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梁晓声
梁晓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60,928
  • 关注人气:13,7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六月的战争1

(2009-08-31 23:44:48)
标签:

选举

友情

战争

文化

分类: 小说连载

六月的战争

——转学生徐育伟小说

 

1

六月的早晨,风像水波一样拍打在脸上,一种酥麻的感觉顿时从心间漾开。大街小巷胡同深处都有遛狗的男女,他们神态悠闲,目光拴在自己的爱狗身上。到处可见人与动物其乐融融的景象。

舟子和李强没像往常一样牵着自家的狗出去疯玩,而是相约来到远离村子的一块麦地。麦地就在红彤彤的天底下。放眼望去,麦地犹如一个金色的海洋。麦穗饱满,有如女人怀胎十月隆起肚腹。麦地南边,有一个沙坑,近两米深。两个男孩一声不吭地跳进沙坑,彼此对视着。这个沙坑,曾经是他们童年时代的游乐场。

“舟子,我们做个了断吧。”李强冷冷地说,踢了一脚沙土。

舟子穿白色衬衣蓝色牛仔裤,显得干净利落。李强穿着花格子短袖,头发跟刺猬似的。都是十二三岁的样子。眉宇紧缩,均用仇恨的目光盯着对方。

“哼,我不怕你!”舟子头一歪说,“动手,来啊!”

李强迟疑几秒钟,咬着牙一步一步靠近对方。两个人都摆好了架势,沙坑里的空间霎时沉闷下来,且充斥着火药味。似乎一场战争即将爆发。

李强先动的手,他瞅准时机,当胸一拳打在舟子身上。舟子闷哼一声,后退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白衬衣立刻被黄土玷污。他爬起来,吐掉嘴里的沙子,握紧双拳逼近李强,对准他的鼻子就是一拳。两股鲜血立刻奔涌出来。

李强用手抹了把鼻子,发现掌心全是血,急了,暴跳起来,将舟子推到在地,然后扑过去骑在他身上……

舟子和李强最终没分出胜负,他们精疲力竭地躺在柔软的沙土上,喘着粗气看太阳上升,懒洋洋的阳光开始催眠他们眩晕的大脑。他们身上点缀着血印。

喘息一会儿,李强男孩突然说:“舟子,我不该说你爸坏话。”

舟子先是一愣,扭头看着他,那眼神里的仇恨与刻毒渐渐消退,“你说什么?”

“我说我不该说你爸坏话。”

沉默几秒,舟子说:“我也说你爸坏话了。”

“舟子,你说你爸跟我爸会不会也找个没人的地方,打一架啊?”

“不会。”

“为什么不会呢?”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觉得他们不会打架。但是我看得出来,我爸讨厌你爸。”舟子嗫嚅道,“前几天我爸吃饭的时候还说过你爸的坏话。”

李强问:“他说什么?”

“他说你爸是个贪官,当村主任贪了不少钱。”

李强立刻激动地说:“他胡说,我爸是个清官,我知道。”

“你怎么知道的?”

“反正我就是知道!”李强默然,深吸了口气,低声说,“其实我爸也说过你爸的坏话。”

“说什么?”

“说你爸不务正业,成天在外面瞎混,是个二流子。”

舟子提高嗓门,嚷:“他胡说,我爸不是那种人!”

李强说:“舟子我问你,你是相信你爸说的还是相信我说的?”

“我相信你说的。”

李强点点头,笑道:“我也相信你说的。”

李强跟舟子对目而视,这个时候他们眼里的流淌着友情的光辉,它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如此纯净透明……这些天来发生在成人世界的那些事情也一点点地从他们脑海中消失,童年时代就开始积淀的友情又重新充斥心头。

舟子和李强是发小,他们一起度过了快乐的童年时光。但是变故突然出现。他们所在的村子要竞选村主任。李春海是上届村主任,即将卸任,但是李姓家族还希望李春海继续当村主任。李春海经不住大家劝说,同意参选。陈氏家族早就不满李春海任职期间的所作所为,想在自己家族里找出一人来参选村主任。陈志国自告奋勇站出来。

就这样,舟子的爸爸陈志国跟李强的爸爸李春海被推上了舞台。他们村子以徐姓和李姓居多,因此陈志国跟李春海便代表着两大家族,开始争夺村主任的头衔。

 

 

2

舟子和李强相继爬出沙坑后回到家。舟子妈一见儿子白衬衣上沾满了血,头发脸上也乌七八糟的,立刻从厨房窜出来,拉过舟子问:“哎哟,你怎么浑身是血,啊?你跟人打架了?”

