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两会提案大家谈:家务劳动价值化

(2010-03-01 09:03:48)
标签:

提案

家务劳动

女性权益

 

   两会即将开幕,每年三月三号是全国政协大会的开幕日,我已参加了七次会议,这一届是第八个年头.每年这一天对每个委员都有特殊的意义,它会提示委员们更富有责任和使命感.

 

   像往年一样,我会准备一些相关提案,我的提案多偏重于所熟悉和关注的女性话题,经常接触到的社会和生活话题,还有行业问题.今年是国际三八妇女节100周年纪念日,今年对女性话题更关注了一些.这两天有媒体已在询问提案方面相关问题.有些提案还在修改和完善中,正式提交在八号前.在此之前还可以做充分的补充和修定.为此,希望能和大家做一些交流,特别是一些有争议或前瞻性的提案,希望得到网友的意见和帮助.

 

  今天征求意见的提案是:" 实行家务劳动价值化,切实保障女性权益 ",这个提案看似是一个家庭细节问题,却涉及到女性发展和当今社会女性观念意识变更,还有女性地位和社会结构问题.相关观点已在提案中,希望大家探讨,提出不同意见:

建议家务劳动价值化   切实保障女性权益

 

   在提倡男女平等的今天,女性的生活空间早已不再局限于家庭内部,她们也广泛地参与到了社会劳动中,拥有一份自己的职业。但是,这并没有改变女性在家务劳动中的地位,她们仍然是家务劳动的主要承担者。2001年第二期中国妇女地位调查资料显示,中国的城镇妇女每周花在家务劳动上的时间平均是21个小时,比男性的8.7个小时要多近两倍,而她们中的大多数与男性一样是全职工作者。

 

   家务劳动对女性的消极影响主要有两方面:首先,家务劳动造成了女性的就业困难。由于人的精力所限,女性在承担着繁重家务劳动的同时,必然要减少其投入到深造学习以提高自身技能的时间,其直接结果就是导致女性的自身能力有限、竞争力不强。这使得很多企事业单位考虑到经济利益而不愿意雇用女性,从而造成了女性就业困难。其次,家务劳动影响了女性自身的发展。女性对家庭的责任感、为家人付出的意识普遍高于男性,当个人发展与家庭责任发生矛盾时,女性选择为家庭而放弃个人发展的远高于男性。

 

    而如果夫妻双方离婚,从事较多家务劳动的女性很难就其劳动得到适当的补偿,从而也就导致了女性离婚后财产权益弱化的进一步加剧。

 

    我国《婚姻法》第40条规定:“夫妻书面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归各自所有,一方因抚育子女、照料老人、协助另一方工作等付出较多义务的,离婚时有权向另一方请求补偿,另一方应当予以补偿。”

从以上的法律规定中我们可以得出如下结论,一位女性要想获得家务劳动的补偿必须同时满足以下几个条件:第一,在婚姻存续期间其实行的是分别财产制;第二,其为家庭付出的劳动较多;第三,在离婚时提出补偿要求。然而在现实生活中这三个条件要同时满足却不容易。首先,在我国,人们已经习惯于夫妻共同财产制,而不喜欢分别财产制。据统计,目前夫妻适用分别财产制的家庭不到5%,而法律却以此作为实行补偿制度的前提,这样就把95%的家庭排除在能够提出补偿要求的队列之外。其次,“付出较多义务”是一个模糊的概念,难以按照劳动时间的长短来计算,也难以按承担家务量的多少来计算。此外,家务劳动是伴随着婚姻的存续而一直存在的,有的存续时间长,有的存续时间短,而法律规定只能在离婚时才可以提出补偿要求,这将会导致家务劳动的价值难以评估。

 

