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蕉下睡客
蕉下睡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1,255
  • 关注人气:29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只有雨的手指(旧作三首)

(2019-03-08 11:46:05)
标签:

杂谈

只有雨的手指

呵,冬夜
只有雨的手指触摸
逐渐沉默、暗淡的事物。

我还在迷恋
雨水中红色的路灯,光秃的寒枝,
马路上影子不停流动、消逝。

我想到校园墙的白色
陌生的神秘面孔,
类似的,偶尔从眼前闪过。

其实它们并没有消失
只是默默跟随,
敞开黑色的洞穴。

影子的不停流淌、消逝
让我猜测
将有多少会被躲开,
将有多少最后留存的泪水?

红色路灯雨水中的诉说,
寒枝的抗拒
这一切将会持续多久?

呵,冬夜
我看到,灰暗的天空伸出
无数温暖的手指。

1992,11

 

呵,我透明的恋人

 

你温暖的白手臂,

雕花的水泥平台。
你没注意到你美好的手指,
在光滑的水泥平台上
它不经意地画

多好,这图画不经过思想的幽谷,
阿弗洛蒂特初生的海面
飞翔的群鸟 用翅膀写下
最初的音乐

你的眼睛里有洁白的云
绿色的树木
你的嘴唇像两片依偎的红色枫叶
在微风中分离而又聚拢

呵,我透明的恋人
我的心在倾听
在纯净的泪水中微微颤动
它畅饮你指端的音乐,鸟的飞翔。

1992,12

 

黑色笔记


1

一碗清水能解救什么?

一个念头,
一个眼神,
拖拉机穿过树叶的轰鸣,
就足以把它打翻。

灯把你的面孔照黑。

打开黑色的封皮,
半个世纪的垃圾
需要从你心脏的跳动上挪开。

把墨水灌足,
把碗里的清水泼出去。

2

翻开第一页,是怀疑的桃子。
你心脏的左下角散发出
溃败的信息,像巴尔扎克案头
十九世纪的巴黎。一个贫民胡同。

你取出电池、废铁,
污水河——它缠绕
一个国家的脖颈。
一条湿漉漉的破毛巾。

经济。建筑。庄重的签字游戏
占据了四分之五的空地。

你坐在一大堆未来的废墟上,
脑袋已模糊不清。

3

一朵白云,经过黄、蓝、紫
最后变成黑色。

山坡上的树林,
颤抖着身体——
泥土贴满枯叶,像一个
泪水纵横的老人。

你二十二岁,刚刚毕业
用父母的钱,敲打工作的门。

你的心脏霉烂了一角,
谁会在意?你少了一角钱
就进不了公厕。

你可以少了整整一颗心。

4

我穿过两道街,五条胡同
找到寂寞。

在另一道街上,人们像一群
梦游症患者聚集在商店门前
购买啤酒,蛋白奶,时间的遗忘证明。

我模糊了孤独,模糊了
普希金、帕斯捷尔纳克的面孔
深陷进寂寞的一个拐角。

夜晚像一瓶稀释的墨水,
还没有足够的墨染黑街道、路灯
你戴眼镜的脸。

1995,6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南京归来
后一篇:弹琴的育邦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南京归来
    后一篇 >弹琴的育邦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