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林平
林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31,158
  • 关注人气:3,33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会当人生二十年——散文选《我的河流》代跋

(2013-08-04 20:05:11)
标签:

林平

散文选

《我的河流》

代跋

文化

分类: 散文·随笔

会当人生二十年

——散文集《我的河流》代跋

 

有人问我:“文学有什么用?”

我说:“文学无用。爱好文学,类同爱好打牌、钓鱼、唱歌、跳舞,仅仅是一种爱好。若硬要找出它们之间的不同,那就是,文学让人精神充实、积极向上,文学让人梦想迢迢、健康长寿。”

有人反驳道:“那些卧轨的、早逝的、衣衫褴褛的、穷困潦倒的,如何充满梦想、如何健康长寿呢?”

我答:“文学如鸦片,爱上了,就得付出终生的财富,以至生命。”

这似乎有些矛盾,却是不争的现实。

我常有一种很奇怪的想法:人世间最长久的,不是金银钻石,亦非官职名气,而是文艺作品,特别是文学作品。海可枯,石可烂,地可老,天可荒,而文学作品,从它诞生的那天起,就注定了要永久地流传下去,除非——人类灭绝。

万物有生就有死,这是自然规律,人类岂会例外?

所以,我一直钟情文字,对舞文弄墨之人有种天然的亲近感、钦佩感。我甚至固执地认为,凡是会说话的,都可以成为散文家——只要他能忠实地记录自己的言行,忠实地记录自己的所思所想,忠实地面对自己的良心和灵魂。

本书中的绝大部分篇什,就是这种记录的文字,直面灵魂的文字,打磨生命的文字。

这些文字的晶莹、圆润、整齐、优质,在编辑之前,我是不敢想像的——它们组成了一个气势磅礴的方阵,在我眼前跨跨走过,携着朝气,带动风声。

尽管,这些作者的名字还不为人们所熟悉,而在《我的河流》面世的那一天,就该是他们站在人们面前,任人品头论足的那一天。

将本书命名为《我的河流》,本意是想说,这是一条文字的河流,或者说是散文的河流,平缓,湍急,风光无限。书中的作者,都是这条河流的有机组成部分,这条河流因他们而滔滔不绝,因他们而生机勃勃,因他们而青春常在,因他们而地不老天不荒。这条河流便属于他们每一个人,滋养着他们青春的面庞和生命。他们也会以更多更优秀的作品,充实着这条河流,日日夜夜,源源不竭。

对于我来说,他们中的大部分都是我的熟人,同事或朋友,即便从无谋面的,也因文字这个媒介,神交已久。

让我们暂且驻足,悄悄地走近他们——

“石头无语,最可心。”这句话对于杨洪刚来说,当是心语。每天晚上,他都会看到“书架上那一方方石头像一个个精灵”,“都复活了,她们在歌,她们在舞,她们在笑,她们在与自己进行着心灵的对话,她们拉着自己走出书房,飞出窗外,去接受每天的心境洗礼和性灵的沐浴……”这位做过文化公司、如今又掌印信阳市唯一一家国际旅行社的人,很少写文章,而一旦出手,便让人感觉到不凡。他赏玩最多的,是石头。他笔下的石头睿智、能言,能开出最美的花朵,散发出石头深处的香。

陶文胜能侃、善侃,能让打得不可开交的两个家庭握手言和且纷纷要请他吃饭,这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他的这个优势也充分地渗入了他的文字。他的散文朴素、平和,总是平静地展开,娓娓道来,犹如面对面给你讲一件很久很久以前发生的故事,经典,斑驳,时光静流。

酷爱水杯的卢益之,是一个让人看一眼就忘不掉的人,而他偏爱喝大碗茶,偏爱刘婶的泛黄的大碗茶。寻常生活在他笔下充满了温馨,再大艰难,他都能从中发现阳光、和风和雨露。

一直奋战在山区供电所的刘勇,看上去似乎与文学毫不搭界,而他的散文作品常能把人带到他生存的清贫环境,让人看到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中国农村最朴素的景色——水车在脚下咿咿呀呀地转动,吐出潺潺清水;半夜吃上一根油条,睡梦中都会露出甜美的笑容。

相似的形象和经历,在张汉青和贾朝甫的作品中都有充分体现。张汉青一直行吟于新县的青山秀水,感恩生活;贾朝甫追忆童年伙伴的文字,让凛冽的雪花有了温度。

程宝田退居二线前似乎并无写作爱好,退居二线后竟然文思泉涌,吟唱社会生活,讴歌故乡亲人,感恩之情跃然纸上。他的文字朴实无华,如大别山中随处可见的石子,一旦置于掌中,便不忍舍弃。

还有啊,还有很多……嗯?

