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林平
林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29,019
  • 关注人气:3,3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道永恒的阳光,遥遥照亮我悲苦的心

(2005-12-22 10:27:31)
标签:

林平

散文

父亲

分类: 散文·随笔

一道永恒的阳光,遥遥照亮我悲苦的心

 

父亲

 

林平

 

 

两年前的春天,父亲因病来到信阳作手术,不幸手术失败,医院连续下达了两个病危通知书。我们只好在那个漆黑的深夜将痛苦得奄奄一息的父亲送回二百里外的乡下老家,到家时已是凌晨一点半了。把父亲安放在堂屋地上铺就的草铺上,我心里无比悲戚。父亲,一辈子沉默寡言的父亲,任劳任怨的父亲,把我供养到大学毕业的父亲,不仅没享过我的一天福,如今还要在我的注视下一步一步地走向另一个世界……

 

第二天,父亲的病情竟奇迹般地好转了,与前来探视的人说话自如。我自然非常高兴,而内心却隐隐觉得这也许并非是好兆头,“回光返照”四个字魔鬼似的一次次在我脑海里闪现,驱之不去。待客人散尽,就着昏黄的灯光,父亲破天荒地跟我拉起了话。说他的过去,说他对我们姐弟的深沉的爱。说到最后,他沉默了,欲言又止。母亲在一旁小声对我说:“你工作后不久,有一天你爸和你小弟去城里看你,顺便将家里存放在你那里的一点钱带回家。当时你正在上班。你给他十块钱,让他去买点肉,不料他尽着十块钱买了。你没好气地说:‘你到城里就是为吃肉的呀!’午饭后,你就把家里的钱交给他,这不分明是撵他走吗?他一句话没说,拉着你小弟就走了。回到乡里,你小弟使劲蹬着没气的自行车,发誓说,以后再也不去你那里了!你爸言语少,有气闷在心里,自己受罪。其实,他是怕你在生活上太克扣自己,想叫你多吃点肉呀。”

 

我愕然,没想到我不经意的一句话竟对他们伤害那么深,心里异常悔疚。是啊,从上学到工作,十几年了,我没有几天是待在家里的,偶尔写封信,也是寥寥几笔。即使在家里,我跟父亲也很少说话,有时就那样枯坐着,一对沉默寡言人,顶多下两盘象棋(这是我们父子俩惟一的共同爱好),根本谈不上心灵的交流和沟通。父亲对我了解甚少,摸不清我的脾性,把我的话当作别人的来理解就不足为奇了。

 

我的心隐隐作痛,倚在父亲身边,愧疚地说:“爸,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一向是有口无心。那天,我从银行里取了钱,顺手就给了你,可真的没想撵你走啊……”

 

多少次,我想亲亲他瘦削的脸,从中寻回我儿时幸福的感觉;我想抚摩他干枯的手,替他分担生活的重担和心事;想跟他谈谈农事,谈谈墒情和收成,谈谈猪狗和鸡鸭,谈谈小弟的婚事,谈谈他晚年的生活;然后说说我的工作,说说我在外面的见闻,说说我的烦恼和痛苦,说说我的成功和希望,说说我对未来的打算,说说我对他的爱,把他给我的这颗心,无遮无拦地袒露给他。然而,这些零碎的小事、朴素的愿望,对我竟然特别沉重、特别奢侈……我哽咽着,泪流满面,却一个字也说不出了。

 

父亲平静地望着我,眼眶湿润。他努力地抬起手,像我儿时一样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头。从他浑浊的目光中,我分明看到一丝清澈,一分满足和爱怜……

 

我担心的事不幸应验了。第三天,父亲永远地闭上了深陷的眼睛。

 

尽管人们常说去世的人面容可怖,我在悲痛欲绝之中却恍然发现,父亲跟生前一样可亲,他的嘴角异常平静,似乎挂着一抹浅淡的笑,凝固的笑,一朵春花般的被定格的笑,仿佛一道永恒的阳光,遥遥照亮我悲苦的心……

2000.4.10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