舟子不想撒谎,便说跟李强打架了。

“李春海的儿子!”舟子妈立刻站起来,破口大骂,“他儿子怎那么黑心啊,把你打成这样,走,咱们走,我得找他黑心老爹说道说道去!”

“妈,您别拉我了。”舟子倔强地挣脱开,说,“我跟李强闹着玩的。我肚子饿了。”

“你缺心眼啊,被人打成这样还说闹着玩,走,走,赶紧跟我走!”

舟子转念一想,便嘻嘻笑道:“妈,这血不是我的,是李强的。”

“噢,是李强的呀!”舟子妈乐了,说舟子你赶紧洗洗去,妈给你煎荷包蛋。

舟子换完衣服后去厨房,端着她妈煎的荷包蛋吃了两个。舟子想把剩下的三个送去给李强吃,便瞅她妈不注意,端着碗开溜了。

舟子走在熟悉又陌生的街道上。街上悬挂着红色横幅,迎风招展,墙上电线杆上都贴着狗皮膏药似的宣传单。人们议论最多的话题跟“选举”有关,他爸跟李强爸的名字也在那些男男女女的嘴里吸进吐出,沾了一股子唾沫味儿。

舟子埋头走到李强家院前。他家院门虚掩着。舟子进去后喊了声李强。李强家的狗应声叫起来。那狗缠着舟子亲热。这时舟子听见屋里有人说:“以后离陈志刚家的兔崽子远点,他爸是个二流子,养的儿子也是个二流子,我告诉你啊,离他远点,听见没!”

舟子很难相信,那个尖利的女声会从李强妈的嘴里奔出来。记忆中,李强妈是一个始终面带微笑说话柔声柔气的好女人。舟子甚至凭自己的本能觉得,作为女人的她比自己妈妈更具有女人味。舟子幼小的心灵所感觉到的女人味其实是母性。接着他听见李强争辩道:“妈,舟子不是二流子,他爸也不是!”

“兔崽子,你还顶嘴啊!你小屁孩一个懂什么呀!”

“就懂,我就知道!”

“你还反了是不是,啊?你是不是皮痒啊!”

“我就要跟他玩,打我也要跟他一起玩!”

“你出来,你跟我出来!”李强妈生拉硬拽,将儿子拉出屋子,捡起地上的拖鞋就要打儿子屁股。这时,她看见舟子端着碗站在一侧。

“阿姨。”舟子依旧热情地喊。

“哼,”李强妈鼻孔翕动一下,瞟了舟子一眼,就当舟子不存在似的,去解儿子的裤子。

舟子发现李强一直低着头。他清楚李强性格倔强,他更清楚李强不会妥协,出卖他们的友谊。但是,舟子不想看见李强被打,于是将碗里的荷包蛋倒在地上喂狗,又说:“阿姨,您别打李强了,我以后不来找他玩。”

舟子说完大踏步走出院子。回家的路上,舟子很奇怪,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一个选举就让他跟李强的友谊产生了非常坏的影响?选举那是大人的事情,关他和李强什么事呀?舟子越想越烦,见到张贴的选举宣传单就撕,撕得碎碎的,然后用力往空中撒。

舟子迈进远门就听见屋子里有人在说话。他爸回来了。舟子躲在自个儿房里写暑假作业,但是从客厅钻进来的粗话灌满他一耳朵。听声音客厅里有四个人,一个是他爸爸,其他三个都是平日里管叫叔叔大爷的人。听了几句,舟子就明白他们在商量选举的事情。

“不管怎样,一定要把李春海搞下台!”

这句话舟子听得很清楚,他爸说的,声音语调里带着一股凌厉狠劲儿。

“必要时,咱们可以发动群众去镇里告他的状,李春海这王八蛋当主任三年,没少贪钱……”

舟子知道“贪”是什么意思,他想起李强说过,他爸爸是一个清官。于是舟子闯进客厅,愣愣地说:“爸,李强说了,他爸爸是个清官。”

这话立刻逗笑了大家。舟子爸笑道:“儿子,你知道什么是贪官什么清官吗?”

舟子摇摇头,说:“可李强说了。”

“李强说的算个屁呀,他是你爸爸还是我是你爸爸呀!”

