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梁晓声
梁晓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60,928
  • 关注人气:13,7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蓝发卡》(二)

(2010-11-11 09:32:17)
标签:

杂谈

彩凤抱着孩子走在通往哑巴小屋的山路……

    闪电……

雷声……

 

    雨大了。不说是瓢泼大雨,也差不多了……

她滑倒了……

孩子重重地摔出去……

    孩子终于发出了哭声,听来显得很响……

    她慌乱地朝孩子爬过去。爬的过程掉了一只鞋。掉了药瓶。她一爬到孩子跟前,便用一只手紧紧捂住了孩子的嘴……

    她抱起孩子仓惶地跑……

    她在林中跑着的身影……

    彩凤终于跑到了小屋前,用肩一撞门——门开了……

    她险些跌进屋里,站稳后,用脚朝后一勾,勾上了门……

    屋里自然并没有蜡烛亮着——她用背抵着门,在黑暗中仰起脸,后脑靠在门上,大口大口地喘息着,仿佛有一百只狼正追来,并已包围了小屋。雨水从她脸上身上往下淌,湿了一片地。她怀中,裹着孩子的几件衣服,也湿淋淋地像刚从水里捞出来……

    她稍稍喘息定了,环视着小屋,低声叫着:“哑巴!哑巴!……

    自然也没有人回应她……

    她大叫:“哑巴!哑巴你在哪儿!”——那是人陷于孤立无援之境惊恐的、本能的呼叫……

    回应她的是羊的咩咩声……

    她抱着孩子,身子紧贴着门往下一滑,坐在那儿了……

她紧紧地搂着孩子哭……

 

老张家。

这是一个普通的公安人员的家,处处显出日子的寒酸。与前面那个暴发户的家相比,生动地反衬出了清贫的窘况……

老张已回到了家里。正坐在沙发上一边喝着茶,一边看电视。

他妻子在一旁织毛衣……

电视是黑白的,图像也不太清楚,正播着晚间新闻……

张妻:“你过来试试毛衣肥瘦。”

老张:“呆会儿,听完新闻的。”

广播员:“下面是本台刚刚收到的消息——继三起小保姆拐走儿童案后,今晚九点三十分左右又发生了第四起。小保姆实际年龄不足二十岁,但看去发育超常成熟,做案后极有可能伪装为少妇……而孩子正在发低烧……”

老张擎着杯子愣住……

他忽然重重地将杯子往茶几上一顿,骂了一声:“妈的!”——霍地站了起来……

妻子愕异地看着他……

老张:“我想我见着她了!在火车上!……”

他说完扯下晾在衣架上的湿警服一披,往外便走……

妻子:“哎你哪去!”

老张:“我得到局里去汇报!”

妻子:“那也得穿件干衣服啊!” 

老张:“反正都得湿!”

 

老张蹬着自行车冒雨驰过镇街……

 

公安局会议室。

这儿那儿靠着雨伞,搭着雨衣——七八个人湿头湿脸湿肩湿鞋挽着裤筒坐成一圈……

局长:“紧急将大家召集到这儿,是因为有了一个新情况。也可以说是一个极其重要的新线索,如果老张的直觉……像他自认为的那么可靠的话。老张,你谈谈吧!……”

老张:“是这样,我不是到近郊农村去了解拐卖儿童案的情况去了吗?今天刚回来,在火车上,我碰到了案犯……”

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他脸上……

看来,老张是个不善言词的人,也是个在破案能力方面不太被同事们很瞧得起的人;众人望着他的目光就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同事之一:“老张,你有什么根据认为你碰到的就是案犯?”

老张:“晚间新闻里说,孩子正发低烧。她抱的孩子也正发低烧。”

同事之二:“就因为一个女人抱的孩子也正发低烧,你就断定她是案犯?”

同事之三:“你还凭什么判断的?”

老张:“再,凭的就是……直觉了……”

同事之四:“咱们老张也开始相信自己的直觉了!”

于是众人低声哂笑起来……

局长:“大家别笑。这有什么好笑的?”

于是众人顿时严肃……

局长:“我倒有点儿相信老张的直觉了!”

 

孩子身上盖得很厚——彩凤搓着手,急得团团转,一会儿走到门那儿侧耳倾听,一会儿走到窗前朝外望……

她又用自己的脸去贴孩子的脸,掀开孩子身上盖的东西去贴孩子的光身体……孩子身上的热度显然使她心内更加焦急无奈……

她发疯地摔东掼西……

她抱起孩子急得哭,一边哭一边惶惶地说:“冬冬,冬冬,好冬冬你睁开眼看看小姐姐……”

她将纸塞入一个小鼓肚瓶子里点燃——显然是要自作聪明地给孩子拔火罐。却面对着孩子的光身子,不知该往哪处按下去——看得出她对此道缺少起码的常识,只在农村看别人操做过罢了……

她终于决定将小瓶朝孩子的心口窝放下去——孩子的细嫩皮肤竟被瓶口烫得起了一阵烟……

孩子的疼痛表情,嘴一张……

她怕孩子叫出声,赶快腾出一只手去捂孩子的口鼻……

孩子的头被憋闷得扭动着……

她用另一只手去拨那小瓶——拔不动……

又使足了劲儿一拔,终于拔下了——而捂着孩子口鼻的指缝间,有血流了下来……

她看着自己染血的手,看着孩子半死不活的脸,恐惧地瞪大了双眼……

 

天亮之时——彩凤在屋后栽好了一棵树,正蹲在那儿,用半块旧砖拍树根的土……

孩子已被她折腾死了,并埋在那儿了……

她目光呆滞,拍土的动作很机械,脸上的表情很冷漠。接近着冷酷……

 

她回到了小屋里——见哑巴的堂姐正从小挎兜里掏了什么往自己兜里揣……

彩凤:“掏出来!”