    我国的《妇女权益保障法》第47条第2款也对家务劳动补偿问题作出了规定,其内容为:“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女方因抚育子女、照料老人、协助男方工作等承担较多义务的,有权在离婚时要求男方予以补偿。”此规定较《婚姻法》的规定有所进步,其去掉了以夫妻分别财产制为补偿要求的前提条件,但是《妇女权益保障法》同样规定,从事家务劳动的女性必须在同时满足为家庭付出较多义务和在离婚时提出补偿要求这两个条件下才可以得到补偿。这样的规定还是不能够使女性的权益得到有效的保障。许多女性为了避免离婚后面临生活水平下降甚至是生存问题,宁可选择忍受每天做着没有报酬的、繁杂的家务劳动来维持现有的婚姻。所以,要想使女性的权益得到有效保护、女性的家庭地位提高,不仅需要女性自身的努力,更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关注。

 

    为此建议,第一,取消《婚姻法》劳动补偿制度中关于夫妻财产制的规定。随着社会的发展,家务劳动仅仅是社会分工的一种表现形式,其所创造的价值与夫妻间适用何种财产制没有任何关系。无论夫妻适用的是共同财产制还是分别财产制,从事家务劳动一方所创造的价值都应当被肯定,其所付出的劳动都应当得到相应的补偿。这样不但更符合我国的国情,而且对婚姻关系中女性权益的保护也更加有利。

 

    第二,明确家务劳动补偿的相关因素。我国《婚姻法》中规定,在婚姻存续期间为家庭付出较多义务的一方,在离婚时可以请求补偿。我国应将以下方面作为确定补偿范围的参考因素:(1)婚姻关系存续时间的长短;(2)一方投入家务劳动的时间、强度;(3)另一方因少从事或不从事家务劳动所获得的利益;(4)离婚时,补偿一方的经济能力和未来的经济利益的预期。

 

   第三,扩大家务劳动补偿提出的时间范围。针对家务劳动补偿请求权的行使时间,我国《婚姻法》规定补偿请求只能在离婚时提出,这样事实上损害了从事家务劳动一方的财产权益,婚姻关系存续时间越长,其损害就越严重。因此,建议将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也纳入到提出劳动补偿要求的时间范围。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从事家务劳动的一方可以根据其劳动的时间和强度、参考当时的社会经济水平以及配偶的收入等方面来提出补偿要求。

 

 

              有关链接:家务劳动工资化 (华西都市报 记者陈诚 阮长安)

 
  全国政协委员张晓梅今年准备了20条提案和建议上两会,昨日她接受本报专访时表示——

                   两会提案大家谈:家务劳动价值化 

  今日,驻川全国政协委员将赴京,出席3月3日开幕的全国政协十一届三次会议。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工商联执委,高级经济师张晓梅今年准备了20条提案和建议。“实行家务劳动工资化,切实保障女性权益”是其提案之一。“我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承认和体现女性,特别是那些全职太太在家庭中付出的劳动。”昨日,张晓梅在成都接受了本报记者专访。

  讨要家务工资妻子状告丈夫
   2006年,湖北省宜昌市夷陵区法院接到了一起案件,案由为妻子向丈夫索赔家务劳动的工资。为了丈夫的事业,妻子罗某放弃工作在家当全职太太,但每次向丈夫要钱时都很窝火,丈夫谭某认为钱是他赚的。于是罗某将谭某告上了法庭,要求每月付2500元工资。

  “在传统观念中,女性相夫教子是天经地义的事,正是这种偏见,使得一些女性放弃了个人发展。其实,回归家庭的妻子付出得更多,不仅要付出事业,还要想方设法为家庭做好后勤保障,她们的劳动值得尊重,却又不能得到应有的承认。”张晓梅说。

  张晓梅说,随着社会的进步,女性生活空间早已不再局限于家庭,“但这并没有改变女性在家务劳动中的地位,仍是家务劳动的主要承担者。”张晓梅举例说,2001年第二期中国妇女地位调查资料显示,中国城镇妇女每周有21个小时花在家务劳动上,比男性的七八个小时要多近两倍。

