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厦门日报·文艺周刊》:在阅读中与美好相遇

(2017-08-27 11:41:59)
标签:

花下喝茶为读书

雨雲

《厦门日报·文化周刊

在阅读中与美好相遇

分类: 花下喝茶为读书(书缘分)

《厦门日报·文艺周刊》:在阅读中与美好相遇


文按:《在阅读中与美好相遇》,是刊登在今日《厦门日报·文化周刊》的一则访谈。感谢记者杜晓蕾,感谢《厦门日报》的编辑们的付出。我很喜欢这则访谈的内容,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阅读经历,阅读故事。在阅读中找到自己,和美好的人和事相遇,是伴随一生的美好事情。关于现在孩子的阅读状况,我和我身边的老师交流过,谈的不完善,但家长和老师给我们的孩子营造书香环境,和他们一起阅读,是永远的责任。在这个越来越电子化的时代,希望更多的人, 回归经典,回归纸质阅读。


 

下面是《厦门日报》详情 

 



厦门女作家雨云:

                                        在阅读中与美好相遇



《厦门日报·文艺周刊》:在阅读中与美好相遇

  女作家王安忆曾说,自己一直保持大量阅读的习惯,几乎可以做到每天读20万字,“我的眼睛需要文字来喂饱,没有文字我会发慌”。在厦门,也有一位优雅纤细的女作家雨云,不仅自己在阅读中成长,更写下了很多读书笔记,将阅读时的丰富感受和纷至沓来的联想记录下来,留下一位深思善感的阅读者心灵的轨迹。

  最近,她出版了读书随笔集《花下喝茶为读书》。这本书,就是她多年阅读经历的一次真诚回顾。

  读书就是读味道。雨云善于写出自己阅读每本书后感觉到的味道。她读经典,读名人,读朋友,从书里到书外,从文字到生活,娓娓而谈。名家作品中的人物、情节、风景,常常能引发她悠远的思绪,仿佛信手拈来,却又恰到好处,带给读者亲切与感动。

  本报记者 杜晓蕾

  童年时就是书迷 小学时爱读《红岩》

  问:您是从何时起对阅读产生兴趣?家庭的阅读氛围、童年时代的阅读经历,对您后来选择书籍的喜好、读书的习惯有怎样的影响?

  答:也许是性格比较安静的缘故,我从小就喜欢阅读。记得小学时期读的第一部长篇小说是《红岩》。课间阅读时,老师还担心地问我:看这么厚的书啊,能记得住吗?

  我们家整体阅读的氛围不错,姊妹几个都爱读书,在家乡那一带还有些口碑。那时流行奖状,家里客厅的墙上总是贴满了我们的奖状。但那个年代,生活比较困难,课外读物也比较少。读书,读的都是课本,或者课本指定的文艺作品,早期苏联的小说读得比较多。订阅《少年文艺》,每次收到了,都要读好几遍,然后期待着下一期的到来。后来还订阅了《作品与争鸣》,经常翻看。这些早期的阅读,应该对我现在的阅读习惯有些影响。我喜欢阅读,更喜欢作品之外的东西,也就是作品能够延伸出的意义。就是现在,书话类的作品,也是最能吸引我的眼光。我觉得,这方面的阅读,会带来更大的信息量。

  喜爱博尔赫斯作品 每次读都有新发现

  问:哪些作家的作品对您的影响最深远?您读过最多遍的书是哪些?可以谈谈您欣赏的文字风格吗?

  答:作家作品的影响肯定是有的,这些影响是潜移默化的,不知不觉地通过阅读影响着我。像阿根廷作家博尔赫斯的《阿莱夫》、哥伦比亚作家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奥地利作家卡夫卡的《城堡》、英国作家莱辛的《野草在歌唱》、捷克作家昆德拉《慢》、日本作家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等,都是我欣赏的,也是要反复阅读的经典。

  读过最多遍的书应该是《博尔赫斯小说集》,2007年购于鼓浪屿晓风书屋。我迷恋博尔赫斯通过文字通过小说中的人物,将深奥的哲学思想与现实生活结合在一起。他的小说短篇较多,每次读都会有新的发现,新的击中心灵的东西。比如小说《阿莱夫》,是一个关于地方的故事,包括“世界上所有的地方”,是博尔赫斯献给恋人埃斯特拉·坎多的小说。小说中,博尔赫斯创造了阿莱夫,一个闪烁的小圆球,包纳一切的地方。无论过去、现在,还是未来,都在一个永恒的时间里同时存在,什么都不会消失。他的《沙之书》《小径分岔的花园》也让我很迷恋,谜一般的文字,充满了未知,无穷无尽。

  问:您是从何时开始把自己的阅读感想变成文字,并发表出来的?过程中有哪些难忘的故事?