哑巴的堂姐讪笑着从自己兜里掏出了东西放在桌上……

彩凤:“哑巴呢?你堂弟跑到哪儿去了?他怎么不去接我!”

哑巴的堂姐:“你别生气嘛!出了点儿岔子,哑巴因为聚赌被搂进去了。这事儿是谁都想不到的嘛。不过你甭担心,他会被保出来。一个哑巴,不会拿他怎么样的,兴许一时半刻就会回来……”

彩凤找出了自己装钱那个小匣子,一看已被破坏,里边空空如也……

她将小匣子摔在地上……

哑巴的堂姐:“你……没成功?别泄气,那也是钱嘛!我看能比一个孩子还值钱。我帮你倒卖!咱们四六劈成。要不三七也行……”

彩凤一字一句地:“我、成、功、了!”

哑巴的堂姐:“那,孩子呢?怎么?用不着我了!不愿劈钱给我了?上道儿了,开始吃独食了?……”——她冷笑起来……

彩凤:“孩子死了。被我埋在屋后了!”

哑巴的堂姐望着彩凤,见她不像是撒谎,信了,感到事态严峻,表情渐变……

彩凤伸出了一只手:“我的钱呢?”

哑巴的堂姐:“在我家呀!我都给你保存着呐!你不是托我去替你赎你妹子的么?”

彩凤冷冷地:“现在不用你了!走,我跟你去取!”

哑巴的堂姐:“这……这不妥吧?还是你在这儿等着,我一个人回去取,马上就会给你送来的!”

彩凤坚决地:“不!我跟你去取!”

哑巴的堂姐又冷笑起来:“我明白了,你想跟我去取了钱,直接一逃了知,对不?”

彩凤:“对!”

哑巴的堂姐:“如果案发了怎么办?我和我哑巴堂弟不成了你的同案犯?……”

彩凤:“你本来就是同案犯!你还是主媒!少哆嗦!走!……”——她擒住了对方的腕子……

对方一甩胳膊挣开了:“好好好,依你!你先头里出去观观风儿……”

彩凤哼了一声,转过身去……

哑巴的堂姐两眼露出凶光,从墙上摘下了一把砍柴刀……

彩凤听到响动,猛一回头,立眉竖目,厉声地:“你想杀我?昧了我救妹子的钱?!”

哑巴的堂姐:“对!要命就快滚!要钱我就非杀你不可!”——举着砍刀威胁地朝彩凤逼近……

彩凤后退着,瞟见案子上放着满满一盆面粉,突然端起朝对方扣过去……

哑巴的堂姐顿时从头到脚变成了一个“白人”,砍刀落地……

彩凤扑过去,二人扭打起来,相互扯头发,发狠地撕咬。那情形应向我们证明——女人玩起命来,有时比男人还凶残……

哑巴的堂姐毕竟力蛮一些,终于占了上风,骑在了彩凤身上,双手扼住了彩凤的脖子……

彩凤渐渐被扼得失去了反抗力,一只手在地上乱抓,抓住了砍刀柄……

举起的砍刀狠狠落下……

扼住彩凤脖子的双手放松了……

哑巴的堂姐双手捂着头——她白色的脸上淌下了红色的血……

她从彩凤身上栽倒了……

彩凤翻起身来,连连举刀朝对方身上砍,一边恨恨地说:“还我钱!还我钱!你还我救我妹的钱!……”

血——溅在彩凤脸上,身上,一溅,再溅……

 

哑巴回来了——他照例是乐观地,哼哼呀呀地从外边回来。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看见屋内的情形,大愕……

哑巴扑过来,抱起——不,准确地说是拎起彩凤,像扔一只粮食袋似的,一下子就扔到一边儿去了……

彩凤被那一扔,撞在墙,撞得昏头胀脑地跌坐于地……

哑巴抱起他堂姐的身子,哇啦哇啦地叫着——人自然是已经死定了……

哑巴扑在堂姐身上号啕大哭……

哑巴跃起身对彩凤发狠,扯着她头发将她抡过来抡过去,哇啦不止。

被抡倒在地的彩凤,又本能地抓起了砍刀……

哑巴瞪着她,她瞪着哑巴……

彩凤闭上双眼,缓缓举起砍刀,要刎自己的脖子……

哑巴扑过去夺下了砍刀……

哑巴紧紧搂抱住她哭——看得出,尽管她杀了他的堂姐,他还是那么爱她的……

彩凤也哭了……

她双手捧着哑巴的脸说:“哑巴,哑巴,你救了我命,我杀了你堂姐,我对不起你啊!可是她先起杀心的啊!原指望你们能帮我救我妹,谁成想结果会变成这样啊!这是我彩凤前辈子命定的劫数啊!

哑巴也许听懂了,也许并没听懂,总之哑巴拍着自己的胸脯,指指尸体,指指彩凤,急急地比划着,哇啦着,那意思是——你快逃吧!杀人是要偿命的,由我来担当罪名吧!只要你心里时常想起我……

彩凤当然完全能明白她的意思,她摇头,泪涟涟地:“不,不,我不能!一人做事一人担!……”

哑巴又做手势,又哇啦,意思是快走快走!再不走,我先死给你看了!——他当真抓起砍刀朝自己比划……

彩凤被哑巴对自己如此之痴的爱心深深打动了——她缓缓站了起来。走到床前,扯下一床被子盖住尸体,然后开始脱衣服……

彩凤的衣服一件件落地……

彩凤仰躺在床上——她要再给哑巴一次以图报答……

 

