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牧神
王牧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207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想像一个叫做堤契诺的春天

(2006-04-28 12:16:16)
分类: 一时

想像一个叫做堤契诺的春天

 

 

瑞士。阿尔卑斯山南麓。我闻到一九一九年堤契诺的山谷散发着浓郁的田园芳香。

一株扭曲的树,堤契诺一九二三年的一株树,没有一片叶子,只有断裂的枝桠与乱舞的末梢。沉黑,忧郁,在春天的风中一日日地复活。

 

我无法得知这棵树的名字,就如我不知晓一种鸟的名字。在它的脚下是虎儿草与羊齿类植物。百日草正在舒展,它将在下一个季节令百花失色,以它健康亮丽的色彩与浓郁的清芬。

 

堤契诺泥土的气息,沿着草间幽径,越过油绿草叶。坡下的屋子静立在黄昏之中。黄色的墙,红色的瓦,挂着天蓝色帘子的窗,温暖的色彩勾画着祥和,宁静。安适的人间图景。

顺着红色或者赭色的屋瓦望去,在村庄之上,堤契诺的山浅浅地绿着,端庄地绿着。

  

想像一九二四年的堤契诺的湖泊。残酷又美丽的眼

阳光如瀑流漫过山野。神性的湖水。生灵静听神谕,白桦,松树,水草。小虫一片沉静。

“越过湖面,越过玫瑰色山脉,那时意大利,年少向往的国度。梦中熟悉的故乡。”放浪的游子在堤契诺的湖畔边沉静。

  

一九二七年。是前往堤契诺的村庄入口。巍峨的山峰,湛蓝色的天空,帆片样的云。黄色的小径通向村庄,迎纳一颗疲倦了流浪的心。

  

一棵大树,立在村口,枝繁叶茂。相隔了数丈,又一棵树。两棵树,仿佛都是栗树,或者栎树,然而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两树的中间,是堤契诺的村庄。最前的一个房子涂着淡蓝的颜色,旁边的房子涂着柠檬黄的颜色,远处的就只能看见瓦片了,与前面的两个房子一样,都盖着红色的瓦片。在蓝色天空的映照下,惨白的、剥落了的墙垣间“闪烁着的殷红,在含羞草的绿丛中,微笑得多么温暖轻柔。”

 

栗树林中,一九三〇年的石窖酒馆。栗树站满了林子,红色的花朵在两棵树的树根交际处,歪着脑袋开放。风吹过。

仿佛老人们叙谈着久远的故事,或者望着这林中的红色花朵,还有栅栏与越过栅栏的石窖酒馆,静静地回忆。远处正传来圣母节的音乐和香味。门窗敞开着,有玫瑰花的芬芳。玫瑰花的颜色有很多种,白色,黄色,红色。

 

一九三五年。诗人走过堤契诺山村的夏日草坪。九年后,他说:

“我从来不晓得如何轻松、容易地过日子,但我总是坚持艺术的原则——居住的艺术。因为我可以选择居住的地方,多年来,我的居住环境一直是优美无比的,有时房子简陋、并不舒适,但在窗前一定有一片广阔、独一无二的景致。然而,所有的住处都比不上堤契诺小屋的美。”  

 

至今,我会如此悠远的想像堤契诺,因为他的一句话:我将它视为故乡。

这句话源自一个名叫赫尔曼黑塞的人,一个永生忠诚堤契诺的人。他为它写诗:“栉比鳞次的宁静屋舍/依山绵延,亲密如手足/古朴如歌/人人皆可朗朗上口。”(《暮色中的屋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去青海
后一篇:并不意味着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去青海
    后一篇 >并不意味着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