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旧信

(2019-04-16 14:35:36)

     旧信

 

忘了小村的名字,还有

被遗忘的大门外,

鸡与柿树的问答。

即便是铁丝网下的鱼腥草,

也有惦记她的阳光。

 

那时候,我们还生活在

红白相间的稿纸上。

在荚槐弹奏的雨声中:

鱼也有着鱼的爱情。

 

我们仿佛从不相识,

却彼此惦念:我抄着

帕斯捷尔纳克,你读着红楼,

没有白帆飘过的干渠上,

野菊花长过了村庄。

 

午后来了两个客人:

一个携琴,一个带花。

雨云轻轻压着树梢,

我们总想走得更远一些——

像一封旧信,徘徊在途中。

 

2019,4,16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