哑巴伏在她身上,搂抱着她的身体,吻着她的身体,哭着,呀着——他对她,也可以更直接地说,对他所宝贵所喜欢的这美好的小女子的身体,是那么的无法舍弃!……

彩凤的脸——毫无表情的,面膜般的脸。她大瞪着双眼,眼神直勾勾地望着屋顶……

 

彩凤和哑巴在门口依依惜别……

彩凤刚迈出门,听到背后哑巴哼了一声,一回头,见哑巴已将砍刀砍进了自己肚子……

哑巴两眼定定地瞪着彩凤,仿佛要用目光将她带走到另一个世界去似的……

哑巴将砍刀一剖……

彩凤捂上了自己的双眼,不忍看地将头转回去了……

 

彩凤顺着一条羊肠小路向山下怆惶逃窜……

她在逃窜中回头看了一次——树木的间隙之后,小屋的茅顶冒起烟来……

她猛地收住了逃窜的脚步——山下,搜索的人影正向山上包抄。有手中持枪穿警服的,有持叉棍的村民,有牵着狼犬的——狼犬在犬带的牵制下亢奋地扑跃着,吠着……

彩凤慌乱地横折向另一个方向——然而她看到的是差不多的情形……

她被逼得退向山顶……

她无路可逃,束手就擒地坐在小屋前的一块石头上——而小屋在熊熊燃烧着,她背后人声犬声渐近。她内心里充满了绝望和恐惧,胸脯剧烈地喘息着,眼中流着泪,浑身索索发抖……

一个人的脚步声走到她背后停止……

彩凤缓缓回头——见是刑警老张……

彩凤猛地跃起,向门窗吐火的小屋冲去,看来她企图以自投火海的方式拒捕——两名刑警及时阻挡住她,迫使她站住了……

彩凤的脸……

他们的脸……

又一名刑警从腰间摘下手拷向她走去,老张制止地:“用不着那玩意儿……”

老张走到彩凤身旁,一把擒住她腕子,对众人说:“救火,保护现场……”

他说罢,拖着彩凤便走——彩凤在被动的状态下,回头望那小屋……

 

公安局——审讯室。

彩凤一动不动端坐着,目光呆滞而又充满敌意。

老张托着肘,手捏着下巴,绕着椅子踱步,研究地瞧着她……

老张:“今天可是第三天了,还是不打算交待?”

彩凤:“……”

老张:“成心栽我?让我落个结不了案?”

彩凤:“……”

老张:“你来这套其实没用的。我穿警服的年头,比你岁数还长,审讯经验总是多少有一些的。比如说,我可以一天审你好几次,一次审你好几个小时,最后使你比我还烦,于是来个竹筒倒豆子,一股脑儿彻底交待。可我不喜欢这方式。对你一个小丫头片子,我何必采取疲劳战术,既折磨你,又累我自己呢?……”

彩凤:“……”

老张:“再比如说,我可以装模作样地扮演一个神父似的角色,和你大谈灵魂忏悔的意义,还有罪恶的解脱什么什么的……我这人谈不来那些,换个比我会谈那一套的来审你,我看你的灵魂八成也听不进去……”

彩凤:“……”

老张:“当然啰,我也可以承认自己无能,根本没法儿结这桩案子。我这个人常被同事们视为无能为辈。早就习惯了。无所谓了。于是呢,总结我的教训,可能换个女的来对付你。年长的会对你说——尽管你罪恶深重,可她们觉得你就像她的女儿一样……年轻的会对你说——在法律面前你是罪犯,可在她面前,你是一个同性姐妹。于是呢,终于感动了你……结果还不是一样,法院判你的刑,上级表彰她。我更不喜欢这一套。你给我听明白了,在你我之间,除了审问和交待,没别的可掺和的!……”

彩凤:“……”

老张站在她背后,忽然举起了巴掌——那巴掌自然并没落在彩凤身上,在空中紧紧攥成了拳。随之手臂缓缓垂落,那只手背到了身后……

而这一切,彩凤自然是无所觉察的……

老张走到审讯桌后,端端坐下……

老张:“最后那一个孩子,你究竟卖到哪儿去了?”

彩凤:“……”

老张:“你一共拐卖了几个孩子?他们的下落!”

彩凤:“……”

老张:“哑巴是不是你杀死的?”

彩凤:“……”

老张:“他堂姐是不是你杀死的?”

彩凤:“……”

老张:“小屋是不是你放火烧的?动机是不是焚尸灭迹?”

彩凤:“……”

这时,门轻轻开了一道缝,探进一名女警的头,轻声地:“老张,嫂子来的电话,急事儿。”

老张突然大发雷霆,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你他妈别干扰我!”

那女警的头倏地缩了回去,门关上了。

彩凤瞪着老张,脸上渐渐浮现出了怀有敌意的冷笑……

老张离开桌子,走到彩凤跟前,双手撑在膝部,弯下腰,几乎和彩凤脸对脸地相互凝视着……

老张:“你冷笑什么?觉得我拿你没治了,心里很得意,是不是?”

彩凤朝老张脸上啐了一口……

老张不禁一皱眉,一闭眼……

老张缓缓睁开眼,并不擦,也冷笑起来……

老张:“丫头,听明白了,应该得意的其实是我。因为从现在开始,一个事实明摆着,那就是——我已经占上风了。根据是,三天来你脸上终于有了另一种表情,对我的审问终于有了反应。这是我取得的第一个成绩。为此我今天晚上将会安安稳稳地睡个好觉。而你今天晚上将会一刻钟也睡不着,翻来覆去,覆去翻来,整个夜晚都在苦苦地想,是选择坦白从宽呢?还是选择抗拒从严呢?下一次审问,你的两眼将会因为缺觉而红而肿,你也许会突然痛哭流涕,也许会突然歇斯底里……”

彩凤咬牙切齿地:“我恨你!我什么也不会交待!就不给你受表彰的机会!你们枪毙我吧!我认了!……”

老张直起了腰,仍冷笑着,极其克制地:“你正在照我的话来着!”

