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孔庆东
孔庆东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8,845,838
  • 关注人气:342,97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悼念王树林老师

(2014-07-16 23:48:26)
标签:

教育

文化

悼念王树林老师

 

悼念王树林老师

 

今天一早,我赶到亚运村附近参加一个重要会议。在会场门口,工作人员收存了手机。于是整个上午都在专心听会、专心发言、专心喝茶。直到午后离会前,发还手机,我一查信息,才看到哈三中鞠老师发给我的【讣告】:王树林老师于今天凌晨因病去世了。

我的脑子还没有想明白是怎么回事,眼睛却瞬间就模糊了。这个世界上又一个对我最好的人,我再也见不到了。

我马上将消息转到“遥远的高三八”微信群,我实在不情愿用这样的悲伤逐个击中我亲爱的老同学们。但是没有办法。我只能眼看着他们得知噩耗后的难过、遗憾和感叹。我们赶紧互相通知,然后询问哈三中那边的安排,接着是汇款给在哈尔滨的同学,委托老倪和邱秉莉等,替不能回哈的同学去给老师鞠躬。在这些忙忙碌碌中,遮掩了我们心底的悲痛,仿佛我们都很从容和坚强。其实大家都知道,彼此的胸膛好像被重锤击了一下,不知道多久才能缓和过来。

悼念王树林老师

 

王树林老师,就是我在《遥远的高三八》中所写的我们的班主任“老魁”,就是那位有学养、有德操、有性格、有癖好的令人难忘的语文老师。那篇文章侧重写了王老师“黑色幽默”的一面,深情中也含着几分“黑”他的意思。我们班的同学还能提供许多王老师工作生活的细节,每次聚谈,都津津有味。不过王老师是个深情不露的“硬汉”,连我的信他都一封没有回过。用我的同桌肖麟的话说:“装倔!”但是时间长了,好人是很难掩藏住自己的真善美的。连我们班最粗心的男生、最近刚刚荣任岳父的王老善,这回都脱口而出:“王老师不但教会给我们知识,而且教我们怎样做人,那就是:诚实、守信、励志和奋进!”

我们班女多男少,女生39名,男生12名,加上老魁才凑成“十三棍僧”,因此老魁未免偏爱男生。另外我根据当过三年中学教师的经验,估计是女生多了不好管理,所以老魁就采取黑脸战术,经常恐吓女生,结果造成一部分女生多年认为他很凶。沈书同学还记得他“趾高气扬,粗门大嗓”,一张口就是“你们这群丫头片子”。孙丽城和王敏同学甚至造谣说老魁拿我当干儿子。然而就是这些女同学,在去年的毕业30周年聚会中,对王老师表现出了亲切的依恋和感恩。王老师在大家的簇拥下,终于不再“装倔”,指点张三李四,议论天下兴亡,谈笑风生中绽开了满脸的皱纹。特别是他拿出我们当年的报名簿,上面清清楚楚写着每个同学的个人信息,从家庭情况到毕业去向。什么叫拳拳之心啊?什么叫舐犊情深啊?同学们围观着、拍照着,什么都不用说了。

悼念王树林老师

 

张欣在微信群里发了很多去年庆典中王老师的照片,音容宛在,更令同学们唏嘘不已。在美国刚刚起床的杨光,从欧洲刚刚回京的刘智俪,从大庆刚刚流窜到首都的周大背心,上海的袁玫,成都的刘汝玫,还有头猛、洪舟、郑绮、郑军、高彩霞、刘铁军……各自奔忙在尘世旅途中的同学们,又一次涌起了种种的人生感悟。大家决定以全班名义敬献花圈。我想了想,还是用我擅长的嵌字功夫,给王老师写幅挽联吧。

当年我经常不听语文课,在课上写对联制谜语,老魁不但不管我,还总是把我的“创作”背下来,回到语文组去炫耀。因为平时基本上把语文课当做游戏课,我高考的语文成绩并不卓越,满分120分我才得了99分——即使加上扣错的8分也才107分。但老魁却懂得,我所学的才是“真语文”。他在讲文言文遇到困难时让我发言,在解读鲁迅的作品时让我发言,在领导或校外老师听课时让我发言。他喜欢念我的作文,喜欢看我和肖麟写的歪诗。他基本上没有明确表扬过我,但在班会上造谣说我每天学到半夜才睡觉——为了激励其他同学奋进。我也没有赞美过他一句,但每次征文我都是一等奖,代表哈三中去市里参加语文竞赛我拿了最高分。最逗的是填报高考志愿时,我闲着没事儿,从第一志愿北大中文系起,密密麻麻一直填满了所有项目,连中专技校都填了。老魁过来看了看说:“你瞎扯什么蛋哪?填个北大不就完了吗?”我指了指第五志愿说:“老师,您看我这里,填辽宁大学中文系,可以吗?”老魁就是辽大中文系毕业的,我这是故意气气他。老魁很沉稳,仔细看了看,做出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可以呀。”肖麟在旁边窃笑,心里一定说:“这老魁,真能装倔啊!”回想当日,我们未免年少轻狂,都没有体会出老魁的胸襟:我辽大毕业的咋啦?我可以把你们送进北大复旦吉大法大,还反了你们这些臭小子啦!

悼念王树林老师

 

王老师姓王,也确实有一副王家派头,当他穿着一身黑色的中山装,黑脸黑衣黑皮鞋,左手黑教案,右手黑教鞭,往黑板前一站,简直就跟秦叔宝尉迟恭一样帅。沈书诗赞王老师:“教真知识,一丝不苟;授真人生,不折不弯。”老魁简直就是一棵黑魆魆的参天古槐。同时,他又宰相肚里能撑船,懂得因材施教,帮助学生扬长避短,尤其善于用黑色幽默化解诸多烦恼。我们班在他的教诲下,天天向上又各具形态,昂扬挺拔又柔情似水。身为师者,得天下英才而育之,乃人生一乐;而把一群顽皮小子、丫头片子送往五湖四海,使其桃李芬芳,蔚然成林,岂非人生大乐耶?

因此同学们都说,老魁是幸福的,是欣慰的,是不虚此生的。我们哈三中838班,为拥有这样的一位老师而骄傲,我们将用在人生征途中的累累硕果,向老师献上最诚挚的祭飨。我也就依据此意,敬撰一联,献给我们的老魁王树林恩师吧:
        王家风范,巍巍不老千秋树;

    师者襟怀,郁郁长青百丈林。

 

悼念王树林老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解放与样板
后一篇:泪与墙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解放与样板
    后一篇 >泪与墙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