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牧神
王牧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207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这由不得我

(2006-01-16 17:38:27)
分类: 一时

这由不得我

 

 

我的生活中曾经有过许多决定,比如不喝红茶。

靖作我的男朋友时,那时候天总是很蓝,日子总过得太慢,所以他经常想出各种花样来打发无聊的时光。

我们躲在一片树荫里掷骰子,是6,于是七扭八拐的去搭乘6路公交车;这次轮到我来掷,是4,于是在第四站下车;换他,又掷出6点,于是向左数六间店铺,是一家茶馆。我们进去坐下,我来掷,3点。

服务生递来的目录第三行是红茶。

 

“靖不辞而别后的很长时间我都不喝红茶,那是我宿命的饮料。也从未再去那间叫做‘枫’的茶馆。事实上,也许它从未在6463等候过我。”

我躺在冬青家的沙发上回忆说。苗寨花纹的手织靠垫有些粗糙的刺着脸皮。

“可是昨夜你醉酒时,我给你解酒喝的就是红茶,也没见你吐出来呀。”冬青一边把我的脏衣服扔进洗衣机,一边不以为然说。

世上本没有人可以清晰地坚持吧,因为没有东西是清晰的。鲁迅在《狂人日记》中说:我未必无意之中,不吃了我妹子的几片肉。所谓的“赤条条来去无牵挂”,不过是一种虚妄吧。

后来,我在将脏衣服运回冬青家的同时,也将她的红茶运回宿舍,一个冬季的牛马饮,惊奇的发现,少年时的那次出游,其实我并不记得红茶的滋味,它早已在宿命感如潮水般涌进我的胸腔的时刻被忽略掉了。

古人说,人间自是有情痴,此恨无关风与月,自然也无关红茶。只是,人是那么容易移情的动物,以至于越来越弄不清真相。

歌里面唱“我一哭泣世界也为我流泪”,可见青春的心情,说白了也就是一些自我感动的东西。

 

冬青是波希米亚风格的女子,这一点和我颇为投契。我们常把她的丈夫赶出门去在屋里说悄悄话。记得最清楚的是她这样一番话:

“我想在我外出的时候,如果峰和别的女人好也不错,那样就会有一个人替我照顾他了。”

 

丹有这样的境遇,却从没有过这样的想法。

“人生是一件混乱的东西。”丹托着手中的红酒说,细长的眉眼隐在玻璃影子后面。这个眼神如同水中的一束月光的女子转过头来,目光里定定的一片虚无。

丹喜欢喝红酒,抽男人牌子的烟,手包里放着VC片,打火机,面巾纸和怡口莲。

我知道这是《飘》里斯佳丽的台词,在这间叫做“芥末”的小酒吧里说出来,多少有些真假难辨的味道。

和丹喝红酒,总是越喝越冷,她在昏暗的灯影里微微昂着头,下巴的线条锋利如冰。

我想,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丹都会和红酒一起度过一个个失神的清晨和寂寞失血的黄昏,她或许会再读一遍张爱玲的小说,然后凭着铁锈红的栏杆眺望三十年前的月亮,“这是一个乱世。”她必然会像当年的作者一样想。

她将越来越分不清楚小说,现实,文字和自己,直到老去、死亡。

之后呢?之后就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天依旧很冷,阳光很凶。

 

王菲唱道,爱到飞蛾扑火是种堕落。可是你知道,这由不得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