他转身走到桌前,按了一下桌角的按铃,于是两名刑警进入,其中一名抓住彩凤胳膊朝外带她……

彩凤挣脱,又啐了老张一脸唾沫,并对他乱挥胳膊,气焰嚣张地:“我就是抗拒!就是不交待!就是要抗拒到底!就是要让你结不了案受不了奖邀不了功升不了级!气死你这只老蛤蟆!……”

老张一愣一愣地连连往后退……

另一名年龄大些的刑警朝外挥了挥手,彩凤遂被强拖出去……

年龄大些的刑警看了老张一眼,无声地笑了,亦庄亦谐地说:“兜里没手绢?”——说罢掏出了自己的手绢……

老张光火地:“别惹我!小心我跟你翻脸!”——从对方手中夺过手绢,擦了擦脸,擤了一手绢鼻涕,将手绢朝地上一扔,大步跨了出去……

 

食堂。

刑警们在排队打饭……

他们相互议论着:

“不但拒不交待,还特嚣张!听说今天啐了他两口,骂他是老蛤蟆!”

“这样的,干脆甭审,趁早崩了算了!”

“上边限期破案,三天了,还没问出一个字,老张这次可又碰上较劲儿的了!”

他们中有人发现老张就排在后边,相互使眼色,收住了议论……

老张冷着脸,佯装充耳不闻……

 

老张占据着一张长桌的一端吃饭——他旁若无人,一勺接一勺大口大口地吃着,那样子根本不像一个人在吃饭,而像一台吞咽机在机械地吞咽着……

长桌两侧他的同事们,似乎感到了某种无形的压迫,一个个盯着自己面前的盘子碗,吃得鸦雀无声,气氛几近于肃然……

这时一个倒霉的家伙端着碗过来了,大模大样地往老张身旁的空椅上一坐,开口挖苦地说:“我说老张,你到底审得出口供审不出口供哇?”

老张一口饭刚入口,停止了咀嚼,瞪着对方……

对方:“如果不行,就应该主动跟头儿打招呼,换个能力强的人接替嘛!别贪功心切,反而误了结案日期呀!……”

老张缓缓站起,将一盆汤扣在对方头上——接着将吃剩的饭菜都拨拉在对方头上,并在对方头上擦了擦筷子、勺子。之后将筷子、勺子往自己上衣兜一插,扬长而去……

 

领导办公室(分局?所?)

老张的顶头上司(我们已经认识了)在批评他:“往人头上扣汤盆子,太不像话!”

老张坐着,闷头吸烟。

“连那种年龄的一个女嫌犯都对付不了!你如果不能按期结案,叫我向上边怎么解释?”

老张猛抬起头,脖子一梗,语气极倔地:“你怎么知道我对付不了?你怎么知道我不能按期结案?”

他狠狠按灭烟,起身便走。

顶头上司被他顶撞得直眨眼……

 

老张家。晚。

老张在台灯下翻案卷……

床上的女儿翻了个身,抗议地:“妈,灯晃我眼,烟还呛我,我能睡着嘛!人家明天还考试呢!”

老张不禁回头看女儿……

妻子:“你把头蒙上一会儿,啊?这案子对你爸爸很重要,关系到他升级、长工资、分房子呢!”

女儿:“那考试还关系到我升学呢!”——赌气用被子蒙上了头……”

老张面有疚色地掐灭烟、关了灯……

 

黑暗中——老张和妻子躺着低声说话。

妻子:“很棘手,是不?”

老张轻描淡写地:“有什么棘手的?小案一桩!不过就是……有点儿气人罢了!……”

他分明不愿和妻子多谈这案子,翻过了身去……

 

彩凤进人了审讯室。

通过她的主观视角,我们发现审讯室完全变了样子——首先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字幅不见了,满墙都是放大了的照片,照片上的男人、女人、年轻的、中年的、年老的、都在因为丢失了儿子、女儿、孙儿女、外孙儿女们而痛哭,而悲诉,而愤恨,而绝望。有一家一户的照片,也有单人的大特写……

这面墙上有照片,那面墙上也有照片……

照片上那些眼睛似乎都在瞪着彩凤……

那些表情各异的面孔似乎都将从墙上扑下来……

审讯室变成了这个样子,显然是彩凤所没料到的——她的心灵和对审讯的敌意,受到了强烈的冲击——因为她四面望着望着,终于,竟忍不住转身欲往外跑,而门从外面关着……

她竭力镇定住自己,走到椅子那儿,想坐下去,却发现椅背横梁上也贴了一幅“宽银幕”照片——个女人哭得大张着嘴,仿佛不是人的照片,而是什么犬科动物的大特写……

彩凤竟不敢坐下去,怕那大张着的嘴会咬她的背似的……

桌上的一台录音机这时发出了声音——哭声——男人的、女人的、喊儿的、唤女的、诅天的、咒地的……

彩凤不禁紧紧捂上了耳朵,仰起了脸——然而顶棚上也贴满了同类照片和大特写……

彩凤闭上眼睛,捂着双耳尖叫起来:“放我出去!放我出去!芊子!芊子!……快来救姐姐啊!……”

她的尖叫的尾音,变成了哭声……

她的哭声与录音机里的哭声混在一起,有时她的哭声压倒了后一种哭声,有时后一种哭声压倒了她的哭声……

她从这面墙扑到那面墙,发疯般地往下撕扯照片……

 

几面墙上的照片被撕扯得狼狈不堪,支离破碎……

满地是撕碎的照片纸屑;披头散发坐在椅子上的彩凤,手里仍在撕着,越撕越碎……

 

老张已坐在审讯桌后了。

老张:“采取这种方式,是你逼我。”

 

彩凤:“……”

老张:“芊子是谁?”

