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另一个上帝

(2019-04-04 10:56:05)
标签:

杂谈

另一个上帝

葡萄花说,那是另一个我。

打哈欠的天空,看着
新生的柳枝,和石桌。

灰白的云朵下,
不是每个说话的都是人。

偌大的园子,只有曹雪芹在春天
埋葬着落花和词语。

在中国,尤其此刻,
没有几多星辰闪烁:

小狗汪汪,冒充上帝。

2019,4,3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