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吴秀波: 火车飞驰,他很幸福

(2013-03-29 10:21:24)

吴秀波: <wbr>火车飞驰,他很幸福

 

 

一、天朝最优雅的大叔

    吴秀波和葛优一样,不太能坐飞机,到哪儿基本都坐火车,原因一样,因为胆小。

    从北京至上海,坐慢车刚好可以在车上睡一觉,精神抖擞地投入上海的工作。现在应该是吴秀波这几年最忙碌的一个宣传期了,同时有一部电影和电视正在上映,电视是史诗巨剧《赵氏孤儿案》,央视黄金档播着,本就引人注目,但要说到势头,到底不如和万千愤青宅男女神汤唯合作的爱情大片《北京遇上西雅图》。

     对于第一次当电影男主角的吴秀波来说,上映4天票房7000万是个不错的成绩单,虽然他一直在游移地表示着自己的经验不足和不确定,但片子的口碑摆在那里,大V们纷纷站出来表态,在电影票房井喷的今天,没有理由不看好这部清新非常的“小鸡电影”(Chick Flick,指好莱坞特产的浪漫爱情片,中国内地前两部票房口碑俱佳的典型小鸡电影是《非常完美》和《失恋33天》)。按美国人的观点,这些专门拍给少女和白领女性看的浪漫爱情片,说的是一个到西雅图给大款生儿子的小三与失落大叔之间的爱情故事,除了漂亮时髦的包装以及接地气的剧情台词爱情观,当然最大的两张王牌还是这对各有号召力的俊男靓女。

     如果说汤唯能吸引从来不上电影院的男人,那么女性观众的吸引工作则基本上由吴秀波来完成,做为有天朝最优雅的大叔之称的吴秀波,这些年深深扎根在电视剧场,积攒了巨大人气,2001年开始,一部一部电视剧演下来,不但演红了自己,更让喜欢他的女性遍布老中青三代,职业从菜市场大妈到高端白领,我的一个艺术家女友一听他名字就做晕倒妆,口中喃喃自语,喔,我的波波……

     吴秀波有坚定的“波蜜”支持,她们默默守候,深情守望,而吴秀波本人的态度也格外让人受落,他欢喜而羞涩地保持着谦卑的谢意,他在微博上对他的粉丝们写道:“看见雨中的你们,万分感动!心手俱抖!感恩缘分让我们在这路上同行,纵然有一天步履蹒跚,心中依旧阳光普照,我愿和你们一路走下去!”

 

 

二、京城最落魄的歌手

    吴秀波山根位有一颗痣,相书上说这主年轻时有败相,不过,像他这样要到42岁才红的帅哥男星,中国倒也数不出几个。

    他1968年生人,出身外交官家庭,16岁和傅彪、张秋芳、王志飞一起考入铁路文工团,常年坐着空荡荡的车厢下各段演出,火热的八十年代,部级文工团70块钱一个月的工资显然不能满足他那年轻的心,80年代他曾疯狂在各大夜总会里走穴,见识过离奇古怪的世情,比如拿枪比着老板的头之类,同行的也多是将来的大腕,满文军、黄格选、黄觉都是相识于微时的朋友。

      走穴来钱快,一个月可以挣好几千块,因为经常迟到早退,他最终只好主动从铁路文工团辞职,离开部级单位的吴秀波开始闯荡社会,除了唱歌厅,他雄心不已开始做生意,开饭馆、开美容院,开酒吧,有的赚有的亏,钱来得快也去得快,快30岁的时候生意失败了,他只好重回歌厅唱歌,发现面前都是十七八岁的年轻孩子,而当年和他一起唱歌的人都混出了头,“都在电视里呢”,他发愤自资出唱片,自费去宣传电视台还不想搭理他,失落可想而知,“我是我们这一代人里最后一批脱离贫困线的人”

     生意不顺,歌手无门,当年的发小、著名的女影星刘蓓“看我实在太穷”,伸手帮了他一把,于是请他当经纪人,实际上等于是拎包助理,吴秀波虽然不够精明,但好在有那些年在生意场摸爬滚打的经验,这助理当得很称职,刘蓓和她当时的老公、影视投资人张建关系不稳,经常吵架,吴秀波就居中调停,成天成天地聊,最终两个人离了婚,但张建觉得对不住吴秀波,决定砸钱拍《立案侦查》捧他,找了无数明星与他配戏,结果后来出没播,戏没播不要紧,但引他上了拍戏的道,这位中戏出来的帅哥终于回到了老本行,从一开始演戏的直哆嗦,到后来的出神入活,全靠的是泡在电视剧剧场的硬功夫,一演十年,终于,2010年那部著名的谍战剧《黎明之前》让他一炮而红,成了电视剧剧场的大明星,两年之后他更因为和著名的中国媳妇海清搭档《心术》而大热,活生生靠着一部又一部电视剧把自己演成了一个大腕。

