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乔峰不是张无忌
乔峰不是张无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89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那个她

(2007-01-02 12:37:36)
   那时侯我是一个不知怎么和别人讲话,不知怎么得到别人喜爱的女孩.喜欢画画.晚上睡觉的时候会流泪.她的家庭不幸福,父亲有一天找了一个借口离开了家,再没回家.后来和两个亲密的亲戚有联系了,但却没和他们母女联系。
   我们有彼此隐秘而艰涩的疼痛,都还没有长大,是没有风华的花苞,纯洁柔弱.想在彼此的灵魂里找到不见了的快乐,而这个切入口只能是彼此守护、彼此相爱。虽然这种爱是因为绝望与渴望。
   我记得我们天天向彼此诉说,经常到远离人群的地方,有时一起哭泣。时间在剧烈的感情里,经常不够用。放学后我总在桥的一端看她过桥,晚霞中她的背影纤细,然后消失在一个弯处。
   假期里她经常到我家找我。我母亲很喜欢她,因为她身上有我没有的温顺感和纤细声音。
   后来各自离家求学,我们每周写信。诉说。对彼此说想念。
   毕业后她说希望能和我住在一个屋子里,在同一个城市工作,不要再分开。
   这段感情,使我对女性间的友情有一种信仰。在它里面没有性,没有好奇,没有激素的作用。只是因为彼此的共同愿望而靠近。我们是两个敏感的贫乏的孩子,彼此拥抱取暖。这样纯洁静好的陪伴。
彼此之间发生了很多事情,有悲喜,有失落。很多记忆因为被埋藏,已经看不见。
   有很长一段时间彼此失去了音讯。
   她最终嫁给一个淳朴沉默的男子。结婚生子,平淡工作,过着安稳的生活。
   然后有一年的冬天我偶然联系到了她。于是就去见她。买了给她公婆的东西,不知道她现在喜欢什么。
   依旧是黄昏。她的长发粗糙的扎在脑后,腹部已凸出很多。她告诉我现在坐车竟有人给她让座了,很幸福。说话间脸庞在暗橙色的光里平静安好。
   我们凭借着曾经给予对方的温暖和激情,已经长大。那段少年时的感情,如同寄居的蛹。当灵魂长出翅膀,各奔东西,蛹便成了空壳。
   十年后,我们成了虽然心有感伤但已不在怕痛怕孤单的女子。
   少年时那段潮水汹涌的友情,已经不见。经历过人世的苍凉与命运的涤荡,我们最终长大,不再需要倾心的付出。
   那些爱过的人,也就县行县远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