  家务活缠身女性竞争力减弱

  张晓梅告诉记者,由于家务缠身,导致女性的社会竞争力大大减弱。首先,家务劳动造成了女性的就业困难。女性在承担着繁重家务劳动的同时,必然要减少投入到深造学习以提高自身技能的时间,其直接结果就导致女性自身能力有限、竞争力不强。其次,家务劳动影响了女性自身发展。女性对家庭的责任感、为家人付出的意识普遍高于男性,当个人发展与家庭责任发生矛盾时,女性选择为家庭而放弃个人发展的远高于男性。

  张晓梅说,这样的现状导致的后果是,如果夫妻双方离婚,从事较多家务劳动的女性很难就其劳动得到适当补偿,从而也就导致了女性离婚后财产权益弱化的进一步加剧。

  我国《婚姻法》规定:“夫妻书面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归各自所有,一方因抚育子女、照料老人、协助另一方工作等付出较多义务的,离婚时有权向另一方请求补偿,另一方应当予以补偿。”《妇女权益保障法》也规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女方因抚育子女、照料老人、协助男方工作等承担较多义务的,有权在离婚时要求男方予以补偿。”

  “然而‘付出较多义务’是个模糊概念,难以按照劳动时间长短来计算,也难以按承担家务量的多少来计算,这造成女性在离婚时处于弱势地位。”张晓梅说。

  承认家务劳动摆脱对男性的依赖

  为了保障女性权益,承认在家庭中的付出,张晓梅今年将提出“实施家务劳动工资化”的建议。“这在于争取得到家务劳动所应该得到的工资,从而使人们承认家务劳动的价值,让女性摆脱对男性的过重依赖。”

  家务劳动又如何工资化呢?张晓梅提出了三点建议:一、取消《婚姻法》劳动补偿制度中关于夫妻财产制的规定。“家务劳动仅仅是社会分工的一种表现形式,其所创造的价值与夫妻间适用何种财产制没有任何关系。”二、明确家务劳动补偿的相关因素。三、扩大家务劳动补偿提出的时间范围。《婚姻法》规定补偿请求只能在离婚时提出,这样事实上损害了从事家务劳动一方的财产权益。建议将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也纳入到提出劳动补偿要求的时间范围。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从事家务劳动的一方可以根据其劳动的时间和强度、参考当时的社会经济水平以及配偶的收入等方面来提出补偿要求。

 

法官建议家务劳动工资化

2010-03-09 03:40:00 来源: 北京日报(北京) 跟贴 0 手机看新闻

本报讯(记者高健通讯员陈争争高庆)平时包揽家务,离婚时能否多分些财产?昨天,海淀法院法官明确说“不”。不过她在“三八”节之际建议,应该把家务劳动工资化并配套修改婚姻法,切实便于女性维权。

据海淀法院统计,近年离婚案件逐渐走高,2008年受理离婚案件1585件,去年3020件,同比增长90.5%。其中,62%的离婚诉讼都由女性提起,但一半以上遭到男方拒绝,而且在分割财产时,妇女在婚姻存续期间所付出的家务劳动价值往往得不到补偿。

“婚姻法第40条规定:夫妻书面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归各自所有,一方因抚育子女、照料老人、协助另一方工作等付出较多义务的,离婚时有权向另一方请求补偿,另一方应当予以补偿。但现实中,妇女很少会因为家务劳动要求补偿,主观维权意识不高,而且即使提出来一般也得不到支持。”法官介绍,因为法律上并没有界定“家务劳动”的定义,而且也不是分割财产的因素,只是作为对弱势一方的补偿。“越是家庭主妇,往往越不了解男方的真实收入,离婚时难以举证,所以法院很难‘公平’判决。”

法官建议,夫妻双方应该就家务劳动达成某种协议,最好能以工资、现金的形式固定化,这样离婚时能够有效举证,而且婚姻法应该把“家务劳动”的补偿性质改为分割财产的直接因素,谁做的家务多,谁就有资格多分财产。

不约而同,“实行家务劳动工资化,切实保障女性权益”也恰好是全国政协委员张晓梅今年的提案之一。

 