 

 

三、世上最幸福的人

 

      李安四十岁之后才有戏导,吴秀波四十岁以后才真正大红,成名晚的男人有个好处,特别不飘,特别知道自己的位置,也特别知道人世的艰辛,对于为什么来这里,为什么会成为这样的人,他都有清醒的认识。

“为什么做演员,原因很简单,就是能挣钱,你要告诉我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能挣钱,还要像这样有趣的,我立马不做演员了。”至于女粉丝迷他,他更明白那全是电视剧的功劳“因为电视剧的绝大部分观众是女性”。他有过任性飞扬的时候,也有过郁闷胡闹的人生,但他的愤青生涯随着经济的日益好转而慢慢转淡,这两年信了佛,脾气愈发好,说话慢慢悠悠,感恩谢谢不离口,对于在浮燥娱乐圈中自己的深刻改变,典型的吴秀波式的回答是,“感激你的感受,因为拥有了更清楚的人生态度之后,好像身体里开始有了另外一个自我,有更多的时间进行自我交流,所以很多以前的很多疑惑、愤怒或者空虚都被化解掉了。”——这种书面语言念出来,你都想念佛。

    在某种意义上,吴秀波是一个好运气的男人,他无心插柳,柳却成荫,毫无心机,却能屡遇贵人,别人要灌肠排毒,他干脆17岁时被误症是肠癌,割掉40厘米的结肠,这下毒术无处藏身,反而让他因祸得福,有了一张永远不老的脸:30岁之前,被女朋友甩了,也因祸得福,娶到了贤惠的太太,爽爽利利给他生了两个儿子,太太是圈外人,他以前管老婆叫“姐”,现在又管儿子叫“哥”:他感情丰富,却因为他绝高的情商而使一切风平浪静,从前与海清传绯闻,现在又被拍到与汤唯一起后海密会,一一被他否认,没有一个真正落下口实,他世界打理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爱人知已风清月朗,但“纵使瞒天过海的幸运,心也过刀山。”事无不可对人言,坦荡大方,不掩不瞒,真个心事如风的境界。

      生活中惟一要努力的事也许是减肥了,要“瘦”要非常“瘦”,从前做生意时的170斤的大胖子永远不要再回来。“歌厅老炮”早已不复在,偶尔只在洗澡的时候唱唱歌,生活是完美得再也不能完美了,遥想当年,也曾帅成一道闪电,迷煞台球室少女,也曾嘶哑狂吼,点歌五百块一首,也曾穷成一只孤城浪子,独守空房。但此时此际,已经割了结肠、断了妄想、鼻中一颗美男痣45岁的大叔静心合掌,感恩惜福,“二十岁的时候我希望我拥有获取一切的能力,现在的我希望我能有放下一切的能力。”

     文艺女青年目迷于他的文艺,心心念念他的爱情定义“爱上一个人不是因为你有房有车,而是那天下午的阳光很好,你穿了件白衬衫。”但真实生活里的吴秀波也许仅仅是一个能把生活结结实实按住的男人,在一个三月的一个下午,一个中国式成功男人坐在上海回北京的高铁上,一个人对着一台爱疯喃喃自语,回答着那样报纸编辑传过来的差不多的问题。

    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吴秀波对自己说:“此刻,我感到自己特别幸福。”

 

  

  

一、我还能有用多长时间

 

黄:这几天在忙什么?

吴:这几天在忙着做《北京》《赵氏孤儿》宣传,心情……还挺好的,只是不适应这种工作,因为自己只是为演戏做好的准备,并没有给这么频繁的宣传做好准备。

黄:能达到你现在所提倡的平静中略带愉悦的境界么?

吴:谢谢你的提醒,我会努力修行,让自己平静中略带愉悦。

黄:第一次在电影里演男一号,当接到这个角色邀请时,心情如何?

吴:很喜欢,接到剧本发现这个故事态度非常和暖,拍摄时间又够长,又是个电影,我想在拍摄过程中我会很轻松。

黄:当知道对手是万千男性的梦中女神汤唯时,你心情如何?

吴:当知道是汤唯是女一号的时候,我就想,啊……你们要不要问一下她,我可不可以演她的对手啊?

黄:你挺谦虚的啊?

吴:谦虚点好。

黄:对《北京遇上西雅图》票房有期待么?你估计是多少?宣传会让你有压力么?在宣传中你最苦恼的是什么?

