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林平
林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34,370
  • 关注人气:3,3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凌晨送母亲坐火车去宁波

(2008-03-21 13:15:36)
标签:

诗歌

母亲

火车站

文化

分类: 诗歌

凌晨送母亲坐火车去宁波 

 

天空飘着濛濛细雨

我没有打伞,像小时侯一样

把母亲当做我的伞

我牵着母亲的手,母亲用手摩挲着我的手

这么多年来,我第一次实在地抓着她的手

她的手粗糙,温润,手心微汗

 

此刻是凌晨三点钟

信阳刚刚下过一场大雨

湿漉漉的大街上阒寂无人

只有间或驶过的出租车

和在街边一角弯腰处理垃圾的清洁工

仿佛整座城市只为我们母子而明亮

整条大街只为我们母子而宽敞

 

我走得很慢,一路跟母亲说着话

我说这两年她明显地老了,心中好伤感

她笑着说,六十多岁的人了,能不老吗

她灰白的头发和满是皱纹的额头上

沾着些许细微的水珠

一点一滴,在路灯下闪着晶亮的光

 

母亲随身只带了一个手提袋

里面除了一件洗了无数水的白衬褂

和一条看上去似新的灰色裤子

只装了一小包葱油饼干

一小瓶纯净水,一根火腿肠

两个橘子和两个她最爱吃的梨

一天的路程,她舍不得买口饭吃

 

我牵着母亲通过安检走进候车室

检票进站,许多人都跑起来

我依旧走得很慢,我心里是想跑的

我担心母亲会因为我的跑动而着急

而害怕掉了火车

我只想让她觉得,时间非常宽余

除了拥挤,坐火车跟逛超市没什么不同

 

火车静静地扒在站台边

我牵着母亲的手,走过一节又一节车厢

母亲问我,一节车厢就一个人吗

我说一节车厢能装一百多人

母亲又问我,这间屋还要跑进那间屋吗

我知道她说的这间屋是指这节车厢

那间屋是指站台另一边停靠的火车

便说,这间屋不进那间屋

这间屋去宁波,那间屋去西安

母亲还问我,就这一间屋去宁波吗

我说,这一大趟车厢都去宁波

母亲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

 

不顾列车员的喊话,我一直把母亲送到车厢里

车厢人太多,一些人站在过道里

我让母亲坐在一个放着羽绒服的座位上

看到列车员仍在车门那边冲我叫喊

我只得匆匆跑下车

下车后才想起来,忘了告诉母亲厕所在哪里

我对列车员说,刚才那位老人是第一次坐火车

什么都不知道,请他关照一下

列车员冲我点点头,我的心放了一半

 

我走到母亲坐着的那个窗口

母亲正老实地坐着,眼睛看着别处

我敲敲玻璃,玻璃那边的女孩

赶忙吃力地拉下窗户

我冲里面喊道:厕所在车厢两头

下午四点钟就到宁波

并请邻座女孩关照母亲

母亲点点头,挥手让我回去

邻座女孩冲我笑笑,去推车窗

她的肚脐眼偷偷钻出了衣服,车窗却没升上去

 

列车开动了,我朝母亲挥挥手

母亲就乘着一声长笛绝尘而去

空际的铁轨停止了颤动

我的目光被了无踪影的列车扯得好长好长

 

走在回家的路上,头晕疼得厉害

只想快快地倒在床上睡一觉

雨又下起来了,那条没合拢的窗缝

会有雨水飘上母亲的白发吗

2008.3.21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诗笺如羽
后一篇:苍茫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