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程青松同志
程青松同志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277,737
  • 关注人气:190,0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16岁考上北电导演系的天才少女是谁?

(2019-11-18 13:07:13)
标签:

情感

文化

娱乐

电影

分类: 青松的电影

前言:由北京中北通达影视文化艺术有限公司投资,刘苗苗导演,田壮壮、程青松策划的电影《红花绿叶》获得第32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中小成本故事片提名!恭喜刘苗苗导演!恭喜《红花绿叶》!


 

16岁考上北电导演系的天才少女是谁?


 

今日刊发程青松与刘苗苗导演的对谈,此次对谈是在六月份,这应该是她第一次公开聊那么多关于创作之外的人生经历。考大学,独立拍电影,个人情感,个人生活,个人病史。由于篇幅实在是太长,我们分两次刊发。


 

对话者 / 刘苗苗 程青松


 

 

16岁考上北电导演系的天才少女是谁?

 



一、从报纸上得到的大学梦


程青松:在上电影学院之前,怎么知道北京电影学院这个地方的?恢复高考的时候有很多的选择,大家可以考本地的大学或者北大清华,那时候有很多的学校,当时为什么会选择考电影学院?是一个什么契机?


刘苗苗:因为我对高考挺紧张的,我自从上初中以后就开始读小说了,之后我的数理化成绩就骤然下降,上物理、化学、数学课全都是偷着看小说的,那些小说比如说托尔斯泰也好,左拉也好,巴尔扎克也好,都是从图书馆、学校阅览室爬进去,晚上偷来的。在固原县图书馆有个管理员是我们家的常客,通过他也能搞到一些,那时候都是禁书。


但是当时我是我们学校文艺宣传队的队长,也像现在学生文工团的团长一样。大家都说我应该往这方面去发展,但是我觉得我的身高形象考表演会吃亏的。我8岁就自己跑出去考过宁夏秦腔剧团,还考过宁夏京剧团,而且都录取了,结果我爸爸不让我去。我爸爸当时还活着,我9岁的时候我爸爸去世的,他就说三个字:上大学!不能这么小就去干文艺。可是那时候没有大学啊,爸爸好像知道大学总会再有的。


 

16岁考上北电导演系的天才少女是谁?

 

导演刘苗苗儿时照片


程青松:喜欢文艺是因为家里面有人从事这个吗?还是就是自己小时候爱唱歌跳舞。


刘苗苗:如果说有点基因的话,我外公是个京剧的名票,我母亲是18岁的时候就参军在沈阳抗敌文工团,实际上就是总政文工团的前身。


程青松:母亲还在文工团待过。


刘苗苗:18年当兵的,我妈妈喜欢诗歌、音乐、小说,我外公他挺有名的,他是个名票,他跟四小名旦搭过班子的,也是个非常优秀的琴师,还写过书叫《京剧音韵学》,他是自学成才,弃商从艺,民国时期在京津地区是非常有名的大票友。


程青松:那外公怎么去了宁夏呢?


刘苗苗:我外公去世前只在宁夏待了不到一年,我出生在宁夏是因为我爸爸是回族干部,抗美援朝以后就转业到了甘肃,后来到了宁夏。


程青松:母亲这边,包括外公这种影响,实际上小时候就表现在喜欢文艺,那考学的时候,像我后来考学是因为看见报纸,报纸上都会有招生启示,你是从什么渠道得到这个信息?

 

刘苗苗:我也是从《人民日报》上,一篇豆腐块大的北京电影学院恢复招生的消息。而且还不是我看到的,是我一个高中女同学,我们俩互相抄作业,考试互相递纸条。她爸爸是个卡车司机,当时在县城里头,1976年、1978年卡车司机太威风了,尤其是在物资匮乏、交通不畅的西海固。

 

程青松:那个时候我知道高中只有两年,所以学生都很小,到我上高中的时候刚好改成三年制了,相当于我们的高二,你那时候高中只上两年课,就16岁考了电影学院,电影学院当时招生你是到北京去考的还是在别的地方考点考的?


16岁考上北电导演系的天才少女是谁?