据介绍,张晓梅对家务劳动工资化提出三点建议:一、取消婚姻法劳动补偿制度中关于夫妻财产制的规定:家务劳动仅仅是社会分工的一种表现形式,其所创造的价值与夫妻间适用何种财产制没有任何关系。二、明确家务劳动补偿的相关因素:例如,婚姻关系存续时间的长短;一方投入家务劳动的时间、强度,另一方因少从事或不从事家务劳动所获得的利益;离婚时,补偿一方的经济能力和未来的经济利益的预期等。三、扩大家务劳动补偿提出的时间范围:婚姻法规定补偿请求只能在离婚时提出,这样事实上损害了从事家务劳动一方的财产权益。张晓梅建议将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也纳入到提出劳动补偿要求的时间范围,从事家务劳动的一方可以根据其劳动的时间和强度、参考当时的社会经济水平以及配偶的收入等方面,提出补偿要求。

另据海淀法院调研显示,离婚高峰期主要集中在三个阶段:婚龄在1至3年的占24%;6至8年的占38%;16至20年的占13%。RJ210

(本文来源:北京日报 ) netease
张晓梅“雷人”提案:20年前我有论支持她!

一个叫“张晓梅”女人,很是了得,她是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美容时尚报》社长兼总编,被誉为“中国美容经济女掌门”。据说,每年两会,她都会提出一些有争议的个性化提案,今年也不例外,这不?日前她所提关于“家务劳动工作化”的提案又引各界热议。有人说她及她的提案很雷人。

我离“美容”行业相隔十万八千里,她吸之所以能够引我的眼球,当然不是因为她是一个美容时尚界“绕不开”的大人物,而是因为她这个提案所表达的基本观点,与我20年前的“理论”观点不谋而合,因此眼前一亮:哇塞!没想到这个本来很“学术”的家庭经济学命题,竟然能够被这么一位情感丰富的美女注意到,而且还在如此“严肃”的政治场合,以如此“理性”而又戏剧性的方式被她清晰地表达出来,说来实在很难得!

我觉得张委员的观点,要说“雷人”,那也是“雷人情不雷人理”。我不懂政治,不知道作为“议案”按照政治标准及议程是不是“累人”,但是我敢肯定她所表达的观点,在家庭经济学上不仅一点不“累人”,而且是一个很能够触及社会时弊和问题实质的“深邃洞见”。我很赞赏她,因为张美人以“亮丽”的职业和政治身份,表达了我这个“土学究”当年做学生时就自以为想通了的观点,所以一厢情愿地平添一份“亲切感”。

1991年,我曾在《社会科学家》第5期发表过一篇题为“试论家务的社会经济意义”的短文,主要从“两种生产理论”的角度,着重在“社会就业”与“妇女解放”两个层面,论证了家务这个看起来很“微观”甚至有些“微不足道”的琐碎事务,在国民经济中却具有异常特殊而基础的行业(或职业)地位,以及特别重大而宏观的社会经济意义。

我在文中指出:按照两种再生产理论,“家庭产业在人口生产领域所处的地位,就像农业在物质生产领域中所处的地位一样,它是一种基础性产业”。也就是说,像手工业等部门从农业中分化出来一样,家庭其实是社会分工演化的历史逻辑中其他人口生产部门如教育产业、医疗卫生产业等赖以分化的基础。同其他行业及生产活动一样,家庭生产也有特定的“三要素”,有“投入”、有“产出”,有“社会分工”问题也有“技术进步”问题,有社会伦理法则可遵也有特殊的经济规律可循。因此,这个“行业”中“从业人员”,与其他行业的从业人员相比,不仅不低人一等,而且十分高尚而重要。

