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何必给别人更多的伤害

(2006-08-24 17:59:40)
分类: 随笔散文(原创)

何必给别人更多的伤害 

 

                      

几年前,我曾到南方的一个城市上英语补习班,补习班的宿舍当时安排在该城一所大学里。

 

那天早上,我七点就起来了,到校外吃早点,看到学校大门一侧有人推着一辆活动车在叫卖豆浆馄饨,江南女子的声调柔柔的,细腻,听起来真是感觉舒服,一下子便吸引了我。我窜了过去,对老板说:“老板,来一碗馄饨呀。”不一会儿,很香的热馄饨摆放在我的面前。吃的空儿,我才瞅到老板是个三十多岁的少妇,长相颇为美貌,虽是深秋了,脸上却满是汗水。

就在我大口大口地狼吞虎咽之际,一个二十余岁的穿着制服的年轻人走了过来,我抬眼瞧了一下,头上顶着个大盖帽,戴着一副眼镜,文绉绉的模样,分明是个大学生吗。

他上前就亲热得对老板叫了声:“姐。”

她略微扬了下头,只还了一句:“来了。”脸色却是很随意地笑笑。

“是的,姐。”

“好的,等一会,就一会。”

“好的,不忙,我等一会儿。”

听这口气,好像是姐弟俩,说起话来这般默契,他走到后面,自己去盛了碗豆浆坐在我身边喝了起来,完了之后,从身上摸出一元钱放在碗的边上,我大是不解,直嘀咕:这年头太现实了,姐还给弟弟要钱。回转过身来,却发现老板开始收摊了,我问了一句:“我还没有喝完呢,老板现在就收吗。”这时我才发现客人已三五成群的走光了,就剩我一个了。“是呀,不早了!”我心中狐疑万分:才7点多。那个穿制服的青年人也很勤快地在边上配合帮忙将东西收上车。

 

女老板推车离去了,那位年轻人倒是停下来,拿下帽子,擦了下汗,却没有跟上去,脸上的表情很复杂。我已晕了,不知就里。走上去问他:“你不她弟弟吗。”

“不是的,我一向是这样叫她的,我是市容管理局的,她在这常摆摊影响市容管理,何况在这大学边上。”

“不会吧,那你为什么不直接说呢,我以为你们是……”

“难呀,她老公死了,还有一个上小学的小女儿,下了岗没有饭吃,我只有这样每天让她多呆一会,多卖几碗,若是强行动手,我还是人吗,我已经伤害了她了,何必还给别人带来更多的伤害呢? ”说罢,无奈地摇了摇头,径自走了。

 

我一时呆在那,这几句简简单单的话,从他口里这般轻描淡写流出来,我听得却是五脏六腑电击一般,目送着他的远去,只感到鼻子酸酸的,那一刻,我真得是让感动了……

 

 

 

  

 

希望您读完之后能给一点点意见,能留下您的一点评论,十分感谢大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