导演刘苗苗毕业照片


刘苗苗:我在西北考区。


程青松:西北考区是在西安?


刘苗苗:对。


程青松:西安考点录取了几个人?


刘苗苗:导演系3个人,吴子牛、张军钊、我,张军钊已经去世了。


程青松:都是赫赫有名的导演,吴子牛……


刘苗苗:吴子牛《晚钟》。


 16岁考上北电导演系的天才少女是谁?

《晚钟》


程青松:《晚钟》获得了银熊奖,还有《欢乐英雄》《阴阳界》这两部电影,都是徐守莉拿的金鸡影后,张军钊就是《一个和八个》,第五代的开山之作,你们三个是在西安考,当时还有印象吗?考些什么东西?


 

16岁考上北电导演系的天才少女是谁?

 

《一个和八个》


刘苗苗:我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时候其实挺简单的,初试就是命题小品、朗诵就这两条。


程青松:什么小品?

 

刘苗苗:他们给了我一个手绢。

 

程青松:给你一块手帕让你来结构一个故事表演出来。

 

刘苗苗:对,诗朗诵的时候当时是柯岩的《周总理你在哪里》。

 

程青松:我们学过这个,我也学过。

 

刘苗苗:因为当时是1978年。

 

程青松:总理1976年去世的,四五运动也是因为周恩来。


刘苗苗:其实就这两项,当时的初试主考官是司徒兆敦老师。


程青松:司徒兆敦给我们上过课。

 

刘苗苗:还有颜学恕导演等人,颜导在西安电影制片厂工作,因为他也是电影学院的校友,就来帮忙,还有些在西安的校友也来帮忙,考试之前的时候我还很紧张,我想这应该是艺术殿堂,在陕西艺术学院。


一进考场我一下就放松了,破窗户上没有一个玻璃,就是个窟窿,像仓库一样的房子,房子一角堆了好多乱七八糟的东西,老师都是坐在破损的小课桌后面,老师就是一副刚从牛棚里出来的样子,司徒老师穿了一件褪了色的蓝布青年装,中山装是四个口袋,青年装就两个口袋。


我觉得不管是考官老师,还是那个环境,都是百废待兴的感觉。


16岁考上北电导演系的天才少女是谁?


二、“侮辱考场”的高考生


程青松:你考上电影学院之后,当时家里、当地是一个什么样的反应?那个年代考大学真的是很难的,恢复高考以后能上大学的人还是很少数的。


刘苗苗:我妈妈就不知道我考电影学院,因为我妈小时候就教育我不要搞文艺,她觉得是很危险的,跟政治运动会有关系,很危险的一条道路。再一个她觉得女孩子搞文艺的话,恐怕在情感生活上会不幸。基于这两点她是坚决反对我的,所以我考试的时候我没告诉我妈。


程青松:怎么去的西安呢?


刘苗苗:我当时是住我在哥哥家,我哥哥给了我10块钱,这个路费就足够到了,我最小姐姐在西安当兵,在兰州空军西安的医院里面当护士,我就住在她的宿舍里。早晨我出去考试,姐姐就给我8毛钱,装到我的两个上衣口袋里面,一边装4毛钱,姐姐说这叫四平八稳,来回的公交车票钱加上吃冰棍的钱。


我姐姐还把她部队当时发的……她是护士,已经可以穿皮凉鞋了,空军就发皮凉鞋,然后就把她的皮凉鞋给我穿。

 

程青松:考试时候?

 

刘苗苗:对,我还有一双皮凉鞋。

 

程青松:那时候很高级了。

 

刘苗苗:很高级了,虽然有点儿大。


 

16岁考上北电导演系的天才少女是谁?

 

导演刘苗苗老照片


程青松:后来录取了,那个时候是不是也要参加高考文化课考试是吧?

 

刘苗苗:那时候应届毕业生考电影学院的文化课成绩,只要高中毕业成绩就行,而且只要政治、语文两门课的成绩。我这两门课的高中毕业成绩都不错,我文科成绩一直名列前茅。

 

后来导演系复试的时候就多了一个影片分析。


程青松:影片分析看的什么?

