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蕉下睡客
蕉下睡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2,854
  • 关注人气:29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忆一件旧事,在河南喝酒

(2010-11-18 10:51:14)
标签:

转载

 

    忘了哪年哪月,去郑州出差,行前在大河风论坛留了帖子,张永伟和高春林都来了电话。焦作的琳子把田桑和田雪峰电话通过短信发给我,担心我在郑州找不到人喝酒。

 

    记得是周一到郑州,那天永伟从洛阳赶来相见,因公务出差,第一顿饭我还得让郑州分行尽地主之谊。饭毕便急与永伟联系,田桑、罗羽和永伟等已聚在一起,正在喝酒。十来分钟后他们来到宾馆,寒暄一通便出门找酒馆。晚上九点,街面上已飘起了小雨,进入深秋的北方显得十分清冷,店面都已关门,开着的酒店凳子都翻到桌面上,一幅打烊的样子。过了两个路口我们才找到一家茶馆坐定,点上几个小菜叫了一瓶杜康。那晚永伟和罗羽之前已下去一瓶,此番接着喝,立即见识了二位的酒量,不一会又叫上一瓶。罗羽生于六十年代初,是平顶山诗群奠基人之一,永伟称之老师,我和永伟相识于尚书屋,情同兄弟,也跟着叫老师,被罗羽制止说一见如故就叫罗兄吧。田桑在出版社工作,工作和兴趣结合在一起的差事叫人羡慕,几年前因喝酒住院,便不再碰酒了。那顿酒喝到凌晨一点多,期间与春林、平顶山的森子通了电话。春林力邀我去一趟平顶山,到苏轼父子的墓去看看。平时不太上网的罗羽问到在诗生活诗人专栏怎么开,永伟便拨通莱耳的电话,舌头打卷,交代了几项任务,一是要和大草说几句,二是要和罗羽说几句,三是要和田桑说几句,最后自己还要说几句,把莱耳逗得直乐,手机里发出的笑声我们都听得见。离开茶馆我们去了永伟一行的住处,永伟已站立不稳了,居然要求端着相机为我们照张相,田桑敏捷把一张椅子塞到他屁股下面,照出的照片人都斜到一边。等第二天我问永伟昨晚打电话、照相的事,永伟说都不记得了。

 

    第二天中午,田桑永伟他们再聚,电话找我,说左后卫到了,我抽不出空。晚上田桑安排了一处地接着喝,席间见到了田雪峰等,田桑打电话把夫人叫来了,顺便把家里一瓶酒鬼捎来,及到见面,大家都把目光转向田桑,说有艳福哦嫂子跟画上似的。遗憾蓝蓝早走一天,去了法国参加一个诗会。而写出了《鹿皮靴子》的左后卫因家中来人下午就回去了,也未相见,留下遗憾,他的《鹿皮靴子》长诗在深圳圈子相传。雪封高大魁梧,不爱言语,但诗歌写的极优美。到最后大伙叫买单时,小姐指着雪封说,这位先生已买过了。

 

    周三,因永伟下午返回洛阳,我们在田桑单位附近找了一家餐馆,为永伟送行。莽原诗歌编辑张晓雪来了,带了几本刊物。这顿饭临窗而坐,热气腾腾简单实惠。席间好象研究了西安的肉夹馍,在河南叫馍夹肉,哪种叫法更科学的问题。对面一家打折书店,让我掏了不少银子。

 

    接下来的几天忙于工作,应永伟盛情相邀,周六去了趟洛阳。上午看了龙门石窟、白居易墓,下午诗人简单从平顶山赶来,据说路还不太好走,花了三个半小时,让我感动。简单以《胡美丽系列》引起广泛注意,此行得到他的打印本,据说只印了20本,拿在手里感觉沉甸甸的。我们一起看了白马寺。晚上见到洛阳诗人朱怀金,又喝了一晚。酒毕,永伟开了两个房间,我和简单住一间,永伟陪着我们说话,也留了一间房。永伟说洛阳有个新景点,车马坑,执意要我们去看看,并说去看看吧花不了多长时间。我们都有事在身,说留点遗憾下次来。

   

    第二天,我和简单一早返程,在车站吃过早点分手,简单先上车。永伟买单落在后面,赶来时手里还拿着三瓶矿泉水。上车前,我说,此行让永伟破费,找时间来南方玩吧。永伟说,大草大哥,来看我我很高兴。我无言续话,只挥挥手说,回吧,朋友还在宾馆等你呢。当晚我从郑州飞回深圳,一路上想着郑州、洛阳,还有平顶山。

 

    这么些年,喝酒的事很多,喝过就忘的酒也不少,在河南泡在酒里的几日却一直记得。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永伟、田桑、简单也有四五年没见了吧,不知他们现在过的怎样了。(中秋要到了,把这篇随笔拿出来晒晒)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