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林平
林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34,370
  • 关注人气:3,3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个女人和一个站

(2013-06-21 16:55:44)
标签:

林平

散文

一个女人

一个站

文化

分类: 散文·随笔

一个女人和一个站

 

林平

 

  对一座变电站的记忆,从没有像蓼城站这么深刻,深刻到一想到蓼城站,就想到一个女人,即便她离开了三年,仍似乎能闻到站内残留的她的气息。

  就如今年迎峰度夏第一天,我去蓼城站体验生活,再次感受到一个女人和一个站的密切关系。

  那个女人,名为李玉红。大眼睛,中等身材,一笑就现出两个浅浅的酒窝,一个年近四十的女儿、妻子和母亲。

  蓼城站是一座二二零千伏变电站,位于拥有一百八十万人口的固始县城西郊。从蓼城站投运那天起,李玉红就是站长,一干就是八年,直到八年后为了儿子上学,回到六十公里外的家乡的潢川站。然而,人们一说起蓼城站,仍会自然而然地提到李玉红。可以说,蓼城站烙上了太深的李玉红的痕迹。

  那是怎样的变电站,怎样的女人啊!

  已不记得第一次去蓼城站是在哪一年,但我清晰地记得深入蓼城站的日子,记得蓼城站早春的小草和料峭的气息。这些深刻的记忆,是与一个女人紧密联系在一起的。那个女人,就是李玉红。

  那是在三年前,守护了蓼城站八个春秋的李玉红已经离开了蓼城站。我在听说她的故事后,觉得她为蓼城站付出了太多,产生了要采写她的冲动。于是,三年前的春节刚过,我便从信阳出发,沿沪陕高速公路一路向东,奔驰了一百七十公里,约了李玉红,一同赶到固始县城,赶到了蓼城站。

  依稀记得当时的情景——车到站前,远远地,变电站的大门就大开着,代理站长的安全员小黄正在院里等候她。
  “我早就盼着你回来了!这次回来,不会再走了吧?”小黄高兴地说。
  “只是看看,还要走的。”李玉红说。
  我能看到小黄脸上掠过的一丝失望。那一刻,我不经意地发现了站内的春色——草尖上的早春。
  设备区的土质地面上,泛着一团团浅浅的绿——那是刚刚钻出地表的小草,一到近前,那绿便疏了,淡了,散成零星的草芽。细看去,是一棵棵小野菜,稀疏着,细小的叶片紧紧地贴着地表,那么朴素,那么天真,却又那么恣意,那么旁若无人。

  当时,李玉红就在身边,没有说话。她的目光抚过站内所有设备,像抚过自己的孩子,那种亲切、留恋、依依不舍的感觉,让人无法忘记。是的,自八年前蓼城站投运那天起,身为站长,李玉红都是每个星期一从六十公里外的潢川赶到蓼城站上班,星期五回家,在站里一待就是五天四夜,八年来从未间断。赶上蓼城站扩建或检修,更是常常一个月都难得回家一次。前一年的春天,丈夫被抽调农村担任村第一书记,儿子面临中招考试而无人照顾,她也没有调到家门口的潢川变电站上班的意思。直到大半年后,看到儿子确实不能没人管,她才动了调动工作的念头,调回了她最初工作的潢川站。
  “离开蓼城站时,她用手轻轻抚摸着站里的设备,走到每一个角落察看,从她的眼神中能够看出,她对蓼城站的一切都恋恋不舍。”此前,李玉红的领导曾对我说,李玉红只是暂时离开,等她的孩子中考后,她还是要回去的,蓼城站站长的位置会一直给她留着。

  我向李玉红转述了她的领导对我说过的话,不禁问道:“你当时为什么那么留恋蓼城站?”
  “我想到也许再也不会回来了……”李玉红感慨地说,“八年了,变电站就是我的第二个孩子。”
  我的心猛然颤了一下,为一个女站长的情怀,一个母亲的胸怀,在那个春寒料峭的季节、乍暖还寒的郊外。不待我多想,李玉红的话语再次传到耳畔:
  “一到夏天,这些野草都会疯长,我们会花费很大工夫打草。”

  我能想像得到野草那种葳蕤的事态,在这宁静的郊外,直有萋萋古道之意。但这里不是古道,而是长年累月都有人值守的光明的驿站。

  有一个疑问,一直滞留于我的脑际,不肯离去,那就是:难道时间就能成为一个人留下印痕的理由吗?

  自然,命题是否定的。让李玉红与蓼城站紧紧相连的纽带,是另外一些东西——

  “她的技术在站里是最好的,每次操作,她都在现场。有她在站里,我们都很放心。”蓼城站的小黄说,并给我讲述了很多事例,即便是在李玉红离开蓼城的日子里,他们遇到难题,仍打电话向李玉红请教。

  “她心细、好学,责任心强,有魄力,有团队精神。”李玉红的领导说,同样给我列举了一些佐证,因此而冒着群龙无首的危险,决意把站长之位给李玉红留着。

  那年秋天,公司举办建企四十周年十大感动人物评选活动,李玉红榜上有名,颁奖典礼上的颁奖词出自我手:

 

  八年如一日,像疼爱自己的孩子一样守护着最偏远的蓼城站。她刻苦钻研技术知识,发现和解决了许多隐蔽的难题。她善于培养员工的学习兴趣,从蓼城站里走出的站长和技术骨干令其他站望尘莫及。只要她在站里,值班员心里就踏实;只要她醒着,心一定在站里。

 

  然而,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人生苦短,三年即长。岁月太过匆忙,匆忙到你还没看清它的面孔,它已别过脸,了无踪迹。就如转眼而过的这三年。三年时间转瞬即逝,李玉红的儿子由当年参加中招考试,转而参加了高考,李玉红终是没有再回蓼城站。

  蓼城站也逐渐习惯了没有李玉红的生活。

  时光,在谁的额头挖出了沟壑,又在谁的眼角,纹上了细密的纹。那人是她,是你,也是我。

  当然,还有一直在固始县城西郊静静端坐的,蓼城变电站。唯有其静,才表明是在安全稳定运行;无论外界如何纷繁,站内都风平浪静,波澜不兴。

  如今,蓼城站的站长是一位有些腼腆的八零后小伙子,可站内年轻的老值班员,一提到变电站的往事,仍会下意识地提到他们的老站长李玉红,提到那些苍翠的时光,青春的日子。

  那些苍翠的时光和青春的日子,正是这个美好世界的一部分,深深地刻入了我们的生命和灵魂,繁星璀璨,枝繁叶茂。

2013621日 夏至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