彩凤声音精疲力竭地:“是我妹……”

老张:“可是据我看来,她是救不了你的。”

彩凤抬起了头,迎视住老张的目光,流着泪说:“可是,就算把我枪毙了,我变成了鬼,也要救我妹!……”

老张:“你妹怎么了?”

彩凤:“我和我妹,是一块儿被人贩子拐卖的……”

老张一愕:“你!……我审你多次了,你为什么不早说?”

彩凤:“我能对谁去说?对你?我已经是攥在你手心里的犯人了,会指望你大发慈悲,替我去救我妹?……”

她冷笑起来——笑得又冷又凄惨。

老张:“你总该相信,这世上好人还是有的吧?”

彩凤:“好人?在人贩子卖我妹那个村子里,当时就有人说说笑笑地围着看,我哭,我求,怎么没有一个好人出面可怜我们?……”

老张被反问得一怔。

彩凤:“我恨你!我恨死你了!如果不是你那么快就抓住我,我一定能把我妹救出来!那些丢了孩子的有多恨我,我彩凤就有多恨你!到了阴曹地府我也要恨你!……”

老张默默听着,凝视着彩凤……

老张:“恨就恨吧,随你便……”——说着,从桌上厚厚一摞案卷夹中,抽出一册,翻看起来,似乎一时忘了彩凤的存在,根本不打算再理她了……

彩凤的目光中,便有了几分困惑,她张了一下嘴,欲主动开口说句什么的样子,但由于心理上存在着强烈敌意的缘故,将到了唇边的话又强咽下去了……

她闭上了眼睛,似乎也要忘了老张的存在……

老张抬起头看了看她,思忖着,犹豫着,终于还是站了起来,拿着案卷夹走到她跟前,将案卷夹展示在她鼻子底下……

老张:“这两个人你见过没有?”

彩凤睁开眼,目光一落在案卷夹上,表情顿变,夺过案卷夹细看——那上面有两个人贩子的照片……

她目光中充满仇恨,欲扯下人贩子们的照片——老张赶紧将案卷夹一背……

老张:“那么是他们了?只要是他们,就能知道你妹妹被卖在哪了。”

彩凤:“你……你也把他们给抓住了?”

老张:“那倒不是我……大案要案,也不好全叫我一个人破了……这几天你也确实把我僵的够累的,咱们今天就到这儿吧,嗯?……”

他说罢,放下案卷夹,向门口走去——彩凤扭头望他……

老张刚走到门口,彩凤猛地站起,叫道:“你别走!……”

老张转身,望着彩凤,不出所料而又耐心地期待着……

    彩凤却又缓缓坐在了椅子上……

    老张走到她跟前,低声地:“有话说?”

彩凤仰脸望他,望着望着,几乎是情不自禁地,嗵双膝跪在了他面前,信誓旦旦地:“只要你能救我妹,我就老老实实地交待,什么都交待!”……

老张:“你起来。这成什么样子。”

彩凤反而搂抱住了他双腿,哀哀地求着:“大叔,我知道我已经救不了我妹了,求求你,一定替我救救她吧!”

老张:“起来!我叫你起来听见没有?”

彩凤:“你不答应我,我就不起来!”

老张:“好吧,听清楚了,我答应你。”

彩凤半信半疑地放开他双腿,缓缓起身坐到椅子上。

老张:“把你刚才说过的话,再重复一遍。”

彩凤:“只要你能救我妹,我就老老实实交待,什么都交待……”

老张一言九鼎地:“你再给我听清楚了,我就是玩命,也要把你妹救出来!”

 

顶头上司的办公室。

上司:“没那么简单吧?”

老张:“只要她一开口,五六户人家,就可能找回自己的孩子。该冒的险,得有人去冒。”

上司:“你怎么能乱答应一个犯人的请求呢?”

老张:“说出的话,泼出的水。对待犯人,该讲信用的时候,也应该讲信用。”

上司:“万一她仍不交待,你不是反而耽误了结案时间,反而等于被她利用,白冒一次险了么?”

老张:“救她妹妹也是我们的职责,谈不上被她利用不利用的……”

上司:“那么,你想要多少人手?两个三个可以,多了我没法儿抽派。”

老张:“一个也不要。只希望头儿给当地同行打个招呼,协助我一下……”

 

夜——人贩子卖芊子那个村。

老张的身影扛着芊子从村中潜出——芊子乱踢着双腿,塞了布的口中发出呜呜声……

一个老太太的喊叫突然响声:“快来人呀!我家媳妇被人扛跑啦!……”

一群人影从村口拥出——举着火把的,持着械物的……

老张扛着芊子跑……

人群在其后追……

两个接应老张的人出现——老张肩膀一斜,将芊子惯在地上……

老张上气不接下气地:“快!带上她开车走!我把追的人引开……”

两个人中的一个担心地:“那你!……”

老张:“还啰嗦!快呀!……”

老张说罢,向另一方向跑,边跑边故意喊:“这姑娘老子抢定了!有能耐就来追吧!

 

老张被追赶者们围在了一座崖头上……

对方们的械物,在火把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老张高举着手枪,朝天空放了一枪……

人群中有人喊:“别怕他这一套!他只敢朝天放枪,哪敢朝人放枪!”

老太太:“他不说出我媳妇在哪儿,就活活打死他!打死了我偿命!”