吴:因为是第一次演男主人公,对票房的计算还没有概念,无法准确地把整个影片的色彩和质量与票房做一个准确的对应的评估,可以末来拍得多的或许,宣传最苦恼的同样一个问题要答几十遍,我实在不知道是为什么。

黄:汤唯说男主角FRANC是“绝种好男人”,你觉得呢?说心里话,你演的时候自己相信有这样的男人存在么?

吴:FRANC确实在个人态度和他的修养方面和他的性格成名确实让人觉得和暖,在现今的社会,在工作和职场和复兴交往中很难碰到这种人,我想,(游移地)。这种人性在在社会中还是有的吧。

黄:导演薛晓路说,上映后,你演的角色估计“女人会爱死你,男人会恨死你”,我发现生活当中我有很多女友都很喜欢你,但男性朋友则恰好相反,你如何看待这种粉丝分配?如何看待同性对你的敌视?

吴:没有特别深的研究,挺感恩喜欢我戏的人,他们让我感到我有用。可能是因为电视剧百分之八到九十是女性观众的原因,喜爱你的观众大多数是女性,偶尔看到一两个男观众走上来,说的话挺可乐,哎,吴秀波,我老婆挺喜欢你的……我想挺正常的,如果是我的话也不愿意边上的女伴说哪个男人特好吧。

黄:你很有女人缘,你看刘蓓就愿意帮你,对你来说到底是件好事还是一件坏事?

吴:这可能刘蓓是实在看我看不下去了,这不能说明我的好,只能说明她的仁慈。如果不是因为我是做这一行,我不以为自己是个一个多有女人缘的男人,我以为是角色有观众缘,这种缘会给我带来的全是工作和幸运,需要我感恩的,至今也没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黄:汤唯说现实生活中有太多太多女人爱你,对于太招女孩喜欢,你是无奈多还是害怕多?

吴:她是指我的波蜜吧,其实对待我的影迷,我感到非常感恩和愧浆,感恩的是她们让我觉得我有用,但是愧疚的是不知道我还能有用多长时间。

 

 

二、我对女性充满着敬畏和疑惑

 

 

黄:你比较欣赏什么样的女性?你好像说过对于挑剔、自我的男人,每个姑娘都有她们的不好;而对于那些易感、柔软的男人来说,每个姑娘都有她们的好。你算不算特别能欣赏女性的优点的男人?

吴:欣赏自主独立的女性,拥有悲悯心的女性,如果说生命中真的最重要的女性的话,她们都存在的话,我可以说我现在的态度是自我灵魂的觉醒,它是生命中注定的某种缘份,就像黑夜过后一定是黎明一样,生命是一条长河,所有的缘份流动的方向是一致的。其实我对女人充满了疑惑,站在男性的立场上我无法准确认识和了解女性,所以我对女性充满着敬畏和疑惑。因为它是物种中是同体和对应,她像一面镜子一样照见我自己,而女性本身特质是我却往往不能清晰地辨别。

 

黄:对于戏中的拍档,你觉得汤唯海清是什么性格的人,她们的共同点是什么?

吴:其实我们在生活中的接触没有大家在想象中的那么多,所以在工作时候对表演对手的一些评价,我见到汤唯其实和我想象中的以前看到的角色不一样,她很简单,很率真,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看她穿得十分朴素,到现在为止她的穿衣风格有都很随性,有点大大咧咧,交流起来让人觉得气氛很快活,海清的表演创作更加自主和强大,汤唯则是更加通透和易感,我不知道这个词对于不是这个行当的人明不明白,两个人的共同特点是,她们都是易于交流的人。

 

黄:《北京遇上西雅图》其实是一部女人戏,你又很了解女人,你觉得当代女性在现在这种价值观很混乱的时代应该如何做,才能更接近幸福?

吴:我以为每个人对幸福的理解和感受不同,不管处于何种时代,女性都应更自立和更自强,才能获取更大的自由,也就更接近幸福。


三、温哥华让我觉得非常的美好和难忘

 

黄:相对于拍电视剧,你觉得拍电影与拍电视剧的最大的区在哪里?

吴:最大区别在于作品的长度,述事和风格方法都有有不同,电影剧本远短于电视剧,但是它的费用拍摄时长却却和电视剧差不多,相对来讲,在同等时间内的质量要更大一些。

 

黄:很多电视台都会因为有你而买片,你在电视剧市场有巨大的影响力,但会不会成为你拍电影的一个阻碍?香港人常说电视剧红人有股电视味,要演电影的话要经过长时间的洗底,也就是要演很长一段时间的电影配角才能改变观众的印象,你会有这方面的忧虑么?