  答:把阅读感想变成文字,可能和我的阅读经历有关。我最早参加新浪读书沙龙,大概是2002年,写了一些读书笔记。2008年又参加了《厦门晚报》读书沙龙,发表读书笔记。读书自主性不断增加,主要还是自己想读感兴趣的书。陈寅恪说过一句话:“读书不肯为人忙”,读书,说到底还是自己的事情。

  印象最深的是阅读钟叔河先生的《书前书后》。这本书我是在定安路的晓风书屋地下室淘的,阅读后发现一处误识,就斗胆写了一篇小文,发表在《厦门晚报》上,最后收录在梁由之、王平合编的《众说钟叔河》一书中,还得到钟叔河老先生的鼓励。这就是阅读的乐趣,不断地和美好的人和事相遇,且淘且读且惊喜。

  少儿阅读存在隐忧 不少孩子不读经典

  问:您从事教育工作多年,一直留在校园里,在您的观察中,厦门孩子的阅读状况如何,有哪些变化,又有哪些值得重视的不足?

  答:这个问题,我曾经跟一些老师交流过。我们发现,一些学生不太感兴趣纯文学的书籍,日记类作文类的书籍也不喜欢,不愿意学别人,就是对语文老师推荐的名著《西游记》《三国演义》等,也不热衷。在他们眼里,家长、老师的推荐只是教着走捷径,一旦有了自主选择的权利,他们就会放弃。他们喜欢哪些书呢?魔幻历险类、科普探秘类,比如《查理九世》系列。

  总体来说,厦门的阅读环境是很好的,但是学生总体阅读状况还是不容乐观。比如小学,一个班可能只有五分之一的孩子有课外阅读的习惯、有自己的藏书或是定期到图书馆借阅。如果任课老师爱阅读,知识面广,喜欢阅读的孩子就会多一些,否则就是照本宣科。加上手机对生活的影响,个别老师自己几年都不读一本课外书。很多学生从小没有养成良好的课外阅读习惯,阅读量上不去,就是到了高中,语文老师推荐阅读《红楼梦》《百年孤独》等,还是有不少孩子看不懂,也懒得懂。这是让我们担忧的地方,孩子没有阅读积累,只是搭框架,对付考试,就不会有思考,更不会有质的飞跃。在孩子的每个成长期,家长、老师都有责任培养他们好的阅读习惯,循序渐进。要重视纸质阅读,营造书香家庭、书香校园,让孩子们随时随地可以阅读。

  >>作家名片

  雨云,本名张美高,号雲一斋主。祖籍湖北,出生于江西九江,1997年移居厦门。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2000年开始创作发表作品,作品散见于各地杂志与报刊。出版有散文集《温暖的味道》、小说《大声喊你的名字》等。

  >>新书上架

《厦门日报·文艺周刊》:在阅读中与美好相遇

  该书分成四辑——“竹窗书影摇”、“时有落花至”、“书卷似红颜”、“夜半卷书帘”,分别收录了作者阅读的古代现代书、外国作品、女人话题书和本土作品的阅读笔记。

  >>雨云荐书

《厦门日报·文艺周刊》:在阅读中与美好相遇

  最近在看残雪的《灵魂的城堡》,前几天回九江,在旧书店淘的,是一本关于卡夫卡的小说创造性的评论书。最早读残雪,是因为对博尔赫斯感兴趣,就找来她的《解读博尔赫斯》,后来又找来她的小说集《苍老的浮云》读。

  我觉得读书有两个习惯,就能读到好书。一是读经典的书,二是读喜欢的书。我喜欢的书,有《博尔赫斯小说集》《野草在歌唱》《城堡》《慢》等。

        责任编辑:吴至圣,赖旭华

    原文链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