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林平
林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34,370
  • 关注人气:3,3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山晨

(2013-09-02 09:46:12)
标签:

林平

西九华山

日出

荷包蛋

分类: 散文·随笔

山晨

山晨

山晨

山晨

山晨

山晨

山晨

山晨

山晨

山晨

山晨

山晨

山晨

山晨

山晨

山晨

山晨

山晨

山晨

山晨


山晨

 

林平

 

我看到的西九华山的晨光,应该跟你看到的一样,只是,你看到的是在盛夏,我看到的是在初秋,时间相差了整整两个月。

我看到的西九华山日出,也应该跟你看到的一样,只是,你看到的日出的时辰更早一些,我看到的应该晚了半个小时。

即便看日出所走的蜿蜒的竹林山路,也应该是你走过的吧?只是,那时天气酷热,动辄汗流浃背,如今则清凉如水,即便跑步登阶,也不见毛孔开翕。

于是,这个清晨,虽然我是孤身一人听了山野四周此起彼伏的鸡鸣,看了弥漫山间村落的晨雾和炊烟,也不觉得寂寞,总感觉你在眼前,指点感慨,须臾不曾离开。

于是,这个清晨,虽然我是独自穿过光线暗淡的竹林小道,气喘吁吁地爬上六百六十六级石阶,抵达妙高禅寺,翘待蛋黄一样的日出浮出云霞竹海,也不觉得孤独,总感觉你正在欢呼雀跃,仿佛这朝阳是为你而出。

于是,这山区的晨光,便为我们所共有,深入我们的骨髓血液,成为我们记忆的一部分。这记忆,便鲜活起来,柔嫩起来,一路伴随我们的生命。

那是怎么的山区之晨,怎样激动人心的日出啊!我不知道,我该以怎样的笔触,怎样的文字,才能勾勒出这幅美妙的画卷,再现你所看到的山区的早晨和日出!

无论如何,我没有辜负这个早晨,没有辜负一个心愿,没有辜负极少示与人的晨雾中的山间村落的鸡鸣和竹海日出。想到这一点,我多么激动,又多么欣慰。

其实,我还沉于睡梦中时,就隐约听见窗外的鸡鸣了,遥远,寂寥,仿佛走过了很远的山路,才从散落山间的村落来到我住的宾馆,钻过窗缝,抵达我的耳畔。只是,前一日爬了山,又在沁凉的河水中漂流了三两个小时,受累又受凉,那一刻感觉困乏至极,不愿意睁眼,更不愿意起床,任凭三三两两的鸡鸣在耳畔寥落,高一声,低一声,长一声,短一声,远一声,近一声,大大小小、明明暗暗的弯月一般。直到我的手机叮铃铃地响了,我才猛然醒来,一跃而起。我是昨夜询问了宾馆服务员,定了五点二十分的叫醒铃声,为的是看日出,比盛夏时节你起床的时刻应该晚了半个小时吧?

睁开眼,窗外一片昏暗,只有熹微的晨光,似乎半遮着面纱,低眉而来,寂静的鸡鸣已捷足先登了。这该是黎明的通知、意外的收获。盛夏时节,你在那个清晨日出之前,可曾听到了这天籁一般的鸡鸣?

让人诧异的是,走出宾馆大门,一幅秀美的山区之晨的画卷蓦然展现在眼前:重峦叠嶂,山岭相连,乳色的雾气充盈着山谷,笼罩着一个个村落、一块块梯田,薄纱一般,又如稀薄的流云,从这个山谷缓缓地流向那个山谷,直到所有的山谷都布满了雾气,袅袅婷婷,妙妙曼曼。那些山峰,便都探出晨雾,犹如浮现于大海中的岛屿,远远近近、高高低低地静默着。这山,便有了灵气,一座座突起于视野之巅,错落有致;这鸡鸣,也不慌不忙,身披青衣,在晨雾中穿梭缭绕,直是要把我带回遥远的童年。你看,晨雾笼罩的山谷,恰似一幅淡青的水墨画,美好,而又神秘,你该是早就欣赏过的,盛夏时节就深深地烙在你的脑海中了。我为那时没能与你一起早起看到这一幕而遗憾,又为上天悄悄地为我补偿了这一幕而欣慰。

更令人惊喜的是,无意间抬头,一枚月牙静静地悬浮于黛色的天幕上,银亮剔透,冰清玉洁,恍如一双巧手攀了天梯,精心地贴上去的,轻盈,宁静,纤尘不染。这是我昨晚寻了许久都不见的月牙呀!怎么在这寂寥无人的清晨,独自默默地出来了呢?整个世界都在沉睡,无人注目,它该多孤单。幸好,我看到了它,且深深滴吸了一口气。或许,它掐算出了我会早起看日出,便从无垠的天际赶了一个夜晚,于这个拂晓赶到了我的上空,为的是弥补我心中的缺憾吧?我想,你在盛夏看日出的那个清晨,是无缘月牙的。那时的月牙,在头一天夜里已现身过,只是似乎喝醉了酒,醺醺然早早地坠入竹海,睡去了。

