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林平
林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29,019
  • 关注人气:3,3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母亲的方言

(2009-02-21 11:25:03)
标签:

林平

散文

母亲

方言

文化

分类: 散文·随笔

母亲的方言

 

林平

 

  上个星期,母亲从乡下老家来信阳小居,一不留神就会嘣出一句光山方言,很是让人疑惑捧腹,却又倍感亲切温馨。

  周末的傍晚,我下班后赶回家,走到楼梯间,就听见屋里的电视声。待打开门,那声音直灌耳朵,振聋发聩。我赶紧拿起遥控器,关小音量,说:“妈,你看,你把音量打到了60,我们平时看电视打到25就算高的了。”不待母亲说话,妻就在厨房里开了腔:“妈是为了让我听得见,才开这么大声的。”母亲笑着说:“是呀,我跟菁菁瞧了一晚儿上电视剧,你晓得吧?”继而望着我,恍然大悟似地说:“你今落咋回来这么早?天还没黑呢。”我明白母亲的“晚儿上”是指“下午”,哭笑不得道:“前两天下雨,天黑得早,今天晴了,天黑得晚。”

  母亲继续看她的电视剧,不时发出笑声,而后叹息一声,自言自语道:“李铁杆跟赵队长总是板古筋,咋搞?”妻是东北人,不解地问:“妈,板古筋是啥意思?”我见母亲半天都没解释清楚,便说:“板古筋就是对着干,不对头。”

  没几分钟,电视里开始播放广告,母亲仍盯着屏幕等待下集。我说:“这电视剧已经完了,你要等一天才开演呢。我给你换个台吧。”把台换到音乐频道,正在播放歌曲《举杯吧朋友》,男子美声唱法。母亲认真地听完那支歌,不屑地说:“唱的么家货色?还没得将才那女的唱的好。”妻正好端菜过来,我又翻译道:“唱的很糟糕,刚才那女的唱的好。”

  晚饭后,我们陪母亲下楼散步。母亲见一个妇女抱着一个小孩,就上前摸一下小孩的脸,笑嘻嘻地说:“这伢长得真好瞧。”女人不解地望着母亲,我赶忙解释说:“我妈说,这孩子长得真漂亮。”妇女满脸骄傲,对孩子说:“谢谢奶奶。”母亲说:“不谢不谢,谢么丝色。”

  我们沿街边朝前走去。母亲脚下突然一绊,身子往前一栽,险些摔倒。母亲摸着耳朵说:“豁形儿,差点搭倒了。”我见妻不解,遂翻译道:“好险,差点摔倒了。”这时,从路边突然蹿出一条小狗,母亲吓得浑身一哆嗦,叹口气说:“我以为是乌嘴狃子呢,哈死我了!”妻满脸疑惑,我又充当了一次翻译:“妈以为是黄鼠狼,吓坏了。”

  路过一家茶艺馆,我对母亲说:“妈,那里很漂亮,咱们进去看看吧?”母亲问:“那是搞么丝的呀?”我说:“是卖茶叶和喝茶的地方。”母亲不以为然地说:“进去爬耳豁子。”妻又是一脸茫然,我马上翻译道:“进去搞么丝。”话一出口,就意识到是母亲的方言,又赶紧解释道:“就是不值得进去。”妻捧腹大笑,说:“妈,我听你说话就像听外语,真难懂。”母亲不好意思地撇着普通话说:“我知道,我们家乡话就是难懂。”

  母亲虽然不去茶艺馆,却不拒绝走进路边新开的一家超市。超市面积虽然不大,货物品种却不少,五彩缤纷,琳琅满目。我用母亲习惯的方言问:“妈,你想吃么丝?我给你买。”母亲却撇着普通话答:“刚吃了饭,我什么都不吃……”说话间,她走出超市,突然失声叫道:“马长虫!”我赶紧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落在阴暗的墙角,笑着说:“那不是蟒蛇,是人家空调的管线。”母亲惊魂未定,捂着胸口,舒口气说:“哈死我了……”

2009.2.21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