我认为“家务专业化是解决我国就业的有效途径”,并结合当时学术界关于“生产劳动与非生产劳动”的热点问题,以及现在看来有很大“历史局限性”的学术见识,婉转(直白地说是拐弯抹角)地这样写道:“……应该说我国就业问题的形成和尖锐化,与我们长期以来把家务看作是非生产性活动而将它排斥在社会就业问题以外的做法不能说没有很大关系。由于把家务看作是个人的私事,而不是社会经济活动的一部分,在人们心目中,干家务觉得就低人一等,从而使家务成为人们在社会职业以外家庭成员之间‘讨价还价’的额外负担。由于家庭中没有专业分工,家庭成员中有劳动和劳务能力的都一起涌到社会其他各业,一方面加大了社会就业压力,导致社会单位人浮于事、效率低下,而另一方面又使家庭正常的人口生产活动不能顺利进行,正常的劳动力再生产受到很大影响,结果就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很多双职工家庭在单位与家庭之间‘疲于奔命’。”

“其实,家庭作为人口生产的一个基础产业和基本单元,其生产活动也应该是由‘专业人士’来专门操作。一个人在家里专门从事家务劳动,和在其他社会产业部门从事劳动,其性质是一样的。它也是一种生产性劳动,而且是一种很基础性、很重要的生产性劳动,因而具有同样的社会性,是社会劳动分工体系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一个人在饭馆做炊事工作可以看作是‘就业’,而在家里专门从事饮食工作就不是‘就业’吗?一个妇女可以在幼儿园教育孩子,难道在家里从事幼儿教育工作就低人一等吗?一个人参加其他社会工作争取工资,不能仅仅看作是他(或她)个人的‘本事’,而应该看作是家庭生产的劳动力产品的‘价格’,有家务劳动者的一定劳务成果在其中,因而应在有关家庭成员之间进行分配。所以,我以为,提倡‘人人有职业’,这里的职业也应包括家务在内。我们应树立家务是生产性的社会经济活动新观念,在家庭生产方面实行必要的专业化分工,使社会地位中大量冗员的一部分回到家庭中专门承担家务,同时适当增加家庭产品——社会就业劳动力的‘市场价格’,也就是提高从事其他社会职业劳动者的工资,这可能是解决我国就业问题、减轻就业压力的一个有效途径。”

我在文中还指出:“家庭生产活动的核心是生育。由家庭生产的特殊生理规律和社会经济规律所决定,妇女在家庭生产中处于中心地位。在家庭中绝大比重的、与生育有关的活动,大都是或必需由女性来承担。因而可以说,家庭天然是一种女性职业,就像幼师天然适合女性来承担一样。这一结论虽然对一些女权主义者来说是一个‘反动透顶’的论调,但它毕竟反映了一个谁也不能改变的客观事实。实际上,妇女从事家务与妇女解放并不矛盾。

“……在现代社会,家庭绝不是谁想干就能干得了的简单劳动,而是要经过多方面综合训练才能胜任的复杂劳动。没有卫生、教育、饮食、保健、经济、文化等方面的知识和技能,是不会把现代家庭生产操作得井井有条的,是不会生产出高质量的、适应社会需要的劳动力产品的。因此,妇女从事家务劳动,绝不同于旧社会在男人压迫下的‘小脚女人’干的那些事情,绝不会影响妇女参加正常的社会交往活动,绝不会把妇女变成一个无经济地位、无政治权利、无科学文化知识的‘内人’。再说,女性解放的关键是女性自身必须具有鲜明、牢固的主体意识。女性解放说到底是人的解放,其价值目标应该是人的解放目标,以整个人类解放为标准,而不是以‘男人’为尺度。这才是妇女解放的真谛。长期以来,人们把‘男人能做到的事女人也能做到’作为‘男女平等’的技术标准,作为妇女解放的终极目标,可以说这是选错了‘坐标系’。其实,那种要妇女干本来干不了的事情,而要妇女不干本来能干或必须她们干的事情,乃是对女性的刻薄,其本身就是对妇女的一种不公平行为。”

“当然,我不是主张所有的妇女都回到家庭中,也不是主张妇女一辈子都应该从事家务劳动。某一个妇女还是男人谁家务最适合,一个妇女在什么年龄做家务最适合,这要根据各家庭生产情况以及这个妇女或男人的具体情况而定。但总的来说,妇女在家庭中的角色是独特的,是中心。我们应该用理性而不是凭借感情来深刻地思考一下这个问题,妇女要‘解放’,男人也要‘革命’,整个社会还有一个在‘改革’中前进的问题。正如马克思所说的,‘解放’是一种历史活动,而不是思想活动。妇女不能仅靠‘被保护’和‘被照顾’来解放自己,更重要的是,要在现实社会经济活动中承担自己应有的社会角色,发挥自己独特的重要作用,才能在社会竞争中拥有真正自强、自立的地位。”

