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诸暨月明珠有泪

(2009-04-22 12:37:54)
标签:

祖父

祖母

月明珠

绿布

锦盒

诸暨

情感

分类: 随笔散文(原创)

诸暨月明珠有泪

 

 

 诸暨月明珠有泪

 

 

   谨以此文纪念我的祖父祖母。

                   

                      ―――题记

 

(一) 

 

 

  我从未见过我的祖母,包括她的任何影像。

 

  我出生时祖母去世已近三十年了。

 

  在我斑驳的记忆里,童年时代的我常在清明时节跟随在祖父的身后,去村外一个小土丘上祭奠。

 

  土丘很矮,丘前有一座青石碑,字迹早已模糊不清。祖父没告诉我上面刻着什么,只是说这里面深深埋藏着一颗美丽的灵魂,是我年轻的祖母,他永志不忘的爱人。

 

  数十年的老坟,四围尽是白色的小野花,每当风吹过,往往伴随着花的轻曳,似乎在诉说着什么。而每次上坟,祖父总是快乐而来,忧伤而去,有时甚至浊泪纵横。

 

  就这样,一年又一年,花开花落,岁月蹉跎,我亦渐渐长大,成为一个英武的少年。

 

(二)  

 

  高中毕业那年,祖父身染重病,让家人唤我回乡。

 

  我从城中赶到时,苍老的祖父正卧在床上,已是不能动弹。只是见到我,满是皱纹的脸忽然笑开颜来:“是孙儿回来了。”

 

  我跪下来,紧紧抓住祖父的手,泪水在流,不能说出话来。

 

  姑母在边上也拭着泪:“都等着你了,你爷爷有话交待你哩!”

 

  祖父伸出树皮般的粗手,抖索着,指着枕头后面。

 

  姑母起身,拿开枕头后面墙上的两块红色烧砖,里面露出一个绿布包裹的锦盒来。

 

  “这是你奶奶的遗物,如今我便交给你了,因为你是我唯一的孙儿呀!”

 

  我浑身颤着,轻轻启开锦盒,那里面放着两样物事,左边是一颗直径约一厘米的白色珍珠,小孔从正中穿出,一丝红线当中而过,明美之极,右边是一绺红线缠绕的发丝,保存极好,估摸时间些许长了,有点发黄。

 

  几天之后,祖父溘然长逝,与祖母合葬在一起,坟前又树起了一块新碑,祖父终于如愿以偿。

 

  我带着祖父留给我的遗物返城,将锦盒小心翼翼存入床前的小柜中,只因这是祖母的东西,更因祖父珍藏了一生一世,记载着那个时代的沧海桑田。我要天天守着,直到有一天我也随风而去。

 

(三)

 

  后来从叔叔姑姑们片言只语中,我触摸到了祖父母的如烟往事,解开了心中迷雾,那是一个多么凄美动人的故事呀!

 

  20世纪四十年代中期,祖父在杭州求学,后因战乱,流落到宁波一带,最后,到了诸暨,在诸暨西部一个小镇上卖字画为生。

 

  因祖父擅长丹青,数月在当地便小有名气,引来很多人购买。

 

  而那时有一个年方十八的美貌姑娘常常驻足祖父的摊前,买祖父的字画,这便是我的祖母,一来一往,两人情投意合。

 

  只是她家在当地是大户,怎能允许这样门不当户不对的事情发生。于是他们两人商定一天夜里私奔,同回安徽祖父的老家,他们相约那天晚上到镇郊的一座寺院里相见。

 

  那个夜晚我想一定是个美好而多情的夜晚吧,诸暨的月光如水,淡淡得笼罩着郊外破旧的寺院,一身青衣的祖父拿着行李在门前焦急地等待着。

 

  到了半夜,听到匆匆的脚步声传来,祖父喜出望外,小脚的祖母姗姗来迟了,可终归是来了,她身上背着个绿布打成的包裹,慌慌张张地往寺院这边跑来。

 