 

刘苗苗:《李双双》。

 

程青松:《李双双》是得了第一届百花奖最佳演员、最佳影片、最佳编剧,第二届百花奖。


 

16岁考上北电导演系的天才少女是谁?

 

《李双双》


刘苗苗:我是参加了全国统考的,电影学院万一考不上怎么办。

 

程青松:你还准备了别的考试?

 

刘苗苗:对,但是电影学院是先考的,说实在的,考完了以后我的感觉就是老师喜欢我,那时候也小,回来以后心就飞了,复习高考就很不专心了,我是报的文科,当时文科还要考数学的。


程青松:那大学文科的学校没有录取吗

 

刘苗苗:电影学院的录取通知书先到,但是我后来也录取了,文科也录取了,好像是一个大专,因为我的数学成绩太差了,考数学的时候,进去以后我一看那个题完全是懵的,我就画了一个正在哭的古代侍女,然后就交了卷子,自己给自己打了一个零蛋。自己打了个零蛋,就把卷子交了。


后来这个事情闹成事件,说我是侮辱考场。我妈当时知道我考上电影学院,第一反应她就哭了。

 

程青松:她是高兴还是难过?

 

刘苗苗:不高兴,她难过。

 

程青松:就怕你走上了一条坎坷的道路。

 

刘苗苗:对,她哭了。我哥哥他们还是挺高兴的。

 

程青松:对,因为那个时候不管是什么大学,只要是上大学真的是天大的事,刚恢复高考,中国所有人几十年都没有上学的人都扎堆要来上大学。

 

刘苗苗:我姐姐当时在滦平修铁路,我姐姐也是铁道兵,那时候她已经结婚了。


程青松:河北承德地区的滦平县。

 

刘苗苗:对,我给她写了一封信说我考上了,考之前我也没告诉她,我姐姐当时是不敢跟任何人说,她很害怕,她说是不是因为我父亲去世得早,我妹妹精神出问题了,她当时就是这样想的,她吓得要死,她让我姐夫亲自从滦平跑到北京电影学院来问,有没有这样一个考生录取了,她感到很震惊,他们都知道电影学院导演系太难考了。


当然在那个县城里就炸锅了,包括在宁夏也都炸锅了,在西安都炸锅了,因为我年纪小,又是女孩子。


三、传奇的北影78级


程青松:西安总共有多少考生?


刘苗苗:导演系西安考生也有三四百了。整个西影厂也炸锅了,说我们厂去了这么多人,世家子弟都没有干过这个小女孩儿,因为当时西北只有我和军钊是西北五省的,军钊是新疆的,子牛是重庆乐山的。


程青松:从四川去西安考的?

 

刘苗苗:对。


程青松:西安导演系一个都没考上。

 

刘苗苗:没有,西安导演系一个都没考上,摄影系考上得多。

 

程青松:顾长卫。

 

刘苗苗:对,侯咏、张艺谋、智磊,王小列,赵非,后来个个是大师。

 

 

16岁考上北电导演系的天才少女是谁?

 

“78班”摄影系“西安六同学”在宿舍聚会,王小列、智磊、张艺谋、侯咏、顾长卫、赵非(从左至右)


程青松:后来你上电影学院是自己来的还是有人送来的?

 

刘苗苗:没有,我自己来的,我先从固原坐车到了西安,又从西安到太原,我妈当时在太原。

 

程青松:妈妈在太原工作?

 

刘苗苗:对,我父亲去世三年以后,我妈妈又结婚了。

 

程青松:重新组织了家庭。

 

刘苗苗:对,就从宁夏调到调到太原去了,我在固原哥哥家生活。

 

程青松:哥哥已经工作了?

 

刘苗苗:对,哥哥当时在西海固,我哥哥比我年龄大好多,比我大多30多岁,我爸爸的大儿子。

 

程青松:父亲的第一任妻子生的。

 

刘苗苗:对,抗日战争的时候他就到回民支队当兵了,他12岁跟着我父亲的部队了,打仗过程中他偷偷跟上了。

 

程青松:在太原住了一两天?

 

刘苗苗:对,然后就到的北京。

 

程青松:妈妈也没有从太原送你来,自己来的。

 

刘苗苗:没有。

 

程青松:自己来,北京站电影学院有接站的吗?

