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牧神
王牧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212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这狂妄的人间迷惘了我

(2006-04-06 10:15:43)
分类: 一时

这狂妄的人间迷惘了我

 

 

萧红有微笑,并不美丽,但是她的眼睛令人神往。虽然,隔了七八十年的目光看过去,多少带了点惘然的味道。

 

萧红来自北方的荒原。也许是向日葵,也许是大椒茨花,也许是马蛇菜,也许没有什么名字。萧红是没有家的。她已经被她的父亲开除了祖籍,终生漂泊无依。

 

回想起来,记住萧红应该是自《小城三月》。

 

“蒲公英发芽了,羊咩咩的叫,乌鸦绕着杨树林子飞,天气一天暖似一天,日子一寸一寸的都有意思。杨花满天照地的飞,像棉花似的。人们出门都是用手捉着,杨花挂着他了。

草和牛粪都横在道上,放散着强烈的气味,远远的有用石子打船的声音,空空的大响传来。

……

春来了,人人像久久等待着一个大暴动,今天夜里就要举行,人人带着犯罪的心情,想参加到解放的尝试……春吹到每个人的心坎,带着呼唤,带着盅惑。

我有一个姨,和我的堂哥哥大概是恋爱了。”

 

最初,只是一个女子闲闲的写北方的春天,写着写着,就出现了命运和死亡。却仍是这样闲闲的。

 

萧红在文字上的高度隐忍和克制,终于把自己送到了至情至仁的境界,却反而没有了任何可以形容的欲望。只是叙述,叙述眼睛里看到的,在这同时,内心里的一切,也就尽可能的深埋了。

 

她的一生恰如她的文字,是不抒情的。

离家,向着温暖的方向流浪,也不过是换一种方式来到另一个男人身边。年青的女子,躲在小小的屋子里,寒冷里穿着单薄的衫子。面对着空空的四壁,等着她爱的人归来。

“秃光的街树,白云在天空作出各种曲线。高空的风吹破我的头发,……郎华仍不回来,我拿什么来喂肚子?桌子可以吃吗?草褥子可以吃吗?”

 

这样的说话方式,没有一点花活,却能让人的心突然定住,回不过神来。

这是一个对红尘万象无比深情的女人啊。

 

从黑龙江到香港,“她看见天空最后一次跌荡移动,她看见人间最后的一截截肮脏的楼梯扶手,她看见天是黑的,风在天上一块紧接着一块走,她看见日本兵胳膊上戴着红箍儿,她看见世界痛苦地永远进入了晚上。”带着寂寞,带着孤独,她将对这个世界最后一点眷念,埋葬在浅水湾那座孤立的坟冢。

 

她写下诗句:

 

今后将不再流泪了,

不是我的心中没有悲哀,

而是这狂妄的人间迷惘了我了

 

只有31岁的她,终于没有来得及衰老。也终于没有等到一个人向她走来,背诵起杜拉斯的句子:“对我来说,我觉得现在的你比年轻时候更美,那时候你是年轻女人,与你那时候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容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四月的伤逝
后一篇:每个人的荒原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四月的伤逝
    后一篇 >每个人的荒原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