陈志国这句玩笑被他老婆听见了,舟子妈迈进屋子,伴着脸说:“你瞧瞧你,老不正经的,跟儿子开这种玩笑。舟子,别搭理你爸,妈带你出去玩。”

“我不,外面乱糟糟的。”

家里也乱糟糟的,暑假作业写不下去了,舟子便离开家去了丁四爷爷那儿。

 

 

3

丁四爷爷是个老鳏夫,无儿无女,在村西桃林看桃。四月份,他跟李强去丁四爷爷那儿玩过。那时桃花开得正艳,犹如脸红齿白的笑靥。他们两人奔跑在桃林深处,追逐着自家的狗。欢声笑语伴随暗伏的花香四溢。临走,丁四爷爷还让他们等到六月份桃子熟了,过来吃桃。

李强早就想去了,但是舟子没同意。他说丁四爷爷有些疯疯癫癫的,嘴里没闸门,话太多,总说些让人摸不着边际的话。李强也补充,说丁四爷爷能跟鬼说话,有次他来桃园摘桃花,就听见丁四爷爷在屋里跟人说了半天话,后来他从门缝往屋里瞅,发现丁四爷爷对着一个幽暗的角落说话,感觉特别瘆人。

但是这次,舟子只能去丁四爷爷那儿。因为他感觉现在整个村子都乱糟糟的,而只有村外的这片桃林还是块净土,寄居在这里的丁四爷爷也似乎被村里人遗忘了,置身事外。

望着满园的桃子,舟子却没早先的那股馋劲儿。他一踏进桃林,就闷闷不乐喊了几声“四爷爷”。

“舟子你们来了。”四爷爷应声从瓦房里出来,乐呵呵地说,“我估摸你们也快来了,看着这么多桃子,馋吧?强子呢,那兔崽子又跟我玩躲猫猫了?”

舟子摇摇头,沮丧地说:“就我一个人来的。”

“咦——这可就怪了,你们闹别扭了?”

“不是,跟您说不清楚。”舟子抬起头,一本正经地说,“四爷爷,我今天不是来吃桃子的,我想问您件事。”

“问我个事?”寂寞的丁四爷爷没想到会有人主动跟他说话,立刻来了兴致,拉舟子到屋前的树桩上坐下,说,“舟子,你问我算是找对人了,这世上还没有你四爷爷不知道的事情。”

“嗯,我爸他们说李强爸爸是个贪官,李强说他爸爸是个清官,我不知道是该相信我爸爸说的,还是相信李强说的。”舟子去揪树桩上的黑木耳,他觉得这片桃林太神奇了,连朽木桩子都能开花,还是黑色的花。所以,他认为生活在这里的丁四爷爷也一定挺特别的,他说的话肯定是对的。

“这个呀,”丁四爷爷摸摸光秃秃的脑袋,笑道,“舟子你别看四爷爷住在村外,可村里的事我看得清清楚楚,谁家藏着什么秘密我都知道。”

“那他到底是清官还是贪官呢?”

“清官,绝对的清官!”丁四爷爷拍着胸脯保证,“李春海是我看着长大的,憨厚老实,跟木头桩子似的,人实在。你瞧瞧咱们村这两年的变化就知道了,村里的柏油路是人家张罗铺的吧,村里的太阳能路灯也是人家求爷爷告奶奶申请回来的吧……还有,舟子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可千万别说。”

舟子点点头,期待下文。

“李春海不睡人老婆。上任村长就睡过。有天晚上,我在村外瞎溜达,看见顺子妇勾引李春海,但是碰了一鼻子灰。你知道顺子媳妇吗?就是那个整天搽粉抹口红的女人,她勾引李春海就是想让他帮忙办事,我亲耳听见的,但是被李春海一口回绝了。算了,这事点到为止,就说这些。你可千万别跟人瞎说。”

“那照您这么说,李强爸爸是个好官了。那我爸爸还有好多叔叔大爷都说他是个贪官呢,还要去告他?”

丁四爷爷神秘地笑笑,说:“村里现在不是正在闹选举么。”

“是啊,可是选举跟这个有什么关系呢?”

“当然有关系啊,你爸爸自个儿想当村主任,他就要想办法把李春海给弄下台。”

“我爸爸要把一个好官弄下台,那他不就成坏人了?”舟子急了,一把扯下了开在朽木桩上的那团黑花。

“也不能这样说,这事说不上谁好谁坏。”

“为什么呢?我越听越迷惑了。”

“舟子,你不懂,你还是个孩子,等你长大了,就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叫‘权力’的东西,许多人都梦想得到它,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那我到底该相信谁啊?”

丁四爷爷扭头望着模模糊糊的村庄,那个地方被一团阴霾笼罩着,看上去风平浪静,但是暗流激越,许多人都被卷入了那个漩涡。他淡淡地说:“舟子,这个问题我也答不上来。”

舟子没得到明确的答案,但是他明白了一件事情,李强没骗他,他爸爸是个清官。

“四爷爷,这桃子还是等我跟李强来了一起吃吧。”临走时,舟子谢绝了丁四爷爷让他吃桃的好意,他觉得李强不在,胃口全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六月的战争2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六月的战争2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