 

刘苗苗:有。

 

程青松:把你们领到了朱辛庄。


刘苗苗:对。

 

程青松:朱辛庄的时候,到了电影学院那儿才知道班上有多少个女同学。


刘苗苗:对,这才知道。

 

程青松:那时候有几个女生?

 

刘苗苗:我们有19个男生,9个女生,一共28个人。

 

程青松:女生是住一个宿舍还是住两个宿舍?

 

刘苗苗:女生是三个宿舍。

 

程青松:你跟谁住一个宿舍?

 

刘苗苗:我跟胡玫、彭小莲、崔小芹、王宜芹。

 

 

16岁考上北电导演系的天才少女是谁?

 

彭小莲和刘苗苗在大学时的合影


程青松:那还记得第一堂课是上的导演课还是上的剧作课、表演课,还有印象吗?没有印象了?

 

刘苗苗:我还真是没有印象了。

 

程青松:你们系主任是谁?

 

刘苗苗:系主任是汪岁寒老师。然后司徒兆敦老师是班主任,当时成荫老师是院长。

 

程青松:成荫是《西安事变》那个导演?

 

刘苗苗:对,我们开学那天是司徒兆敦老师的爸爸司徒慧敏来讲的话,当时他是文化部的副部长。


 

16岁考上北电导演系的天才少女是谁?

 

《西安事变》


程青松:司徒慧敏也是电影的评论家?

 

刘苗苗:他其实是最早的电影工程师,他是个录音师出身,据说懂七八国外文的。

 

程青松:上学班上男同学有陈凯歌、田壮壮、吴子牛、张军钊这些。

 

刘苗苗:张建亚、赵劲。

 

 

16岁考上北电导演系的天才少女是谁?

 

78级导演系大合影

 

 


四、闯入男卫生间的女孩


程青松:融入到那个团体里快不快?

 

刘苗苗:不快。


程青松:就是因为年龄的问题有代沟?

 

刘苗苗:对,我紧张。有的同学是世家子弟,或者是很有阅历的、有学问底子的。

 

程青松:自己原来是个活泼的女孩儿,到这儿一下被抑制住了。

 

刘苗苗:是的。


程青松:那怎么渡过那些时间?是学专业课图书馆还是靠什么方式来解决?

 

刘苗苗:于学习本身而言我真的不刻苦,我那个时候真的不算刻苦,因为找不到情感上的依傍,当时谈恋爱了。


程青松:跟同学吗?

 

刘苗苗:是我们系里的同学。你问问陈凯歌,他老讲一个段子,我们78班每10年聚会一次,到四十周年那次,陈凯歌还不厌其烦地重复一个段子。


他们当时男生住四楼,我们女生住二楼,男生有一个卫生间,里面是厕所,外面是洗漱间。大夏天他们有时候踢个球,打个球回来,白天在里面洗澡。


陈凯歌用他的浑厚的声音,在我们的毕业十年的聚会上发言说,刘苗苗,用热水器(两个电热丝,插上电源,放到桶里面热水)在塑料桶里,给黎少旭烧水洗澡,我和田壮壮在卫生间里面洗澡,刘苗苗一脚就把门踹开了,说刘苗苗看都不看我们一眼,大气,拎起一桶水就去拿热水器,给黎少旭热水。

第一个十年讲了,第二个十年又站起来讲,第三个十年还讲,第四个十年了,就是去年的10月份,我们在北京聚会,他居然再讲了一遍!你说他是不是老了!


说实在的,这事我都记不得。我认为陈凯歌很有杜撰之嫌,他编的,还一脚踹开门?


但我看都不看他们一眼倒是很有可能。如果我真进去了,我断不会看他们。他俩在里面就是赤裸裸的,我也不会看。


 

16岁考上北电导演系的天才少女是谁?

 

陈凯歌(左一)与刘苗苗(左三)


程青松:他后来没有做导演?

 

刘苗苗:对,因为他大学毕业以后到法国去读书了。

 

程青松:那后来从事什么工作呢?