于是我相信,世上的很多东西都是命中注定的,争之不来,不争自来。就如这晨光,就如这鸡鸣,就如这包裹了恬淡的村落和弯月似的鸡鸣的晨雾与大山。我怔怔地望着这辽阔江山,很是发了一会儿呆,才想起来我早起的目的——要去看你看过的日出。我猛然转身,出了宾馆,朝山上快步走去,唯恐慢了一分半秒,那太阳就跃出了晨雾云海,它该多孤单。

此时,东边天际已经泛红,丝丝缕缕,无法捕捉。那是孕育中的太阳醺红了云霞,那是孕育中的太阳最早眷顾的半边天。我相信,要不了多久,它也会无私地眷顾我的。

天色暗淡,我独自朝山上走去,一路小跑,仍有一丝丝寒意。山路蜿蜒,空无一人,远远地闻见一阵摩托车的响声,很快,两辆摩托车一前一后从我身边突突驶过,往山上跑去。我是不怕的,即便是在拐入竹林间昏暗的山路,朝通往妙高禅寺的石阶走去的那段路途。我在想,当初你独自一人在走这段竹林路时,该是怎样复杂的心情,恐惧,无助,兴奋,期待,该是杂揉其间,分不清眉目吧?直到你攀上六百六十六级石阶,站在紧闭的山寺的大门前。我似乎看到了你孤单落寞、踽踽独行的匆斜的身影。

而我,是手持相机,连蹦带跳地爬过天梯似的石阶,唯恐晚一步错过了太阳分娩的全过程。当我登上最后一级石阶,巍峨的妙高禅寺门楼一览无余地展现在眼前时,我早已没有了寒意,内心出奇地平静——寺门紧闭,庄严肃穆,将寥落的鸡鸣屏于寺外。

我没有过多地揣测寺内的境况,很快转过身,面对浩瀚的重峦竹海,俯瞰晨雾缭绕的群山村落,以及渐稀渐远的鸡鸣,山谷间隐隐的稻田和飘带般蜿蜒的山路,顿生一览众山小的豪情,心旷神怡,胸有丘壑。

此时,东边天际的红霞越发地红了,也映红了远远近近的树头竹梢。我想,太阳马上就该露头了吧?我按捺着怦然的心跳,静静地等待着,期盼着。当我扭头望一眼静穆的寺庙古刹,再转而面向东天时,激动人心的一刻訇然来临了——

橙红的太阳在云海晨雾间沉浮着,艰难地上升着,只露出了一线面容。它奋力地挣扎着,试图摆脱晨雾云海的纠葛,一丝一毫地攀爬着。渐渐地露出了半个脸,头顶变成了金黄,往下是水红色,再往下是橙红,越往下,颜色越重,四周似乎缠绕着云雾飘带,犹抱琵琶半遮面,又似嫩嫩的蛋黄沉浸于汤汁之中。然后,似乎是奋力一跃,彻底挣出了云海,成功地漂浮于云海之上,空中的浮云霎时变得金亮,鳞片一般,洒落在湛蓝的天空上,惊艳,耀眼,错乱的美。

我顾不得怦然的心跳,极快地举起相机,频频按动快门,记录下这壮丽的过程,想与你看到的日出做一比较。季节变换,物在人非,这日出可是原来的日出?看日出的心情可是最初的心情?我暗暗地想,这就是你看到的日出,也是你看日出时的心情,除此,焉有其它?

此刻,禅寺尽沐朝阳之中,禅寺四周的竹木茶园,尽沐朝阳之中。而远处的崇山峻岭,似乎仍在朝阳之外,不然,那些山岭与氤氲山岭的晨雾,为何仍是淡青的水墨?

该看的,都看过了,该想的,也都想了。此时,我唯一想做的,就是下山,就是尽快与你分享山中的这个清晨,分享山中这个清晨的无与伦比的晨雾和日出。

穿过禅寺西侧的竹园,沿着盘山公路一路下行,我的心情是轻松的,畅快的。就想,那时你该也是如此吧?独自一人,把漫山的芦苇收于眼帘,把芦苇簇拥着的唐人寻根楼收于眼帘,那该是怎样旷达的感觉!

我想对着山野大声呐喊,抒发胸中澎湃的激情,试了几试,终是遏制住了这种冲动。欣欣然仰头天空。不知何时,银钩般的月牙悄然隐幕,散落山谷间的鸡鸣,也似乎被月牙钩了去,不知其踪。难道,要留作明天凌晨,再挂于我的上空,再萦绕我的耳畔吗?而我,只是山上的过客,今天一别,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来。但我不遗憾,更不沮丧。我有的,是发自心底的慨叹。

是啊,一生之中,拥有一次完美的晨光与日出的经历该足够了,而将这份完美与人分享,更是一种幸福。当我下山,回到斑驳陆离的现实中,这种美丽的心情还会存在吗?

我想会的。因为有你。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