人群向老张逼近着,老张一步步后退……

老张望见远处的车灯光,欣慰地笑了——那车灯光证明,芊子已被救走……

老张已退到了崖畔,低头看——河水静静地流……

老张将手枪往枪套一插,严厉地:“以后再来跟你们算帐!……”

老张纵身跃下了崖……

 

关押所。

老张的脚,和芊子的脚,在长长的走廊走着——老张的脚有点跛……

镜头摇上——老张的一支胳膊吊在胸前……

芊子挺着怀孕的肚子。她走得很慢,双手捧腹,看得出,她对于孕儿是非常在意的……

 

彩凤坐在审讯室——聆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脸上的表情越来越激动……

门开处,芊子挺着肚子走入……

芊子:“姐……”’

彩凤望着她,嘴一扁,流泪了……

芊子向彩凤走去……

彩凤竭力克制着,不动,不开口,不哭出声,只是目不转睛地望着走近自己的芊子,由于克制着不愿哭出声,脸越来越扭曲,越来越扭曲……

芊子:“姐,苦了你了……”

芊子也流泪不止……

她们终于都忍不住,都向双方扑去,搂抱在一起……

彩凤终于放声大哭地:“芊子,姐的妹呀!姐可见着你了!姐都是为赎出你,才落到这地步啊!……”

她们一时哭得天昏地暗……

门上方的玻璃后,老张的一张脸,不忍看地转了过去……

 

姐妹二人哭过后,已相互紧握着手坐下了……

芊子抽出手,从兜里掏出一个手绢包儿,打开,是彩凤的蓝发卡……

彩凤:“怎么在你手里?”

芊子:“我见在村上一个孩子手里,就替姐讨要回来了……”

芊子用手绢儿擦了擦发卡,替彩凤戴在头上……

芊子:“姐,我信你的话。”

彩凤:“什么话?”

芊子:“你娘会保佑你,大案化小,小案化了……”

彩凤苦笑……

 

门外——老张自言自语地:“怎么想的啊!”

他从兜里掏出烟盒,和一个极小的可作烟灰缸的东西,却引得一阵腰疼,咬着牙倒吸凉气……

他贴墙蹲下,用吊在胸前那只手托着烟灰缸,吸起烟来……

审讯室里传出彩凤和芊子的对话……

彩凤:“妹,你怎么还白了?还胖了?”

芊子:“省心呗……”

彩凤:“省心?……”

芊子:“一开始我不吃,不喝,光哭,光闹,瞅机会就逃,他们一家就捆我,拴我,打我,虐待我……后来我服了,他们一家又开始对我好。我怀孕了,他们就对我更好了,连活儿都不让我干了,都盼着我给他们家添个大胖小子……”

老张聚精会神地聆听,摇头……

彩凤:“要是生个姑娘呢?”

芊子:“那他们也高兴啊!他们说是姑娘就卖了,让我再生。姑娘卖了也是一笔钱啊!……”

彩凤:“卖了?……你舍得?”

 

审讯室。

芊子微微一笑,笑得大有那么几分无所谓的意味儿:“姐,人呢,只要想通了,凡事,也就随它去了呗!……”

彩凤毫无表情地:“这么说,你早已经想通了?”

芊子默默点了一下头,一副单纯得近乎弱智的模样。这种模样,对于一个她那种年龄的小女子,若在寻常情况之下,甚至会显得有几分可爱。但是这会儿,对于彩凤而言,她的模样就颇为具有杀伤性了……

彩凤:“你想通什么了?”

芊子:“咱一个农村女子,才上了三年学,嫁什么样的男人还不是嫁?宁嫁蠢汉当宝贝,不嫁好汉当苦妇——这点一想通,也就全都想通了。姐你这样子看着我干啥?我的理说错了么?……”

彩凤:“你现在被救出来了,又是怎么打算的?”

芊子沉吟片刻,垂下目光,低声而又怯怯地:“也没什么另外的打算……”——用一只手轻揉着肚腹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呗!何况我男人对我还行,我还得回去替他生孩子,做老婆啊!……”

彩凤:“可你是被卖到那人家的!”

芊子:“嫁去的也罢,卖去的也罢,对我,反正还不是一回事儿……”

彩凤猛地拍了下桌子:“可我呢?可对我呢?”

芊子被吓得一哆嗦,抬起头,困惑不解地望着彩凤……

彩凤叫嚷地:“可我为了赎出你,拐卖孩子,犯了国法!就要被判刑就要下大狱,你倒没事儿人似的,还说要回去给一个王八蛋男人生孩子做老婆!……”

彩凤双眉倒竖,二目圆睁,左右开弓,狠狠扇了芊子两记耳光……

芊子双手先后捂脸,始料不及地呆望彩凤。

彩凤揪住了芊子的头发,发疯地:“我打你!我打死你!……”

芊子:“姐!姐你别打我!别打掉我的孩子!”

彩凤将芊子推倒在地:“我没你这样的妹子!我今天非要叫你流产不可!……”

彩凤用脚踏向芊子的肚子,芊子一滚,躲开了,双手护住肚子,坐在地上向后畏缩着身子……

 

门外——老张急忙掐灭烟,揣人兜里,闯人审讯室……

彩凤正高举着椅子砸向芊子,被老张抢前一步挡住,并夺下了椅子……

芊子连滚带爬地逃离审讯室……

彩凤恨得全无了理智,一头翻句桌角,撞昏于地……

老张扶起彩凤的身子,用一只手按住彩凤流血的额头……

老张的兜里冒起烟来,他又只得用那只手去拍衣兜,一时顾此失彼……

 

审讯室。

彩凤头上缠着药布,和胸前吊着手臂的老张都端坐着,相互注视着……

老张:“你性子太暴烈了吧?”

彩凤:“……”

老张:“你又不打算彻底交待了么?”

彩凤:“……”

老张:“我为了救你妹,可是豁出性命的啊!”

