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林平
林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31,158
  • 关注人气:3,33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逝去的都是美丽的

(2013-08-16 21:30:58)
标签:

林平

散文

逝去

美丽

分类: 散文·随笔

逝去的都是美丽的

 

林平

 

  我不是个爱赶潮流的人。比如过节。比如这个夏天的七夕节。也许是因为太热了,白杨干枯,树叶打着卷儿脱落;稻秧枯黄,一把火就能烧了;人也似乎一把火能烧着了,哪有心思过节呢?

  然而,七夕还是悄无声息地来了,又去了。

  我一向不怎么喜欢情人节,甚至可以说是漠视。而对七夕,却有着愈来愈浓厚的兴趣。这可能源于我小时候看过电影《天仙配》吧,知道了牛郎织女的故事,记忆里至今还活着那棵能说话的柳树精,或是槐树精。小时候听过的故事,在脑海里也根深蒂固,说是七夕的那天夜里,躲在葡萄架下面,可以偷听到牛郎织女的絮语情话,黎明前,葡萄架上还会有一些雨水洒下来——不,那不是雨水,那是牛郎织女要分别了,挥洒的泪水。

  那个时候不叫七夕,那个时候叫七月初七。我的乡下老家,至今仍叫七月初七,没有七夕一说。

  与我一样想法的,大有人在。有的人甚至揭竿而起,发出“七夕节何时能盖过西方情人节”的天问,并找出了情人节强势而七夕式微的几大症结。我不会参与这种毫无结果的讨论,我只觉得,心里有了就好,心里没有,再怎么讲道理,都是于事无补的。

  我从来不会效仿杞人,放下好好的江湖生活不过,去替庙堂之人忧天,终日提心吊胆。有那闲心,不如蒙头大睡一觉。

  就如去爱一个人,你爱不爱他,他都在那里,不远不近,不离不弃。而你是否爱他,完全取决于你的内心,并非别人给你讲了一堆大道理,你才豁然发现他就是你的梦中情人。这个几率微乎其微。

  话说回来。牛郎织女的故事影响到了我后来的思想,也影响到了我的诗歌创作。

  两年前写了一首《七夕》的诗,其中就有这样的诗句:“当我仰望,你在最高的天堂/我怎能感受葡萄架下/簌簌泪雨,绵绵情话。”

  再早两年,还写了一首《七夕》,独自吟唱“天堂在最高的天上/鸟鹊向河岸飞翔/当太阳落下,绿藤蔓延/你在我最远的梦里”。

  这些都是因人而异的,也是因年龄而异的,因心境而异的

  而同一个人,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境遇,想到的是同一个画面,这就不仅仅是喜好或偶然的东西了。这该是文化的形象性。任何东西,有了文化,就插上了翅膀,就活了。就如山上有了仙、水里有了龙、人有了灵魂。

  其实,文化是无形的,属于无形资产,也叫软实力。文化作用于不同的国家身上,会形成价值不等的国家软实力。一个国家的灭亡,一个民族的灭亡,都是从文化消亡开始的。不然,小日本侵略中国后,就不会要用日语教授中国孩子学习日本教科书了,就不会要中国孩子学习日本历史了。

  同样的,文化作用于不同的人身上,也会形成价值不等的个人软实力,即每个人的学识、素养、气质、内涵,等等。

  自然,我眼中的七夕跟别人眼中的七夕是不一样的,我写的七夕诗也有别于别人的思绪。特别是对于刚刚逝去的这个七夕。

  应该是在三天前吧,七月初七。一整天,似乎都没有看到一只鸟,准确是说,是平时聒噪的叽叽喳喳的长尾巴鸟儿,那天似乎都不见了踪影。这或许是思维定势在作祟吧?传说,天下的喜鹊在那天都上天搭桥去了,让牛郎织女踩着它们的脊梁相会,执手相看泪眼。天空十分洁净,一尘不染。黄昏时分,一勾弯月贴在西边天上。

  我没有看到鹊桥,而在我心里,早已搭建了一座五彩的鹊桥,桥下是滔滔天河,河岸是萋萋芳草,芳草深处是一座长亭,长亭空空如也,那人的气息愈来愈远,愈来愈淡,直至散尽。

  一切都给人一种萧瑟苍凉、幸福不再的感觉。

  于是,又一首“七夕”悄然而至:

 

  能否让我终日不醒/世上已不闻喜鹊的鸣叫和飞翔//能否让我不去思想/那个人已消失于萋萋的远方//能否让我不再回首/青草与烟尘覆盖了亭外的月光//能否让时光再匆匆/一生终了,静观人间斑驳苍凉。

 

  短短八行文字,道出了千般无奈、万般惆怅。这是我当时的感觉,一瞬间的感觉。情由景生,言由心生。

  情,就这么烟消云散了。

  有人问我,为何写得如此凄凉?我没有回答。我只在心中感喟——很多真实的事物和事物的真实面目是不能示人的。人可以带着面具,文字则可以带着面纱。带着面纱的诗歌,就是朦胧诗;若是面纱太粗陋,那诗就会晦涩。我自认为,“七夕”的面纱是比较精美的,读之,如雾里看花、水中望月有相似的感觉。

  情随景迁,时过境迁,很多东西都逝去了。而那逝去的,往往都是美丽的,是我们要用余生去追忆的。“拥有的不知道珍惜,一旦失去,才知道他的珍贵”,说的也是这个意思。

  就如我们回忆以前的苦难,再苦再难,事后回忆起来,都有一丝丝的甜——这里要排除的,是中华民族遭受外族侵略蹂躏的苦难历史——这就是老人们在追忆青春时,为什么嘴角和目光总习惯含着一抹淡淡的微笑和怅然若失的味道的缘由,也可以成为“忆苦思甜”的另一种解读吧?

2013816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