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牧神
王牧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212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寂寞红

(2006-02-27 11:14:41)
分类: 一时

寂寞红

 

 

青说,等我们老了,就开一爿花店,叫做“女人花”。

我说,两个老女人,满脸皱纹一头白发,竟然还叫“女人花”,岂不笑煞。

青放下盛着柠檬水的玻璃杯,认真地看着我的眼睛:只有经历诸多的磨难与割舍的女子,才会真正的懂得花。

 

我明白她的意思,所有的不舍都是因爱而生。若我们依然有孩子的无情,不曾识别爱,便不知贪婪与留恋,自会月白风清。或者如至情决绝的女子,历尽红尘一任情到至深,也自然会转薄转淡,直至寂寞。没有计较,没有条件,人才可以慢慢变得确定。

 

如果你依然需索着爱,只是因为你还不够寂寞。

泰戈尔说,一杯水是透明的,而大海的深处是漆黑的。

 

很自然的就想到了元稹的《行宫》。 

 

寥落古行宫,宫花寂寞红。

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

 

《唐诗别裁》说它:“只四语已抵一篇长恨歌矣。”《养一斋诗话》称它:“二十个字,足赅《连昌宫词》六百字,尤为妙境。”

 

有很长的时间我都不懂得它究竟妙在哪里,只觉得写得不够荒凉。宫女从红颜到白发,在冷宫熬煎一生,其罪,非玄宗而谁?她们实在应该怨玄宗、怒玄宗、恨玄宗才是。

然而,写出“曾经沧海难为水”的元稹,只是让这些宫女,闲闲散散,厮守着记忆,相依为命。在故宫春事中,有一搭没一搭地数说玄宗昔时的繁华。她们既不愤激,也没有感叹,只是说说而已,甚至谈起自己的前尘旧梦,也像谈论别人的故事一样,心如止水,无澜无波。

 

再也回不去了,却仿佛始终在那里,听到花朵深处的声音。也许,寂静而漫长的记忆,仿佛只是属于时间,而不是人。人是会消失的。

 

沈德潜说:“只说玄宗,不说玄宗长短,佳绝!”

 

在这个早春的午后,想到一间叫做“女人花”的花店,白发伴着短暂而无救的花簇。不必追问谁是谁的真相,就在有一搭没一搭中,澹然老去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她他
后一篇:蒹葭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她他
    后一篇 >蒹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