盘点着这本书的作者,我突然惊异地发现,男作者竟然寥寥无几,只有星星点点的五六个人,女作者则占了大半个天,绚丽多彩,葳蕤壮观。在这里,男人成了红花,女人成了绿叶,乾坤倒转,别有韵味。

尚艳是众多绿叶中十分显眼的一片。最初认识她的文字,来自她的《敦煌印象》。那种文字的美,那种冷艳、苍凉的情绪,深深地打动了我,我把该文转至我的博客,读了多遍。后来留意她的文字,总是那种散板似的游记散文,一路踏行,美不胜收。恰如给她带来声誉的职业——旅游。

马丽的文字沉着冷静,仿佛在独自絮语,又向是在对天感喟,字里行间充满哲思。她善于在毫不起眼的事物中寻到一个时间和空间的契合点,把历史与现实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发出拷问,读来引人深思,给人启迪。

巧的是,尚艳和马丽同时把目光投向了丽江古城,视角不同,笔下的丽江便色彩各异,她们的文字都具有一种震颤人心的力量。尚艳把笔触深入丽江人的生活,突出了“慢”和“免费发呆”的最佳去处,而马丽眼里的丽江一直在“滴答”,徘徊于旧时光,更多的是感伤,对美的留恋,对生命的追问。

方菲的文字纤小细致,于平淡中给人一抹鹅黄的新鲜与惊喜。方菲善写寻常事物,哪怕一棵地菜、一方十字绣,都能在她笔下获得绚丽。于是,值守山中的一座变电站中,读书写字,怡然自得。她热爱这一行,也感谢这一行。

许娟是个年轻的老运行工,在十四年的变电站值班员的生涯中,她干过四个电压等级的变电站值守,是个一只飞鸟都能把她吓得将头插进沙子里的人。而她的文字,则毫不循规蹈矩,毫无“规程”可循。她的《砒霜与蜜糖》,写得从容冷静、纵横捭阖,仿佛一个人骑了骏马,开始缓缓慢行,继而纵马驰骋,嘶鸣震天,眼看着天马行空、不可收拾,而她似乎只轻轻地拉了一下缰绳,那马便乖乖地腾起前蹄,戛然而止,悠悠然转过了身,温顺的眼神令人动容。

刘俊伟的文字,像她的人一样小巧玲珑,双目含情。那些文字仿佛都浸满了情的汁液,看一眼,便有一滴落在身上,读的人便也柔然多情了。

郑英的童年往事,焦丽的山水情缘,方榕的温婉孝顺,李颖的怅然若失,陈贞的天真活泼,宋蕾的坚韧敏感,张莉莉的自然朴素,杨青的豁达乐观,耿勤的善良大度,都以散文的形式较好地表达了出来,犹如百花园中的诸多小花,各自恣意开放,展示出自己最本真的美。来自潢川县焦丽和张莉莉,不约而同地写到了潢川县城的新桥老桥和新城老城,且都是对逝去的岁月的追忆和留恋,风格却迥然不同,读来饶有情趣。

孙静、潘春斌、李蕊莲是我至今都没见过的作者。我所知道的是,当作家一直都是孙静的梦想,“如果说文学是一片沃土,我希望在这片沃土中生长”;读书写字是潘春斌的日常生存状态,一朵小小的蔷薇,都能让她感受到生活的热情与美好;而作为退休多年的老职工,李蕊莲习惯了开博作文,记录人生,歌舞特长为她赢得了更多的精彩。

于是,在这清澈宁静、郁郁葱葱的河流两岸,开出了一朵朵五彩的花,这河流便散发出柔媚的气息、淳朴的气息,清香袭人,风光旖旎,行板如歌,引人入胜。

而当二十年后,再次踏进这条河流,会是怎样的一番情景呢?

它们,安好?

他们,安好?

 

林 平     

二零一三年八月一日 合惠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