彩风:“别提她!”——将头一扭。

老张:“又是三天过去了,我的记录簿上还是一个字也没有。如果你是我,你能有我对你这种耐心么?你再想想那些丢了孩子的家庭,那些当爸爸妈妈,爷爷奶奶的人……”

彩凤倏地将脸转向老张,生气地:“你别唠唠叨叨了!……”

老张一时缄口,挠挠头,掏出烟来,刚叼上一支,瞥见“禁止吸烟”的字条,将烟狠狠掐断,烟盒使劲儿往桌上一拍……

彩凤:“你说到做到,我也说到做到……可你还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老张以严厉又不信任的目光望她……

彩凤:“大叔,求求你,再信我一次吧!我,我想去给一个人上坟、烧纸……”

老张:“谁?……”

彩凤低下了头,声音极小地:“哑巴……”

 

山上。

哑巴小屋的废墟旁,两堆新坟——彩凤在其中一堆坟前烧纸——她的双手被拷着……

老张站在不远处吸烟,若有所思……

彩凤用一张纸钱撕成个小人儿,用一根树枝狠狠扎在另一坟头

——毫无疑问,那是哑巴堂姐的坟,彩凤恨她,用自己相信的方法报复着……

彩凤一回头,见老张在看她——老张并没表示什么……

彩凤朝哑巴的坟跪下,磕了三个头,缓缓站起——她表情极为虔诚,头磕得也极郑重……

彩凤:“如果我彻底坦白了,真会轻判我么?”

老张:“坦白从宽,是法的一条原则。”

彩凤:“啥叫原则?”

老张:“就是……就是你必须相信的意思……”

彩凤:“那,我就信你的话……”

她捡起一块石头,走到井口旁,敲井台的砖——敲下一块,又敲下一块,于是出现了一个用塑料纸包着的小本儿……

彩凤将小本儿交给老张:“卖到哪儿去了,经什么人卖的,都记在这小本儿上了……”

老张急看小本儿……

老张:“来,我给你打开手铐,我要请你下馆子!……”

老张和彩凤往山下走的背影——他那只没折的手臂,从背后搂着彩凤的肩……

 

小饭馆里。

老张:“吃饱了?”

彩凤:“饱了……”——她打了个嗝又说:“大叔你真好,我是犯人,你还请我下馆子……”

老张忧郁地笑笑,摸了她头一下……

 

他们从镇街上经过……

彩凤望着一家录像放映厅的广告说:“大叔,我还想看一场电影,行么?”

老张犹豫地看看表,之后爽快地:“行”。

 

放映厅里——放的是香港喜剧片……

彩凤看着,似乎一时忘了自己是犯人,竟自投入地笑着……

老张用目光斜视着她,表情更加忧郁……

 

审讯室。

彩凤在交待着……

老张的手握着笔飞快地记着……

彩凤说到伤心处,抹眼泪,掩面而泣……

老张停止记录,以手掌撑住额头……

彩凤抬头看他,见他竟也在侧转身抹眼泪,内心极为感动,望着他那种目光也变得极为亲昵了……

老张:“你一气儿说了三个多小时,说累了吧?”

彩凤摇头……

老张:“不累也到这儿吧!”

彩凤:“大叔……”

老张一愣地:“以后不许叫我大叔。尤其在我审你的时候不许这样叫。要叫我张警员,记住没有?”

彩凤:“记住了大叔,我想问你,监狱里是不是还教犯人学文化?”

老张:“对。”

彩凤:“还教犯人学手艺?”

老张:“……”

彩凤:“对不对呀?”

老张:“对……”

他声音很低……

彩凤:“这就好……这就好……”

老张望着她,表情忧郁得一时苍老了许多……

 

老张家。

妻子女儿在熟睡——老张却翻来覆去睡不着……

老张悄悄爬起,光着脊梁,穿着裤权,坐在桌前翻阅厚厚的案卷……

老张在大口大口地吸烟,陷人难解的思索……

 

关押所食堂。

老张在和同事们吃饭……

一同事:“嘿,饭吃鼻子里去了,想什么呢?”

另一同事:“老张,你近来可深沉多了啊!自己的案子顺利结了,还使别人的案子有了突破性进展,功劳大大的啊!”

老张:“你们说,徐彩凤的案子,会绕过死刑去不?”

“绕过死刑去?拐卖了五个孩子,死在她手里一个,还另有两条人命与她有关,除非国家早已废除了死刑!”

“你是装法盲啊,还是明知故问?”

老张:“是啊,怎么绕得过去呢……”

 

审讯室。

老张:“现在,我还要问你几个问题。这几个问题对你非常重要,你可要听明白了,想好了再回答。”

彩凤点头。

老张:“你拐卖儿童,是不是受哑巴的堂姐指使?”

彩凤点头。

老张:“你不要点头。要回答是——或者不是?”

彩凤:“是”。

老张:“那个死了的儿童,是不是死在哑巴手里?”

彩凤连连摇头:“不,不是……”

老张:“不是?你不是交待,哑巴那天没去接你么?如果他去接你了,情况是不是就会有所不同?”

彩凤:“是……”

老张:“情况有所不同,孩子也就不会死了,对不?”

彩凤:“对……”

老张:“那不就等于,是死在哑巴手里了么?”

彩凤:“这,你要这么认为,就算这么回事儿吧……”

老张:“不是我要这么认为。你别把我绕进去。你要自己回答,是不是死在哑巴手里?”

彩凤犹豫……

老张:“我再说一遍,这些关键问题,对你别提有多重要。是不是?”

彩凤:“是……”

老张:“哑巴的堂姐,是谁杀的?”

彩凤:“我……她先想杀我……”

老张:“对,她先想杀你,你是被迫自卫。可你又怎么知道,真是你自己杀死了她呢?……”

彩凤困惑……

老张:“我的意思是——当时的情形是不是这样的?你砍了她两刀,可她并没死,也不会死,后来哑巴进来了……”

彩凤终于领悟了老张的用意,目光充满了感激,充满了良心的不安,但却在不由自主地点头……

老张:“要用明明白白的语言回答!”