这就是我20年前在幼稚的学术层面上所认的“人理”。现如今,在张女士魅力四射的光环效应笼罩下旧话重提,虽然有些附庸风雅赶潮流的丑态嫌疑,但我觉得,无论作为“政协提案”的实际操作可行性有多大,由此能够引发一些正向的社会互动和沟通,本身就是一件值得庆幸的大好事!

       妈妈 我愿意为你做家务付工资

【新闻回放】两会正在首都北京隆重举行,全国政协委员张晓梅在两会提案中建议“实行家务劳动工资化,切实保障女性权益”。她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承认家务劳动的价值......

此新闻一出,引来质疑声无数。但小马哥以为,张委员想让大家“承认家务劳动的价值”是正确的,因为如果可以,我愿意给妈妈补上30年的家务工资。尽管男女都做家务的情况越来越多,但直到今天,家务的主要劳动者仍是被称为“妻子”和“母亲”的女人们。只要家务不被承认有价值,女人从事家务劳动就不会得到应有的尊重。

妈妈,谢谢您做了这几十年的家务

3.5亿个家庭中,3.5亿个“妈妈”在日复一日地做家务

哪里有妈妈,哪里就有家务活

一个初一的学生写道:哪里有妈妈,哪里就有家务活,妈妈和家务活总是紧紧联系在一起的,但她从来没叫过一声苦,一直在默默无闻地操持着我们这个和睦的家。从我记事起,妈妈每天早晨6点准时起床,做好早饭,收拾好家,把我送到幼儿园,然后就匆匆上班去了。中午下班回家,妈妈草草吃点午饭,洗几件衣服,就又上班去了。下午下班后,从幼儿园把我接回家,吃过晚饭,洗漱完毕,检查完我的作业,安顿我睡觉后,妈妈还得钻研她自己的功课。

小时候,很多人都写过这样的作文——《我帮妈妈做家务

擦地板 擦地板

我学着妈妈的样子,首先将抹布洗干净,蹲在地上,一点一点擦地板,还没擦上一个房间,我已经热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了。想到妈妈每天都要做这些家务,今天我终于体验到了妈妈的辛苦,我到洗手间洗了把脸,继续擦起来。坚持就是胜利!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我终于将每个房间的地板全擦了一遍,地板亮了,我也累得趴在沙发上起不来了。但是看着亮得照的出人影的地板,我心里乐极了。

煮米饭 煮米饭

我从米斗里舀出一些米放在盆子里,然后学着妈妈洗米的样子,用手反复将米在水里搓洗,等洗出的水变得比较干净了,再将米到进高压锅,添了足够的水(妈妈曾经告诉我,水位要没过手面),盖上锅盖,打开液化器阀门开始煮米饭。大约过了二十多分钟的时候,高压锅压力阀开始跳动,我闻到了米饭的香味,米饭终于熟了!我甚至有些激动,急忙关掉了液化汽阀门,然后坐到沙发上等妈妈下班。

洗碗筷 洗碗筷

我来到餐厅,把碗、勺子、筷子和盘子等用餐具整理到厨房的水池上,再把虾皮、鱼刺倒进垃圾桶。拿起抹布把桌子擦干净。好,真正的任务开始了!我走进厨房,来到水池边,我先打开水龙头,把碗弄湿,再用洗洁精往碗上滴一滴,用我干净的小手抹一抹,搓一搓,然后把碗冲洗干净。OK!碗洗完了,该给盘子和勺子“洗澡”了,我越洗越有劲,还哼着歌儿呢!

长大后,很多人都忘了家里有位默默做了几十年家务的老妈妈,他们认为国计民生的大事更重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