吴:我也听说过在香港和在美国国外和美国有过类似的这种情况,电视剧演员和电影演员好像分的几乎是两个行当,可能是因为中国的电影市场和制作刚刚开始,大部分专业演员都是电视剧演员出身,现在还没有慢慢分化细致到这个程度。我以为如果是一个专业演员的话很容易区分电影表演和电视剧表演之间微妙的表演尽度。

 

黄:在你的设想里,希望今后以电影为主还是电视为主?

吴:没有太大的分别心,不管是电影还是电视剧,最渴望的还是看到好的剧本。

 

黄:在拍过的戏里,《北京遇上西雅图》算是拍得最轻松的戏了吧?

吴:从艺以来,《北京遇上西雅图》确实是我到现在为止拍摄得最轻松的一部戏,不仅因为工作强度不是很大,主人公的心态让我深受感染,在拍摄过程,我很惊讶我们所处的拍摄地温哥华是一座如此美好的城市,我在这座城市中看见北美灰燕、西鼬,浣雄、海獭,郊狼这些动物和人类共生共存在一个城市里,让我觉得非常的美好和难忘。

 

黄:汤唯说拍摄《北京遇上西雅图》改变了自己的爱情观,从诗意浪漫的爱情转到豆浆油的爱情观,那你的爱情观改变了么?

吴: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汤唯是说FRANC改变了文佳佳的爱情观,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刚才的就可以做为答案了。

黄:导演阎建钢曾说过您是一个有文化感觉的演员,不俗气,这种文化感是来自于你的经历么?最近看的一本书是什么?

吴:不以为我在学识和文化上比其他的演员有优势,我惟一做的功课是接到剧本以后会尝试放在自我进入角色环节,感知角色形态。最近看的一本书是《金刚经》

 

四、一个演员首要的能力就是戏假情真

 

黄:从前的落魄和现在的风光是不是让你有再世为人之感?

吴:人生首要的态度是去除所谓落魄与风光的分别心,我的记忆有一种莫名的过滤程序,把曾经所有的不幸的生活把它变成回忆之后都变得份外甜蜜,人生好与坏,落魄与成功就像我的前胸与后背一样,在我的生命里共片共存。

黄:做为一个文艺青年,二十岁的时候你最希望拥有哪种才华?现在你最希望拥有哪种才华?

 

吴:二十岁的时候你希望我能拥有世界的能力,现在的我希望我能有放下世界的能力,准确地说,二十岁的时候我希望我拥有获取一切的能力,现在的我希望我能有放下一切的能力,

黄:你好像信佛,在平时的生活里你是一个纠结的人么?您想往的最幸福的状态是什么,是不是你微博里说的不悲不喜死即是永生的状态?

吴:我侥幸不是一个纠结的人,我的朋友都说我是一个忘性特别大的人,对于我来说,通过睡眠我几乎可以忘记一切,现在我在火车上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风景,此刻我觉得非常幸福。

黄:那是不是说明你挺无情的?

吴:那要看你忘记的是什么,有人忘记了爱,有人忘记了仇恨。我相信我一定有和正常人一样丰富的情感,我没法把另外一个人装进我的身体,我没法去做准确的对比,谁是无情的谁是多情的,我以为这是全人类的共性,人都是有感情的吧,

黄:如果可以重新选择,你会选择哪一年哪一天做什么来改变你的命运?

吴:如果可以选择,我希望选择当下,不二

黄:现在还会为体重困扰么,还是会注意食谱,控制卡路里还是说尽量以运动来保持体重?

吴:最近好一些,因为做宣传不须要,不过如果要拍新戏的话,还是面临要减肥。总结了这么多年的减肥经验,我发现只有一个办法能真正的减肥,就是不吃。锻炼也得管往嘴啊,不能说跑了十公里,你吃半包子,那还是没用啊,哈哈。

黄:现在还喜欢唱歌么?拍戏的时候会不会偶尔也哼上一段?

吴:最近在洗澡的时候还会偶尔唱上几句。

黄:经常在外面拍戏,天天都给他们打电话,跟他们说我爱你能保持与儿子们的亲密关系么,你觉得你和整天陪在儿子旁边的父亲在相处上有何不同?

吴:在形式上不同,在爱上面是相同的。

黄:戏假情真在你的生命里发生的情况多不多?你通常都会爱上合作的女对手么?吴:一个演员首要的能力就是戏假情真。

黄:江湖传言你爱上的汤唯,其实你到底有没有爱上汤唯?

吴:……做为FRANC,爱上过文佳佳。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