 

刘苗苗:回来以后,我们这些人在他出去的这段时间,第五代就陆陆续续上来了,他回来再找位置就不容易了。

 

程青松:那时候也不像现在可以做独立电影导演。

 

刘苗苗:对。

 

程青松:如果没有国营电制片厂启用就没有机会了。

 

刘苗苗:是的,很难。

 

程青松:后来做什么行业知道吗?也没什么联系?

 

刘苗苗:没有太多联系。

 

程青松:这是初恋吗?

 

刘苗苗:是的。

 

程青松:高中的时候有没有?

 

刘苗苗:高中的时候那叫情愫,那不叫恋爱。

 

程青松:单恋不叫,就像郝蕾说的是恋爱应该是双方参与的叫恋爱,单恋的不算是吧,他后来有没有从事这个职业?恋爱到多久?整个几年都在恋爱吗?

 

刘苗苗:三年吧。

 

程青松:三年当时没有一个共同的理想要一起去某个电影制片厂……

 

刘苗苗:他当时是希望我跟他回上海。

 

程青松:那你们毕业分到上影厂很难啊。

 

刘苗苗:是。


16岁考上北电导演系的天才少女是谁?

 


五、潜心磨练,蓄势待发
程青松:听说你们毕业分配电影学院打得很厉害啊,各个系各个专业世家子弟离开北京,留在北京的大部分都是陈凯歌、田壮壮他们这些北京孩子,其他外地来的人都去外地的电影制片厂,你是正式分配到潇湘电影制片厂吗?

 


刘苗苗:是的,我当时就要求到潇湘。

 

程青松:那你的恋人呢?他直接就去法国了?

 

刘苗苗:他当时好像还没有,他跟我分手后,好像找了一个女朋友,那个女孩是留法的,后来他也去了。

 

程青松:读书的时候你有参与拍学生作业吗?

 

刘苗苗:我是跟了王心语老师去做助理的。

 

程青松:章明导演是王心语老师的研究生。

 

刘苗苗:我是跟了王心语老师去拍《陈奂生上城》。


 

16岁考上北电导演系的天才少女是谁?

 

《陈奂生上城》


程青松:我看过,《陈奂生上城》是村里演的。

 

刘苗苗:我,胡玫、吴子牛我们都在《陈奂生上城》剧组,还有赵非、智磊、霍建起。

 

程青松:霍建起是美术系的

 

刘苗苗:当时是说美术系的老师、导演系的老师、摄影系的老师联手来做这个片子,给潇湘厂拍的。

 

程青松:这在潇湘厂算是重点片,非常重点的片。

 

刘苗苗:对,高晓声的原著,高晓声当时摘帽没好久,摘帽右派。


程青松:对,很火的作家。

 

刘苗苗:江苏作家。

 

程青松:那就是因为拍了这个电影算是在潇湘厂实习。

 

刘苗苗:对,张黎也在那个组,是摄影系的实习生。

 

程青松:那其实大学几年里面,因为突然来到北京,那个时候八十年代我们也知道是整个文艺启蒙、文艺复兴、新的诗歌运动、文学运动,当时是非常火的,你那个时候是不是外边也经常参加很多的东西?


刘苗苗:会。

  

程青松:给凌子导演当助理是拍哪部电影?

 

刘苗苗:《风吹唢呐声》,韩少功的原著和编剧。


 

16岁考上北电导演系的天才少女是谁?

 

《风吹唢呐声》


程青松:我知道凌子是《原野》的导演,她没拍过几部电影。

 

刘苗苗:对。我跟她两年,最早跟的是丁一楠(大三的时候)。

 

程青松:丁一楠的《逆光》吗?

 

刘苗苗:不是,叫《流星》,就给流掉了,那个片子中间流掉了,政审原因。

 

程青松:对,丁一楠导演。

 

刘苗苗:然后是王心语老师,然后是《风吹唢呐声》,大学毕业以后我分到潇湘厂了,《风吹唢呐声》也正好在潇湘厂拍,厂里把我直接派给凌子导演了。

 

程青松:给凌子导演做助理。


刘苗苗:对,我给她做助理,那个助理一做就两年多。

16岁考上北电导演系的天才少女是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