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林平
林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34,370
  • 关注人气:3,3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烟雨鲇鱼湖

(2013-04-06 17:37:51)
标签:

林平

散文

烟雨

鲇鱼山水库

文化

分类: 散文·随笔
烟雨鲇鱼湖

烟雨鲇鱼湖

烟雨鲇鱼湖

 

林平

 

  满湖烟雨。

  一座座朦朦胧胧的岛屿,笼罩在浓密的雨雾之中,水墨画一般。岛上的绿树、亭子约隐约现,岸边的小船静泊无声,俨然经久无人,唯有猎猎的风从湖面刮来,掀起一浪又一浪水波,拍打岸边的碎石,那小船便随着水波静静地荡漾着。

  一切都是那么静,那烟,那雨,那雾,那小岛,那小船,那亭上的琉璃瓦。一切都像是精心摆放在一副巨大的画布上似的,又像是有人在天上随手一扬,散落下来的斑斑点点。

  哗哗的水声从湖岸上传来,清亮,洁净,有如深谷的瀑布。扭头望去,一座座建筑依山而建,像是座座微缩的布达拉宫。建筑之间,常有山石突出,层层叠叠,溪流从山石上跌下,溅起白亮亮的水花,水声便也白亮亮的,随风飘来,与雨雾一起,密密麻麻的清凉,悄然润湿着目光,也润湿着脸颊、头发和衣衫。

  这是清明节后的清晨,我在雨雾中见到的鲇鱼湖的真实的颜容,恬静,淡雅,似沐浴的美人,一直没有掀起帘布。很想伸手掀起纱帘一角看个真切,却无能为力,只能借助太阳之手才可做到。而此刻烟雨濛濛,太阳早已躲得无影无踪。就想,烟雨中观美人,该是另有一番情趣吧?

  鲇鱼湖位于大别山腹地的河南境内,东北距商城县城三十余里。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商城人在灌河上游筑坝建库,就是鲇鱼湖。整个库区长近四十公里,控制流域面积九百多平方公里,除了防洪、灌溉,还可发电、养殖,兼有航运的功能。湖中有大小岛屿数十座,动植物资源十分丰富,据说还有净梵寺、温泉书院等人文遗址。库区水岸重峦叠嶂,湖谷开阔,树林葱郁,风光旖旎,实乃旅游度假胜地。这算是建库的意外的收获吧。

  灌河是淮河支流史灌河西侧的一条支流,为商城人的母亲河。灌河之于商城,犹如浉河之于信阳、湘江之于长沙、黄浦江之于上海,其情其恩无以言表。灌河不仅养育了商城人,还将得天独厚的温泉水和万千青山给了商城人,商城人对灌河山水的爱,即便是烟波浩渺的鲇鱼湖水都比不过的。

  我是爱山恋水之人,自然钟情于鲇鱼湖的温泉及山水,却没想到,会在清明那天晚上突闯鲇鱼湖的。确切地说,我踏入的这一带名叫汤泉池,因盛产温泉而闻名于世。

  黑夜中进入汤泉池,感觉不像是来到了一个风景旅游度假区,倒像是进入了一处繁华的都市,座座建筑灯火辉煌,人潮涌动,车辆塞途,唯有清新的空气和一边黑黢黢的山水提醒我,这里是山水之间的一处佳地,是都市人慕名前来度假的景区。

  我一直有个疑惑,这里为什么叫鲇鱼山,这湖为什么叫鲇鱼湖,该有怎样美丽动人的传说呢?而这一带霓虹闪烁的建筑和宽坦洁净的柏油路,与我印象中的鲇鱼湖也有天壤之别。

  第一次来鲇鱼湖,大概是在二十二年前,为一条输电线路的初步设计。那是在三月初,也是个阴雨天,汽车跑在坑坑洼洼、凸凹不平的山路上,两旁建筑低矮破旧,虽有温泉诱人,游客却寥寥无几。最主要的是交通艰难,车辆稀少,山路崎岖错落,常常是眼看着前面的竹林间隐现着一间茅草屋,转瞬间,那茅草屋就到了头顶上。自然,汤泉池即如养在深闺人未识的温玉,即便初识,也很难享用。

  那时的温泉在湖水中翻滚,热气蒸腾,白雾弥漫,蔚为壮观。有人在泉眼周围砌了池子,就可露天泡温泉了。引入宾馆的温泉极少,大量的温泉都浪费掉了。据说,泉水中富含硫、硫化氢、锶、钡等多种矿物质,水质优良,具有奇妙的治疗作用,很多皮肤病患者乘兴而来,满意而归。

  次年冬天,一个飘雪的日子,为验收那项输变电工程,我又到了鲇鱼山,还乘坐机器船在湖面上游了一圈。具体细节早已模糊不清,唯一记得的,是下到烂石滩下的水边登船的,我身穿绿色军大衣,手持一束迎春花,站在船头照了一张相。巧的是,国强随即成了那座变电站的值班员,如今汤泉池五彩缤纷的霓虹灯连同鲇鱼湖周边的点点灯火,都该有国强的一份辛勤守护。

  时光荏苒,一晃二十年。两年前的深秋,在商城采访之余,友人国强骑摩托车载我看山湖夕照,我再次来到了鲇鱼湖。当时是站在一处湖汊的坝埂上,面西而望。夕阳如金,遍撒湖面,波光粼粼,宛若童话。兴奋之余,我随口吟出一首小诗,只有短短四行:

 

可是晚霞燃烧的灰烬
从天涯一直铺到天堂
 
分明是积蓄一生的碎金
只待我来赴这黄昏的约

 

  那些个四季早已远去,记忆也越来越模糊,没想过再来鲇鱼湖,不料却在这个清明的夜晚,不经意地闯了进来。冥冥之中,似有一声召唤,又似在梦中赴一场美丽的约会,心驰神往。

  我是途径县城,与国强一起赶来鲇鱼湖的。因为来的太晚,汤泉池景区大大小小的宾馆无数,竟无一间空房间,比我早来两三个小时的朋友,也是托了熟人,才在一家疗养院宾馆里腾出了两个房间,不得已,我只得与他们相挤栖身。

  饭后,国强又赶回了县城,我急于想看一看鲇鱼湖,便与朋友漫步湖岸,却是看不清湖水青山的姿容,只得在斑斓的霓虹灯中回到宾馆,泡温泉。直泡得浑身瘫软,大汗淋漓,恍如虚脱一般,这才离了木质浴盆,一头栽在床上。

  还在睡梦中,就听见窗外的鸟鸣,清脆婉转,翠生生的绿叶一般。起床,掀起窗帘一角往外看。天空阴沉,树木苍翠,地面上有些湿漉。下雨了,却看不到雨点。雨中看鲇鱼湖,应该别有一番情趣吧?我赶紧起了床,穿上旅游鞋,轻快地跑出宾馆。

  于是,那一幅笼烟披雾的山水画,便展现在了眼前,犹如身披薄纱的美人,让人看不真切。愈是看不真切,愈是想窥个究竟,便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牵引着,迎着风雨,沿整洁的湖岸一路寻去。

  一座宏大的建筑之上,上书“大别山中第一泉”,缕缕蒸汽飘溢而出,想必是温泉冒出的蒸汽吧?一些操着各种口音的人进出建筑大门,也不打伞,欣然承接着这淡淡的雨雾。建筑前的空地上以及道路两边,停满了各种车辆。从车牌号可见,大多来自鄂豫皖三省,与这里是当年的鄂豫皖革命根据地核心区颇为契合。还有一些车辆来自更远的京冀江浙,恰似五湖四海的革命群众虔诚地奔赴大别山根据地一样。这种现象,除了鲇鱼湖如画的风景,盖因远近闻名的温泉吧?

  沿石阶下到水边,弯腰掬起湖水,毫无寒意,如迎面的风,唯有湿润和清凉。直起身,仰面天空,风雨侵袭,发湿衣润,颇生“一蓑风雨任平生”之慨。

  上得岸来,凭栏遥望,思绪飞扬。身边人影往来,不远处的码头便,泊着一艘豪华游艇,人渐渐多了起来,也热闹起来。正感慨于鲇鱼湖的今非昔比,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声音。

  “坐船吗?”

  扭头望去,一个老人坐在湖边木条凳上,头戴草帽,身着黑衣,脚穿半旧球鞋,地道农民的打扮,一副恬然满足、与世无争的神态。

  我信口问道:“多少钱?”

  “三十。”

  “您的船呢?”

  草帽老人抬手指了指雨雾深处的水面。水面上,一条机器船在缓缓地跑着,船后绽开一条长长的白色的水花,轻微的马达声穿过烟雨时空,传至耳畔,多像二十多年前我乘坐的那条小船。

  “跑多远呢?”

  “跑到对年的岛上,看看亭子,就回来。”

  “太近了,还要三十块钱吗?”

  “我的船能坐六个人,一共三十块钱,每人才五块钱。”

  这倒是很便宜,概是草帽老人不赖此谋生的缘故吧。我没想坐老人的船,却与老人有一搭没一搭地攀谈起来。老人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对鲇鱼山的一草一木、一石一水都十分熟悉。老人说,平时,这里的游人并不多,他的小船跟这里的宾馆饭店一样,经常门可罗雀,只是每逢节假日才人满为患,一铺难求,他也才有点生意。

  我忽然想到了萦绕脑际的疑惑,随口问道:“鲇鱼山这个地名有什么来历吗?”

  “有啊。”老人依然是一副淡然的口吻,“水库大坝下面原来是一块鲇鱼地,地下有一条鲇鱼精,护佑着这里祖祖辈辈的人。几十年前修建大坝,在鲇鱼地上打下第一根钉,正好钉在鲇鱼精的一根经上,顿时鲜血上涌,灌河的水刹那间都成了血色。

  我没料到这个传说如此血腥,还不如不知道的为好。我静了声音,望着空濛的湖面,怅然若失。犹疑间,接到国强的电话,说是已从县城赶了过来,带了干粮,要领我们去爬山。我于是别了草帽老人,迎到国强。

  当我把听到的传说说与国强时,国强一口否定道:“没有的事,都是瞎说。”

  我松了一口气,问他真实的传说是何模样,难道是哪座山或鲇鱼湖状似鲇鱼?国强茫然地摇了摇头,言称都不是,弄得我也一脸茫然。

  与国强回到宾馆,叫出三个朋友,坐进车里,在薄薄的雨雾中悄然离开汤泉池,离开这满湖烟雨,离开传说有还无的鲇鱼湖。

  草帽老人依然独坐湖畔的烟雨中,雕塑一般。

二零一三年四月五日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