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饶颖、张钰、周璇:绯闻背后的故事

(2004-10-16 10:06:54)
饶颖、张钰、周璇:绯闻背后的故事
每个名女人都有一把鼻涕共眼泪齐飞的辛酸史,尤其是色艺双无的那种,想出名就更难了。饶颖、张钰、周璇的出名经过大家都知道,但她们如何走上这条不归路的?你未必知道。
              周璇
在张铁林决定控告她之后,周璇那段时间一直在和律师讨论怎么应付案子,她的所有电话都是由一个藏族小伙子接听,据说是她的跟班。她是在签名售书仪式上曝的料,但书的销售完全没有想象中的好,也难怪,那书中根本没有张铁林这仨字,全是她自己的美好记忆,你我出本回忆录有人愿意看吗?在报纸最热火朝天炒这个第一起性丑闻的时期,周璇一直没停止出第二本书的愿望。
她把第一本书的材料再加上一些后来新闻事件的补充交给一个所谓的诗人,由那人捉刀。在我们眼里,周璇长得实在有些俗气,但在某些中年男人眼里,她“胸大、性感”,那个诗人居然要为她抛妻弃子,浪迹天涯,这是书商焦先生告诉我的。他之所以告诉我这个,是希望我去做周璇的枪手,把那个诗人丢开,因此诗人迷上她的说法也是周璇的一面之辞。但焦先生极力赞扬周璇的义气和她的丰韵,使得我看见她丰韵的同时也怀疑她的义气。这本书我最终没有参与,也幸好没有参与。为了省钱,周璇还是把她的口述实录换了个名字又出了一版,可惜没有想到新闻是那么快就冷却下来的,就在她的书上市时,一代新人张钰横空出世了。
            张钰
张钰的准备更为精心,整整酝酿了三年,直到周璇出现,从来不看书报的张钰开始关心新闻了,她向记者咨询张铁林事件的前因后果,还有周璇的相貌,当她看到周璇的照片后,顿时信心倍增。她的故事也是我最熟悉的一段。2003年年底,我在“西祠胡同”的一个记者论坛里看到一个贴子《去年夏天,你干了些什么》,这个以A、B、C作代码的故事非常隐晦,捉摸半天才能明白他讲的是一个女演员和导演的交易。这个记者是成都某报的,《新京报》的一个主任发现了这个贴子的潜在价值,从成都记者那里得到了主人公的真实身份。
原来,张钰把第一手材料给了《北京某某报》,记者听到了那段神秘的录音,他们觉得低俗,当时又在热炒张默打童谣的新闻,就把此事搁置了。可是又不想放弃这个料,于是《北京某某报》又找到了成都某报,因为他们是第一家报导周璇事件的,北京的记者希望成都先报道,他们再跟进,而且他们已经写好了一个版,还拍摄了张钰的照片。但是成都这家报社因为周璇事件带来了极坏的影响,虽然这次有真凭实据,他们还是不敢先捅马蜂窝。当时国内没有一家媒体真正的报道过性丑闻,黄健中又有一个政协委员的身份,《新京报》刚刚上市,为了与《北京某某报》竞争,他们与成都报纸商量好,同时发稿,但最后还是只有《新京报》的稿子出来了。成都的记者把自己无法发稿的消息告诉黄健中,黄健中回短信说:“感激之情无以言表,希望我们能成为朋友,健中顿首。”我正好在一旁看到那条短信,也能感觉到黄的巨大压力。黄甚至请教这个记者怎么对付即将扑来的大批媒体,记者指点他最好什么都不要说,于是黄就真的彻底封了嘴。有趣的是,与此同时,张钰也在请教同一个记者:怎么把黄健中从壳里逼出来?第二天他俩的新闻就铺满大街了,从那时起,黄不再接听陌生电话,直到现在。
在黄张拉锯战期间,我曾经给黄健中发过短信,告诉他有家杂志登了他的专访,希望他也能回答我的问题。黄健中很快回了电话,让我详细念了一遍那个专访,然后说:“他们是从好几年前的《大众电影》的文章中拼凑的,如果我接受采访,一定会先接受你的,我非常敬重你们的杂志,也很爱看。但是我永远不会对这件事说话的,以后也不会。”他的客气程度是我采访过的名人中从未有过的,其他两个采访过他的记者也和我有同感,甚至在写稿时都有写不下去的感觉,觉得黄“实在可怜”,几乎是丢盔弃甲。
在采访过程中,记者都觉得张钰并不像个说谎的人,她是“既愚蠢又狡猾”,她知道把录音机别在自己的短裙里,后来又塞在床头后,这也使得录音效果极为模糊,必须要她在旁边讲解才能听清人物的对话。她还专门买了超强能量的电池,却不舍得买只小巧点的录音笔。
张钰还当着男记者脱掉了外衣,展示她不错的身材,把那两个记者惊得目瞪口呆。张钰有一个杀手锏一直没有拿出来,也没有媒体曝光,因为很多采访者都不知道。她甚至搜集了黄的体液,放在一个小瓶子里。“放在她家的小冰箱里,和那些青菜、馒头共存了两年,估计都过了保质期。”成都那个报纸的记者说。
                饶颖
当张钰还沉浸在胜利喜悦中时,比她情绪压抑更久的饶颖又出现了。其实饶颖与媒体的交道比张钰还早,几年前,著名家政读物《知音》就以化名的方式讲过她和赵忠祥的一段情,但看那本杂志的人大概都不太了解娱乐圈,所以很多人压根没看明白。
此后饶颖找遍了京城媒体,我认识的许多记者都接待过饶颖,她甚至找过路透社,但因为她和赵忠祥是一桩感情纠葛,记者都认为上不了台面,也侵犯隐私权,没有一家肯报道。她认识了张钰,张钰向她推荐了成都那家报纸和《新京报》,采访过张钰的那两个记者快气疯了,因为每天饶颖都要给他们打电话诉说,却又执意不肯面谈,她可能对自己的外表有些不自信。后来有个记者告诉她,如果要见报,必须走法律程序,于是才有了“3800块钱的诉讼”,一下子,饶颖尝到了比前面二位更走红的滋味,只是这红不知能持续多久。
惟一可以预见的是,饶颖决不是最后一个绯闻女主角,赵忠祥也绝不是最后一个灰头土脸的名人。既然猴子要上树,就要有把红屁股亮给众人看的勇气。
                      文/凌霜华

Trackback地址: http://www.yculblog.com/trackback/8/958722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多谢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多谢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