施有一个前提,即在封闭的体系。

         Android的开放体系没有能力控制应用。监管缺失的体系,注定成为一个鼓励贪婪的体系,当每一个提供商都利用安卓的开放性大赚特赚,克制的提供商追求用户体验的提供则会受到惩罚:贪婪是贪婪者的通行证,那意味着赚更多钱,在移动互联网创业潮中获得生存的机会;克制是克制者的墓志铭,那意味着睁着眼看同行与对手赚钱。

         小米的做法是,专门测试上架的应用,包括小米应用商店中的应用、游戏中心的游戏,以及主题风格中的图片。雷军说,小米公司有一个团队专门负责此工作。他说:如果用过其他Android手机,你就是知道“应用市场”有多乱。

         目前,审核应用的团队人数达数十人。除人工审核外,还通过技术测试工具审核应用,人工审核体验,技术审核安全性、恶意代码、扣费等。

         因为严格的审核,小米应用商店、游戏中心的应用数量无法与其他平台相比:目前应用商店应用数量约3万余款,游戏中心应用约300余款。雷军的要求是:必须是经过检测、体验后的应用才能在小米应用商店和小米游戏中心上架。

         应用商店审核是第一层,第二层是MIUI操作系统,是否开机自动启动,是否在3G(非wi-fi)环境运行时弹出悬窗,是否自动更新,MIUI操作系统都会提示用户自己定义,应用使用通讯录时,系统会自动提示。

         原生Android由应用说了算,MIUI系统的逻辑是收缩原生系统的权限。

         小米还引导不同应用的统一信令通道:在比如微博、微信等不同的MIUI系统下,都可以走小米设定的信令通道。Android给每个应用都有信令通道,单独与终端进行沟通,既耗电也耗流量,小米官方信令通道则解决了这一问题。

         雷军说:苹果手机硬件配置(比如芯片)不是最好的,但体验却一定是最好的,原因就是信息通道统一,节省了计算、通讯、存储资源。

         通过两级审核体制(商店+操作系统),把最好的用户体验提供给消费者,获得消费者认同之后,MIUI,小米应用商店,甚至小米手机形成口碑,成为移动应用的消费者入口。

         成为消费者入口后,应用自然趋之若鹜,生态链于是完成。

         雷军的小院子实验寄托了大梦想,即生态链梦想。小米创立已近三年,经历了三个层级的跃升,最初的产品阶段:MIUI、米聊、小米手机,然后是商业模式阶段,即电子商务(xiaomi.com),现在进入第三个阶段,即生态链阶段。

 

看不见的手

         小米两级审核体制(商店+操作系统)与苹果的模式不同,苹果是行政命令,小米是市场行为,特别在不良应用的退出方面:小米通过市场的优胜劣汰,苹果通过强制下架退出。

         两套系统不同的原因在于,苹果是封闭系统,小米基于开放的Android平台。

         雷军认为,对于安卓生态圈的建设起到更大的作用的是市场原则:市场会奖励那些负责任,道德自觉,追求好的用户体验,不任意获取用户信息的厂商;反之则会受到惩罚。最大的奖励,则是用户认可,赢得市场,获得更多商业机会。

         雷军说:小米手机做到今天,是“市场奖励”的结果,一些安卓智能手机厂商退出市场,或者市场份额萎缩,就是市场惩罚的结果。

         业界曾寄希望于“最小权限原则”:只允许获取必要的用户信息。“必要的信息”遵守这样的限制:如果服务提供商没有这些信息,将无法提供服务或影响服务的实现,比如飞信服务,就需要获取用户通讯录信息。

         雷军认为“最小权限原则”属于道德自律,只能靠自觉,没有约束力。“最小权限原则”源于PC互联网,但在PC互联网上从未实现,即是证明。

         一个矛盾的地方是,净化生态链的行动,手机厂商愿意支持,他们是生态链恶化的受害者:电池续航时间不长,计算、存储资源被占用。应用提供商则动力不足,他们追求更长在线时间,更多广告展示机会,更高频次的用户通知。

         用户得出的结论是“手机不行”,从来不会认为“应用太流氓”。应用流氓在中国不止是移动互联网上的问题,也是PC互联网上的问题,2006年以前,曾有过“谁不插(安装插件)谁傻”,周鸿祎从中看到商机,推出360安全卫士。

         周鸿祎看到的不仅是商机,还有复仇的机会:与移动互联网时代不同,更多应用来自创业型小公司,那时候流氓软件的主力是中国三大互联网公司,除了腾讯(当时3Q大战尚未发生)外,另外两家都曾与周鸿祎“不共戴天”。

         与当年的周鸿祎一样,雷军的“小院子实验”也是从“流氓应用”中发现机会。不同的是,周鸿祎当年面对数家大公司,雷军面对的是更多小公司;另一个不同的做法是,360强行卸载;小米基于开放原则,用于自己选择。

         雷军的做法更温和,他的目的是让流氓应用从良,变得负责任,不做恶。

         雷军认为安卓生态圈是“大家共同的家园”:生态圈健康,有钱大家赚,生态圈不健康,大家赚不到钱。雷军所说的大家,包括手机品牌厂商、应用提供商、硬件部件提供商、谷歌这样的操作系统厂商等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