彩凤:“是……我认为是哑巴,杀死了他堂姐……”

老张:“你认为,为什么?”

彩凤:“哑巴他当时……受了刺激……疯了……”

老张:“你亲眼所见?”

彩凤:“对,我……亲眼所见……”

她流泪了,感激的泪,良心不安的泪……

老张:“到了法庭上,会有辩护律师为你辩护,你可要和刚才的回答一样!过来按指印吧!”

彩凤在记录上按下了鲜红的指印……

 

法庭。

辩护律师:“徐彩凤,你拐卖儿童,是不是完全出于想赎出你妹妹的目的?”

彩凤:“是……”

律师:“最后一个儿童,是不是死在哑巴手里?……”

彩凤:“……”

听众席的反应……

法官:“犯人徐彩凤,快回答。”

彩凤:“不,不是死在哑巴手里。与哑巴无关,死在我手里……”

听众骚动……

律师愕异,不知所措而又强自镇定地:“哑巴的堂姐,是不是哑巴杀死的?”

彩凤:“不,不是哑巴杀死的。是我杀死的。也与哑巴无关……”

律师只好拿起案卷看,有些生气地:“你,你怎么与审讯记录上回答的不一样?……”

听众席间,穿便服的老张,表情忐忑……

他起身走了……

彩凤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我……欺骗了审讯官……”

听众席更加骚动……

老张驻足,头从肩上缓缓扭回,望向彩凤的背影……

 

又是一个雨天。

撑着各色雨伞的人与老张擦肩而过……

雨越下越大,无伞的老张,在雨中茫无目标地缓行着……

老张走到一条河边,手抚栏,仰起头,任雨淋着自已的脸……

 

监狱。

老张在探监室探视彩凤——老张穿便装,手臂已去了夹板;彩凤穿囚服……

两人相对无言。

彩凤终于先开口:“大叔,胳膊好了?”

老张点头。

彩凤:“大叔,你怎么穿便装?”

老张:“我已经退出刑警队列了。”

彩凤愕异地:“因为我?……”

老张:“也不能说是完全因为你。我的腿,为救你妹,落残了,只得改行……”

彩凤负疚地:“大叔,你是不是有点儿生我的气?……”

老张苦笑摇头……

彩凤:“我不能……哑巴有恩于我,他至死都不恨我……我没被男人像他那么喜欢过,我真是不能……”

老张:“我理解……”

彩凤:“监狱对我挺好的,说就不给我戴脚镣了……”

老张怆然……

彩凤:“听人讲,关在单牢里的,都是要枪毙的?”

老张将话岔开了:“我去给你家里送过信儿了,你父亲,他  忙……”

彩凤:“真会枪毙我么?我什么都交待了啊!你不是说,坦白从宽的么?……”

老张又将话岔开了:“至于你妹,你不必担心,啊?我已经说服我老伴儿,认她做义女了……”

彩凤:“我知道我民愤太大……可我……大叔我好怕死,夜夜做恶梦……”

彩凤哭了——她伸出双臂,身子前倾了一下,似要投入老张怀抱,却又意识到了彼此的身份,收回双臂,以手捂脸……

老张摸了她的头一下,像摸自己女儿的头一样,温爱地:“夜里睡不着,就想小时候的快乐日子……”

彩凤:“可我打小长这么大,就没有过多少快乐日子……”

老张早已难于控制自己的心情,站了起来,很吃力地说出一句话:“我还会来看你的……”

他转身便走……

彩凤:“大叔!……”

老张在门口站住,没转身,也没回头……

彩凤:“告诉芊子,说我不恨她了……”

老张冲出门外……

一株大树后,露出老张的半侧身子,他双手捂脸——我们听到了一个男人痛心到极点时的哽咽之声……

 

公审现场。

被倒绑双臂的彩凤举目四望——她分明是在寻找老张……

台下,人们对她指指点点……

她仿佛置身度外——却没发现老张的身影……

 

执刑地。

彩凤惊恐地走着,仍四望着……

她跪了下去……

她抬起头望最后一次天空……

她发现了老张的身影——不远不近地,站在一处望着她……

她嘴巴一动,浮现了一丝丝笑意,两只眼睛,同时放射出某种异彩……

她渐渐地笑了……

她的目光发现了什么——一朵黄灿灿的野菊花,小小的,新开的,孤独一枝,看去生机勃勃。

她的目光盯住野菊花不移开了。

世界也变得金灿灿的了。

枪声……

重复几次的枪声……

世界变红了,包括那朵野菊花……

 

 

2010118

 

 

写在后边的话

 

这是我十多年前创作的剧本。那时,中国拐卖妇女儿童的犯罪现象,绝不少于近年之矿难的发生。公安部门找回一个被拐儿童是相当不易的;而营救一个被拐卖的妇女(她们大抵是少女),真的往往是要冒险的。

那时的农村,由于贫穷,便有太多的光棍汉,故有拐卖妇女的“业务”。相当便宜,最低价才二三千元。

如今鲜闻拐卖妇女儿童的犯罪现象了,这实在也是社会进步的一个证明。

而我将这一剧本发在网上,只不过是要表达一种情愫;一种对所谓具有现实意义的电影的凭情愫。

我相信,等我们中国人对电影的娱乐功能享受够了;对电影这棵摇钱树带来的金钱效益追求够了,是会又愿意考察电影的人文品质的。

或者,以上享受和追求竟是没够的。

谁知道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清 名
后一篇:玉顺嫂的股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清 名
    后一篇 >玉顺嫂的股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