  两人相见,分外欢喜。

 

  殊料几分钟后,一大群拿着棍子的男女生人便包围了他们。

 

  在皎洁如梦的月光下,没有了温馨,没有了男女情爱,只有残酷,祖父让打了个半死,遍体是伤,祖母让抢了回去。

 

  唯一留给祖父的便是她随身携带的绿布小包,祖父抱着它,好似守护着自己的生命一般,始终没有放手,而那帮人只顾抢人,没有抢包,真是不幸中的大幸。

 

  绿布包裹里便放着那个锦盒,红线珍珠是祖母母亲的遗物,据说是要留给姑爷的,祖母将其偷出,是想送给祖父作为定情信物。而那绺系着红线的发丝,是祖母亲手剪下放置其中,可能祖母考虑到万一不测,那便是今生今世留给祖父最珍贵的念想吧!

 

  那个时代的爱情真是让人捉摸不透,单纯,如诗如画,像纯洁明媚的珍珠一样。

 

  再后来,祖母在关押中郁郁而终。

 

  而祖父回到了家乡,从此没有再娶。之后收养了我的父亲,我的叔叔,我的姑母。而她的坟墓也是祖父为了表达内心的思念,造的一个衣冠冢。

 

  祖母虽不是我亲生的祖母,却一直是我心中的珍宝,或许因为我对祖母无休止的眷恋,祖父才将凝结着他们血和泪的遗物传于我的吧。

 

(四)

 

  上了大学后,我多次去诸暨,为的是寻找他们遗留在这个世界上的印迹,毕竟那里埋葬着他们的爱和恨。

 

  在诸暨,我于市上见到好多花白白的珍珠,琳琅满目,我那会才知晓这是中国的珍珠之乡。我每次回来总要带上一些返乡作为纪念,我选的都是直径大约一厘米的白色淡水珠子,成色极好,有孔,我将它们都穿上细细的红丝线,可与祖母的珍珠相比较,总觉得少了些什么,又说不上来,或许缺少的是见证它们成长的爱恋传奇吧!

 

  大学毕业后,我回安徽老家做了教书先生。

 

  那天,正是晚自习,我给初三学生讲课时,偶尔谈到李商隐诗《锦瑟》中的名句:沧海月明珠有泪。

 

  学生大多不解其意。

 

  我笑着告诉他们:“这是古代流传很久的传说,鲛人,也就是采珠女,在海中采珍珠,要冒着失去生命的代价才能在海中寻找到业已成珠的蚌,当然有的书籍中称珍珠是由鲛人的眼泪结成,不管怎样,一颗珍珠的现世往往是饱含血泪,故珍贵无比。”

 

  学生们兴奋起来,我接着又给他们说起了珍珠之乡诸暨的事情来。

 

  “当然现在好多了,中国很多地方都产珍珠,特别是浙江的诸暨,用不着花这么大的功夫了……”

 

  此时,窗外的银辉如清幽的珠光正洒在室外的走廊上,与室内的灯光交相叠映,煞是夺目。

 

  我心中一动,脸转向窗外,不由又想起了仙逝已久的祖父母,想起了那年,祖父一个人在诸暨荧荧的月光下,怀中紧搂着那只贮有珍珠,沾有祖母体香的锦盒,形单影只,黯然神伤;想起了满腹幽怨的祖母,在禁锢她的窗前对月而泣,以泪洗面。或许他们曾经的泪水也不亚于鲛人之泪吧,倘若他们生在当世,该多好呀!

 

  我吁叹着,伤感之极!

 

  在学生们诧异的目光里,思绪万千的我缓缓地背过身去,毅然在黑板上写下这么一行字:诸暨月明珠有泪……

 

 

 

注:本文系我个人原创作品,不经本人同意,任何人不能转载与刊登.

 

 

诸暨月明珠有泪

 新浪和熊猫故乡网七夕征文:丝路寻情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孩子
后一篇:心结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孩子
    后一篇 >心结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